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一回合 祈祷

第十一回合 祈祷

  乔森和米利亚则在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就算那不是一个半炼狱生物,身上散发出的邪恶气味也几乎让他们不能忍受,特别是米利亚。\www.qВ⑤、com

  四十七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裂开直达耳际的嘴笑了笑,一口相互交错的獠牙也不能怪别人把他当作半炼狱生物来看,从某种意义上讲,其实他就是个半炼狱生物。

  “很有意思的东西…是呀,我知道你不太想跟我再次见面,商人先生,包括那两个圣洁的武士。”四十七甚至抬手向乔森和米利亚打了个招呼,乔森愣了一下之后稍微颔首,算是回礼,而米利亚则吐着气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瞧您说的,不过可求您别再跟他们闹脾气了,我现在遇到的倒霉事已经够多了…真是一场惨剧,您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有别的什么发现吗…这些粉灰有什么线索吗,这里好像到处都是燃烧的灰烬和破败的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繁盛起来。”弗雷斯愁眉苦脸的蹲下身去,没看出面前这堆灰烬和别处的有什么不同。

  “对方在很短的时间内结束了战斗,同时对敌人进行杀伤和俘虏,必须有合适的方法才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完成,你的人,还有那些,精灵?对,他们都没来得及做什么像样的抵抗…我劝你别把那东西放在鼻子附近嗅来嗅去。”

  弗雷斯大大的打了个喷嚏,他拿起一撮灰烬放在鼻子下,结果一股强烈的刺激气味让他差点把心脏都喷了出来。

  弗雷斯开始怀疑那是精灵或者别的什么怪物的骨灰。

  “您是说…”

  “叫我四十七。”四十七看着已经走过来的乔森,对这个圣武士四十七一直没有什么好感,当然,也不是那么嫌恶,除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高洁的气味。

  “好吧,四十七,先生,请原谅我的无礼。”乔森认为没有理由怀疑一个黄铜龙所下的判断,尽管他们也时常的胡搅蛮缠,但乔森已经确信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一个邪恶的半炼狱生物。可乔森仍然感觉站在四十七面前并与其平和的对话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您是说,前来进攻的人没有留下一具尸体,就杀死了这么多人,并带走了可能更多的俘虏?”

  “这没什么,我也可以做的到。”四十七又咧了咧嘴,不知道是想用笑容来表示友好,还是纯粹一种示威的举动。

  “你是说这附近还有一批肮脏邪恶的半炼狱生物?”乔森把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米利亚也向这边靠近了一些,很明显他们把四十七的举动理解为了后者。

  “当然也有别的可能,但我还不知道…”四十七低头看了看地上,那里除了灰烬,就是被血污污染的碎石和土地。

  弗雷斯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面前两个人。

  “至少他们没有把食物和水全部夺走,今天就先好好的休息吧…去地窖里搜索一下!反正肯定赶不及去下一个据点了,各位!”弗雷斯接到一个佣兵的报告后,快要哭出来似的对四十七和乔森以及米利亚说道。

  “弗雷斯先生?尸体怎么办?”佣兵继续请示。

  “搬到城外,放在那里吧,记住,远一点!”弗雷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你怎么可以如此亵渎死者的灵魂,放进主堡的大厅,让我来为他们祈祷吧!”米利亚说完就后悔了,无法消灭邪恶的自己,只能以安慰灵魂的方式来救赎自己了吗?

  “我的大小姐,这种情况下就不要那么一本正经了吧!”弗雷斯已经对米利亚的无知和固执感觉哭笑不得了:“而且把尸体堆积,说不定很快就会发生瘟疫的,你们圣骑士当然不怕,我这把骨头可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哼,哼!”四十七抬头看着天,不知道他是对谁哼哼。

  “哼!哼…”米利亚扭头离开,显然她是无法再容忍自己和四十七站在同一个地方了。

  乔森微微叹了口气,随即同米利亚一起离开了主堡后面这个类似花园的地方。

  “今夜可能要下雨了…”弗雷斯看着两人离开,也抬头看起天空来,天空上面唯一一个太阳也快要落下去了,一层层厚重的云彩渐渐遮蔽了半面天空。

  夜里果然下起了雨,不大,稀稀沥沥,似乎没有很快便停的意思。

  据点之外,一具具尸体整齐的排列在一片野地上,雨水冲刷着尸体上的血污,却无法将已经失去灵魂的身体再次唤醒,一个闪电划过天际,众多沉睡者的面孔似乎刹那间被点燃了一般,而当雷声过后,一切又陷入了死寂,只有沙沙的雨声,细微,却又宏大的响彻于天地之间。

  一队身穿淡紫色长袍,背负木质长弓的类人生物在黑夜的雨幕中迅速行进,当前进到这个人工墓场的时候不由停了下来。

  队伍最前面的一个人蹲下身来,她的脚边是一具暗夜精灵的尸体,来人把手放在死去的暗夜精灵已经开始浮肿腐烂的身体上面,似乎在安慰着死者的亡魂,又似乎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聆听着什么,那人站起身来,兜帽下一双散发着白色光丝的眸子望向商会据点的方向。

  主堡内的大厅里虽然算不上一片欢歌笑语,但是佣兵们包括弗雷斯也都可以说是长久以来第一次好好吃了顿饱饭,他们大口撕咬咀嚼着手里的食物,虽然弗雷斯严禁喝醉,但是佣兵们仍然争取到了一人喝上那么一小杯麦酒的机会,反正这些东西都由圣武士侦测过了,没有毒。

  四十七仍然不见踪影,他也不需要吃东西。

  乔森只吃了一点黑面包和清水。他看着这群麻木且没有多少悲戚之色的人们,无端的感到一丝厌烦——这些人值得自己的帮助和保护吗?他不想再呆下去了。

  宴会一开始米利亚就离开了大厅,有必要去找找看。

  乔森从主堡的大门出来,雨已经停了,外面湿漉漉的空地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原本被破坏的城门也已经修好,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是一个惨烈的战场,其实叫做屠宰场可能更加合适一些。

  乔森登上不算高大的哨楼。

  “嗨,乔森先生。”在上面守卫的两个佣兵冲他打了个招呼。

  乔森看着远方。这个商人据点建筑在一片一马平川的小平原上,虽然算不上高大但是也相当坚固,结构合理,四周放眼望去只有稀稀拉拉的树木和不算高的小丘陵,即使是夜间在流动的星光照耀下也能看的很远,而且通过白天对堡垒的检查他们也发现通往外界的秘道没有战斗的痕迹和被开启使用的样子,堡垒门也是被硬生生轰破的,看起来敌人不是通过内应或者诈骗,而是采取强攻的方式进来的,但是根据乔森的认识,要达到这样的目的起码进攻的敌人要比守卫多好几倍才行——更别说当时据点里至少还有四个以上以箭术和暗杀闻名的暗夜精灵!

  可是现在…

  乔森微微摇了摇头,似乎感到了血腥中的阴霾。

  “你们看到米利亚小姐了吗?”

  “嗯…不久前她在院子里呆了一会儿…后来好像去主堡后面了。”

  米利亚的铠甲和巨剑放在身边一块石头上,她只穿着一件单衣,而且已经湿透了。

  虽然她不会因为寒冷和湿气而生病,但是本能的反应仍然让她纤细的身体瑟瑟发抖。

  但是她仍然坚持着从井里提出最后一桶水,从头淋下,然后面朝东方开始祈祷。

  “辉煌之主,请您指引我…我谦卑的等待晨曦,祈求您带走我的寒冷,带走我心中的种种罪与恶…我在此洗涤我的身心和灵魂,坦承我的犹疑和软弱,等待您公正的惩戒…”

  女人都费水。四十七坐在主堡顶上看着米利亚,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不知道米利亚是没发现他还是懒得再搭理他了,她只是在那里往身上浇水,祈祷,然后再浇水,再祈祷…

  四十七躺下,看着满天流动的星星。和星光相比起来,永恒悬挂在天幕上的圆月随着夜色渐深逐渐显露出来,在星星的辉掩下光芒很淡,而且带着朦胧和不真实的感觉。

  这里的夜晚倒是和雨城有些类似…四十七撇开斗篷,任由星光和月光洒在自己的钢铁之躯上,难得的感到了一丝清凉。他躺在那里,甚至有些出神了。

  乔森转过主堡,也远远的看着米利亚,没有打搅她。

  一时间,这三个人竟然形成了某种奇异而又宁静的气氛,只有偶尔的水声和米利亚低声的祈祷回荡在这片小小的庭院中。

  突然四十七的身躯猛的一挺——好像一节木桩被什么外力牵引着一样竖起,乔森也“刷”的一声拔出宝剑,两人同时感觉到了周围的异常,空气轻微的震颤着,就像被什么看不到的东西搅拌了一下,一丝清新却又异常隐秘的味道散布空中,只有内敛了全部精神力虔诚的做着祈祷的米利亚没有感到周围的变化。

  哨楼上已经空无一人。

  夜,露出狰狞的獠牙,而作者,也终于抵受不住,展开了扭捏的求票行动~代号:请给我投票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