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回合 帝国的攻击 五
  一辆构装战车里的法师注意到同僚的飞行器就在自己旁边不远处坠毁。WWW.Qb⑤、com

  他从观察孔往外看——可惜视野范围实在是狭窄了些,这也是除了战车里面又闷又热之外另一个让他诟病的地方,虽说是为了防备暗夜精灵们诡异可怕的箭术,但是为啥就不能增加一面力场盾呢?那些瓦坦城里的设计者们除了拼命加装更厚实的装甲和更繁多的法术武器之外,究竟有没有替他们这些真正坐在里面拼命的低阶法师想想呢?

  飞砸过来的钢铁残骸打断了他的思绪,还困在飞行器里面的驾驶法师的脑袋正好撞在观察孔上,钢铁与钢铁之间的挤压使得他的脑袋马上从观察孔里钻了进来——不是因为观察孔突然变大了,而是那个脑袋被挤成了红白交织的肉糜,才得以从那个小小的观察孔灌进来,看上去就好像绞肉机出口中绞出的馅料。

  战车里的法师们都被喷了满身满脸,刚才观察外面的法师掐着脖子使劲的咳,直到一个眼珠大小的东西从嘴里呛出来——其实那就是眼球。

  战车猛的一沉,好像被一块从投石机里发射的巨石砸中,巨大的声浪在战车内狭小的空间里回荡着,震的法师们耳鼻渗血,如果他们能活着回去,估计一定会联名上书要求增加减震设备了。

  四十七没心情也没兴趣知道脚下铁壳子里面的人在想什么。

  他稍一停留便重新起跳,同时打开左臂的链枷并挥舞着右臂的巨剑,一个死亡旋风笼罩下的法师给自己瞬发了公牛之力和猫之轻盈,滚地葫芦般躲开链枷的扫击,但是构装坐骑却像纸糊的一般被绞碎,他还没来的及心痛或者庆幸,惊愕畏怖的情绪就如同扑面而至的怒涛淹没了他,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走了一样,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胸骨被踩碎的那一刻,或许在后悔忘记了加持防护恐惧?

  四十七好像一片黑暗的旋风杀入阿古斯法师阵中,构装魔杖实在是难以瞄准四十七违背常识的动作,而法师们自己释放出的魔法又太慢了,所以他们与其说在战斗,不如说是一群人拿长杆去打一只猴子——而且还是一只武装到牙齿的猴子。

  阿古斯法师们开始退却,因为他们被四十七搅得实在是阵脚大乱,这种时候暗夜精灵突施的冷箭对他们来说就很危险了。

  终于一辆被四十七漏过的构装战车开始不管不顾的展开火力压制——它摆动着六条粗壮笨拙的机械腿向后移动,撞倒并踩碎了几个法师遗弃的构装坐驾之后,战车上的魔杖开始疯狂的发射各种魔法射线,并且不再顾及是不是自己人的阵地,闪电和烈火交织成绚丽的死亡焰火,完全泯灭了那个黑色的身影。

  身藏战车中的法师通过观察孔向外窥视,周围似乎难得的安静下来,那个恶魔般的东西应该被消灭了吧…就算是传奇法师施放出来也只是碰碰运气的五彩球,连发二十个也能让人吃不了兜着走。

  他还没来得及裂开嘴笑,就看到渐渐消散的硝烟中露出一个长长的黑色炮筒。

  “那是…”法师甚至都没看清楚那门炮的样子,眼睛就已经被射入的红光晃瞎了。他嚎叫着胡乱拉动操纵杆,巨大的构装战车像只疯了的瓢虫一样打起转儿来,如果再多走几步说不定就能离开火炮的攻击线路——拖着尾焰飞来的烈火弹没给它这个机会,轻易熔穿了战车的外壳,一瞬间的停滞过后,整个车体轰然炸飞,只剩下六条粗壮笨拙七扭八歪的铁腿和仍在不断溶化的底盘儿。

  一小片蘑菇云腾空而起,在空中的法多看来,就好像是股被一滴雨水砸起的烟尘。

  确实已经开始下雨了。

  这对暗夜精灵来说是一个好天气,足以影响视线的雨水不但削减了法师们的攻击速度和强度,而且逐渐聚拢的乌云也遮蔽了刚刚冒出头来的太阳,是时候撤回森林深处了…不过首先还要击退那个阿古斯军队的女统帅才是。

  法多随着雨点儿一起穿过冲天而起的浓烟,落到四十七身旁:“朋友,我发现了阿古斯军队的指挥官!请你帮助我们击退她吧!这样我们的战士就能安全的撤到丛林中了!”

  四十七瞥了她一眼,这算是用我顶缸?但是当他看向法多手指的方向时,一种奇怪的熟悉感油然而生——各种防御法术的光芒阻碍了他的视线,但是四十七本能的觉得应该去看看,看看那里有什么东西如此搅乱自己的思维?

  “你们最好不要只是在后面给我加油…”四十七振翼而起,带动的风雨几乎让法多争不开眼睛。

  萨恩跳到法多身边,身上增添了不少伤痕。

  “还能战斗的高级战士和德鲁伊跟着他——”法多咬了咬牙:“其余的精灵们救助伤员全部撤回森林!”

  法多并不是对那个突然出现的半炼狱生物有着莫名的信心——这几乎是等于自杀的命令了。

  阿古斯军队开始反击。冲霄的火墙一面接一面的竖起,几乎把战场连成火海。

  法师们用实力证明了他们可不仅仅只会在构装兵器里摆弄操纵而已。

  地面裂开,高大的骷髅武士抖落身上的泥土从中站起,拖着巨剑蹒跚而行,火矮人、火蜥蜴等不怕火的生物也从法师们打开的空间裂隙中跳出,甚至还出现了劣魔炼魔等只属于地狱的魔鬼生物——

  四十七一枷打飞了一个没头没脑冲上来找死的劣魔,看着那个恶心的人形肉团一路洒落着碎块滚进火中。

  越来越密的雨丝从天而落,打在燃烧的大地上冒起丝丝蒸气,混和着黄绿色的死亡云雾,翻涌成一种怪异莫名的形态。

  “怎么办?”萨恩跳过一道火墙,看着前方象征着死亡的迷雾,问身边已经幻化成一只矫健黑豹的法多。

  “我已经不能使用操控风向了…只能硬闯,否则对方很快就会把魔法死云蔓延到森林里的!”黑豹的眼睛亮的好像两颗晨星:“跟上他!”

  四十七费了些力气才打倒眼前的骷髅武士,这种比他还高一些的骸骨怪物同样完全不受周围那些致命的雾气影响,空洞的眼眶里燃烧着冰冷的光,强壮有力,只可惜笨拙了一点儿。

  那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就在前面。不过云雾和火焰阻碍了四十七的视线,还有那些烦心的召唤生物——虽然它们很多都挂在法师们的无差别死云中了。四十七并不喜欢猜谜,于是他张开双翼跃出死云的笼罩范围,他一定要看清楚前面究竟是什么,也不管会不会变成一个半空中的活靶子。

  足有二十发银白色的光球呼啸而至——四十七只来得及蜷缩身体,这二十发魔法飞弹就从不同角度轰炸在他身上,炸起眩目的银白色火光。好像被连发的射线炮扫中,四十七在空中翻了两个滚儿,重新落回地面,单膝跪倒,一时间没有什么反应。

  一个用披风捂住口鼻和法多并肩奔跑的精灵战士突然一头栽倒,致命的毒气最终还是夺去了他的生命。没人停留,后面的精灵从他身上一跃而过,这十几个精灵是巡狩队的精英,他们的突击就是为了给别人争取生存的时间——

  “这个家伙在干吗?”萨恩从四十七身边跑过,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已经站起身,却仍然低着头的黑色生物,有些疑惑,但是没时间多想,他们马上就要冲出死云的范围了!

  四十七站在那里,对一个接一个从身边冲过的暗夜精灵熟视无睹。

  他在被飞弹风暴打下来的一瞬间看到了攻击者的面目——魔法能量的气浪将站在蜘蛛背上的女法师的红色长袍鼓动起来,翻下的兜帽露出一头银色的长发,遍布半个脸颊的花纹不断扭曲并游动着,一双灰褐色的眸子晶莹但又毫无表情的迎向空中的四十七,仿佛面向她冲过来的不是一个杀戮之星,而只是一阵转瞬即逝的狂风骤雨一般。

  四十七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也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他焦黑的嘴唇翕动了半天,才吐出三个音节来:“摩利尔…”

  最先冲出死云的是两只变化成老虎的德鲁伊。他们惊讶的看到,留下来的阿古斯法师竟然寥寥无几——站在最前方等着他们的是一只巨大的钢铁蜘蛛。一阵阵幽暗的光芒从它的钢铁缝隙中露出,遍布全身的花纹似乎在不停的流动闪烁,而蜘蛛战车上的红袍女法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好像这两只斑斓猛虎只是调皮的小花猫一般。

  两只猛虎没有丝毫停顿,咆哮着左右扑上。

  女法师脚下的钢铁蜘蛛就好像一只真正的蜘蛛那样灵巧的迈动着步伐,完全没有因为体积而损害速度,女法师仰身让过一只老虎的扑击,旋身抽出长剑砍在另一只虎肩上——她的动作虽然行云流水,无懈可击,但是似乎缺乏最重要的一点,杀伤力,那柄剑也精致的像礼仪装饰多过像一件凶器。

  所以那柄剑只是在老虎肋下划了一道很浅的伤口而已。

  那只虎按照扑击的路线从空中跃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烟熏火燎过的皮毛在那一剑过后开始如死灰般黯淡——伤口没有血,而是迅速蔓延起一种诡异的灰白色,它落到地上,动作不像一个敏捷的猫科动物,而是笨重的如同一块石头。

  两条前腿在落地的瞬间就因为冲击力而折断,紧接着是没有支撑的头——灰白色的老虎翻滚着,停下来的时候身体上已经是裂痕遍布,彻底变成一块粘着泥水的灰石。

  另一只老虎在地上打了个滚儿,站起来之后看到同伴的惨状,眼角迸出血来——伴随着一声凄厉的长号,他再次扑上,迎接他的是钢铁蜘蛛两条铡刀一样的前肢。

  接下来冒着血雨和内脏冲上去的是法多,如果不是四十七以锐不可挡的威势从后面扑来,将她一下子撞开的话。

  他落在钢铁蜘蛛的背上,双脚踩的蜘蛛战车往下一沉。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