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五回合 扎尔伊丹
  米丽亚完全被眼前的景象迷惑了,从今天早晨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开始。全\本\小\说\网

  这座以大司祭伊尔德丽斯命名的部落俨然是一座运转的井然有序的大都市,街道两旁的商铺人来人往,精灵们不但在街上,在空中他们也利用建筑和树木行走的如履平地,暗夜精灵的孩子们坐在古树下一边乘凉,一边和古树聊天,玩耍并接受着古树所传授给他们的知识,德鲁伊、战士和平民各自忙碌着手边的工作,只有司祭似乎在这个部落获得了更多的尊重——一路上不断有人向阿尔芬斯行礼并打着招呼。

  城市的中央最高大的建筑是一个祭台,相比其他人类城市的高大建筑,这座祭台还是小了一点,但对崇尚自然的暗夜精灵来说,能有这么宏伟的人工建筑已经属于难能可贵了。

  穿过祭台前的广场,再绕过祭台之后,一片小小的树林呈现出来,林子并不是很茂密,只是能够稍微遮蔽一下头顶上的太阳,林子当中唯一的一间大屋几乎占据了整个树林的面积,实际上仔细观察后才能发现,所谓树林就是从屋子的走廊、台阶、栏杆和屋脊上生长出来的粗壮枝条,原来并非是大屋坐落在树林里,而是屋子生长出了一个森林。

  进入小树林,或者说,进入大屋之后,那种曾在乌瑟尔部落感受最为强烈的静谧气氛马上恢复过来,仿佛另外一边热闹的城市景象不过是一个幻境。

  安东表情严肃的跟在阿尔芬斯后面趋步前行,米丽亚收拾起自己的好奇心,跟着安东走进了大屋之中。

  一个小小的门厅后面连着一条不长但曲折的过廊,过廊墙壁上的木纹显示出这所活着的大屋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年纪,一些奇形怪状的装饰挂在廊壁上,稍稍给人一种诡异的气氛。

  走出廊口后面前豁然开朗,一个非常宽敞明亮的客厅出现在众人面前。

  “欢迎你,尊敬的圣武士!”一个清亮但冰冷的声音响起,声音的主人站在一面窗户面前,阳光从窗子里照进来,让米丽亚看不太清楚面前这个精灵的模样。

  “尊敬的伊尔德丽斯大司祭,感谢您的接见!”安东施礼,米丽亚也跟着弯下腰去。

  “请不必客气,我的客人!”说着,屋子的主人从窗边晨曦中走了出来。

  暗夜精灵每一个都是美貌与高贵的化身,但米丽亚却从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暗夜精灵,皮肤如黑色的玉石一般,鼻梁高挺,眼睛大的出奇,尖尖的耳朵要比其他精灵更长一些,甚至向后一直垂曳到肩膀下面,宽大的紫色袍子掩饰不住她曼妙的身材,而高傲与冷艳的气质更是胜过米丽亚见过的任何一个精灵。

  有一瞬间,同样身为女人的米丽亚都感觉到了一种朦胧的爱意从心中升起。

  安东向前走了一步,对暗夜精灵这种长寿的生命来说,任何转弯抹角的话语都只对自己不利,因此安东早已决定要开门见山的开始这次谈话:“我来此的目的,我想大司祭大人已经非常清楚…”

  “是的,我接到了,乌瑟尔大德鲁伊的报告。”对方在正面一张宽大的藤木椅上坐下来,姿势优美的不像是这个世界上的生物:“安东圣武士,还有这位,神眷骑士,米丽亚!”

  说着伊尔德丽斯面向米丽亚微微颔首,米丽亚马上躬身回礼。

  “我明白,作为一个寿命短暂的人类,我没有资格向充满智慧的精灵提出什么像样的建议,就算是我代表另外那些生活在大自然中的生命,向您请求,放弃召唤恶魔的计划吧,我向您保证,那一定是一个得不偿失的计划!”说到后面安东显得稍稍有些激动,实际上,他自己也没想到能够如此轻易的见到伊尔德丽斯大司祭,况且是在她明晓自己目的的情况下。

  伊尔德丽斯伸出手,缓缓的摆动了一下,做了一个请让的动作,马上安东和米丽亚的身后的地板上快速生长出一株株藤蔓,并最终很快的缠绕纠结成了两个大小刚刚合适的坐墩。

  对着坐下来的安东,伊尔德丽斯开口了:“我记得您,安东圣武士,但我不能肯定您是否还记得我,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六十余年的岁月,那时,您还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啊!没想到您还记得那回事!”安东脸上流露出惊讶又欣喜的神色,但同时心里又在嘀咕这女人提这玩意干吗呢。

  “那是我最后一次离开沉睡森林出外游历…”伊尔德丽斯用手支着下巴,仿佛陷入了一段过往的回忆当中:“那是一段很有趣的游历!”

  “是的,后来家师也经常提起您对他的帮助和教导!”这女人要跟我唠家常,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打发走吗,还是…

  安东捋着胡子坐在木墩上,等着伊尔德丽斯的下文,米丽亚则瞪大了眼睛看着伊尔德丽斯,虽然她早就知道精灵都是长寿的种族,但眼前这样一个美人竟然要比安东还要老,实在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我不否认,精灵的骄傲,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寿命,我们也并非天性善良,只是如果等待就可以让我们的敌人消失殆尽,我们何必要冒着丧失生命的危险,去和短生物种去争抢那些本已不多的自然资源…”伊尔德丽斯站起身来,从窗子外面望出去,微扬的下巴和她所说的内容相得益彰:“沉睡森林是我们暗夜精灵的故乡,从我们的祖先开始,精灵在这里生活了上万年的时间,我承认,暗夜精灵有着自闭和排外的习惯,但我们也并不是完全霸占着森林,拒绝和其他任何种族的沟通和交流,如果我没记错,四十年前,您在沉睡森林展开了您为期八年的试练之旅,那时您可否受过暗夜精灵的伤害和排斥,还是说我们曾经阻挠了您的旅程和修业?”

  “不!”安东说话开始有些发虚,他几乎已经知道伊尔德丽斯下面要说的会是些什么话,但他已经无力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了:“我永远是暗夜精灵的朋友和伙伴,不仅是精灵们曾经多次救助过我的生命,更加让我自豪的是,许多精灵成为了我的朋友,他们教会了我很多事情,这些教导可能是我自己穷极一生都无法了解的世间真理!”

  安东想起了老德鲁伊乌瑟尔,开始稍微感受到了他所背负的压力和难处了。

  “那么…”伊尔德丽斯的声音突然高亢了些,甚至带了些凄厉:“为什么我们的家园被焚烧,为什么我们的同胞被屠杀,我们做了什么必须接受这种对待?”

  “唔…”年老的女人要比年老的男人更加难以对付,她们充满智慧,却往往不会和你讲道理:“但是,尊敬的伊尔德丽斯大司祭,不能控制的力量,即使到手,最终也可能成为毁灭自己的利器,我不仅仅是出于我的信仰才采取行动的,同时,我也不会允许太多伤害我精灵朋友的事情发生!”

  “那么你的意见呢?去找阿古斯的贵族法师——那些自私自利,只懂得欺骗和背叛的短生物种谈判?”伊尔德丽斯重新坐下,语气中透出一股酸涩的味道:“还是你能够解决已经进入沉睡森林边缘地带的阿古斯构装兵团?圣武士,任何冠冕堂皇的话语都无法解决生存问题,当刀剑快要架在你脖子上的时候,你还会在乎手中握着的是一把圣剑还是一根恶魔的手杖吗?”

  这个比喻让安东皱了皱眉头。

  “无论长短,生命总是会有尽头的,如果我们相信我们所信仰的,那么就算付出生命,也应该维护我们所相信的东西,不是吗?”坐在一边的米丽亚突然开口了,安东手指抽动了一下,本想抬手阻止米丽亚的动作停了下来,而伊尔德丽斯则饶有兴致的转向米丽亚:“我无意冒犯,尊敬的伊尔德丽斯大司祭!”

  “不会,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继续说下去。”伊尔德丽斯微笑着,看来她喜欢这个丫头。

  “但是,面对邪恶的威胁,我们也不应该束手待毙,任何美好和善良的东西都值得我们用生命去捍卫,就如同捍卫我们的信仰!”米丽亚继续说着,而且越说还越容光焕发起来:“只是,恶魔这种邪恶的生物,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美好的精灵世界之中,虽然我还不是太清楚,但安东先生一定有他的理由…”

  伊尔德丽斯微微看了安东一眼,后者正襟危坐,一副老圣武士应该有的刻板嘴脸。

  “我并不怀疑你们是怀着善意的心前来这里,否则,你们也不会见到我的。”伊尔德丽斯微微发出一声任何人都听不到的叹息,继而面向米丽亚:“以邪恶对抗邪恶,善良在一旁观望,这对大家来说,难道不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以邪恶对抗邪恶…”米丽亚嘟起了嘴,一脸迷茫的样子:“我没有想到过这一点,不过,也许您的看法是正确的…”

  这个丫头竟然还认真的去考虑这样的事情,以邪恶对抗邪恶,作出这种事情本身就是邪恶的!

  安东微微摇了摇头,看来把教义背得滚瓜烂熟并不会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产生多大帮助…实际上也从来没对自己产生过真正的什么帮助。

  信仰正义是正确的,但正义从来不是仅仅躲在教义里面,这一点,很多时候也不是单纯的学习就可以了解。

  “那么,您已经打定主意进行召唤恶魔的仪式吗?”安东无法再耐着性子等下去了。

  “如果准备充分的话。”伊尔德丽斯向两位圣武士微微颔首,似乎是在送客了。

  再和这个固执的精灵谈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安东站起身来:“那真是太遗憾了,但是,我还是会尽我的力量,争取让您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

  说完安东起身离开了客厅,米丽亚也慌乱的站起来施礼后离去,一直站在廊口处的阿尔芬斯微笑着望向伊尔德丽斯,看到后者对自己微微点了一下头,阿尔芬斯也转身离开了。

  “我还是应该到街上去转一转,在这里待着太无趣了!”驿馆内的四十七被弗雷斯不厌其烦的诉苦搞得有些不厌其烦了。

  “你不是等待着大司祭的召见吗?怎么可以随便跑出去?”弗雷斯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十七直接走出房门。

  走出驿馆的大门,四十七突然感觉天好像一下子阴了下来,仔细看时,才发现是面前一个高大的身影投下了一块阴影,而自己刚好站在这处阴影之中。

  那是一头体型庞大的灰熊,是哪个德鲁伊在这熙攘的街道上搞这种恶作剧呢?

  四十七伸手去模那只灰熊的脑袋,灰熊一口咬住四十七伸过去的胳膊,四十七晃着脑袋,伸出另外一只手捏住了灰熊黑溜溜的鼻子,马上灰熊的表情从穷凶极恶变成了痛苦不堪,眼里含着泪水松了口。

  “你的熊可真是缺少家教啊!”四十七晃着被咬过的手腕子,对灰熊背上的人说道。

  熊背上是一个冷傲的男性暗夜精灵,他从熊背上俯视着四十七,表情看上去就好像俯视着一只蚂蚁,稍后他抬起头,望向城市中央高高的祭台,嘴唇翕动着,不知道用精灵语嘟囔了一句什么。

  突然一群暗夜精灵战士围了上来,她们屁股底下的座骑是一只只张牙舞爪的白色猛虎,只是不知道那是德鲁伊变得,还是真的老虎。

  “…”灰熊的主人挥了一下手,马上那帮战士举起右手,随着一阵刀刃出鞘的声音,她们手背上一个圆盘形状的东西突然伸展出三把刀刃,战士们同时挥手,数十把三刃刀脱离手背,旋转着飞向四十七。

  在无可逃避的重重刀影下,四十七不见了,就好像他从来没有站在过那里一样。

  三刃刀回旋着各自回到主人的手中时,四十七再次出现了,他已经站在了灰熊背上,业已构装完成的炮筒直接顶在灰熊主人的后脑勺上面。

  “…”即使这种情况下,那个精灵竟然还是一句话也不说,四十七猜他要么有自闭症,要么根本就不会说通用语。

  四十七偏了一下脑袋,刀锋从四十七的耳际掠过,四十七翻手一把捏住刀锋,三把刀刃构成一个类似风车的形状,如同其他暗夜精灵的武器一般,做工极其漂亮,四十七马上便被这把三刃刀的金属美感所吸引,却并没有注意攻击他的刀的主人到底是谁。

  “快住手!四十七,那是暗夜精灵战士长扎尔伊丹大人!”这时候安东和米丽亚刚好来到驿馆,看到面前的情景,安东马上出言阻止。

  “战士长?你说这个羸弱的家伙吗?别逗了!”四十七把夺过来的三刃刀架在灰熊主人的脖子上:“你习惯用刀跟人打招呼吗?还是你想解释成你是不小心手滑了一下?”

  对方仍然不为所动,就如同四十七是一个完全无法与之对等的生物,你见过谁跟经过自己脚边的蚂蚁去说话的。

  四十七跳下熊背:“在精灵部落杀死一个精灵确实不太明智,不过我还以为我是这里的客人,看来又被那个德鲁伊老头给骗了。”

  那个精灵随即也从熊背跳下来,这时四十七才发现这个精灵高大的有点离谱,跟四十七站在一起,身高竟然几乎相同,不算粗壮但却精练的身体看上去不会因为他的高大而影响敏捷度,清秀而又刚毅的脸上一副冰冷的表情,。

  “扎尔伊丹战士长,这应该是一个误会,虽然可能看上去很像,但这决不是一个恶魔…”安东解释着,但扎尔伊丹似乎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你就是从乌瑟尔部落来的构装生物?”原来这个家伙会通用语。

  四十七终于有机会和一个暗夜精灵面对面的对视了,之前矮小的精灵都需要低下头来和他们谈话:“原来暗夜精灵的眼睛在白天也是可以看到眼珠的呀,我以为所有精灵的眼珠实际上都是安装上去的小灯泡呢!”

  这时特尔利斯馆长从驿馆中走了出来,她跟扎尔伊丹四目接触了一下,会意的又避了开去。

  “看来,圣武士已经见过伊尔德丽斯大司祭了,而且,无功而返。”这话明显是对安东说的,安东没有做任何说明,只是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

  扎尔伊丹跳上熊背,这队精灵战士又开始继续向前行进:“小心一点,构装生物!”

  “你也是,下次让我站在你的背后,你就没这么容易离开了!”

  看着逾行逾远的战士队伍,安东转向四十七:“你是否可能还有机会站到他的背后就很难说了,最好不要小看暗夜精灵的战士长!”

  “战士长大人,您没事吧?”

  扎尔伊丹抚摩着自己的脖子,即使是以这副身体,竟然没有看清那个构装生物的动作而让他站在了自己的背后,也足以视为一个精灵战士的奇耻大辱了!

  不过现在不是跟那种东西纠缠的时候,就算情况再怎么糟糕,那也不过是一个祭品而已。

  三江后本作每次都将在五千字以上,请大家多多砸票~谢谢~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