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九回合 抗拒
  简直就是两只怪兽——肌肉怪和铁皮怪纠缠着形成旁人无法插手的旋风,而乔森和米利亚不仅趁着这个机会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卡斯特甚至也挣脱了强盗的束缚和他们两个会合在一起。\\Www。qВ5、COm\\

  “你没事吧?”乔森看着仍然不停揉眼睛的卡斯特问到。

  “没事…居然有这样的东西…我一定要回去提醒我的同胞们…趁这个机会…万一那个铁皮人输了我们就麻烦了…”卡斯特声音很虚弱,但是看起来行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巨大的战锤毫无留情的落下,随着重力作用,四十七用来抵挡的左臂几乎被砸成了U形,双脚也猛的陷入沙地里,不过他总算突破了霍夫曼的盾牌防御,在霍夫曼的胸口上留下一道不算吃亏的血痕。

  霍夫曼吃痛,发狠似的踢向双脚无法移动的四十七。

  “你是说我们要扔下——我们要临阵脱逃?”米利亚又惊又气:“这怎么行!而且你不管你那些被俘的同胞们了?”

  “这种新式魔法武器的情报更重要…我必须把这个消息传回去…那些被俘的同胞也会希望我这么做的!”

  “不,你那些被俘的同胞希望的是我们去救他们!你这样做是错误的!”

  四十七打断了他们的争辩。在沙地上滑行的他用两只幽红的眸子透过飞扬的尘土盯着卡斯特的脸:“老实说,你只是选错了同伴。”

  随后他一跃而起,再次冲着肉山一样的霍夫曼冲了过去。

  四十七避过迎面而来的铁锤,猛然举起右臂,用不成样子的拳头直击张牙舞爪的大臭虫,

  霍夫曼挡住了这一击——手臂已经开始发麻,虽然阿古斯为他特制的这套兵器坚固无比,在四十七近乎疯狂的轰击下仍然完好无损,但是受到的反冲力可是实实在在的,已经有点超出了霍夫曼能忍受的范围,而且,一旦巨化术失效,等待自己的只能是彻底的惨败。

  亮底牌吧。

  四十七支楞着碎片和铁刺的拳头再一次打来——直接轰在霍夫曼的左臂上。

  霍夫曼大吼一声,绷紧肌肉,退出老远,撞飞了好几个观战压阵的盗贼,好不容易才止住钻头一样的拳头,没让这一记轰进自己的胸腔里。

  盾牌呢?四十七却没理会,只是在反省为什么没能贯穿眼前的大光头。

  大臭虫脱离了霍夫曼。它在半空中好像一个真正的臭虫那样翻滚下落,而且一边下落一边变形,三角状的鳞甲错动伸张,利刀一样的肢爪弯曲收合,整面盾牌开始分裂成多块部分重组,正好裹在霍夫曼高举的尖头战锤上,而那个尖头战锤此时也分裂成十字形的尖锐勾爪状等待着——喀嚓几声,组成了一个无比狞恶布满尖齿的多角形巨大锤头。

  “看清楚!小子!”霍夫曼把还挂在他左臂上的四十七用力摔在地上,巨锤,不应该说是巨槌轰然砸下,利齿张合的一端甚至还喷出火焰暴风助推——

  整个练武场都震动了。

  打桩机一样的大槌全部陷进地里,以它为中心,一**扩散的全是蜘蛛网一样的纹裂和土石碎片,扩散的冲击波冲出地面,把练武场弄的凸凹不平,在场的人身手还算敏捷的能跳起减缓冲击波的伤害,反应不过来或者动作慢的连腿骨都被震断,周围一圈房子发出劈啪的折断声,一间房屋甚至摇晃了几下,坍塌了半边。

  霍夫曼喘着粗气,左臂上巨大的血窟窿能透过阳光,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巨槌把四十七打进去的地方,脸上出现了一丝喜色。

  打中了…结束了!

  他毫不怀疑这一记的威力,虽然只是第二次使用——第一次是在阿古斯法师们交货的时候他试验了一下,一槌就轰平了一座小岩山。

  可惜——又要送回阿古斯充能了,这一下耗尽了战槌内储藏的所有魔力。

  妈的!还不是想用这个法子要挟老子!霍夫曼涨大的身躯开始缩小,逐渐恢复到还算正常的样子——他很疲累,累的连大槌都抬不起来了。

  那个铁皮人完了!

  乔森他们被这个现实惊愕的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那个强盗头子也伤的不轻,我们趁着个机会杀出去!快!”卡斯特从地上捡起一把短剑,强盗们已经在罗伊的指挥下围了上来。

  “想跑?哼哼…”

  罗伊搓动着包金手指,已经在幻想用它们蹂躏女圣骑士身体的感觉了。

  一把手和二把手的构装兵器都消耗了,现在就看我的吧——双拳像蛇一样摆动着,就连热身的方式都让人觉得变态恶心。

  霍夫曼的大槌慢慢的抬了起来。

  别阿——他脸色一变,老大居然还有余力,想亲自收拾他们?那个女圣骑士被扫上这么一下的话,连骨头茬子都剩不下的,太可惜了!

  罗伊转头看向霍夫曼,寻思着说点什么来平复老大高涨的杀意——

  但是他从霍夫曼脸上看到的不是杀意。

  而是惊惧。

  大槌不是霍夫曼举起来的。一只燃烧的手正托着巨槌慢慢往上升。

  霍夫曼试着扯动了几下,但是铁槌纹丝不动——好像它铸在了那只手上一样。

  “原来如此。”

  四十七从坑中站起,浑身蒸腾着浓烟和烈火。

  他居然在这近乎毁灭性的一击下毫发无伤——至少看起来是这样,非但如此,被亚历山大偷袭炸坏的双手也开始自动愈合修复,包括腰间的伤口也是。

  “这就是构装兵器?”他每说一个字,身上的火焰就好像添加了燃料似的旺盛了一点儿——直到霍夫曼被烫的再也拿不住槌柄。

  四十七取过巨槌,抚摩着它,感受着槌身上传来的那种与自己呼吸与共的感觉,有些明了了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的——

  核心。他被夺走的核心。

  战槌上传来的能量波动虽然微弱,但是频率与核心几乎完全一样——这些新鲜玩意儿,原来都是阿古斯借助那个核心制造的么?

  四十七试着舞动了几下,巨大的槌头马上燃烧起来,那不是简单附着在上面的火,而是从内往外迸发的熊熊烈焰。

  “赶紧干点什么!杀了他!”霍夫曼惊恐的嚎叫,如同落入狮口的羔羊发出最后的挣扎。

  四十七猛的挥槌。

  巨槌在空中发出凄厉的啸响,那是不断变形的甲刺与灼热的空气之间摩擦产生的,一大团火焰从槌上脱离出来,好像是从槌头上的怪兽嘴里吐出来一样。

  第一个被灭掉的是亚历山大,他站在距离四十七不是很近的地方,却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槌首先落在了他的身上,隔在四十七和亚历山大中间的几个盗贼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已经被大槌带起的风压给吹到了一边,而亚历山大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惨叫,已经被一槌敲在身上,槌子平平的敲到了地面,既没有鼓出一截,也没有凹下一块,仿佛四十七是十分小心的,半点力气也没有用上的把槌子放到了地面上一般,等四十七拿起槌子的时候,地面上好像被烤糊了一样黑了一圈,亚历山大便凭空消失在那个焦糊的黑圈里了。

  在四十七敲下并拿起槌子的同时,槌子本身也在不断的变形,进行狂乱的分解和重组,先是槌杆一段段缩短,然后多角槌头也在不断的翻转变化着,一阵戚戚咔咔的声音过后,等四十七再次举起槌子的时候,那已经完全不能够称之为一把槌子了,黑色的钢铁组成一支比他手臂还粗的炮管,而这个炮管又是从大张的兽嘴中探出来的,这个狰狞的兽嘴也将整个武器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后半部是微微张开的剑齿形翼尾和柱形喷口,好像恶兽的头颈,缩短后的槌杆形成了一个看上去非常复杂的挠型结构,紧紧缠绕在了四十七的臂膀上面,如果仔细看的话,与其说是缠绕,毋宁说连接着圆筒部分的支撑杆是生长在了四十七的胳膊上,不断变化出的锯齿和插销状物和四十七的胳膊紧紧地榫在一起,好像他们本来就是一体的一般。

  ---------

  在此必须感谢对本书进行推荐的北欧神话主神——奥丁大人。

  奥丁,来自『圣徒』。

  虽然我现在还完全没有礼尚往来的条件,还是要说上一句,请大家务必支持『圣徒』。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