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六回合 祭祀

第三十六回合 祭祀

  入夜,伊尔德丽斯部落要比白天还要热闹上几倍,不断的有承载着暗夜精灵的尖木舟从四面八方来到这座森林城市,那些在乌瑟尔部落见过的荧光动植物现在又冒出来,把城市装扮的好像一个正在举行祭典的狂欢舞会。/Www。QВ5。c0М

  四十七对这些没兴趣,他躲在自己的房间研究那把白天夺来的三刃刀,正在考虑要把这玩意安装在身体的那个部位才比较好。

  这时候弗雷斯抱着一副毯子,好像一个鬼魂一般从虚掩的房门缝隙中溜进来——一个大腹便便的鬼魂,从一个门缝里溜进来——对弗雷斯来说,这本身已经很了不起了。

  “如果你是因为害怕的睡不着觉,想让我讲故事给你听,很抱歉,我现在没空。”四十七说完突然抬起头来:“不过如果你告诉我如何才能把这三把刀刃收回去,我就考虑给你讲一个关于七颗小珠子的故事!”

  “您还有心情开玩笑!”弗雷斯一脸气极败坏的表情,不过声音却压的很低:“我是来带你逃走的,看在神的份上——管他是掌管什么的神——快跟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我看你是想找个免费保镖吧,还有,你不是说没有精灵的指引,别人是走不出森林的吗?”四十七触摸到了金属圆盘下面的一颗宝石,三把刀刃“铮”的一声缩了回去:“而且,你已经很遗憾的失去了听故事的资格。”

  “您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吗?这里马上就要发生可怕的事情了!”弗雷斯急的汗都下来了,虽然他脑门上总是油渍渍的:“这两天是暗夜精灵祭祀星月女神的传统节日,我想守备一定会很松懈,快跟我走吧,否则我们可能永远都走不了啦!”

  “你到底听到或者说看到了什么,让你如此害怕?”

  “这个…我不知道,但我有这样的预感,你要相信我,商人的预感可是很厉害的!请和我离开这里吧!”弗雷斯扑闪着一对小眼睛看着四十七,就好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等待被拿去做试验的小白鼠。

  不过很明显四十七缺乏同情心,当初在空间战场向对方阵地投放病毒导弹的时候,四十七可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虽然那主要是因为当时他还没有眼脸,就连正经八百的眼睛也谈不上拥有。

  “大不了召唤出一堆恶魔,请放心吧,商人先生,炼狱当中还是有很多有趣的生物的,我向你保证!”说完四十七继续低头去研究他的三刃刀:“我建议你去参加外面的祭典,参加一些捞金鱼打气球的娱乐活动,这对你的健康有益,当然,如果有这些娱乐项目的话。”

  “恶魔?您还要跟我开玩笑到什么时候!好吧,据我所知,城里马上就会…”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弗雷斯马上闭上了嘴,并以最快的速度把毯子塞进了桌子下面。

  是特尔利斯馆长。

  “四十七先生,伊尔德丽斯大司祭的使者来找您,好像是要邀请您去参观祭祀,当然,还有弗雷斯先生…您在这里做什么?”

  “啊哈!那个,我在和四十七先生聊天呢,哈哈…特尔利斯馆长,今天的祭典一定很热闹吧…”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害怕,弗雷斯满脸红光的把两手紧紧握在一起,不断揉搓着。

  一定是因为可以去祭典捞金鱼打气球才这么高兴吧,四十七这样想。

  “对了,以后请不要用驿馆内的毯子包住您的行李四处跑了,您已经弄丢四张毯子了…”特尔利斯嘱咐了一句便离开了,留下弗雷斯一个人留在当地一个劲发愣。

  街上的精灵们虽然很多,但基本上没有发出什么喧哗的声音,他们向城市中央的祭台涌去,据说一年一度的祭典活动,所有的暗夜精灵都会来参加,但因为战争的关系,这次参加祭典活动的人数已经算少的了。

  快要到达祭台附近的时候,四十七已经看不到弗雷斯和那两个圣武士的身影,带领他的阿尔芬斯引领他直接向祭台后面的大屋走去:“请跟我来,伊尔德丽斯大司祭希望仪式开始之前,能够单独与您见一次面。”

  “是召唤恶魔的仪式吗?”四十七把这个问题直接提给了伊尔德丽斯。

  “不是,今天确实是我们暗夜精灵传统的祭祀节日…”伊尔德丽斯观察着四十七,后者也在观察着这个她,原来大火腿是长这个样子的:“不过,你为什么会以为我正在准备召唤炼狱恶魔的仪式呢?”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嗯?”对于这种古怪的语言,看来智慧如暗夜生物都无法听得懂。

  “我猜的,构装生物的预感可是很强的!”

  “呵呵…”大司祭很难得的笑了笑:“我对你过去的经历了解了一些,虽然还不够全面…我认为隐瞒和欺骗对你并不会起太大作用,而且,也不符合暗夜的习惯,所以请听好我的建议…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呢?”

  “哦?”四十七的两只红眼睛闪了一闪:“我喜欢交易。”

  祭台上面,祭祀星月女神的仪式正式开始。

  做为祭品被摆在祭台上的并不是什么可怜的动物或者干脆就是敌人的尸体,和人类不同,暗夜精灵自古以来就没有这种血腥的祭祀习惯——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奇特的花卉、树叶和果实,伊尔德丽斯大司祭穿着华美的近乎繁复的祭祀袍,面对祭台下成千上万的暗夜精灵,抬头看着天上挂着的又圆又亮的月亮,张开双手开始大声的用精灵语念诵祭文,声音中带着某种奇特的韵律,随着她的祷告声,祭台上愈发明亮起来,同时伴随着点点美丽脱俗的光点出现,那不是流萤,而是仿佛天上的星星都聚集到她身边一样。

  四十七只看了片刻就厌烦了这种歌剧中女声独唱般的祷告仪式,在他说漫长也不太长的生命中,艺术和美这种东西从来和他没什么亲戚关系,四十七溜达了一会儿,就和弗雷斯在祭台旁的一个帐篷前面相遇,很显然,委靡不振的弗雷斯并没有找到捞金鱼或者打气球的游园活动。

  “四十七先生,你怎么没有去在观礼台,外来人都在那里观礼呢…虽然在我看来也没什么好看的…”弗雷斯远远的朝祭台前跪了一地,嘴中念念有词的暗夜精灵们努了努嘴:“信仰这种东西有时候是很可笑的,做这些能得到什么呢?”

  “如果这个世界有一个只要信仰他,就能空手套白狼,凭空赚大钱的神灵,你会奉拜他吗?”四十七本来打算直接回去驿馆,但既然找到了弗雷斯,最好还是把他一起带回去。

  “那还用说,早把脑门子磕出血来了,可惜的是,没有那种神灵呀!”商人摇摇头,看上去有些落落寡欢:“商人是现实的生物,看重的是钱财这种身外之物,神灵?让需要他的人们去拜祭他吧…”

  “商人先生,今天你像个哲学家!”

  “因为我的生命可能就在今天中止了…”看上去弗雷斯真的快要哭了。

  四十七刚想出言安慰几句或者讥讽几句,人群发出一阵喧哗,似乎祭台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四十七和弗雷斯一起抬头向那边看去。

  比起台下的那些暗夜精灵,安东和米丽亚更为震惊,观礼台就在祭台上面,而眼前的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

  本来站在伊尔德丽斯大司祭身后的扎尔伊丹突然抽出一把短剑,横在大司祭的脖子上,同时不知道哪里冒出许多精灵战士,瞬间把在场的司祭们都控制了起来。

  政变?

  暗夜精灵的社会也会有政变?

  米丽亚不自觉的向前走了一步,被身后的安东轻轻扯住。

  伊尔德丽斯默默的停止念诵祭文——她想念也不可能了。很快两个精灵战士站在了伊尔德丽斯身后,扎尔伊丹收回自己的刀,但是仍然紧紧攥住伊尔德丽斯的手腕,防止她突然施放什么法术,伊尔德丽斯的实力他是最清楚的。

  “战士长在做什么,他背叛了大司祭吗?”

  “扎尔伊丹,你疯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

  台下的暗夜精灵们开始騒动起来,但他们很快发现整个祭台包括祭台下的广场,都被暗夜战士给控制了起来,带领她们的,竟然是驿馆馆长特尔利斯。

  “暗夜的子民,请听我说!”扎尔伊丹开始喊话,虽然广场上仍然人声嘈杂,但扎尔伊丹的声音还是成功传到了广场上空:“我并非要背叛伊尔德丽斯大司祭,更加不会背叛我的种族,我这样做,是为了阻止大司祭召唤恶魔的计划!”

  祭台下的人群短暂的沉默之后,爆发出更为强烈的声音。

  “这不可能,不要为自己愚蠢的行为寻找辩解了!”

  “扎尔伊丹战士长怎么可能说谎,难道大司祭真的有这种计划?”

  “胡说!任谁都不会去触犯这种显而易见的千年禁忌吧!”

  “大司祭大人一定有她自己的考虑,实际上,我们正面临着阿古斯的威胁不是吗!”

  伊尔德丽斯的嘴角泛起一个美丽的弧度。她做了个请安静的手势,很快台下切切私语的暗夜精灵们就安静下来,等待着他们的大司祭发言。

  不过伊尔德丽斯没有马上和大家说什么,而是转过头看着扎尔伊丹,和他低声细语。

  “尊敬的战士长…我真没想到您居然在祭祀星月女神的节日上发难…这样做,您就不怕亵渎了尊贵的星月女神么?”

  “说到亵渎…大司祭女士,您的计划已经亵渎了我们信仰的一切!”扎尔伊丹的手好像铁钳一样,牢牢的钳制着伊尔德丽斯纤细的手腕:“特尔利斯已经全告诉我了…我决不会允许你再次开启地狱门!”

  伊尔德丽斯作了一个惊讶的表情:“怎么可能?这种邪恶的念头我想都没想过…舍身毁灭地狱门堡的,不正是暗夜精灵的上一任大司祭么?”

  “够了!”扎尔伊丹手上加了几分力:“尊敬的大司祭女士,为了暗夜精灵一族的未来,我决不允许你的计划实施…哪怕是舍弃我的生命…现在请你下令,将整个城市的防务交给我的战士们吧,而您和您的司祭们,请暂时不要到处走动,更不能接近地狱门堡!”

  “悉听尊便…”伊尔德丽斯似乎没什么所谓似的:“不过我要提醒你,战士长大人。如果你没有对抗阿古斯的妙计,最好还是别企图阻止我…不解决眼前的威胁,暗夜精灵们就没有未来了!”

  “这个不用你操心…”扎尔伊丹的脸庞在星月光辉的映照下如同雕塑般充满了阳刚的美感:“暗夜精灵在沉睡森林已经生存千万年了…我们的意志和体魄会让我们继续生存下去,只要我们还能拿起刀剑,只要我们还有面对敌人的勇气…暗夜精灵就不会灭亡!”

  伊尔德丽斯看着扎尔伊丹,无奈的笑了笑。

  “噢…看多少次也不烦…真是**迭起…”达古拉丝软软的躺在椅子上,双手紧紧抱着魔法书压在胸前,似乎完全陶醉在记忆法球带回来的战场记录中了。

  红袍女法师有些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转头把目光投向外面——似乎仍然带着血气和焦味的风从构装法师塔的露台上吹过,远方茂盛的森林仿佛覆盖在大地上的一层阴霾。月色如雾,覆盖着森林以及没有森林的地方,覆盖着一切在这片月色中彼此厮杀的生物。

  达古拉丝转了转眼睛——金丝眼镜反射着狡慧的光:“噢,摩利尔。说起来你似乎遇到老相识了呢…你和那个奇怪的构装体有什么联系么?他看起来真棒…我们梦寐以求的,不正是这样永不疲倦、毫无破绽、果决致命的完美战士么?”

  “我和他没什么关系。”女法师仍然看着夜色,她纤弱的身影在这片夜色中似乎也显得有些落寞:“而且你那金光闪闪的眼镜似乎也没让你的眼神好多少…那是个半炼狱生物,暗夜精灵似乎已经开始寻求一些特别的力量来反抗我们了,这是个值得警惕的倾向。”

  “哈哈哈~”达古拉丝抱着魔法书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半炼狱生物么…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半炼狱生物,这个词真让我兴奋…就是不知道伊莎贝拉老师会不会同意你的看法呢?”

  女法师骤然转身。

  魔力的闪光和凶器的锐风一同出现。

  达古拉丝站在房间中央,她躺身的那张椅子已经变成一堆灰白色的石砾,她手中的魔法书翻开,有一页被撕掉了,点点雪花样的光芒漂浮在她和女法师周围,好像无数飘零的花瓣,一柄半透明的巨大镰刀嵌进墙壁,慢慢消散,重新变成一页纸张飘落在地上,只留下红色法袍上的破损和墙壁上的长长缝隙。

  “我警告过你…”女法师的声音有些沙哑:“不许提她的名字。”

  “哈哈…”达古拉丝优雅的鞠了个躬,地上的书页好像被什么牵引着一样飞回魔法书中,只是缺少了其它书页上那种散发着雪色光芒的符号:“宝贝儿,你太敏感了…不过这次我们动用了大量的最新式武器却劳师无功,战线甚至都没能向前推进一尺…你是不是需要考虑一下怎么写报告呢?”

  “噢?”女法师扬了扬好看的眉毛:“战果报告难道不是应该由正职统领负责么?”

  她从达古拉丝身边走过,看都没看她一眼:“如果你是征求我建议的话——就写我们的新式武器并不像后方那些白痴们想象的那么好用就是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