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九回合 赌局
  “准备好,随时准备支援守护者!”扎尔伊丹握紧长剑——

  “战士长大人…这可不行。\\Www、qВ5、cOM/”

  扎尔伊丹悚然回头。

  铁门外的黑暗中,是伊尔德丽斯那张超凡脱俗的脸。

  “大司祭?你不是…”米利亚和众人们也目瞪口呆,一时间甚至忘记了场中的激战。

  “这里看来不是说话的地方,为什么我们不出来谈呢?”一发火焰弹打在铁门上,把厚厚的铁门熔出一个很大的凹坑。

  “大司祭女士,我真的很佩服你。”等精灵们撤退到离大殿最近的地厅之后,扎尔伊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看了看周围隐隐封死了出路的精灵司祭们和还是那副冷冰冰面孔的特尔利斯,语含讥讽的说道。

  “战士长阁下…”伊尔德丽斯依然是那种温和无奈的笑容:“您的路行不通的。我们尊敬您为了暗夜精灵所做的一切,但是您应该认清现在的形势…我们已经落后了,落后就要挨打,难道你还要看着我们的血在敌人的铁甲面前无意义的流淌么?”

  “认不清的形势的是你!”扎尔伊丹一个箭步上前,别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长剑已经架在伊尔德丽斯的脖颈上,他怒气冲冲:“你还不明白么?埋葬在这里的邪恶永远都不应该被释放!你看到外面什么样子了?这都是你的错!如果你还执迷不悟的话我建议你再去里面看看!你真的要让我们的族人变成丑陋的恶魔的仆役么!”

  “在我看来因黑暗而枯萎的森林和因战火而凋零的森林没有任何不同!”伊尔德丽斯也有些激动了:“至于丑陋——张开你的眼睛向四周看看!”

  仿佛是突然从黑暗中冒出来的一样,一张令人惊骇的面孔出现在米利亚旁边,吓得她几乎要拔剑砍去。

  安东也悚然失色。那张脸看向扎尔伊丹,整张面孔如同大殿的地表一样坑坑洼洼,一只眼睛瞎了,令一边眼睑也已经不见,惨白的眼球只能永远凸出着无法合拢,面孔的主人左臂齐肩断去,右手也只剩下光秃秃的手掌,只有从那修长纤美的体态上还能依稀看出她是一个精灵,裸露的黑色皮肤上扭曲交错的伤口滴着血,好像是什么符号…

  司祭们默默闪在一旁,给不断走出或者爬出来的这些身体残缺不全的精灵战士们让开道路。

  他们无声的围在扎尔伊丹周围,脸上和身上血迹斑斑。

  “你们…菲尔加斯,你不是已经…”扎尔伊丹震惊的连手中的长剑也有些颤抖了。

  “他们没死,只是已经不能战斗了而已。”伊尔德丽斯平静的说:“扎尔伊丹战士长,你实在是应该多关心一下除了训练战士以外的事情的…现在在这里的一共是三十三位暗夜精灵,他们都是在和阿古斯的战斗中受了重伤才勉强保住一条命的,全部都自愿参加这场魔化仪式,用他们的新躯体和力量向阿古斯复仇…我不会和您动手,战士长大人,精灵们不会彼此残杀…如果你要阻止我,就先说服这些战士们吧!”

  “你——”扎尔伊丹翕动着嘴唇:“我们会有别的办法…”

  “没别的办法。”伊尔德丽斯轻轻将他的长剑推开:“不过让我们都给彼此一个机会。”

  她看向大殿的方向,那边隐隐透出红蓝交织的淡淡光芒,沉闷的轰鸣交响源源不绝:“我本来是打算集合司祭们的力量驱离守护者,然后打开深渊缝隙召唤恶魔之后将其杀死,用深渊的气息和它们的血肉魔化这些精灵战士们…这种方法有很大的危险性,因为如果在仪式的控制上出现失误,缝隙很可能就会太大,吸引到某些过于强力而难以控制的恶魔,而我们不能及时击败它们和封闭通道的话,这里就会再次变成深渊进攻主物资界的前哨站,导致悲剧重演…”

  “这个半炼狱构装体的出现给了我一个新思路。”伊尔德丽斯稍微停了一下:“我发觉他和深渊的联系异乎寻常的紧密——这点甚至连构装体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所以我想可以用他来担任仪式的媒介,取代深渊之门的作用…现在的情况证实了我的判断,他在这个不稳定空间里所吸引来的深渊气息,甚至可以直接让战士们吸收利用,而这个构装体似乎也有意和我们联手对抗阿古斯…”

  “可是这样一来这些战士们会滑向邪恶深渊的!”米利亚忍不住说道:“精灵守护者完全拥有和邪恶构装体匹敌的力量!为什么你们不——”

  “你知道什么!小女孩!”伊尔德丽斯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如果活着都不能保卫家乡,我们还在乎死后会去什么地方么!精灵守护者是很强大,但是在阿古斯帝国,能击败他的**师至少有十位以上!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支军队!能和阿古斯对抗的军队!”

  她转向扎尔伊丹:“战士长大人,你必须承认,单靠我们自己无法做到这一点。现在——我们来打个赌吧!”

  扎尔伊丹冷冷的看着她,长剑垂下。

  “现在精灵守护者在和构装体战斗…我们等在这里,谁也不要插手。如果精灵守护者胜利了,那么我承认仪式就此失败,不管将来怎么样,我不会再动地狱门堡的念头…但是如果构装体胜利了,那你也没理由阻止我,因为这证明了勇气也好,信念也罢,只有实力才能决定一切!”

  伊尔德丽斯清澈的目光锁定在扎尔伊丹脸上。

  “精灵守护者会输在构装体手里?”战士长发出一阵大笑:“这种想法都是对我族战士的亵渎!好,我答应你!”

  安东皱紧眉头,但是无可奈何的和精灵们一起等待着。

  大殿那边的战斗似乎越来越激烈,甚至震的精灵们所处的石室都在微微颤抖。

  猛然间传来一声高昂的精灵语怒喝——清厉的声波甚至穿透了地层,那是精灵守护者的声音。

  众人还没来的及做什么反应,地厅里陡然闪亮——好像突然打了一个闪电一般,而且一直顺着甬道传开去,这光华过处,一直萦绕周围的炼狱气息为之一空。

  扎尔伊丹面色一喜,伊尔德丽斯脸色一沉,安东失声叫到:“不好!”

  战斗的声音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死一样的静寂。

  如同大海啸来临之前的平静,压抑沉闷的感觉涌上心头,好像整个地厅都已经坍塌,彻底活埋了他们一般。

  安东“铮”的抽出长剑,率先向大殿走去。

  淡蓝色的光华已经消散了,深渊般的红光也消散了——但是安东仍然能看清殿堂内的一切,这不是因为他有黑暗视觉,而是大殿里虽然灰蒙蒙黄仆仆的昏晦,但是却不是完全的幽暗,触目惊心的是墙壁和地上大量的凹陷和交错的裂痕,好像被刀剑组成的风暴肆虐过一般。

  紧随其后的扎尔伊丹也冲进来环顾大殿——虽然整个殿堂空旷,但是并没有什么遮蔽,令他奇怪的是,精灵守护者和构装体都不见踪影,纯粹由能量聚成的精灵守护者还好说,那个构装体怎么也应该留下一些残渣吧?

  安东甚至没管随后跑到他身边的米利亚,而是死死盯着黝黑的地面,握紧长剑。

  破烂不堪的地面有了某种异动。先是丝丝缕缕的红气升腾着,随后大片的黑好像脱离了其粘附的泥土和石板拔地而起,鼓荡起伏,越来越高——

  无可名状的黑最后已经耸立的有如一座小小的山峦。

  似乎已经到了极限,黑色开始崩裂溃散。滚滚热浪夹杂着血腥气四溢而出,熏人欲呕。

  米利亚呆呆的看着大团大团的黑色起伏着向自己涌来,突然尖叫一声,不能抑制的抽出大剑没有章法的乱砍——那黑色已经不是没有形质的了,而是一只只肥大异常的黑色甲虫——就和她在外面看到的一样。

  甲虫们层层叠叠的相互推挤勾连,触须、节肢和口器张合舞动纠缠,好像山崩一样倒塌下来。,

  四十七从甲虫的浪涛中现身,有如魔怪。

  黑色的翅膀猛的打开,发出扑啦声响,附着在身上的甲虫被甩得飞出很远,四十七转动着脑袋,沉重的从甲虫的包围里走出来,来不及躲开的甲虫被他踩成细碎,随着他的动作,脚下的甲虫散开逃窜,顷刻间又给大殿蒙上了一层活的地毯。

  在场的人都紧张的看着他,那是一种无法言语而又不能忽视的压迫,精灵们惶惶不知所措,安东和米利亚紧握着长剑,圣力不自主的爆发而出,仿佛受到了牵引,除了驱离扑面而来的甲虫,大厅里也稍微的光亮了起来。

  四十七把巨剑往地下一戳,正好戳中一只甲虫——它拼命挣扎着,脚爪和地面摩擦出喀喇喀喇的声音,四十七低头端详着它,慢慢转动剑尖…直到看着甲虫被烧成灰烬。

  实质化的深渊气息向四周扩散铺开,米利亚稍微冷静了一点,无形的圣力光环扩散出体外,甲虫们在靠近她之前就不由自主的抽搐枯化,重新变成丝丝缕缕的黑雾。

  受到影响最大的是那些自愿参加仪式的精灵战士们——战士们表情痛苦,身上符咒一样的伤口纷纷破裂渗血,血液近乎黑色,那些甲虫毫不避讳的爬过他们,甚至落在身体上然后突然不见,好像钻进他们残废的身体里一样。

  “太糟了。”安东转动着手里的剑,为战斗做着热身,他是最先从震撼当中清醒过来的,也许是第二个。

  大祭祀面无表情的看着四十七,她似乎也不太能够接受眼前的场面,只不过是在强自压抑着不舒服的感觉。

  差不多准备好了。

  “构装体…不要让邪恶控制你。”如果现在施展侦测邪恶,四十七在安东眼中怕是已经红的发紫了。

  “邪恶?”四十七抬头,包裹着他的那团黑暗里,两团灰红色的火焰毫无先兆的爆炸,猛烈燃烧起来:“邪恶!”

  四十七又重复了一遍,猛的挥剑。

  随着他的动作,一圈巨浪猛的爆发出来——千万只甲虫借助这气浪同时起飞,碰撞掩盖住在场的人,噼哩啪啦的打在石壁上,遮天飞舞又如雨而下,这种声势别说精灵,就连全力以赴的圣骑士也有点难以忍受。

  精灵们中间发出一声嘶嚎。

  独眼独臂的女精灵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身上已经爬满甲虫——她仰起头,众人惊骇的发现一只甲虫正爬在她脸上,啃咬着那只已经瞎了的眼睛,直到把本来已经愈合的伤疤重新咬开一个血洞然后往里钻,很快它就钻进去了,女精灵脸上的血洞淋漓着,里面是还在蠕动的黑色甲虫…突然她朝米利亚看去。

  那血洞里的甲翼鼓动了一下,好像眨了眨眼睛。

  其他的残废精灵们也都被甲虫覆盖了。它们扑上精灵们的身体,争先恐后的品尝伤口中流出来的血液,一层层的甲虫涌上去,但是好像厚度却没有增加多少——它们在往精灵的身体里面钻!

  “停止!你不能这么做!”安东没时间说教了,只得抢先发难。

  他挥舞着长剑纵身而起,全身圣力大作,不留余力,整个大厅一时间被照耀得有如白昼,也平添了些庄严,连米利亚都不得不偏过头眯起眼睛,心中吃惊着安东认真起来居然会比自己这个天赋神眷还高强出许多。

  朴素的长剑带着神圣的光芒,在安东手中被举到最高点,当他开始下落时,用尽全身气力压下剑锋,连同自身的体重都灌注进这一击当中,速度快到连破空之声都来不及发出。

  但是四十七对头顶上直落而下的光剑丝毫没有在意,也许根本没把安东的攻击放在心上——他甚至没有用剑去挡,而是简单的举起左手抓向那道从天而降的圣雷。

  霹雳般轰然,安东落地,四十七则垂下左臂,圣光长剑没能劈开四十七的手,却像锤子似的猛烈的砸得四十七半跪下来,把地面压出一个龟裂下陷的凹坑,可见老骑士一击之强悍。

  但是乌黑的黯气并没有因此而消散。

  它们翻卷着,好像层层叠叠的云雾,但是其中蕴含着难以想象的热量,从深幽的地下涌出,经过四十七的身体喷出,越来越盛,笔直的如同一道不住旋转的烟柱,带领黑暗吞没了昏晦的大殿,甚至安东身上的圣光也被吸引的摇曳明灭,无望的对抗火山喷发一般的深渊气息,杯水车薪。

  安东没有放弃。或许这种飞蛾扑火的精神也是圣骑士的美德之一——他转动双脚,身体向右急速旋转,借助离心力挥动长剑再度砍出去,直接命中到仍然没有或者说不屑于防御的四十七身上,将他像投石器里的弹葯那样抽飞,淹没在圣光无法照射到的黑暗里,远远传来的崩坏声响以及几粒反弹过来的石块显示出他多半是直飞而出,不是撞进地面就是石壁里了。

  两击得手的安东没有“乘胜”追击,看不到情况贸然进攻反而会将自己置于险地,何况刚才集中了全部圣力的打击几乎让他耗损一空,再者,他也不相信四十七会毫发无伤。假如真的是那样的话,自己就算扑上去结果也不难想见。

  他只是凝神看着四十七飞去的方向,重新聚集神力,再图一战,没空再顾及身边那些看得眼直傻了吧唧的精灵和其余一样看得眼直并不怎么傻了吧唧的精灵。

  或者是看得眼直通常来说也傻了吧唧的天赋神眷骑士。

  “赢…赢了?”米利亚喃喃的问。

  赢?

  这丫头果然被神宠坏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