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五回合 老头子

第二十五回合 老头子

  这个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战士。/www.qВ5.c0M\\他头发和胡须都已经花白,深邃的眼睛透出睿智和冷静的光芒,皮甲已经相当破旧了,甚至肩胛等处的皮革都有些卷边,手中的长剑也平平无奇,褪去加注其上的神力之后,看起来就是一柄普普通通的剑,保养得宜但是却看不出拥有丝毫魔法力量的剑身,十字形的护手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精美的装饰,剑柄上也只是细心的缠绕着廉价的皮革,虽然剑刃锋利,拿着顺手,肯定还能用很长时间,但是朴素至极——就好像一辆跑了二十年的老爷车,虽然主人每周都严格按照维修手册保养,从不超速和做任何损伤机件的操作,但是这改变不了其本质的普通和一般,永远比不了装配着微型核融合发动机的顶级跑车一样。

  四十七的怒意在发现他并不是那个三番五次招惹他的傻妞之后消减了一些,但是仍然相当的不满。

  “老头儿,结束这种没意义的胡言乱语吧…”

  四十七高举巨剑,燃烧着的火焰完全将剑身包裹,连空气都因为这种扭曲的热量而围绕着剑身旋转起来。

  “请等一等!”圣武士又向后退了两步,但仍然没采取防御姿势:“让战斗在该来临的时候来临,该结束的时候结束吧!我没有恶意,只是一时间对你产生了错误的印象,虽然你并非是什么善良的物种,但也决不是我,或者你自己想象的那么邪恶!”

  “哦?”这种说辞令四十七产生了一点兴趣。虽然这样的话在别人口中说出来或许只是一种示弱或者用来迷惑敌人的手段,但是眼前的人是一个圣武士,而四十七这些日子通过和两个圣武士的相处也认识到,圣武士在面对邪恶的时候或许会迂回、忍耐甚至暂时退让,但是决不会委曲求全的去说邪恶并非邪恶——圣武士就是这么钻牛角尖的,善良和邪恶,正义和堕落,他们每天脑袋里装的除了这些几乎没有别的。

  四十七左右转了转脑袋,这个习惯他已经忘记了很久了:“我对你的说教没有兴趣,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我讨厌的,和我不是那么讨厌的…很不凑巧,圣武士属于我讨厌的东西。”

  老圣武士把长剑挂在腰间,两手摊开,他似乎很确定四十七不会突然进攻了:“构装生物,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或许这样说很冒昧,但我仍然有些问题,希望你能可以解除我的疑虑。”

  第三个了,这些天来是怎么回事,生物鉴赏大会吗?

  “按照物种的不同给他人强加上种种属性,这种做法在我看来都是非常愚蠢的,在这方面,你们圣武士表现尤其踊跃。”四十七把手中的大剑放了下来,看来对方毫无战意,由此也影响到了四十七的兴致:“我没什么时间在这里跟你聊天,如果你觉得太寂寞的话,我建议你去森林东北边的沙漠,那里有一条非常喜欢聊天的龙,我看你们应该会成为不错的朋友。”

  老圣武士仍然保持着善意的姿势,并没有在意四十七的讥讽语气:“你是从暗夜精灵的乌瑟尔部落那边过来的吧?乌瑟尔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让你注意暗夜精灵的司祭…还是极力的挽留你?请告诉我,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圣武士成功的引起了四十七的兴趣,打算转身离开的念头暂时被四十七抛到了脑后。

  四**步走到距离圣武士只有一步距离的位置俯视端详着老圣武士,似乎要从他脸上看出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从乌瑟尔的营地出来的和他为什么想知道乌瑟尔跟自己谈话的内容——四十七嘴巴微张,露出讥讽的笑意,一口锋利错乱的牙齿若隐若现,他下意识的用手指挠着下巴,发出金属划过金属的刺耳声音。

  尽管确定了面前的生物并不是自己必须消灭的目标,也很有自信他不会突然出手攻击自己,老圣武士仍然有一点点紧张,毕竟现在这个距离就跟两个人鼻子碰鼻子站在一起也没什么区别,但他仍然没有把手放在剑柄上,也没有做出任何防范的姿势,无论是他想要表现自己的诚意,还是仅仅不想在气势上输给对方,这份定力都是不多见的。

  如果是留在精灵部落的另外两个圣武士,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尖叫着拔出武器并拉开距离。

  “嗯,你胡子的色泽看上去很健康…起码比那条老龙的胡子要健康…”四十七鉴定完毕之后,盯视了对方的眼睛一会:“不过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告诉你关于我的事情呢?”

  “不管怎样,乌瑟尔一定对你充满了兴趣。”圣武士的目光坚定,布满鱼尾纹的眼角充满坚毅正直的神色:“我想他应该在你身上了解了些东西…或者认为他了解了些东西,但是我想他或许有些错误的认识——你可以和我一起回去找乌瑟尔长老么?”

  “你已经老年痴呆了么?”四十七失笑:“我不认识你,更不喜欢你,你要是在这个鬼森林里被什么东西干掉我会很高兴的站在一边欣赏,而你现在却想要我跟你回那个精灵的村庄?”

  “对不起,或许我确实鲁莽了…那好吧,你要去哪里呢?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些帮助,”圣武士老头眨了眨眼睛,突然表现出一个戏谑的表情:“要知道,在这暗无天日的森林里跑来跑去,除非像我这样已经习惯了的老人家,你这样的年轻人在其中旅行可是非常吃力的!”

  “…我敢保证这个世界上有我的时候你还没生出来呢。”

  “年轻与否不在于一个人活了多久,而在于他的心态——冲动和固执永远是年轻人专利,就像你一样。”老圣武士微微一笑,几分钟的谈话之后他似乎已经把四十七当成住在自己隔壁的晚辈了。

  “长胡子的小鬼,说话留神点,还是你想感受一下我的年轻朝气?”虽然这样说,但是四十七却把剑挂在自己背后,链枷也变形回收:“以后你遇见四只爪子的迷诱魔时,或许可以用这套说辞来讨他的欢心。你说你可以给我些帮助?难道就是跟我说年轻与年纪之间不一定成正比么?”

  “你以为我是在欺骗你吗?圣武士忠于自己的心,是不会说谎的,”迷诱魔这个邪恶的词语让圣武士脸色变了一下,声音也顿了一顿:“或许善意的谎言除外…你是要离开沉睡森林么?”

  “哦,我很高兴你看出来了,那么,给点实际的建议吧,我的听力还不错。”说着四十七迈动步子离开。

  “嗯…按照你这种走法一个月也未必能离开森林,或许我应该带你找到河流,这样你可以顺着河水走——不行,你未必能认清哪些支流是通向森林外面的,走进更深处反而不好,而且我担心去河边饮水的生物们会出于误解而攻击你…带你出去呢,那样太浪费时间了,我得尽快去见乌瑟尔…其实你等一等,和我一起去找乌瑟尔,然后我把你送出森林是最好的,哦,好吧,你不会同意的…”

  四十七听着他自言自语,认识到他和自己比起来确实更有老年人的特质——善于走神和啰嗦。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