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八回合 毁灭的地宫
  米利亚失声欲叫,但是马上被安东捂住嘴按低俯下。WWW.Qb⑤、com

  这次杀戮掀开了争斗的帷幕——小妖精们尖叫着相互追赶厮打,它们的身形变得朦胧,随着翅膀的振动喷出闪烁着磷光的粉尘,精灵们也俯下身子,用披风遮蔽身体,同时掩住头面,任凭那些发狂的小妖精们在上方飞来飞去。

  尖木舟一时变成无人操纵的状态,顺流而下——只有四十七毫不在乎的端坐在船上,小妖精们的针蟄根本伤不了他分毫,反而是他偶尔的一抓一捏,指缝间的小妖精就滋啦一下子发出糊味被烧焦,好像落在烙铁上的苍蝇一样。

  “怎么…怎么会这样?”驶离那片区域,米利亚惊魂未定,脸色苍白:“它们在互相残杀!”

  “这就是邪恶力量的影响。”河流此刻已经容得两艘木舟并排前进了,扎尔伊丹就坐在旁边的船上,面色阴沉:“地狱门堡泄露出来的气息已经越来越浓了…这些生活在小妖精之流河畔的生物受其影响,习性已经愈发暴虐…再不想办法制止的话,它们早晚会蜕变成见到什么攻击什么的邪恶生物…”

  扎尔伊丹抬起头看着上方的密林枝叶:“伊尔德丽斯…你难道也要让我们变成这种不可饶恕的堕落的生灵么?”

  米利亚听着扎尔伊丹沉重的话语,看了看后方那个黑色的身影,神情间坚定了几分。

  两岸的树木渐渐变得形状扭曲,颜色也趋向乌黑,枯败飘零的枝叶也越来越多,但是覆于头顶的枝幕却没有任何稀疏的样子。

  木舟相继绕过斜伸于水面,几欲倾倒的巨树,转过一个弯儿,已经是浑浊泛绿的河流突然就到了尽头。

  前方是一片相互纠葛的**枝茎,好像堤坝一样挡住了流水,几个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尸骸被困在其中,污黑的水沫从枝杈的缝隙间流出,汩汩注入河中,味道熏人欲呕,看来这就是河水污染的源头。

  米利亚厌恶的掩着鼻子,对她来说,这里的邪恶气息之浓烈几乎接近实质——安东的脸上也出现了震惊的神色,他实在没有料到短短几年间,这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一个呼啸的身形从他头上掠过,直接落在那片肮脏的土地上。

  是四十七。

  双脚踩在**不堪的枝叶和泥土上,只是微微往下一陷——脚下的地面并不是那种想象中的烂泥塘,而是似乎带着某种韧性和弹力,好像恶魔的皮肤。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四十七并没有所谓的呼吸器官,带着腥味的气流从齿缝间烈烈而入,流过那些紧密咬合的齿轮和零件,从甲胄的缝隙中流出,使得那些金属间的筋骨血肉部分异乎寻常的兴奋起来。

  这就是炼狱的气息。

  四十七昂然向前走去,虽然他从没来过这里,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精灵战士长所说的地狱门堡在什么地方,因为他本能的感觉到这片黑暗气息的源头——精灵们也一个个都跳上岸尾随其后,最后是安东和米利亚。

  四十七在前面领路,扎尔伊丹他们跟在后面略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浓烈的几乎花不开的黑暗使得最善于在暗处隐蔽行踪的暗夜精灵都有些不适应了,更别说两个圣武士——米利亚点燃的圣光很快就被周围的暗气丝丝缕缕的抽走泯灭,使得她不得不不断注入力量来加强圣光的亮度,直到安东制止了她这种没意义的行为,凭借丰富的经验带着她勉强跟上精灵们。

  令人惊讶的是,四十七完全没受到什么影响。在这片迷宫似的森林中,什么地方直行,什么地方拐弯,他一清二楚,完全没有停下来判断的时候,而且越接近目的地,他似乎就越强壮可怖——当众人站立在那片破败的黑色废墟面前时,四十七的背影在他们眼中已经与恶魔无异。

  “就是这里?”四十七转头对身后的扎尔伊丹说,虽然是疑问句,却没有多少疑问的语气,黑红色的瘴气已经在他身周弥漫膨胀的好像一团浓烟——米利亚几乎抑制不住的要拔剑砍去,握着剑柄的手骨节已经因为用力而发白。

  “是的…就是这里。”扎尔伊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以他的意志力也几乎无法抗拒从那团浓烟中传出来的种种负面气息:“不过我们要找到入口才行…以前都是伊尔德丽斯大司祭负责巡视这里的。”

  四十七微微抬起头,审视着这片废墟。虽然已经被毁灭和遗弃了很久,但是从残壁断瓦中仍然可以看出其昔日的规模——满是石砾的庭院间丛生着奇异扭曲的植物,看上去都是被深渊的气息影响而变异的物种,不正常的茂盛着,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它们养分。黑色的半截高塔指向天空,虽然这一大片空地上没有森林的遮蔽,但是仍然看不到双日,天空中灰蒙蒙的雾气染得众人仿佛都身处一种死气森森的黄昏之中,而那雾气似乎还缓缓围绕着这片区域旋转着,仿佛在废弃的地狱门堡上罩了一个盖子,把深渊的阴影投射到这里一样。

  四十七踏上一截腐朽的枯木,不堪重负的木根发出咔嚓一声,随即许多黑色的肥大甲虫爬出来,四散逃走。

  真恶心!米利亚看着一只甲虫从自己脚前飞速爬过,强忍着才没叫出声来。

  “我发现入口了,战士长大人。”卡斯特身手灵活的翻过一面断墙,落在扎尔伊丹面前报告。

  扎尔伊丹抽出长剑:“我们走!”

  城堡的地下入口就在一处塌毁的大堂里。多年以来,这里被暗夜精灵们维护的还算干净,邪神和恶魔主君们的雕像已经被摧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圆形的祭坛和守护在旁边的两个全身重铠的暗夜精灵战士雕像——这种装束在精灵族中几乎是绝无仅有的。

  “曾经有一个非常强大的邪恶牧师占据了这里,修建起地狱门堡…”安东低声向米利亚解释着,因为她对这里几乎一无所知:“我们至今也不清楚他信仰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大家都倾向于是深渊中最强大的几名恶魔之主中的一个…恶魔们通过这个牧师打开的位面通道源源不断地进入主物质界,不仅给沉睡森林,甚至给整个南部都带来了混乱和恐慌,他气焰嚣张,率领着手下的恶魔和被邪恶力量同化的军队企图征服整个南部——两位伟大的勇士,一位无名的游侠和魔法女神的牧师——人们都称呼她为银焰女士,伪装成被恶魔力量侵蚀的冒险者,手持一个威力强大的精灵神器‘星月之眼’的两块残片混入地狱门堡,将它们放到正确的位置上,而第三块残片则由暗夜精灵的上一任大司祭拿着在精灵城市中举行祭祀,燃烧生命来呼唤星月女神的力量来打击邪恶,于是无数星月的光辉从天而降,天上的群星纷纷陨落,被指引着砸向地狱门堡,彻底净化和摧毁了这个邪恶之地,而三位用生命来保证这个计划得以成功的勇士,也应该永远值得我们铭记和敬仰…”

  不就是在前线给精确制导炸弹定位的炮灰么?这活儿我也干过。四十七听着身后两个圣武士的话语想。在他的思维中,从来就没有什么所谓战争的正义与邪恶之别,在他看来,战争的区别只在于杀或者被杀,活人和死人,站在最后的就是胜利者和正义者——无论是端着高斯射线机枪在第一线扫射的机甲战士,还是开着星际战列舰投弹的驾驶员,亦或是在一张张开战文件上签名的议会委员,只要不属于四十七服务的这边,在他眼里就都是统计表上的数字,都是需要扫除的灰尘…谁有空去分辨哪一方是对,哪一方是错?

  你记得你吃过多少面包么?

  扎尔伊丹走到祭台跟前,擦亮火折点燃了祭坛。

  淡蓝色的火焰在祭坛上燃起——一丝纯洁神圣的气息依然从已经被锈蚀污染的祭坛上透了出来,甚至让两个高大的精灵雕像都威严了几分。

  扎尔伊丹将手用力擦过长剑。鲜血顺着剑锋流淌,滴落到蓝色的圣火中。

  卡斯特和其他精灵战士们围在祭坛周围,用精灵语低声祈祷着。

  巨大粗重的祭台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磨擦声,缓缓挪开了。

  照例是那种肥大的黑色甲虫四散逃开,同时还有一条大蛇扭曲着身体从祭坛下的洞口窜逃出来,飞速藏进草丛,好象是洞穴的守护神一般,吓了众人一跳。

  黑黝黝的洞穴中,台阶一级级的往下延伸,仿佛是通往地狱的入口。

  卡斯特上前一步,往洞里扔了一根火把,看着它顺着楼梯滚落,照亮一小块区域,燃烧了很久。

  “我们下去吧。”

  扎尔伊丹点了点头,迈步而进。紧跟着他的是四十七,进入洞穴的时候不小心还碰了一下脑袋。随后精灵们鱼贯而入,跟在最后的是圣武士。

  长长的阶梯过后,众人来到一个宽旷的异乎寻常的地厅——墙壁和地面都是那种巨大粗糙的砖石,大厅有将近一半已经被坍塌的石块和泥土堵塞了,一些地方染着乌黑的污渍,如果凑近去闻,应该就能嗅到经久积淀仍然消散不去的**血腥。

  米利亚进入地厅的时候猛然感到一阵恍惚,一瞬间好像无数忿怒的阴魂扑面而来,使得她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身上光芒大盛,驱散了周围的黑暗。

  四十七回头瞪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觉得这种圣光愈发的刺目——好像惊扰了自己一样。

  众人继续往地厅深处走——曲折蜿蜒的走廊和错综复杂的房间似乎没有尽头似的。越往下,那种阴暗和压抑性的潮气就越重。

  最后,一扇紧闭着的高大铁门出现在他们面前。

  铁门和四周半掩的方尖碑上遍布着扭曲的符号和密密麻麻的龟裂,即便已经被直贯而入的星月之力毁灭了附于其上的邪恶魔力,但是仅凭其本身的诡异形状也能让人感到阵阵反胃。

  “这里面就是当时邪恶牧师打开的异界之门所在的地方——”扎尔伊丹环顾四周:“我上次来的时候这里完全是被堵死的…看来伊尔德丽斯已经做好准备,如果我没能及时阻止她的话,仪式很快就会开始了。”

  卡斯特拽了拽门上铁铸恶魔嘴里衔着的粗大铁环,锈死的铁门纹丝不动。

  “如果把奥索带来就好了…”扎尔伊丹也上前试了试,发觉实在有些勉为其难。

  一只裹在黑红色烟雾里的手攥住铁环,好像成了铁门的一部分似的。尘土簌簌而落,锈蚀的铁门在异乎寻常的巨力下出现了松动的趋势。铁环不堪重负,渐渐被拉伸变形,四十七于是用上另一只手抠进门缝,双脚陷进地里,踩得地上的砖石碎裂迸飞,别人不得不纷纷避开,四十七持续用力,身上的甲胄好像也如肌肉般隆起,随着数声介于沉闷和清脆之间的巨大响声,足有三四尺厚的半扇大门被四十七硬生生拉开——众人看着他有点瞠目结舌了,因为此时他们才发现,两扇铁门之间,铁门和石壁之间,本来都是用比大腿还粗的铁条嵌锁住的!

  扎尔伊丹和安东不自觉地对视了一眼,带这个构装生物来到这里,或许是个很糟糕的注意。

  四十七独自站在门前,半开的铁门内一片黑暗蜂拥而出——这种黑暗并不只是因为任何光亮都照不到这里,而是随着铁门的开启好像什么活物一般淹没了四十七然后扑向众人,这片从门内潮水般涌出的黑暗气息一时间竟然让众人感觉无论从空间上还是时间上都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之中。

  黑潮过后,精灵们手中火把的火焰纷纷熄灭,仿佛那片黑暗是一片淹没了所有的浪涛一样,只有米利亚手上的白色圣光还不屈不挠的摇曳散射,好象地狱中的一线光明。

  黑暗来的快去的也快。

  这样比喻或许很不恰当,但是刚才那片汹涌卷过的黑暗好像是揭开的一层幕布,现在显露出来的,是伴随着冉冉红光的门内景象。

  与其说这里是一个大殿,不如说是一个广场。找不到光源在哪里,顶棚高的几如天穹,抬头望去甚至有头晕目眩之感,让人怀疑这究竟还是不是地下,好像已经来到了某个非自然力量形成的与现实世界嵌合的空间,墙壁和地面都是那种岩石融化后又重新冷却结晶的形状,还保留着当初崎岖蜿蜒的流动状态,淹没了那些扭曲奇异的神像和遍布咒文的柱碑,颜色从天顶上雪一样的洁白逐渐变深变红,等到了凹凸不平的地面时已经是近乎墨一样的黑——这黑色甚至看上一眼就让人觉得反胃,因为那是大量恶魔被滂湃贯入的月芒星力硬生生殛化而形成的血烬地毯!

  众人目瞪口呆,依稀能从这惨烈的遗迹中联想到当时的一殛之威——这是怎样的神力啊。

  四十七率先踏上黑色的地面。可能是错觉,那一刻整个地面似乎好像抖动的毯子,又好像暴风雨中的海洋一样翻涌起来,带着尖利的嘶叫和怒吼要吞没一切…但是转瞬过后,还是冷冰冰的黑色地面,孤零零站在上面的四十七好像一截石笋般的突起。

  他回头看着扎尔伊丹和安东他们:“你们还在等什么?”

  他眼睛里的红火已经近乎黑色。

  安东不由自主的也握住剑柄,他终于真正意识到了四十七的改变。地狱门堡的环境其实并没有让这个构装体变得更强大——而是释放了他体内长久以来一直压抑着的邪恶。

  四十七没等他们答话,自顾自的往前走——直到大殿中央的最低点。

  安东现在可以确定刚才所见的不是错觉了。石层中的黑色缓慢但是清晰的在蠕动,穿过石棱,汇集进凹坑和缝隙,缓缓围绕着那个构装体流溢,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

  一时间红光大盛。

  “恶魔…”米利亚颤抖着嘴唇,精灵们也全部剑拔弩张——在这种场面下,本来预备好的一切计划和说辞都没什么用了。

  扎尔伊丹上前一步,一手持剑,另一只手高高举起一枚天蓝色的宝石。

  好像在腥红如火的炼狱中打开了一小块蔚蓝的天空,扎尔伊丹手中的宝石绽放出洁净如洗的光辉,一连串复杂难明的精灵语音节从他口中吐出——

  “远古的守护者啊,请您从光辉中降临,以邪恶者的血肉为祭,封闭罪恶的源头,逐离这里的黑暗吧!”

  最后这句话是用通用语喊出来的,而随着扎尔伊丹铿锵洪亮的语声,大殿的天顶越来越亮,但是不是双日那种澎湃灼人的热力,而是带着微微淡蓝色的清冷和皎洁,好像沉睡森林的明月就悬挂其上一般——而黑红色的石壁沸腾起来,似乎在愤怒和畏惧中诅咒对抗着这道光芒,光辉最后几乎连成一线,笔直射到四十七身上,连他周围的瘴气也冲淡了不少。

  一个影子随着那道光辉降临。起初只是淡淡的微微透点蓝色的人形,但是随着他飞速降落,短短几秒钟内已经变得和真人一样清晰,背后是皎洁如月带着蓝边的的光翼,一双眼睛和扎尔伊丹他们一样散发着白色的光芒,区别只在于明亮程度,而面部口鼻等其他器官则模糊不清,全罩头盔下除了双目就是如夜色般漆黑的皮肤,而银蓝色的全身铠甲和双头巨剑上散发的辉光更是几乎无法让人直视——

  那是只有最强的暗夜精灵战士们死后的英魂汇入月光,融合凝聚在一起才能形成的暗夜精灵之骄傲,星月之侍——精灵守护者!

  四十七的巨剑和链枷同时亮出,双方武器的交鸣声震彻大殿。精灵守护者借力飞起,避开四十七由链枷变形的手炮发射出的火焰弹,剑锋指处,汹涌而出的光焰甚至形成一条急速流动的大河,一下子就吞没了四十七的身影,但是四十七马上从光芒中冲出,浑身冒烟,振翼追上精灵守护者,扼住他的咽喉将他推向石壁,精灵守护者摔到上面的时候,墙壁上的黑红色马上伴随飞溅的石块烟尘一起散开,发出凄厉的嚎叫躲避精灵守护者身上的光芒,精灵守护者抓住四十七的手腕,阻止他的黑色巨剑切向自己的脖子,相持片刻之后,竟然甩开四十七的手,双腿一曲一弹将他踢回地面,精灵守护者一边高飞,手中的双头剑带着光华流动变形而成一把巨弓,他弯弓拉弦——伴随着拉伸的光弦一起出现的是一支耀目欲盲的光箭,射在四十七身上竟然发出巨大的爆炸,第二支随即凝聚出现在弓弦上…

  其他人眼睁睁的看着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完全无从插手。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