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六回合 厮打
  剑风如轮转,黑色剑身带动外侧白色的齿刃像鳄鱼的巨颚一般舞动在四十七周围,但四十七仍被迫小心的防守,甚至放弃了一些进攻机会,以免再被伤到,不得不说在神眷骑士无孔不入攻击手腕的相形之下,血斧发明的打法看起来实在欠缺精致和机巧。wWw.qΒ5、cOm//

  剑锋交错,在艰苦训练养成的娴熟技艺和久经杀场的精确反应的操控下好像两条毒蛇一样旋舞着寻找一击致命的机会,两人的身影也在不断换位移动,四十七在这种近乎艺术的对决中甚至找到了一种不亚于血战的快感——挨别人一下还别人一下的战法看来虽然简单,却粗鲁了些。

  他发现搏斗的另一个层面的含义,也许该考虑考虑更像个生物的战斗方式,而不是一味的把自己催眠成银河战舰。

  米利亚一记突斩,四十七跨步沉肩,用剑身滑过对方的利刃,从而卸掉对方的发力点,剑身上产生一道激烈的火花,伴随刺耳的金属刮擦声。这是他刚刚从对手身上学来的,米利亚曾多次用这个办法化解了他足以断开任何魔鬼的力道,只不过她的手法还要更高明些。

  接着四十七转身自下而上甩动手腕,双手高高举起巨剑劈向米利亚后颈,米利亚回身架住劈头而来的沉重铁块,随着发出一声巨响,纯粹是力量之间的较量,四十七已经逐渐抓住了窍门,有力量和不惧攻击的躯体,再加上实战练习,技巧只是时间问题。

  随后四十七猛然发力抽动巨剑,剑身上的小刃绞住米利亚的剑,一扯一拽之后再突然向前猛推,四十七像古老年代的陷阵营士兵那样横推着破门冲车锤发足狂奔——剑刃分毫之间,米利亚持剑死命的卡住四十七的大剑,她的双脚在沙地上犁出两条深沟,她始终试图卸开攻来的巨力,假如是半天以前她或许还可以办到,但是现在铁皮恶魔根本不会给她这种机会,她的手终于一软,好像脱力了一样失去和四十七抗衡的力量,被一下子扫到空中,划出长长的飞行轨迹。

  米利亚在空中翻了个跟头,重重落在地上,捏紧手里的武器幸好还没有脱手。

  “喔?”四十七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即便这样对手还能够安然无恙,另一方面他也实在还玩的不够痛快,于是他笑着问:“你的神赐予你的兴奋剂效力已经过去了?”

  “住口!污秽的亵渎者!”米利亚一声怒喝,重新站起,身上的光华重新燃起:“我以此微薄之身呼唤辉煌之火驱除邪恶——今天我们只有一个能离开这里!”

  “精神可嘉,那你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你的那个男伴么?或者你最好写下来,我实在计不住你们那种惺惺作态的字句,还是说让我自己替你总结?”

  “住口!”米利亚几乎像一支利箭一样冲过来,但是一阵巨大的风沙挡住了她。

  四十七挥动巨剑在沙地上斩出一条鸿沟,而原本在沟槽里的沙子就全被他扬在空气中,接着随手掷出锯齿重剑,黑色的铁块如同俯冲的鹰隼直取米利亚首级,连他自己制造的沙子帏幕都被击穿了。

  突如其来,米利亚的瞳孔里映照出黑色的利刃,像断头台上沉重锋利的铡刀威胁着自己的生命,谁也不可能不慌乱。

  她刹车一样停住脚步,在黑色锯齿靠近她之前强自镇定,时间对她来说仿佛凝固了,用尽全身的所有力量想要阻止住那只黑色的带着死亡气息的鹰隼穿过她的身体,仅仅出于本能,结果只是擦身而过,锯齿咬去了她左侧的肩甲,仿佛对她则不屑一顾。

  饶是如此还是教她心胆俱裂,风压,撕裂的不仅是她神圣光洁的铠甲。

  居然脱靶了。四十七看着好像被炮弹击中一样四散炸裂的远方沙丘,不仅惋惜。

  他始终没法在短时间内改掉长此以往养成的那种不管不顾的暴戾作战方式。

  这几乎是一种自然的反应,根本不容许有思考的机会,但四十七突然改变了主意,他在巨剑滑过的同时实际上已经绕行到米利亚的身后,只需要一拳,他有把握彻底结束战斗并带着断成两截的神眷骑士回去将他自己总结的遗言传达给她的男伴。

  突然白光大盛。

  “叮!”四十七的铁拳狠狠地敲在被米利亚横握在胸前的光剑上,尽管光芒在碰撞之下黯淡了不少,不过坚固程度还是不错的,假如它并没有那么坚固的话…这也许算是四十七给她的最后机会。

  她翻滚着滑行出很远的距离,意识才从界乎生死的灰色地带返回身体,她随即翻身低伏在沙地上,跟着蜷曲起身体,假如刚才那一剑只是让她在精神上受到冲击的话,那么险些折断她神剑的这一拳就纯粹是物理上的了,神明的意志虽然依然清晰,但也无法完全消除那一瞬间数不尽的惶恐不安。

  四十七懊恼的甩了甩自己的右手,坚硬的铠甲下发出些焦热的味道,这样居然也会被烧伤,那是不是自己根本不能碰这个发光的白炙灯泡骑士?

  真是难缠。

  刚才还趴在地上的神眷骑士又持着发光的剑朝自己跑过来,怎么跟个亡命徒似的。

  徒手去殴打一块张牙舞爪的烧红铁块?四十七想想就觉得很委屈。

  四十七低头看了看脚下,跟着抬脚一踢——就好像小孩子打闹时会踢起尘土耍赖一样,四十七也卷起一片沙子。只不过这团沙土好像炮弹一样被强大的推动力驱赶,直飞而出,粗浅的估计一下沙速怎样也在两百公里左右,如果打实了决不该比挨上一记散弹轻松。

  米利亚疾停侧身横向跳开,把沙土炮弹让在身后,她的圣力对沙土无效,挡格只是平白浪费力气,紧接着第二个沙弹已经进入了攻击区域,米利亚同样以灵巧夸张的身法再次避开,身体却因此失去了平衡,第三波攻击又到了,这次是四十七,他在合适的角度用力挥动自己的钢铁右拳,米利亚横剑挡格,冲撞力把米利亚第二次抛出很远,但这次她并没有选择以力相搏,而是借着冲击让自己拉开让四十七无法追击的距离。

  这也是四十七希望的,他根本没有打算追击米利亚,两次直接碰触圣光,他的右手已经疼的近乎麻木。

  在沙土里摸索的手终于有所收获,沉重的黑色巨剑抖落身上的尘埃,以一种傲慢的姿态,沐浴在月光下,它和他都是。

  “‘一个傻妞在这里送命,因为她不明白神就像男人一样,永远不能完全相信’,这句怎么样,你喜欢么?”四十七拄着锯齿大剑故作轻松,事实上他的确占据了上风。

  米利亚没有说话,她正在调动全部的精神凝聚圣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得再承受四十七的下一次进攻。

  “啊啊啊啊!”空旷无垠的声音回荡着,好像呼啸的风声,但是又带着金铁交鸣的喧闹,嘈杂的灌进两人的耳朵里。

  四十七感到脚下的大地在振动——

  他一跃而起,跳到沙丘的高处。米利亚也惊疑不定的步步后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一道沙柱冲天而起,四下散开。

  烟尘呛的米利亚有些咳嗽,为什么怪物都喜欢在地下呆着?

  四十七看到低洼处的沙子在流动,好像漩涡一样。随着沙旋的扩大,四十七和米利亚几乎都站不住脚,好像地底深处有个什么东西在不住搅动一样。

  那个东西从地下升起——可以说是被涌动的沙子托起来的。伴随着他身型的浮现,连应该只有逻辑思维的四十七都油然产生了一丝敬畏。

  他是如此的威严。修长的颈子上是一颗覆盖着巨大碟状双角的头,可怕的双颚紧闭着,下巴上锋利的尖刺好像胡须般层层叠叠,一对溶化金属球一样的眼珠射出如有形质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几乎能遮盖天幕的翅膀扇动了几下,抖落上面的沙子,但是同时吹起了更多,双翼的边缘和折褶上带着暗绿色的斑点,好像铜锈一样,而通体好像黄铜铸成的鳞片即使在夜间,也闪烁着温暖光华的色泽,伴随着他的身体,一股强烈的金属气味弥漫开来,甚至让米利亚觉得好像直接含了一大块黄铜一样。

  她有些目眩和欣喜。那是一条龙——至少是老年的黄铜龙。

  “卑微的人类!你们打搅了喧嚣沙漠之王,北地生灵的守护者,过去和现在的主人,至高无上的巨龙阿巴齐格的安眠!准备接受焚烧一切的怒火吧!”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