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九回合 帝国的攻击 四
  这里已经是森林的边缘,参天的树木变成了低矮的灌木,再向西连接着一片狭长的草原。\\www。qb5、c0М//无论是森林还是草原,抑或作为缓冲地带的灌木从,现在全都陷入一片烈焰之中。

  长着六条腿,大甲虫一样的构装战车每走一步都震动大地,头部和背上的构装魔杖不时发射出各种致命的法术射线,大部分是塑能法术,例如火球或者闪电束等,偶尔一道墨绿色的解离射线,对付的都是巨熊或者岩元素等看起来能切实威胁到构装战车安全的东西。

  借助构装战车掩护成散兵线逼近的基本上都是阿古斯的法师——他们并不是靠自己步行的,而是乘坐在或两足或四足的代步工具上,有的有些像马,有的干脆就是两条腿上面托着一个能站人的平台,他们倾泻的一般都是各种大范围附魔法术,给步步后退的精灵施加虚弱、麻痹、缓慢、狂暴、定身等不良状态,让他们不复鬼魅般迅捷的身手,更容易陷进构装战车的法术轰炸中去。

  阿古斯采取的仍然是步步为营的策略,只是这次不是在森林中插进钉子一样的堡垒,而似乎是开始直接对沉睡森林下手了。

  从森林深处和细密的灌木后面射出的利箭对构装战车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随着铁甲战车徐徐前进的法师们搜索着任何一块被烧焦的石头或者半截树干后面是否藏有精灵射手,或者说他们完全就是在用储存着法术的魔杖无差别扫射。

  乔尔伊斯弯弓搭箭,面无表情的瞄准。

  她身边的树丛在燃烧,散发出滚滚浓烟。浓烟影响不了乔尔伊斯,甚至擦身而过的闪电和头顶呼啸盘旋的构装战机也影响不了她。

  一个火元素舍生忘死的冲向前方的阿古斯法师,毫不顾忌自己的命运。它们这种东西被召唤出来的目的就是毁灭和被毁灭,或许早一点被毁灭还能早一点返回火元素位面——很快交织而至的冰椎就把他打的支离破碎,散发出缕缕青烟变成一团焦灰,但是火元素倒下时仍然挣扎着打中了一个构装坐驾的前腿,它倾斜踉跄了一下,把坐在上面的法师从力场盾的遮蔽下露出来了一点儿。

  虽然只是一点儿,对乔尔伊斯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利箭几乎是瞬间就从乔尔伊斯的复合木弓上飞到了法师的眼睛里,不知道为什么,暗夜精灵似乎很喜欢射眼睛。

  乔尔伊斯借助浓烟和树木的掩护迅速转移了方位,虽然已经是不能隐形的黎明,但是她看起来仍然模糊不清,总是能借助身边的东西最大限度遮蔽自己的身体,轻盈的好像是一只低空掠过的燕子。

  第三个。

  但是总体来说于事无补。也许精灵们退进森林才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他们的骄傲和信仰不允许他们这样做——看来他们并不懂得什么叫以空间换时间,或者懂,但是不能。

  脸上纹着刺青花纹的女法师站在队伍后方行进,脚下是一只通体乌黑的钢铁蜘蛛——蜘蛛的胸腹交接处被制造成可以容人的战车式立位,精致的符文遍布蜘蛛全身,随着八只脚爪的交错前行,流动着微微的魔法光芒。

  女法师并没有参加进攻,但是她目光停留的地方随后就能招致异常密集的攻击,而这也总是能给精灵们带来很大的伤亡。一只箭斜刺里飞来,擦着法师的发际飞过,撞在蜘蛛上擦出一溜儿火星儿——不是因为射偏了,而是因为法师往旁边有意无意的挪了一点儿。

  法师马上看向箭矢射来的方向,目光清澈而且森冷。

  她身边的构装战车似乎得到了什么指令,所有的炮口都调转方向对准那里,冰、火、电等各式各样的元素射线如雨射出,炸出一片土石翻飞。

  乔尔伊斯狼狈不堪的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个圈儿,险险脱出险境,身上伤了好几处——幸好没被什么负面法术影响到。

  “必须撤进森林——我们没法再坚持了!”一个精灵冲她大声喊着,随后被火球爆炸的热浪掀飞。

  就算退进森林我们也不能阻止他们的推进…乔尔伊斯腿一软,有些绝望的想。战火已经烧进我们的家乡…长老们还在犹豫什么?

  几个疑虑炸弹从天而降,看起来乔伊伊斯已经躲不开了。

  一个飞驰而至的黑影一把捞起乔尔伊斯,几个跳纵离开疑虑炸弹的范围。

  那是一只长着灰黑色长毛的巨大狼人。他放下乔尔伊斯,锋利的爪子不慎在她身上又留下几个伤口。不过狼人没顾得上道歉,而是目光血红的盯着眼前的战局,睚眦欲裂。

  “萨恩?”乔尔伊斯舒了一口气,但是随后神情又紧张起来:“你的样子怎么——难道你们那边也…法多来了么?让她代替我指挥吧,带领战士们撤进森林…阿古斯突然拥有了这种可怕的兵器。我们已经不可能在森林的外围地带和阿古斯正面对抗了…”

  “放心吧!”萨恩声音沙哑的回答道,随后他仰天长嚎——

  在天空巡视的阿古斯构装战机注意到这只狼人。法师盘旋俯冲,准备狠狠的给他来上这么一下儿。

  一只俯冲而下的巨鹰干扰了他的行动,那只翼展接近十尺的纯白色大鹰双目燃烧着怒火,利爪抓向法师的头——

  力场盾挡住了巨鹰致命的扑击,构装飞行器上的防御装置不仅能生成两面效力长达一小时的力场护盾,而且可以像操纵实体盾牌一样随意改变方向,如果不是高阶法师们还没研制出将其动力核心小型化的方法,仅凭这个就能凌驾其他地方的法师一大截了。

  巨鹰在离法师头顶不到一尺的地方划出刺耳的噪声,随后被魔法飞弹击中——她哀唳一声,撒下几根洁白的羽毛飞高。

  飞行器高速振动翅膀,准备尾随白鹰来一记狠的。

  突然法师眼角的余光看到斜下方一个黑色的东西迅速接近。

  那不是鹰,因为他太大了——他发出类似战机的噪声飞速冲近,更像一个狰狞的魔鬼。

  法师没来的及做什么反应,那东西已经扯住机翼,一下子就制止了机翼的运作,拉着飞行器迅速下落,法师仓皇间试图用法术攻击对方,但是一道劲风从头顶扑落,白鹰抓住他的脑袋将他扯离飞行器,用力一甩一拧——然后把脖子扭成一种不正常角度的法师扔了下去。

  发生在空中的短暂但是激烈的战斗一时间镇住了所有看见这场面的人,阿古斯军队后方的女法师看着空中那个还带着飞行器一起下坠的黑色怪物,目光收缩起来。

  白色巨鹰俯冲而下,落向一棵树木的顶端,落上去的时候已经成为一个暗夜精灵,那是法多,她粗略的观察了一下战场形势后,释放了一个最后火焰魔法,一道奇异瑰丽的巨大火柱从天而降——落在一辆构装战车上,几乎把它整个淹没,而且随着战车的前进一起移动,虽然这对于附加了众多防护法术的阿古斯战车没有多大意义,恐怕要接连三四个才能让其中的阿古斯士兵感到灼热和痛苦,但等候在森林中的德鲁伊们在看到这道火柱之后,全体出动。

  那是总攻的命令!

  虽然只是昙花一现的总攻。

  巡狩队的主力已经被构装战车和阿古斯法师们释放的魔法给分割包围在好几个区域,躲在灌木丛中的射手们每时每刻都有人倒下去,虽然这次面对强大的阿古斯构装军团,暗夜精灵无论如何都无法抵挡了,但起码要把同伴们成功救出,前提是,必须把战线向森林之外推移一些,即使只有几十米,也足够精灵们全身而退了。

  好像地下发生了什么騒动一般,大量的藤蔓开始蔓延滋长。倔强的枝蔓在混合着灰烬和血肉的土地上破土而出,执着的朝向晨曦,和阿古斯构装战车制造的烈焰浓烟对抗,纠缠住它们的钢铁肢体,发疯般寻找每一个缝隙钻入,虽然还完全不能阻止构装战车庞大的身躯前进,那钢铁的怪物完全无视纠缠在身上的藤蔓,德鲁伊们联手释放的纠缠术好像是用普通的渔网抓巨齿鲨一样无力——但是至少给它们造成了一些麻烦。

  构装战车前端喷出扇形的熊熊烈焰,烧灼掉挡路的植物,一时间停止了远程法术轰炸。

  一只巨大的灰熊咆哮着冲过火焰魔法的空隙,身上的毛被火焰熏燎的卷曲起来,但这只是增加了他的愤怒,他在一辆构装战车面前人立而起,巨大的熊掌拍在车甲上,尖锐的爪子立时在上面留下凹痕,随着灰熊的一声怒吼,战车竟然被它推了一个趔趄,灰熊把一千多磅的身体全部压上战车,两条后腿深深陷进地里,试图把这个铁甲怪物掀翻,战车中的法师们一时间难以调转魔杖对准灰熊,不住摇撼的车体也让他们无法集中精力准备法术,旁边的一个构装战车掉过头来,烈火喷在灰熊背上,马上散发出滋啦的皮肉烧灼声和刺鼻的焦糊味,紧接着萨恩变化的巨型狼人从天而降,砸在战车头上,一爪把正在施放燃烧之手的炮管扭断。

  暗夜精灵的德鲁伊们拼尽了全力——使用了最后的法术之后,他们全部变化成野兽形态冲上去肉搏,力图凭借强劲的身体能扳回一些局面,一直被压制在小块区域中的暗夜精灵战士也配合他们发动进攻,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在进行压制性的无差别射击,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支箭会误伤到前方的战友,无论多么狭小的空隙和多么转瞬即失的机会精灵射手们都能抓住,实在是神乎其技,而阿古斯的构装兵团一时间仿佛失去了锐气似的,被暗夜精灵的反攻给打得乱了阵脚,在精灵德鲁伊和精灵战士看似混乱实则配合紧密的近、远程攻击下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飞翔于天空的法多非常清楚,己方的优势和对方的这种混乱都只是暂时性的,如果不赶紧退出战斗,后果只能是全军覆没,这在兵力和装备两方面来看都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法多突然注意到阿古斯战阵后方的女法师。变化成鹰之后她的视力之敏锐可以在几千尺的高空中看到草丛里的一只兔子,她发现这个女法师被十几个阿古斯法师簇拥或者说保护着,而且整个阿古斯的战线正在她的指挥手势下在进行某种改变——擒贼先擒王!

  但是法多没有鲁莽的冲向那个脸上有花纹的女法师,以为真的可以像抓起一只草丛中的兔子那样把她抓起来,她身边那些法师一人一记魔法飞弹就能把她撕碎——法多盘旋飞高,在战场中寻找那个跟他们一起来的半炼狱生物。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