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八回合 弗雷斯与龙 上

第八回合 弗雷斯与龙 上

  “四十七?”阿巴齐格歪着脑袋,眼睛也不知道看向哪里:“奇怪的名字,你的主人一定有很多奇怪的嗜好,比如患有某些有趣特征的强迫症,你的主人又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会认识他,只要他已经活了足够久的时间。www。QΒ5、com\\”

  四十七摊摊手,表示无可奉告。

  阿巴齐格引颈长吟:“我喜欢你这个家伙!一个没有主人的构装生物!也许你正在寻找你的主人?好吧,我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神龙阿巴齐格,如果你表示你的诚意,我想我有可能会帮助你…”

  沙丘下的米丽亚失望的发现,她所崇敬的金属龙竟然这么快就背叛了正义和善良。

  这种失望依然没有人察觉。

  “听!什么声音?”弗雷斯趴在驼兽上面,好像一块马上就要被震碎的奶酪,奔跑中的驼兽是决不适宜乘坐的,虽然弗雷斯本人非常明了这一点,但现在是赶着去救人,所以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何况身边的乔森看上去已经快要疯了。

  乔森勒住驼兽,后面跟着的另外三头驼兽也停了下来,骑在上面的佣兵差点被惯性扔到沙地上面。

  又是一声长啸,在寒夜中的沙漠里听得格外真切。

  乔森皱紧眉头,瞳孔缩了一缩,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叫做欣喜的好,还是叫做紧张的好。

  “是黄铜龙的吟声!”没等弗雷斯再打听什么,乔森已经狠狠的抽了驼兽几鞭子,驼兽甩着鼻子突然加速,弗雷斯闭上了嘴,这种颠簸再持续下去,他就要吐了。

  “你不太爱说话呀,虽然你很有趣…”阿巴齐格扑腾了两下翅膀,面前这两个人实在让他失望,根本不是可以好好聊天的主儿。

  “阿巴齐格大人!你不要被他所迷惑了,我敢肯定他是来自炼狱深处的邪恶生物,请让我消灭他吧!”米利亚握紧宝剑,剑上的光芒重新迸发。

  阿巴齐格不耐烦地摆了摆头。

  突然面对阿巴齐格的四十七倒奔出去,速度似乎比他正面奔跑还要快一些,黑色的钢铁双翼从背上伸出,割裂了袍子完全展开,凭借着从沙丘高处向下的跃力,四十七飞了起来,虽然很快他便开始下落,但速度却已经让米利亚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至于阿巴齐格,就不知道他是来不及还是不愿意了。

  四十七在空中已经转身面向了米利亚,双翼一鼓一推,带着灼热的风又猛的滑翔了一段距离,这个臭丫头伤了自己而且一直出言不逊,不管那条老龙会站在哪一边,四十七都决定要给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神眷骑士一点颜色看看。

  米利亚从没想到这个黑色的怪物居然还有翅膀——一楞神间,对方已经冲到了身前,她举起剑,等劈下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四十七的身影,借助双翼的力量,四十七的速度几乎提升了一倍,米利亚没有时间祷告让自己沐浴在圣洁的正义与勇气之光中,而唯一可以拒敌的剑在还没来得及收回之前,已经因四十七一掌打在自己的手腕上而掉落在地,马上剑身上的光芒因失去了神眷骑士的掌握而黯淡下去,四十七的手一翻一扭,已经把米利亚的手拧到了背后。

  米利亚的手腕似乎被一块烙铁烧灼,钻心的疼痛随之而来,身后一股炙热的气息吹到,接近脖根处的头发迅速卷曲起来,本来的金发变得更加焦黄。米利亚咬紧嘴唇,眼泪很快溢满了双眸,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自己圣洁的身体已经被污浊肮脏的生物所玷污,再没有比这更加让人感觉耻辱的了。

  “米利亚!放开她!你这个邪恶的东西!”乔森和弗雷斯来晚了,他们找到了米利亚的白马,并随之而来。

  一声低沉的龙吟阻止了即将爆发的冲突,而随着这声恢宏的龙吟,庞大的驼兽们马上东倒西歪的瘫在地上,把上面的骑者掀的狼狈不堪,这时候弗雷斯他们才注意到较远处沙丘上那个几乎和黄沙融为一体的巨大生物,弗雷斯张大了嘴,多年的经商生涯让他算得上识广,但同时谨慎的商人习性也让他算不得见多,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黄铜龙。

  乔森也压抑住冲上去的冲动,但他也并没有对阿巴齐格施礼,乔森怒视着站在米利亚身后的四十七,有些后悔当初刚刚遇到四十七的时候为什么不坚持战斗,争取结果了他。

  阿巴齐格声音低沉下来,虽然不知道龙是否会做人类的表情,但看上去似乎确实庄严肃穆了许多,跟刚开始的样子有些不同了:“构装生物,你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个神眷骑士!”

  “是他们先伤害我的。”四十七语调冰冷。

  “这是一个误会呀,而且我们不是已经冰释前嫌,并且约定好了吗,请饶恕这个年轻的骑士吧,唔…”弗雷斯被米利亚充满屈辱而又愤恨的目光给瞪了一眼,把后面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实在太让人窝火了,骄傲的圣武士和毫无信用的半炼狱生物,同时遇到这两样人绝对不会发生什么好的事情,自己怎么会摊上这种麻烦呢。弗雷斯耷拉着脸,退回到佣兵们的保护当中去——虽然佣兵们也胆战心惊,那条龙万一不小心打个喷嚏,估计眼前就剩不下几个活人了!

  四十七松开手并退了开去,他本也没有以米利亚要挟谁的意思,只是想给她一些惩罚。

  米利亚没有走开,也没有反抗,而是跌坐在地,面前放着她的剑,她也没有要去捡拾的意思。

  众人似乎没有料到四十七这么容易就放开了米利亚,乔森愣了一下,随即冲上去扶起米利亚。

  “神眷骑士,你不需要感到过分屈辱,我认定那不是一个真正的邪恶生物,虽然也算不上善良。”阿巴齐格拍打了一下翅膀,似乎恢复了平常的状态:“不过今天还真是热闹,我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了…喧嚣之主的睡眠已经被打搅,这个世界又会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呢?”

  “呀,很好,很好,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吗,就应该这个样子,出门在外,和气生财呀!”弗雷斯重新踱了出来,见缝插针是他的职业要求:“还有,伟大的喧嚣之主,多亏了您啊,否则争斗又起,就很麻烦啦!”

  阿巴齐格对这话似乎很受用,但他表示受用的方式却明显与类人生物不同:“我离开时世界将会苏醒,沉睡后双日也一同沦陷,唤醒我的代价就是你右边的眼睛,而封印我的方法就是你左边的耳朵,我是谁!快说!谁猜不出来就吃掉他!”

  米利亚那匹颇具灵性的白马跪卧下来,雪白的身体形成一个小小的避风港湾,乔森帮助米利亚坐了下来,他不知道现在要说什么才好,米利亚似乎受了很大的打击,双唇紧闭,目视前方,让乔森感觉现在还是什么也不要说的好。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