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二回合 精灵的突袭

第十二回合 精灵的突袭

  四十七的红眸森然四顾——在他看来,乔森和米利亚的身躯因为生命体散发的热量而蒙上了一层红光,米利亚因为身体机能正在本能的对抗寒冷而色泽更明亮一些,而乔森因为全神戒备导致心脏有力的收缩舒张,身体内好像一个火炬在有规律的涨大缩小,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常;随即四十七的视野景象刷新变换,建筑和地面变的模糊不清,甚至把乔森和米利亚的轮廓都混在一起,但是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却好像被重笔勾勒出来一样在这混成一片的景色中显的突兀异常,一道轨迹顺着墙角流过,好像在白纸上画了一道黑线那样显眼,四十七马上把注意力集中到那里,将它锁定放大,发现原来是一只长着长长硬毛的老鼠,它蹲在墙角,伸着小脑袋左顾右盼,突然好像受了什么惊吓,嗖的一下钻进洞里不见了——也让四十七借此终于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他从主堡顶上一跃而下,凭借展开的钢铁双翼滑翔飞落,同时举起双手剑,决定那里无论有什么东西或者没有什么东西都先砍上一记再说。\\wWw.Qb5.com//

  “米利亚小心!”

  乔森此时也冲进场中。他手中的长剑一瞬间迸发出如旭日般耀目的光芒,驱散了周围的黑暗,几个身影好像退潮后从水中显露出来的岩石,一下子无所遁形。

  果然有人在那里!虽然只是伴随着亮光一闪而没,但是四十七这次没被晃花眼睛反而从中得到了助益,既然发现了敌人,情况就已经在自己掌控之中——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女圣骑士突然加入插了一杠子的话。

  米利亚紧闭双眼,把一桶冷水浇在自己身上,突然感觉好像有一柄利剑向自己刺来,她睁开眼,发现四十七就像一个真正的恶魔那样,在银色的月光下展开双翼向自己飞扑下来,米利亚本能的握住旁边的剑,四十七却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巨大的黑色双翼扩展并拍打着,仿佛一下子遮蔽了所有的光——他要攻击我!巨大的恐惧和愤怒瞬间占据了米利亚的心扉,使得她忽略了四十七的前进方向并不是冲着她来的,而是意图从她头上掠过,她只是条件反射的往后一跃,举剑挑刺,并且再次刺中四十七的腰部,那条依然没有痊愈的伤口。

  火焰随着怒吼从四十七口中喷出,他改变了方向踉跄落地,没有站稳,好像一架失控的战斗机坠毁般摔了好几个滚儿,尘烟四起。

  “我要杀了你!”四十七疼的好像被剁掉尾巴的老虎,狂啸着张牙舞爪。

  “米利亚!”两只利箭流星般射向乔森,选择的正是他处于此时的动作和姿态中最难防范的位置,以乔森的经验和技巧也不由得来了个姿势难看的侧滚翻才躲开这两只箭,但是没等他站起身,两柄弯刀已经凭空砍下,将他又逼的继续翻滚,一时之间竟然站不起来!

  与此同时,在刚刚从后跃中落地的米利亚来的及看清形势并作出正确的反应之前,一只纤细修长的手从米利亚身后的黑暗中伸出,环绕了米利亚的脖颈,并同时掌握了她的性命。

  “这个愚蠢的白痴女人!”四十七冷静下来,身周是狼藉的剑痕。

  米利亚不知所措的瞪大了眼睛,脖子底下一只冰凉的手和背心上的利刃提醒她,对方随时会取走她的生命。

  “请等一等!沉睡森林的主人们!”乔森狼狈而且急迫的请求着,但敌人的攻势丝毫没有减缓。

  对方逐渐显现,仿佛从黑夜的空气中慢慢融出一般,她站在米利亚的身后,淡紫色长袍随着夜风轻微的摆动着,她的出现无声无息,就好像一个幽灵。

  实际上那不是幽灵而是精灵。

  “停手。”

  钳制着米利亚的精灵说话了,声音好像林中的山泉一样清澈。

  乔森已经滚到墙根底下,退无可退。那两个精灵收手后退,但是弯刀披洒着星光的刀尖仍然指着他。

  四十七周围也同样出现了几个精灵——他们谨慎的站在四十七的攻击范围之外,手中的长弓拉得满满的,箭尖指着这个看起来极度危险的家伙。

  主堡的后门打开了,被怒吼和战斗的嘈杂声响吸引而来的弗雷斯和几个佣兵警戒着走了出来——他们还以为是半炼狱者又和两个圣骑士发生冲突了呢,然后马上被一支飞来钉在门楣上的箭给惊呆了。

  他们伴随着星光的挥洒出现在城墙和哨楼上,寥寥几个人却涵盖了所有角度,让人觉得好像被千军万马包围了一样,紫色的披风好像黑夜的延伸,白色的眼睛看不出任何表情,稍微上调的嘴角甚至显出一分嘲弄的感觉。

  抓住米利亚的精灵掀开兜帽,露出一张美丽但毫无表情的面孔,黝黑的皮肤竟然给人一种光洁的感觉:“苏铁第纳亚利斯,欧莱纳木达卡达利,陶纳拉,塔卢齐亚库萨利…”

  众人一片茫然。

  “暗夜精灵非常不屑于说其他种族的语言,除非实在没有人懂得精灵语,否则他们是不会说其他语言的。”弗雷斯反应很快,向大家解释着,似乎是想要缓解一下当前的紧张气氛,或者单纯的只是借助说话来转动脑筋,但当众人专向他等待他来翻译一下的时候,弗雷斯摊了摊手:“我也不会精灵语,看我干嘛!”

  “我的同胞们不会白死的…”精灵又说话了,使用了他们听得懂得语言。

  “先把那丫头交给我,我要宰了她!”四十七压抑着自己的金属声线,似乎打算掩饰他已处于极度愤怒之中的这个事实,但实际上四十七心里正在纳闷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句宣布复仇的话,用精灵语就要叽里呱啦说一大堆,实在是一种没什么效率的语言。

  “你在说什么?等一等,请不要伤害那位骑士!”乔森站起身想要冲过来,但是马上在两把弯刀的威逼下又站住了,他神情焦急,看来是有些关心则乱。

  “以血洗血,以眼还眼,杀害暗夜之子民,必然受到,千百倍的惩罚!”

  精灵又说话了,语调冰冷甚至有些凄厉,但银铃般的声音又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误会!这是误会!”弗雷斯总算是搞清了状况,对方一定是因为前来交易的精灵们没有按时回去而派出搜索队,发现了据点外精灵的尸体,于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整个据点围起来了,不过幸好他们还有点分辨能力,没直接断定自己这伙人就是凶手,于是他马上叫起撞天屈:“我们也是刚刚来到这里啊!我们商会的人也受到了攻击,死得好惨——我们不是凶手啊!我们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

  弗雷斯一边说着一边挤开佣兵往前走,突然“嗖”的一声,接着弗雷斯的脚边出现了一簇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羽毛,仔细一看才知道那是一只箭身全部没入地面的箭矢,弗雷斯出了一身冷汗,停止了打算接近过去的脚步。

  一个站在墙上的精灵射手从背后抽出一只箭,重新张弓搭弦,姿势优美的好像在跳舞。

  “无信的人类,对你们的信任,就是对自己生命的蔑视。”虽然这么说,但是女精灵仍然放开了米利亚,不知道是因为她觉得整个场面已经受到控制还是因为米利亚是个圣骑士。

  “这确实是误会呀,要如何你们才能相信?”弗雷斯哭丧着脸,这趟旅行实在让他受够了:“你见过尸体了,也有不少我们商会的人的尸体吧,而且商会的佣兵可能拥有毁灭伟大的神圣的强悍的精灵战士的力量吗?”

  弗雷斯已经急得有些语无伦次,把对黄铜龙说话时的语气都拿出来了。

  米利亚回到乔森身边,看都没看四十七一眼。

  “我是暗之精灵的巡狩队长乔尔伊斯,我们也不想伤害任何无罪的生命,但现在,你们必须跟随我回到沉睡森林,接受伟大的暗之司祭的审判!”对方沉吟了一下,接着补充了一句:“如果你们确实无罪,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可笑!我不会随便把自己交给莫名其妙的人去审判,谁知道他会用什么标准来看待我。”四十七转向弗雷斯:“我早跟你说过商人先生,你会被那两个家伙拖累死的,现在连我都波及到了!”

  “就算是炼狱生物,我们也不会,区别对待的。”乔尔伊斯说话似乎永远不会那么连贯:“暗之司祭,是公正的,但也决不会对,任何仇视自然的罪恶,置之不理!”

  “炼狱生物还不够邪恶吗?”四十七歪头看了看站在一边的乔森和米利亚。

  弗雷斯也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乔森:“乔森先生,看在我带领你们走出喧嚣沙漠的份上,帮帮我吧!”

  “尊敬的乔尔伊斯队长,请听我说…”乔森把双手放在胸前,微微弯腰,做了一个标准的暗夜精灵敬礼:“我是晨光骑士团的乔森,我以我对于辉煌之主的信仰与崇敬起誓,我们决不是杀害你们同伴的凶手,请相信我!但毕竟他们是死在了商会的据点内,因为之前受过这位商人的无私帮助,我以晨光骑士团的名义向您保证,我们一定会抓住凶手,给你们一个交代,所以,给我们一些时间吧,请接受我的请求!”

  “圣武士…在无法考据的久远年代,我们曾是同盟,但现在,精灵和人类的战争在即,我们无法相信,你们。”

  黎明时分,整整一百人的精灵部队押送着弗雷斯和他的佣兵们离开据点,向沉睡森林进发,驼兽们拉着巨大的货车尾随在后,看来弗雷斯这趟买卖要血本无归了。

  兄弟姐妹们投票吧…普利兹…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