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一回合 魔化精灵

第四十一回合 魔化精灵

  安东从黑暗中跌飞出来,滑了老远,在米利亚前方不远的地方才被一块石头阻碍而停止。wWw.qΒ5、cOm//

  “我以信念和勇气为盾…”他侧身躺着,须鬓散乱,左臂蜷在胸前,似乎已经断了,一个模模糊糊的盾形光晕闪烁了几下,无奈的消散。

  “你的神和正义救不了你,老头儿。”四十七从黑暗中飘飞而出,落在安东面前,钢翼垂落,身后如墨的黑云好像披风一样卷裹着,滚滚热浪和暗红的火光交相呼应。

  “我其实还是有点儿喜欢你的。”链枷分解成有着锋锐尖刺的甲胄附回臂上,四十七改为双手持剑:“你有的时候挺有趣…我一向对有趣的东西能手下留情…只可惜你的固执最终损害了我的善意。”

  “如果不能坚持和珍惜那些我们认为美好和正确的,并为此而付出…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安东嘴角渗出血丝,他竟然在笑:“从这个角度来说…你不也是一样么,我的构装体朋友?只不过你的道路实在是走错了…为此,我必须阻止…”

  朋友?你想杀我,而我现在也要杀你。

  阻止?你连剑都拿不稳了。

  四十七过滤了老圣武士的话,就好像他在看什么EVA的时候从来都不理解那所谓的深刻含义一样。

  巨剑举起劈落,锯齿的剑锋撕裂空气。

  剑锋堪堪砍中安东的时候突然反方向抬起——完全看不出是从一个极端到了另一个极端。金铁交鸣的巨响过后,刺目的闪光一瞬而没。

  米利亚腾空飞起,圣光巨剑上附带的反邪恶法阵完全被震散。她落到地上,腿一软,跌坐摔倒。

  她颤抖着,脸色苍白,目光涣散。她从未有过这种绝望无力的感觉!以前她碰到的那些邪恶者,无一不在她辉煌的圣力下感受痛苦和畏惧,如同阳光下的溶雪般消散——但是刚才那一击带给他的感觉却有如面对一条惊涛骇浪的邪恶之河!她引以为豪的圣力就像投入其中的一捧沙土,别说阻挡河流,甚至连稍微延缓一下流势都做不到!

  “小丫头。”四十七睥视着她:“如果你三番五次的玩火…那么很遗憾,现在你烧伤自己娇嫩的手指了。”

  “能战胜邪恶的并非力量…而是勇气…”米利亚拄着剑站起来,祈祷的声音都在发颤。

  真是自我催眠的说法。四十七的红眸突然亮了一下,或许是他转了转眼珠儿:“用时髦的话来说——女人,对付女人。”

  “什么?”还没等米利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身后陡然传来一道锐风。

  凭借安东曾经给过她的训练,米利亚勉强挡住了这一击。对方的凶器在米利亚的大剑上划过,发出尖锐刺耳的摩擦声——米利亚挥剑反击,敌人以异乎寻常的灵巧动作跳起,一道血红色的目光投向米利亚,她刚和这道目光对视上,突如其来的虚弱和无力感就袭遍全身,攻击者在空中翻了两个滚儿,无声无息的落到四十七身边。

  “菲尔加斯?你——”扎尔伊丹和伊尔德丽斯双双失色。

  被称作费尔加斯的女精灵有着纤长有力的双臂。她左臂的肤色似乎有些浅,是一种黯淡的灰黑,右手五指则完全不是精灵的手指了,好像恶魔的爪子,有着刀锋般锐利。

  她的脸已经完全恢复了美丽脱俗的容颜。刀割出的符文已经愈合,在光滑的肌肤上留下血红的痕迹。但是最令人惊愕的还是她那只红眸——那只眼睛透射着红热的、深渊般的光芒,接触到这视线的人无一不感到恶心,似乎体内的一部分生命力都被这目光抽走了一样。

  “我来介绍。”四十七现在的表情完全与恶魔无异了:“这是一位魔化精灵——听命于我的魔化精灵。对了,你叫菲尔加斯是吧?”

  “铁皮恶棍!你都做了些什么!”扎尔伊丹猛然甩开伊尔德丽斯的手,抢身而上,挺剑刺向四十七。

  他跨出第一步的时候,他是他,剑是剑,姿态完美,劲力十足,完全是一个经过多年刻苦训练的剑手集中精神的一记直刺;但是第二步的时候,扎尔伊丹的剑上已经开始发光并且带着逼人窒息的力量,那不是安东米利亚这样的圣骑士借助虔诚的意志和信念所激发出来的圣力,而是纯粹在千锤百炼的修习和出生入死的战斗中培养出来的剑光,杀气;等到迈起第三步,扎尔伊丹几乎是在飞——甚至连他的怒叱都淹没在匹练般的剑虹里,正面直摄其锋的四十七面对的已经不像是一个精灵,一柄剑,而是一道由滔滔剑气组成的巨浪!

  剑气的怒涛撞在黑色的磐石上,卷起千堆雪。

  扎尔伊丹倒飞回去,一路咳着血沫。他的长剑几乎没柄插在四十七身上,直贯胸背——但是四十七根本就毫不在意。

  他抓住剑缓慢的将其抽离身体,剑刃和身体发出刺耳的金属磨擦声,这声音让在场者全都感到胆寒——拔到一半时,四十七干脆扭断剑柄,然后一鼓作气抽出剩下的半截剑身。

  四十七低头看了看,发出沙哑低沉的呼吸声。

  魔化精灵们无声无息的站起,正如他们无声无息的出现。

  这些精灵们基本上都恢复了曾经的风姿——相当的不可思议,好像澎湃黑暗的伟力重塑了他们一样。不过现在他们和正常的暗夜精灵们比起来都略有不同了,或者是前额的小角,或者是尖锐的牙齿和分叉的舌头,或者是覆盖着黑色鳞片的皮肤,或者是有着尖锐刺蛰的尾巴…一个失去了双腿的暗夜精灵甚至还长出一对好像山羊腿般的蹄足!

  “你最好解释一下,构装体。在我还能忍耐的情况下。”伊尔德丽斯面色阴沉,精灵祭祀特有的法力在她的身体里激烈的冲撞着,试图为她此刻复杂的情绪寻找出口。她已经找到了之前那种不舒服感觉的源头,那些魔化后的精灵们望向她的目光中饱含的是悲戚,是怜悯,是同情,是无可奈何,是身不由己,但是全都带着一丝彻骨的冷酷和歇斯底里的邪恶——那绝不是暗夜精灵应有的眼神。

  就算姑且不论他们变异的外表,伊尔德丽斯也几乎可以肯定,不是精灵们接纳了深渊的力量,而是恶魔的血肉吞噬了他们——眼前这些东西,只不过是藏在貌似暗夜精灵的躯壳下的不知什么种类的怪物,是炼狱深处不可原谅的邪恶依附在她的同胞身上来到世间,他们在嘲笑伊尔德丽斯,嘲笑她的无能,嘲笑她的愚蠢…

  伊尔德丽斯盯着眼前的黑色构装体,几乎咬碎银牙才按捺住出手的**,这个构装体完全就是一个满溢着黑暗的容器!为什么她会认为居然可以做到不失神智的操纵黑暗之力呢?

  “解释?”四十七满意的欣赏着自己这些毁灭的仆役:“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对魔法的运作从来都不在行。现在我们可以更有效的对抗阿古斯了,不是么?”

  “不在行?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你在仪式中作了手脚?”伊尔德丽斯上前几步,裙装的下摆摇曳着:“你用污秽的黑暗力量扭曲了他们的灵魂,摧毁了他们的心智!他们不再是精灵,你杀了我的同胞!”

  “作手脚的不是我一个!”四十七咝咝的叫着,他的身形在黑雾中愈发高大:“别说的那么委屈,暗夜精灵小姐!发动召唤仪式的同样也不是我一个!如果硬要说我杀了你的同胞,那么你也有份!”

  随后他的声音稍为柔和了一点儿:“何况他们没有死!现在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你是怎么理解死亡的,小姐?是**的毁灭么?不,显然你不这么认为!你认为灵魂的离去才是死亡的标志!那么,灵魂是什么?”

  四十七转向身边的菲尔加斯:“根据我的经验…灵魂不就是完好无损的记忆么?看,她认得你!她记得一切!她的记忆就像保存在磁带机上的数据,一个比特都不少!唯一彻底改变了的其实只是她升了级的强健**——这不是两全其美么?”

  “莫名其妙的胡说八道!你操纵了他们的心灵!”伊尔德丽斯尖声怒喝:“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把我们自由的同胞变成了对你俯首贴耳的奴隶!”

  四十七发出一阵磔磔怪笑。

  “原来你是为了这支小队伍的指挥权耿耿于怀么?别担心这个!反正我们的目标都是阿古斯人!既然我和这些魔化精灵们本来就是用来和阿古斯交战的炮灰,那么我有理由认为他们的服从更有利于我在战场上的随机应变…这不是预先设计的!我保证!我只是刚才突然想到或许可以这么做罢了——你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在他们的灵魂上烙上印记,现在他们说不定服从哪个深渊里的家伙的指挥呢!”

  伊尔德丽斯一时间竟然没什么说辞。眼前雄辩滔滔的构装体如同一个巴特祖魔鬼,狡诈的曲解她的意愿,为自己的邪恶行径辩解——魔鬼?

  她突然喊道:“我帮助你对付阿古斯,你帮助我完成仪式!我并没有答应帮助你你建立一支军队!构装体!你违反了我们之间的协议!你不能这么做!”

  “协议?”四十七一咧嘴:“我正在修改我们之间的协议。”

  扎尔伊丹在一个精灵战士的搀扶下站起来,右臂软垂着,看来似乎是断了:“咳…不要和这个邪恶的铁皮生物废话了…伊尔德丽斯。我们联手对付他吧,为了暗夜精灵一族的荣誉不受玷污…”

  “你们这样想?真遗憾。”四十七漫不经心的重新亮出巨剑:“那让我们结束这蹩脚的舞台剧吧。看来老话说得对,想要办好什么事情,就必须亲自动手…不过别指望我命令他们闭上眼睛,我可不愿意让他们染上不想看见自己兄弟们的血的恶习。”

  “等等…”安东挣扎着坐起,想要阻止这一切,但是现在已经没人听他的了。

  伊尔德丽斯面色阴沉,双手隐隐散发出翠绿色的光芒,似乎还在进行最后的内心挣扎,突然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头向上看去。

  头顶传来一声巨响。碎石和粉尘如密雨般落下,几道强光来回扫动着,进行空间传送带来的不协调震荡感好像水波一样传遍整个大殿。

  众人上方凭空出现了一个古怪的浮空机械。巨大的半球形主体上伸展着不下十条粗大柔韧的触须,蠕虫般一环接一环,灰褐色的外皮介于钢铁和有机体之间,,上面错综复杂的管路和纹理好像生物的血脉,有着狰狞利齿的巨口和来回转动的眼球交隔着遍布机械球体的下半部,而那些触须的尖端上同样是眼球状的巨大晶体,好像有数百个大小不一的切面,红绿蓝三色交相辉映,洒落尘埃的却全是耀眼的近乎无色的光芒——

  浮空机械倾斜了一些,达古拉丝好像站在一个阴森诡异的庞大头骨里,扶着血管般的围栏,笑的很是开心:“交通情况太差劲了,而这台怪东西又总是作对——我没有错过什么吧?”她整理一下被风吹散的头发,像是约会迟到的女高中生,根本就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不过既然迟到了就总得有所表示。

  满天的疑虑炸弹夹杂着某些新型号的投掷武器,数量几乎快要赶上之前那些甲虫了,有的甚至在空中就迫不及待的引爆,搞的飞行器也轻微的晃动起来。

  不知道阿古斯的家伙们会不会偶尔也发出“把你们炸回石器时代”的豪言壮语,但是这种无异于撒钱的地毯式轰炸明显深得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的欺负人真髓——此起彼伏的震波好像把整个大殿变成了嗡嗡作响的大钟,根本无从躲闪和防御,精灵战士和司祭们面对这种近乎上百道瞬发法术的攻击,几乎无还手之力,唯一能独善其身的精灵只有伊尔德丽斯了,她的法术护罩闪耀着翠绿色的光辉,在肆无忌惮的攻击中苦苦支撑。

  “注意那个女精灵!准备使用反魔法力场!”刚刚花费了一大笔金币的指挥法师高喊:“不要让她有施放法术的机会——”

  一颗从达古拉丝手中飞出的闪光炸弹尽职的完成自己的使命,不仅把那个乱指挥的法师震飞出飞行器,而且波及了好几个可怜的家伙,他们捂着眼睛在甲板上乱窜,试图抓住什么可以借力的东西,真是华丽而滑稽的出场。

  “你是不是以为反魔法力场只会影响到下面的精灵?或许吧,你们那些蹩脚的把戏可能根本不配被称之为魔法!

  达古拉丝一改刚才风度翩翩的娇态,冲着那些还陷于头晕脑胀中的手下们怒喝,并随手把一个不小心碰到操纵杆导致整个浮空机械一阵晃动的家伙变成了流淌着红色蜂蜜的蜂窝。

  “…杀了他们。”从古怪的飞行机械出现的那一刻起,四十七就看到了有着青色纹身的红袍女法师。她现在站在飞行器上,仿佛周围那些混乱不堪的局面完全和她绝缘,看着这一切的眼神就象看一场闹剧——这眼神让四十七相当的不满,甚至可以说有一点委屈。

  魔化精灵们应声而起——他们四散开来,以近乎诡异的动作攀缘着四周的石壁纷纷朝飞行器接近,刚才那阵暴雨般的攻击似乎根本没有影响他们,或者与其说魔化精灵们不受影响还不如说他们受到的影响与驱动着他们的力量相比仅仅是微不足道的。

  从下面看上去,魔化精灵们飞跃的身姿仿佛是在夜空中灵动的舞者。

  “好漂亮的小猫们!”达古拉丝看着那些试图跳跃到飞行器上的魔化精灵们啧啧称赞,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操纵那些长着晶体巨眼的机械触角发射出致命的魔法射线。

  请继续投票支持~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