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四回合 司祭部落

第三十四回合 司祭部落

  “放心吧,阿古斯的侦察飞行器是不可能来到这地方的!”阿尔芬斯一边在地上铺下不知道什么动物皮毛做成的毯子请众人坐下,一边吩咐另外一个精灵到舟子上取回装有食物的包裹,作为使者,真是再没有比她更加尽责和出色的了。\WWw、QΒ⑤.CoM\

  “请不必客气,尊敬的阿尔芬斯司祭!”安东一边答谢一边坐在毯子上,这个老家伙竟然释放出神圣能量,胸前的盔甲发出明亮却并不刺眼的微弱光芒,并开始借着那丝亮光继续看他的小书,四十七猛然间对那本小册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你是司祭?”米丽亚因为四十七坐在了毯子上并试图去偷看安东的小书而没有坐下,她随着阿尔芬斯来到河边取水并随意的问着问题,不过她也确实有些奇怪一个司祭为什么会来做操舟手:“我以为司祭都是站在高高的台子上,专门主持举行各种庄严仪式的人呢,我是说,您是那么的和蔼亲切!”

  “暗夜精灵只有职务的不同,地位的差别却并不像人类那样等级森严。”阿尔芬斯笑吟吟着回答米丽亚的问题,完全听不出她的话中潜藏的讥讽成分。

  米丽亚接过阿尔芬斯递过来的一灌清水,甘凉的河水将喉咙沁润的无比舒畅,就好像把身体都泡入了一谭清澈见底的泉水当中。

  “在我印象中,暗夜精灵是一个高傲的种族,您确实让我这一看法改变了不少!”

  “请保持您的看法,高傲与善良并不矛盾,不是吗?”

  两人提着水筒回来时,毯子上已经放满了各种浆果和用某种森林果实制作的面包,四十七因为偷看不到安东的小书,已经跑到一棵树下去观察在地上爬来爬去的不知名的小虫子去了,这个能给人带来无尽的毁灭和绝望的恐怖生物,有时候表现的却常常像个孩子。

  “托四十七的福,不过那家伙应该是不太需要吃东西的,我们就为之代劳吧!”安东说着不客气的把一枚果子整个塞进嘴里,米丽亚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而阿尔芬斯的眉间却升出一丝暗影。

  卡斯特他们很快回来了,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他们再次上路,已经彻底沦入黑暗中的沉睡森林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沉睡森林,偶尔传来的一声声野兽的嚎叫提醒着人们这里仍然是一片生机勃勃的地方。

  安东轻轻叫醒躺卧在舟膛里睡着了的米丽亚时,天已经大亮,双日之一挂在空中,但散发的热度却似乎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强烈,等等,为什么可以直接看到太阳,难道我们已经驶出了沉睡森林?

  米丽亚坐起身来,面前的景象让她大吃一惊,这里是被森林包围着的一大片湖水,一座城市俨然耸立在湖水的中央,交错的河流和小溪在这里汇集,湖面上骆绎不绝的尖木舟往来游弋,粼粼湖水反射着双日的光芒,仿佛在湖上点起千万盏明灯,湖中的城市没有城墙,岸边是人潮熙攘的码头和集市,越接近城市的中央,建筑也越发高达雄伟,但整个城市的建筑似乎没有动用一块石头和钢铁,城市本身就仿佛一株绿色的植物,很难想象全木制的建筑可以组成如此宏伟壮观的城市,米丽亚看到的每一个暗夜精灵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微笑,那种躲藏在黑暗之中阴沉鬼谧的印象被面前这充满阳光和朝气的形象彻底打破,这座城市就像一个远离战争与苦难的世外桃园,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同样是暗夜精灵的城市,乌瑟尔部落那种阴柔沉静的美和伊尔德丽斯部落这种朝气蓬勃的美却是如此不同,米丽亚甚至忘记了登上码头,兀自一个人还沉浸在这种巨变对她产生的震撼当中。

  “暗夜精灵确实适合暗夜,但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在阳光下生活——快上来吧,米丽亚小姐!”阿尔芬斯走过来拉住米丽亚的手,把她带上岸来。

  “我希望可以马上见到伊尔德丽斯大司祭…”安东看了四处张望的四十七一眼:“如果大司祭有这个时间的话!”

  “可以,我会为您做出安排,米丽亚小姐和四十七先生是否也要现在一起去?”阿尔芬斯不慌不忙的建议着,她的这种反应倒是让安东出乎意料之外。

  米丽亚瞪着四十七,很明显,这家伙要去我就不去,这家伙要不去我就去。

  四十七什么也没说,他跑到一边去戳一个路过的树妖,树妖因为搔痒而浑身发颤,枝条乱晃,并发出一种呼噜呼噜的声音。

  阿尔芬斯摆摆手,两个精灵侍从跟了上去。

  “那么,请随我来。”阿尔芬斯向安东微微颔首,便转身向城市的中央走去。

  看着离开的阿尔芬斯和安东以及米利亚,四十七停止了跟树妖的戏耍,一群暗夜精灵的孩子跑过来,围着四十七用精灵语叽叽喳喳的叫着,仿佛把四十七当作了除树妖之外的他们的新玩伴了。

  四十七低下头,红色的光芒仅从眼眶周围投射出来,而眼睛中间漆黑一片,看上去就像日食中的双日,这个鬼脸把小精灵们吓得笑着跑开,看来这群小家伙还真是不太知道到底什么才是值得他们恐惧的东西。

  “四十七先生,请从这边走,我们安排了地方供您休息…”一个精灵侍从提出建议。

  “啊,可以的话真想再玩一会…这群有趣的小家伙…”四十七的脑袋突然转了个半圈,身后的孩子哄然而散。

  要想利用别人或者被别人利用,首先,要让别人觉得你傻一点比较好。

  “噢,谢天谢地,四十七先生!”弗雷斯远远看到四十七,一路小跑着过来。

  “你在感激什么?是因为我活着,还是因为你的罪名可以洗脱了?”

  “瞧您说的!”弗雷斯的脸马上变得好像一根苦瓜:“驿馆的馆长安排了你的住处,我是来接您的呀!两位,不介意我来做这位四十七的向导吧。”

  两位精灵侍从对视一眼,行礼后离去。

  四十七和弗雷斯并排走在这城市的街道上,除了大多数行人都是尖耳朵的暗夜精灵之外,这里和其他人类城市也并没有太大不同。不过精灵们对四十七和弗雷斯这两个外族人倒是并没有给予过多的关注,给人一种这是个非常开放的城市的感觉。

  “我刚刚来到司祭部落时就澄清了自己的清白,暗夜精灵可不是笨蛋…”弗雷斯的表情看上去就快要哭了,自从四十七第一次见到他,这个北地商人差不多就没怎么笑过:“可是他们仍然不放我走,而且也不提出这种跟囚禁没什么区别的行为的理由,其实还不是因为战争,我的货物全部被他们没收了,天哪!”

  “可是看上去你还是很自由的…”

  “非要把我关进笼子里才算囚禁吗,没有暗夜精灵的带领,谁可能凭借自己走出这沉睡森林呢!”弗雷斯在一座不高的建筑前停步,朴实的木制阁楼外爬满了绿色藤蔓植物:“我们到了,你要小心这里的馆长,那是个…嗨!特尔利斯馆长,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一个女性暗夜精灵站在驿馆门前,脸上好像挂了一层清晨的霜露,新鲜,却又冷冰冰的。

  “弗雷斯先生,我记得我告诉过您,出去的时候最好跟我说一声的…”

  “那你为什么不干脆用笼子把他关起来…”四十七向前走了一步,低头俯视着这个矮小的精灵:“或者你也为我准备了一个更大一点的?”

  特尔利斯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大家伙,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看上去完全不为所动:“虽然您是伊尔德丽斯大司祭尊贵的客人,但如果跟弗雷斯先生一样老是不打招呼就跑出去,我一样无法保证您的早餐随时都是热的!”

  说完,那个精灵转身离去,四十七回头看了看弗雷斯,后者把两道眉毛拧成八字,摊了摊手:“那是个非常严肃,而且罗唆的暗夜精灵。”

  四十七用手指挠了挠脑袋太阳穴的位置,发出一阵喀喇喀喇的声音:“还好我不怎么需要热腾腾的早餐。”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