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回合 每个人的战争
  通常用尽全力一招能够解决的对手,用个**成力也就能打赢了,既然被迫出尽全力,那又怎么会被这么容易撂倒。\WwW.qb⑤.c0m\\安东面对的方向黑气越发浓烈,就算看不见也知道。

  蒸腾燃烧的黑暗中微弱的金属磨擦的声音,是齿轮么?缓慢而迟钝的转动着,却让安东脊背发凉,如果有人告诉他,这只是人类面对不对称的信息时所产生的不安而引发的被害性妄想,他肯定会非常欣慰。

  好像有小石块掉落下来了,齿轮的声音更加明显。

  自愿魔化的精灵们陷入了短暂的平静状态。甲虫已经爬散的差不多了,或者说它们在那些鼓胀蠕动的皮肉下找到了居所——

  “天哪…你都干了什么?”

  扎尔伊丹双目无神,但是现在轮到伊尔德丽斯紧紧抓住他;“无论怎么样…这是他们和我选择的命运。”

  安东面前的黑暗猛的一缩,然后一胀。

  齿轮的摩擦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震耳欲聋的振翼声——黑暗像爆炸一样被吹起,一团比所有黑色都更浓更黯的黑前端燃着两点红火,朝安东灭顶压至。

  森林边缘,阿古斯前线部队指挥御所。

  一群穿着各色袍子的法师围绕着很多古怪复杂的机器忙碌着,几个通身黑色的士兵站在角落里。在这个房间内,他们的作用虽然和大理石塑像没有区别,但鉴于其象征着地位的黑色铠甲,能够让被他们环绕的人实实在在感受到权力,所以还是比纯粹的摆设强上那么一点。

  军团指挥官的庄严座椅被换成一只哥特风格的半躺椅,松软的天鹅绒靠枕在身体的倚靠下显出格外的弹性和舒适,达古拉丝很不淑女的支着下巴趴在上面,丝绒椅罩在经过不断的扭动之后看起来乱七八糟的。

  她的眼镜片上倒映着面前大型屏幕上滚动的字句和画面,全都是关于铁皮人的。

  帝国的部队凭借构装兵器的大量投入战斗取得了相当大的优势,获得全面胜利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组织任何构成规模的抵抗都会消耗藏身密林的精灵部落战力,直到让这些美丽的生物损失殆尽,接连几天的压迫式进攻卓有成效,达古拉丝对那些杀戮焚烧的场面相当满意。

  不过那个可以吞吃构装体的铁皮人去了哪呢?

  身边的副指挥官还是一幅不哼不哈的反应,专注的闭目冥想。

  真是没意思。达古拉丝叹了一口气,始终无法想出个所以然。

  “报告指挥官!部队前锋已经深入丛林,和暗夜精灵们激烈交战,而且我们发现了一个相当大规模的部落,就在眼前!”指挥台上的魔法扩音器里一个兴奋的声音大喊。

  “那我是否该宣布撤军?”达古拉丝还是目不转睛。

  “长官…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不知道话筒前的士官是什么表情,但他的声音透露出莫名的惶恐。

  “我问你,我是不是应该现在宣布撤军呢?”

  “不。长官。”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

  “一鼓作气拿下精灵部落,杀光所有的抵抗者,抓住那些精灵。”

  “知道就去做啊,唉。”

  “很抱歉!长官。”

  “天黑之前。”达古拉丝一脸这也需要我教的不耐表情。

  有时间搞这些古怪的玩具为什么不好好的提高一下士兵的个人素质呢?魔法这种美妙的艺术是能靠乱七八糟的旁门左道掌握的么…**师们也都忙着围绕在皇帝身边争宠,尽干些没有用的事情。

  到头来只有我一个人在工作啊,让女人来当这种豪华部队的指挥官,战士们都不肯用命呢,真是太让人苦恼了…屏幕里铁皮人一次又一次的甩出链枷击碎同一个士兵的脑袋。

  “阁下,结果出来了,您的推测十分准确。”蓝袍法师恭敬的递上厚厚的数据报告。

  “是么,你不是为了让我高兴才顺着我的思路去牵强附会吧,如果出了差错遭到帝国最严厉处罚的人可是我,而不是你。”达古拉丝懒洋洋的把报告丢在旁边的矮柜上,差点砸翻上面的冷饮。

  “怎么会…我保证,当然是经过精密的反复验证才得出的结论,阁下。”蓝色法师袍的下摆处有些轻微的抖动。

  她当然很清楚,作为帝国法师团年轻一代中出类拔萃的天才法师。

  那我就相信你哦——当达古拉丝的这种表情传达到蓝袍法师的瞳孔里时,他苍白的嘴唇都微微颤抖起来。

  报告里的分析非常详尽,归纳的也十分有条理,每个数字都有详尽而充足的说明,科学家就是科学家。不管会不会魔法都是那个德行。

  资料里还附带着几页关于铁皮人的分析报告。

  这个叫做四十七的铁皮构装生物原本曾经容纳着核心数年甚至可能数十年之久,那么对构装兵器的共鸣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种假设起初是来源于摩利尔所提供的资料,虽然这些只需要拜托一下帝国的情报机构也能轻易的获得,但从她的嘴?*党隼椿故侨么锕爬扛芯醯娇摹?br>

  这个孩子从来都不喜欢多说话呢,真是让人担心。

  摩利尔已经睁开眼睛,纤细的手指之间闪动着一道不算耀眼的白光,强烈的扭动着像条虫子,噼啪作响。她只是低头专注的摆弄着手指,那感觉就像摩利尔之于达古拉丝,难得的好玩具。

  达古拉丝手捧着沉甸甸的资料端详了一阵,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微笑。

  半炼狱生物和炼狱…她咯咯的笑起来。

  哗的从靠椅上站起来,用力的把袍子的下摆甩到身后,丝织的轻薄材质还没有落下就又随着达古拉丝的快速行走摆动不停。

  沿阶而下,她朝操作台走去。

  “给我接通帝国!后方的大人物们也得出点力了!”神情上发生了微妙但彻底的变化。

  安东侧身滑步,圣光照亮了扑面而来的黑暗,也照亮了黑暗中四十七的金属脸,但是随着双方武器的短暂交错,周围的黑暗就吞噬了光泽,就在这样忽明忽暗的交替中,安东和四十七过了几招,局面重新陷入短暂僵持的时候,他如同一个普普通通而且忙碌了整天的六七十岁的老头子那样憔悴疲惫——曾经让四十七很是警惕忌惮的圣力现在陷入滚滚怒号的气息中如同风中蜡烛随时有可能熄灭,圣武士周身的反邪恶灵光已经被压缩的仅能独善其身。

  这是何等的魔气。

  尖刺链枷哗啦一下垂落,现在四十七仿佛呼出的每一口气都是黑的,他身上有不少伤痕,应该是和精灵守护者战斗留下来的纪念,现在那些伤口也好像嘴一样吸纳吐出黑色的烟气,逐渐愈合。

  “你受到太多深渊之力的影响了,而且已经成为这个黑暗仪式的媒介…我必须想办法让你停下来,哪怕是破坏你——你得理解,我是别无选择!”安东紧握着长剑,严阵以待。

  “理解?”链枷平平扫出,安东俯身躲过,头顶传来的锐风让他竟然有一种从恶龙嘴里逃生的感觉。

  “咝——”四十七发出类似蜥蜴一样的叫声,但是声音大了许多倍,这声音如有形质,甚至在整个广场般的黑暗大殿内鼓荡不休,逼的众人纷纷后退——除了那些死了一样的魔化精灵。

  “我所理解的是毁灭与死亡!”仿佛恶魔的宣言,四十七举起巨剑:“我已经厌烦过家家的游戏了!试图毁灭我的人必将遭到我的毁灭!我爱爱我的人,我恨恨我的人,这是基督山伯爵说的!”

  基督山伯爵?好污秽的称呼!这是某个深渊大恶魔的名讳么?

  米利亚抢身而上,试图助安东一臂之力。

  “别过来!”安东大喝,同时以剑格住横斩而来的锯齿大剑,但速度力量都超过他的想象,或者他根本就无从想象,当四十七全力以赴的时候,他那些借力打力的技巧完全用不上——超凡的人力或许能扳低愤怒的公牛,卸开倒下的树木,但是能抵挡呼啸的山崩,汹涌的洪水么?他的身体随着剑挥动的方向滑行出去,保持着防御的姿势,双臂不断的抖震,剑上的圣力几乎完全消散,大厅重复黑暗,远远退开的精灵们眼睛却还闪动着,像夜空群星,有的白,有的红。

  现在米利亚的圣光都无法穿透越来越密的黑色雾霭了。安东和四十七都淹没在黑暗当中,其他人只能通过声音判断他们在哪、在干什么,天晓得他们除了打斗还能干什么。

  星星点点的火光迸射出来,伴随着每次刀剑碰撞的清脆响声,好像有人跌倒,滚动爬起,又跌倒,但始终都能听到紧促沉重的金属脚步。

  黑暗中,安东不停的大口喘息,每接触到四十七的攻击就如同与死神擦肩,尽管四十七毫不掩饰自己的位置以及动作,但就算判断出这一切,也绝不表示能够承受——这还是用近六十年来积攒下的丰富经验换来的局面,如果换了那个毫无经验的神眷骑士,此刻她的血怕是都要流干了。

  虽然时间跟地点都极度的不合适,但是安东竟然回忆起和乌瑟尔大德鲁伊初次见面时的情景。

  那时候自己还年轻,也更强壮,几乎和米利亚一样朝气蓬发而且鲁莽。乌瑟尔召唤出的巨大灰熊拍打着沉重的脚爪,风都被撕裂了,尽管岁月不经意会夸大了自己的记忆以延续那种震撼,但无论什么样巨熊的力量却还不及眼前四十七肆无忌惮的一撞,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乌瑟尔那家伙现在正干什么呢?如果自己就此丧命在这里的话,那么他今后怀念起自己这个老朋友的时候,想起的会是那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么?

  正在浴血奋战的乌瑟尔大德鲁伊不知道会不会想着同样的问题。

  一个大猩猩模样的构装体四肢并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撞开一根合抱粗的大树冲到他面前,扬起黄铜和生铁铸成的巨大胳膊狠狠砸落,这东西甚至能给自己施加加速术和石肤术,在战场上横冲直撞,刀枪不入。乌瑟尔敏捷的闪开,没等它发起第二次攻击,神术能量已经伴随着他的吟唱声倾泻到构装兽身上,将它覆盖——法术过后,构装猩猩人立而起,随后颓然倒下,砸落在地的时候钢铁身躯已经完全转化成青翠的木质。

  这是最后一个化铁为木法术了。乌瑟尔叹了口气,消瘦的手摸在身边一棵橡树上,橡树猛烈的抖动起来,几乎把自己摇倒,等它脱离大地的时候,已经变成一个十几尺高的树妖朝敌人猛扑过去。

  这棵树完了。它再也不能扎根大地,千百年的漫长生命全化为这片刻杀戮的辉煌。

  不远处另一棵树上突然幻化出模糊的人形,一个德鲁伊好像是从树干中生长出来一样,浑身都是木色的纹理,直到脱离大树之后才有了正常的样子。

  “伤员和族人们撤离的怎么样了?”乌瑟尔问。

  “还有很多…”那个德鲁伊神情愤怒焦躁:“大德鲁伊,您先撤退吧!”

  “我撤退的话战场的局势就更不利了…”乌瑟尔紧接着挥出一片潮湿的云气,那几乎就是一团水的云气翻涌着扑向战场中一大片被焚云术点燃的森林,好像一层绝缘的毯子压在上面,制止了大火肆无忌惮的蔓延。

  不知道什么原因,几天来阿古斯的进攻异乎寻常的猛烈——他们甚至突入长久以来都避免踏足的森林内部,采取的战法几乎近于焦土战略,难道他们连一直与世无争的强大树人族也不顾忌了么?

  似乎是有什么原因要急于打开局面,攻坚投入的兵力大大的超过以往的数量,虽然今次在兵器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突破,但是钢铁和**的较量中,双方的优劣一直是不言而喻的。

  精灵战士们唯一的办法就是避开坚固的铠甲或者外壳,攻击相对脆弱的部分使其失去外壳装甲的优越性,要么击垮移动兵器的脚部使其不良于行,要么把藏身在内的血肉之躯化整为零,捣毁中枢。就杀伤力来讲后者更有效,在德鲁伊们召唤出的土元素或者树妖的帮助下前者更容易,但是无论怎么样,他们都必须承受阿古斯军队那种近乎扫荡式的法术轰炸,嘲笑蹩脚的法师常用的一种说法就是这家伙除了用肉盾前面顶着自己在后面火球轰之外什么也不会,但是不可否认,这种方法很多时候往往是最行之有效的。

  乌瑟尔突然若有所感,扭头向森林深处望去。

  难道伊尔德丽斯已经…他没来的及想,阿古斯的又一波攻势已经来临——在这片血与火的战场上,他,圣武士乔森,伤还没好的乔尔伊斯,以及其他所有的精灵们,全都卷入其中,殊死搏杀。

  “报告!后方传来消息,已经定位了!”白袍法师兴奋的从操作台前回过头,却发现达古拉丝正在专心致志的剪趾甲——丝质法师袍的下摆遮不住浑圆完美的脚踝,雪白柔腻没有一个茧子的脚趾上鲜红的指甲油让法师一瞬间有点失神…

  “你在看什么?”冰冷的声音如同一盆冷水浇醒了白袍法师,他甚至战栗的预感到这次短暂的放肆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悲惨命运。

  “什么位置?”

  “我问你什么位置!”达古拉丝气恼的重复了一句,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应该把这个法师派到最前线去——不,那太便宜这家伙了。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她娇笑着问还没有停止冥想的副手:“亲爱的,你要不要去呢?”

  看完别忘投票呀!嘿嘿~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