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七回合 帝国的攻击 二

第二十七回合 帝国的攻击 二

  如果四十七离法多他们近一些,就能看到德鲁伊们环绕着一棵最粗最壮的古树围成圈施法,而充满生机的浅绿色光芒从四面八方灌进这颗树体内,那些光芒决不次于最强力的恢复法术,每一点都能挽救一个垂危之人的生命,但是它们成千上万的涌进巨树,让它开始疯长——代价就是其它树木的死去。//WwW、QΒ⑤.c0m\\

  最后那棵树动了。法多和其他德鲁伊们面色萎顿的散开,躲避大量从地下翻起的树根。粗大的枝杈和根茎纷纷扭曲纠结,配合裂开的树干部分形成巨大的四肢,而树干上部的大量木瘤形成了一个有点类似脸孔的部分,从其间的裂隙中发出类似大风吹过森林的吼叫——这声音是如此之大,好像整个森林都被震动了。

  阿古斯法师的攻击循声而至——大部分是火系法术,飞舞的火球和拔地而起火墙瞬间包围了巨大的树人,烧得它噼啪作响,树人怒吼着,吹出潮湿的雾风熄灭火焰,它身上带着未熄灭的火,两步就迈出树林,来到空地上,同时还顺手拔起一根挡路的枯树,举起来冲着一个黑铁巨像砸去,一下子就把它打倒,连半个身体都陷进地里。

  阿古斯的士兵们纷纷退开,在树人的巨力面前多坚固的铠甲都是白扯——切纸刀可能会没法弄坏一个铁皮盒子,但是被人踩上一脚,却很少有不瘪的。

  只剩三个黑铁巨像还能和树人纠缠,但是轮到他们的链锤对树人没什么效果了。虽然每一击都能带着大量的木屑和树皮,但是树人对此熟视无睹,因为它体内根本没有什么骨骼内脏,而且在森林的庇护下,他受伤的部位还在恢复和愈合——树人抡起手中的树干重重砸在钢铁建筑上,发出“咚”一声大响,巨大的声波震耳欲聋,阿古斯法师们使用飞行术或者羽落术纷纷躲避,但是一个法师被纷飞的木屑砸中,激荡的防护远程武器法术一阵波动模糊,十几只利箭瞬息而至,并且有两只箭成功的穿过护罩射中了他——这已经足够了。

  看来阿古斯人守不住了。看着威力无比的树人,四十七和法多都这么想。

  树人又一次高举树干,准备砸下,此时手中的树干几乎已经短了一半,刚才它找准一个巨像连着猛砸了三下,最后还踩了一脚,几乎把他击成一团废铁。

  四十七突然听到嗡嗡的声音从远及近——阿古斯的飞行器!

  是阿古斯的飞行器。看来这里的阿古斯法师召唤了它们,就好像地面部队召唤了空中支援一样。

  五架飞行器排成一个攻击队列迅速接近——

  树人也抬起头,实际上是把身体仰了一些,有些困惑的看着天上那些奇怪的东西。

  这些飞行器和四十七击落的那架不大一样,它们的架构更具流线型,看起来就好像放大版的蜻蜓或者蝗虫,上面也只骑乘了一个白袍法师,四片钢翼高速震动着提供动力,俯冲而至。

  随着飞行器的散开,五条墨绿色的致命射线分几个角度击中树人。

  有两束射线毫无效果,但是另外三发给树人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射线击中的地方瞬间腐朽成尘,而且扩散出很大的范围——树人的拿着树干的手臂被打成两截从身体上断落,腰部也损毁了整整半边,几乎折断。

  五架飞行器围着空地绕了一个圈儿,向林中投下许多陶瓷的小球,一发还正好落在四十七身边爆炸,发出眩目的闪光和震波——他见过这个,是疑虑炸弹。

  法多很幸运的没有被波及,但是她看到同伴们在疑虑炸弹攻击下痛苦的样子后绝望的咬住嘴唇——完了!

  五架飞行器重新排成一列绕了个***飞回,准备向胡乱挥舞独臂的树人发起第二次攻击。

  这个据点他们志在必得——构装法师塔建成以后,这里就可以作为新的前沿指挥所。

  飞行器上阿古斯法师正在操纵机体上的解离魔杖对准目标,突然听到身后的嗡嗡声迅速接近——起初他只是暗骂了一句,觉得身后的同僚飞的离他太近了,要是撞上自己怎么办?

  但是下一个念头让他的心一下子抽紧。自己不就是队列中的最后一个吗?那身后的是——

  他没机会回头看了。四十七落在他的飞行器上,巨剑切过他的脖子插进机身,爆起交织的血花和火花。

  然后他双腿一弹,让飞行器追着法师的脑袋一起下落,而自己跳飞而起。

  四十七背上的钢铁黑翼此时好像飞行器的机翼一样振动着。这是他从坠毁的半架侦察机中得到的能力。他体内的核心残留对这些构装物好像有着天生的吸收能力一样——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四十七不讲道理的想,心安理得。

  已经变形完毕的手炮吐出致命的火焰,打在前一架飞行器的尾部。爆炸力让它失控,带着极具粘性的火焰打着旋儿飞落,在黎明的天空中划出一道美丽如流星般的尾迹。

  “那是什么东西!”第三架飞行器上的阿古斯法师惊恐的叫着,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和想起任何一个咒语,手炮变成的链枷已经卷住机翼猛力往下一扯,这个动作一方面让四十七飞的更高去追前面两架已经发觉不对开始爬升的飞行器,另一方面让手里这架只剩下半边翅膀的飞行器轰然坠落。

  四十七在空中一个冲锋,挥剑砍向第四个猎物,但是没砍中,因为他要翻身躲避已经绕到他身后的飞行器上发射的解离射线——四十七可不想用自己的身体去试验一下是不是强韧到足够能豁免掉解离射线的程度。

  链枷再次变成手炮,连射两弹,这已经是极限了。

  法师看着扑面而来的火焰飞弹,选择弃机逃生,就算开了魔法护罩他也没信心能硬接这连续两下在他看来威力几乎能赶上流星爆的攻击,而且他已经准备好了飞行术——

  穿透脖颈的利箭让法师认识了三件事。

  一,未必所有精灵都被疑虑炸弹影响了。

  二,自己应该同时准备防护远程武器的。

  三,他完蛋了。

  侥幸逃过一劫的幸存者头也不回,逃之夭夭。

  四十七没有追,而是开始向空地降落——那里还有不少该死的阿古斯兵呢。

  “欢迎你,老朋友。”

  乌瑟尔独自一人,似乎早就知道有客人一样迎在村口,和安东作了一个亲切的拥抱。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他和蔼的微笑着:“老朋友,你肯定会感到惊喜。两个年轻的圣武士正在我这里作客,其中一个还是神眷骑士呢…他们会很高兴见到你的,你或许也能在他们的试炼途中给他们一些指点,不过这要等天亮再说,之前我们可以先到我房间喝茶…你很久没喝到用独角兽之流的水煮出来的茶了吧?”

  “噢?”安东对居然有两个圣骑士在精灵村庄里感到一丝意外,但是他随后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笑了笑:“这真是个好消息。老朋友,我也很想念你的茶了——正好我也想和你说些事情,让我们进去谈吧!”

  乌瑟尔的小屋在最大的那棵古树很高的位置上,从窗口看去,能达到这个高度的树木已经不多了,流动的星光和月光温柔的照进小屋,好像给屋中的人和物都蒙上了一层轻纱,连霭霭的蒸汽都变得晶莹许多,偶尔一只流萤穿过,美丽异常。

  “在你这里总是能感到心灵的宁静…”安东捧着滚烫的木杯,吹了一下茶末,轻啜一口,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是自然的造化,老朋友。”乌瑟尔黑褐无须的脸上仍然是那种和蔼的微笑,虽然他比安东不知道大了多少岁,但是此刻他们完全就像两个作了一辈子邻居的老头儿:“我们只不过是了解自然,顺应自然而已,这样我们才能得到真正的宁静。”

  “是啊…当我不再冒险的那一天,我可能会腆脸要求来你这里养老哦…”安东放下茶杯,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着,但是紧接着语气严肃和庄重起来:“老朋友,你说顺应自然才是正确的…那么,借助恶魔的力量也算顺应自然么?”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