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五回合 白胡子

第十五回合 白胡子

  圣光对于普通人类并没有太大的效力,充其量就是显得自己神圣威严罢了,通常来说还不如在自己脸上画几条假伤疤来得有威慑力。WWW.qВ5、C0M

  不过幸好对力量和速度的提升是实实在在的。

  对付群狼战术的唯一方法就是储备充足的体力并进行合理的分配,两个圣武士相当老练的分配着彼此之间的体力消耗,尽管如此,之前几乎连续一周的追踪也已经让他们有些捉襟见肘了。

  卡斯特灵巧的跳跃着,并不断放出致命的飞矢,往往第一只箭射出去还没有命中目标时,第二只箭已经被抽了出来并搭上了箭弦,每一只箭都准确地的射中了目标的眼睛,似乎卡斯特从来不会瞄准眼睛以外的任何部位。

  “你的箭够用么?用光了怎么办?”乔森不愧是有社交家美誉的贵族骑士。

  卡斯特从箭兜里抽出最后一支箭,这次选择了右眼。

  一只强壮的狗头人咆哮着冲过来,旁边一个盗贼借着狗头人的掩护,也拿一挺长枪逼刺到了卡斯特跟前,居然还有空闲大声招呼着同伴们:“箭手的近战能力肯定很弱,这家伙已经把箭射光啦,大家上…”

  盗贼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卡斯特抽出了腰间稍长的短剑,一剑戳进了狗头人的嘴里,剑尖从狗头人脑后冒出来,经过鲜血和脑浆沁润的剑身,在淡薄的夕照余辉下熠熠生辉。

  盗贼说出第二句话的时候,卡斯特抽出短剑,狗头人扑倒的同时,卡斯特灵巧的一跃,避过盗贼刺过来的长枪,手臂一挥,短剑破空而出,穿过旁边另外一个逼近的狗头人的胸膛,插在了狗头人身后一个侏儒的脑门上。

  盗贼最后一句“啊”字还没说出口,卡斯特已经抽出了腰间那把稍短的短剑,插入盗贼口中搅拌了一下,盗贼的舌头就变成了一坨血肉模糊的肉酱,那个“啊”字自然就没办法喊出来了。

  盗贼还没倒下,卡斯特已经抽出旁边一支插在一具尸体的眼窝子里的箭,然后一个轻飘飘的后空翻,落到了那个已经死去的侏儒的身边,然后拔下插在侏儒脑门上的短剑,抬头环顾四周,盗贼们已经不自觉地给他让出了一块空地,那个白痴盗贼关于箭手战斗力的评价已经被彻底证明是在胡说八道了。

  顺便说一句,半空中卡斯特已经把抽回来的箭射了出去,至于射没射中,靠猜的也知道了。

  “你还是操心自己的事情吧,你的同伴好像没什么气力的样子。”卡斯特没有表现出任何傲人的姿态,可能是因为他本来就属于最为骄傲的民族。

  “她?比我可要厉害的多阿。”乔森看着米利亚矫健的背影苦笑着说。

  而米利亚还在不断的用敌人的尸体来堆建曾经失去的自信和意志,她此刻已经杀的不那么优雅了,甚至有些忘乎所以,前仆后继的喽罗们渐渐被米利亚的气势所压倒,三个人渐渐接近了环形建筑群的中央地带。

  霍夫曼正在拔胡子。

  他侧着头,几乎比脑袋还要粗的脖子上青筋迸起,几根鲜明的胡茬好像戈壁上的仙人掌一样无规律的支楞着,而他正在用比正常人粗了一倍的手指揪着一根微微发黄的卷毛龇牙咧嘴的往下薅,好像那根胡子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他尝试了好几次,但是那根胡子同样的锲而不舍的和他捉迷藏。其实就算每根都胡子像猪鬃毛一样粗,对霍夫曼来说也仍然太细,他的手指能轻易折弯一枚金币,但抓住下巴上的胡子并将他拔下来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头儿——他们——”

  一个穿着皮甲的盗贼急匆匆地冲进来,面色张惶:“我们必须用——”

  霍夫曼反手一记耳光打断了他的话和下巴,把跟胡子捉迷藏时遇到的挫折而产生的怒气全部发泄在这个倒霉蛋身上。于是再不会知道他想用什么了,因为脑袋转了一圈的他,也不需要再用什么。

  霍夫曼似乎因为亲手结束了一个生命而心情好了一些,他抹了抹下巴,暂时忘记了那根破坏了他心情的胡子,深深吸了一口气,**的上身也随着这口气涨大了一点儿,肌肉好象一堆大大小小的铅球在皮肤下互相推挤着滚来滚去,他眯缝着眼睛,看着落地镜中只穿着裤头的自己——铜镜中那个八尺高的彪形大汉看起来让霍夫曼非常满意。

  又一个强盗跑到门口,地上的同僚让他知趣的止住了脚步。

  霍夫曼欣赏着自己的肌肉——他摆了几个造型,身上的肌肉在柔韧和坚硬、收缩和胀大之间来回变换,让人不得不担心他身上那些交错的伤疤会不会因为这种类似反复挤压气球的行为而重新裂开。

  突然霍夫曼把脑袋凑近镜子,仔细观察自己的鹰勾鼻子——

  似乎有个粉刺。他伸手摸了摸,然后试图去挤。

  “老大…”门口的强盗再也无法忍耐了,他微弓着腰,做出随时能后跃闪避的姿势,小心翼翼的报告。

  “干什么!”

  霍夫曼回身死盯着前来报信的手下,右手还在抠鼻子上的粉刺——如果不是发现他离的远,肯定又是一巴掌扇过去了:“我就不能有些私人时间吗!”

  “对不起…老大…”强盗战战兢兢的说:“那三个人很厉害…我们有点儿顶不住了…用那些东西吧…”

  霍夫曼鼻尖上鲜血涌出。一块皮肉被他硬生生搓了下来,连着上面的粉刺一起。

  “外面有五百人。”霍夫曼揉了揉鼻子,看着自己沾着血的手指,死鱼般的眼睛里泛起红丝,好像一头公牛看见飞扬的红布一样开始兴奋:“你是说白胡子盗贼团的五百人挡不住人家三个?他们一个人可以打你们——恩,打你们一百六十多个?”

  他往前走了一步,简简单单的一步,但是这一步吓的那个手下噌的蹦出老远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不记得我的手下们有这么差。”霍夫曼揉着鼻子,好像要把血迹和皮肤一起都搓下来似的:“还是因为最近扩张的太猛了,乌七八糟什么都给招进了团里?你过来,你躲什么?我又不吃了你,过来,过来!”

  强盗爬起来,畏缩的靠近霍夫曼,脸上的汗已经下来了,霍夫曼身上浓烈的体味和香水味熏的他想打喷嚏,他强忍的不敢,以至于脸上的肌肉皱褶成一种奇怪的表情:“老大…我…”

  霍夫曼脸色突然变的很和蔼,他伸出大手,在强盗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强盗却觉得好像被一把战锤敲了敲:“这样不行啊!要苦练基本功才是!”

  “是…老大…可是…那是圣骑士…”强盗哭丧着脸,突然觉得或许留在外面跟那三个敌人周旋才是更好的选择。

  “嗯,我知道了,你去找罗伊副团长——他在哪儿?”

  “我…我不知…可能在牢房吧…”

  “嗯。”霍夫曼转回身去继续照镜子:“去找他。告诉他,尽量抓活的,精灵不许碰,另外两个由他处置——好像还有个女的?是吧?”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