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九回合 弗雷斯与龙 下

第九回合 弗雷斯与龙 下

  米利亚的手腕红了一圈,虽然开始感觉非常疼痛,却没有留下什么更加严重的伤痕,乔森看了一眼远处孤独的蹲坐在一个沙丘上的四十七,后者的钢铁黑翼微微展开,双眼似乎是漂浮在空中的两盏鬼火,却看不出他是在望向哪里,一幅彻头彻尾恶魔的形象。/WWw。QΒ5。coM//

  此刻弗雷斯和阿巴齐格却已经打得火热,看来阿巴齐格终于找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谈话对象。

  “北方的商会联盟?没听说过,我去北方猎杀雷龙时,那里还是一片不毛之地。商人虽然不可或缺,但永远无法成为大陆的主宰!其实我看你很有学习魔法的天分,不如跟我一起去周游大陆,我保证你会成为一个伟大的法师!瞧瞧你脖子上挂的是什么,罕见的白水晶,所以我说你有成为伟**师的资质呀!”再次变化为老头形象的阿巴齐格侃侃而谈,不断提出让人垂涎的各种建议,不知道他只是耍弄弗雷斯,还是当真的。

  “嗬嗬,您太看得起我啦,其实我本来就只是一个见不得大场面的普通商人而已,能和您谈话已经是我至高的荣耀,怎么还敢奢望其他的呢。”弗雷斯满脸堆笑,不知道他是在应付阿巴齐格呢,还是真的以为自己不会有那种好运气。

  “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烈,也许又一次的大陆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这是一个契机,要么横尸荒野,要么成为英雄,我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了。靠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脸,阿巴齐格大人能从你的面相上看到你的未来…你的旅程充满艰险,你要当心,不听喧嚣主人的话可是要倒大霉的!”

  阿巴齐格的这句话倒是让弗雷斯听进去了:“据说阿古斯帝国和沉睡森林的精灵之间要开战了,战争是发财的机会,但如果为此送命可就不妙了,您知道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吗?”

  “哼!人类真是太渺小了,为了毫无意义的理由互相争斗。我渴了,拿你的水袋来!一看你就是一个守财奴,连水袋都挂在脖子上,你看上去就像一个货架子。什么?战争?无时无地没有战争,法师和精灵之间的仇恨已经绵延了数百年,我看这次也不会彻底的解决任何问题。哦,你这个水袋看起来有些意思!”

  “这是我本就打算送给您的礼物,请接受我对您的崇敬吧!”弗雷斯忍住心痛,满脸肃穆的向阿巴齐格表达敬慕之心。

  “魔法的造物,哼!”阿巴齐格摆弄了几下,没有喝水,然后把水袋扔的老远,而不是弗雷斯的怀里:“还以为是稀有的雪蚕皮…我才不稀罕这个呢!魔法虽然能制造便利,但是终究不是值得收藏的东西!”

  “噢,噢…对了,阿巴齐格大人,那这个白水晶呢,我诚恳的请您收下,在我手里,这个珍贵的宝石也只是摆设而已…”

  “嗯,这个么…”阿巴齐格拿着水晶举到眼前看,也不知道黑灯瞎火的还能看出什么成色来不成:“虽然不是很纯,还有些青色的杂质!我的洞里有一块比这大十倍的白水晶,我告诉你,那颜色就像雪一样,摸在手里…”

  其他人看着他们目瞪口呆。

  滔滔不绝这个词肯定是为阿巴齐格和弗雷斯定做的,他们从白水晶的成色然后说到各种宝石的产地,再从各种宝石的产地说到当地的风土人情,再从风土人情说到各种讨厌的怪物,然后阿巴齐格开始夸耀自己曾经独自摧毁过一个霜巨人部落并描述细节,弗雷斯听得如痴如醉穿插着恰到好处的询问和惊讶,等阿巴齐格说够了歇气儿的时候他就开始说自己在商路上遇到的那些可恶的地精豺狼人,他们是多么的阴险鬼祟残暴,自己是怎么指挥若定奋力抗争,惹得阿巴齐格一阵不屑然后接过话头继续,不过在这期间弗雷斯不停的从身上摸出各种各样的小玩意给阿巴齐格看,趁机套问一些自己感兴趣的消息…

  他们最后一直扯到东方破晓!

  “很好!很好!”阿巴齐格拿着白水晶和另外几个小物件,看起来都是亮晶晶的宝石首饰什么的:“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他捋着黄胡子,心满意足:“我该走了,回到我那可爱的家——我真奇怪我是怎么在这个破地方睡这么久的!如果不是那两个人在我脑袋上跳来跳去,我可能还会睡下去…不过从明天开始,我就可以在温暖的床上欣赏双日的晨曦了!退后一点,人类,阿巴齐格大人会记得你的!”

  然后他开始膨胀,变回龙形——又是一阵乌烟瘴气,巨龙庞大的身躯已经朝向沙漠深处飞去:“根据我的判断,这几天会是好天气!放心上路吧!”

  看着黄铜龙消失在双日的晨晖之中,弗雷斯一屁股坐到地上,汗水已经把衣服全湿透了,他接过佣兵帮他捡回来的水袋,咕咚咕咚的连灌了几大口,看来整整大半夜的扯皮让他筋疲力尽:“累死我了…损失大了…我会少活几年的…啊、啊、啊嚏!”

  弗雷斯在佣兵的帮助下爬上驼兽,明亮的阳光照在身上,竟然使他打了个哆嗦,他看了乔森和米利亚一眼,声音中带着一丝疲惫:“好了,我们回去,收拾东西出发吧——拜托,别再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

  四十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连乔森也没注意到,在一条龙的面前你很难分神去注意什么别的东西——不过注意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不过黄铜龙阿巴齐格为什么说他不是半炼狱生物呢…

  弗雷斯裹着毯子,坐在驼兽背上萎靡不振。沙漠的夜风外加和一条龙交流把他折腾的不轻,回去后又惊又怕又饿又渴吃了不少东西灌了大半袋子蜂蜜凉水,结果一路上吐下泻,第二天晚上还发高烧——要不是乔森使用“祛除疾病”的能力对弗雷斯进行了治疗,怕是弗雷斯这两百多磅就交待在沙漠里了。

  “乔森先生…我怎么觉得又有点冷…你能再帮我治疗一下么?”弗雷斯眯着水泡眼,连天气都懒得看了,既然那条黄铜龙临走的时候说天气很好,那么天气就一定很好——好几颗大宝石呢!

  “弗雷斯先生,喧嚣沙漠的夜晚可是非常寒冷的,这您可要比我更加清楚,您受了寒,加上饮食不当导致原本的胃肠病又加重了,这个还是要慢慢调养才行,我的能力其实只是让你退烧,这几天您就不要喝蜂蜜水了,让曼恩给您弄些热汤…”

  乔森在马上探出身子,摸了摸弗雷斯的手,然后说道。

  “唉…为了这么几个小钱…整天过着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身体要不垮掉就真是奇怪了”弗雷斯抽了抽鼻子,阳光照在身上一点暖和的感觉都没有:“好在快出沙漠了…我一定要在商会的据点好好歇两天再上路…你那个同伴米利亚怎么样?”

  乔森回头看了一眼队伍后面那个孤独纤细的身影,目光中带着焦虑。

  看来她还在耿耿于怀——乔森不知道应该怎么劝她才好,那个斗篷下的黑色身影已经成了米利亚心中一个解不开的结儿,显而易见的邪恶就在附近肆无忌惮的游荡,但是除了她之外所有人都熟视无睹…

  乔森心中隐隐有一丝担心,虽然很少,但是的确有过圣骑士在试炼的旅途中因为种种事情而变得背离了理念和信仰而导致堕落的事情发生,如果…

  他努力摇了摇头,把这个不祥的念头赶出脑海。

  随着商队的跋涉,双日终于变得些许温柔起来。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