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五回合 竞技
  双日的光芒已经即将从天空中消失了,弗雷斯打了个手势,命令露营。//Www.qΒ⑤。cOm/

  等到两个太阳全部落到沙漠的水平线之下,商队已经完全驻扎好了。喧嚣沙漠的白天虽然炎热,但只要有充足的水,还不至于把人热死,但夜晚的沙漠却可以冻死任何在野外睡着的人,并且几乎所有的沙漠生物都喜欢夜间出动——赶夜路从来都不是个好主意。

  弗雷斯安排好轮值守卫,一个人钻到帐篷里抱着火炉取暖去了,在这种寒热温差剧烈转换的环境中,一个商人最重要的第一是防备天气,第二是防备怪物,第三就是防备生病,不过乔森没有这些担心,久经训练的身体非常强壮,并且因为体内神圣纯洁的气息而使得几乎所有疾病都与圣武士绝缘,稍微恶劣些的环境伤害不到他们,

  乔森还在想那个半炼狱旅者。他是一个优秀的圣武士,虽然还年轻,但是死在他剑下为数众多的歹徒和邪恶生物已经给他赢得了不少声名——正义与邪恶是水火不容的,乔森坚信这一点,不过这次家伙虽然无疑是个半炼狱生物,但和之前见过的却有些不同,虽然乔森也不曾见过更高阶更纯粹的炼狱恶魔,显见现在这个明显又不是纯种的恶魔或者魔鬼,至少那身斗篷下的铠甲就相当奇特,至于到底哪里不同,乔森又不是科学家或者大魔鬼图鉴管理人什么的。

  这些天他都在注意观察,没发现那个半炼狱生物的影子,似乎他真的从那天起就离开了,不过若有似无的,空气中总飘荡着一丝邪恶的味道,提醒着乔森当前万万不是一个安全的环境,决不可掉以轻心。

  巡视一番后,乔森拿着水和食物来到米丽亚的帐篷前面,轻声唤着米丽亚的名字。

  没有回音。

  这几天米利亚都很少说话,有时候似乎还走神儿,乔森觉得她似乎还在因为不能伸张正义而生气,或者责怪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消除世间的所有污秽…或许出了沙漠之后,自己应该好好和她谈一谈。乔森于是掀开帐篷的帘子,然而帐篷中却空无一人。剑和铠甲肯定是穿戴在主人的身上,然而手弩和圣水袋也不在,乔森奔出帐篷,栓在帐篷后面的战马也只剩下自己那匹,米利亚去哪了?

  乔森没有来得及责怪自己的不谨慎,因为他想到一个地方,米利亚最可能去而又最不该去的地方,他迅速找到巡夜的士兵询问,得到的答案是在他们忙着扎营的时候米利亚小姐就独自离开了,看见她的佣兵劝阻了一下,但是米利亚说不会走远,很快就会回来,不用告诉乔森——

  显而易见了。

  乔森焦虑的看着夜色下蜿蜒起伏的沙丘,它们笼罩在黑暗中,神秘莫测,似乎在慢慢改变着形状,好像一群择人而噬的猛兽。

  他实在不愿意接受这个不太美妙的假设。米利亚对邪恶的侦测能力远远比自己的好…加上她这些天的表现…原来…见鬼!我真不该以为她是在发呆!

  “弗雷斯先生,我的伙伴米丽亚可能单独去找那个半炼狱生物去了!我必须借助您的佣兵一起去把她找回来!”乔森罕见的没有敲门就急冲冲钻进弗雷斯的帐篷,带的整座帐篷都一阵微微抖动。

  “什么?什么?怎么了?”弗雷斯脑袋上顶着一顶非常滑稽的睡帽,从暖呼呼的睡袋里探出头来,他刚要因为自己的好梦被打搅而发作,却发现来人竟然是乔森,便马上意识到出大事情了。

  “我的伙伴可能会在沙漠中迷路的,请您帮助我找到她!”乔森神情焦急。

  “唉呀!”等弗雷斯了解了情况之后,他半坐着一拍大腿:“这是图什么嘛!你说你们怎么就…”脸上却是一幅你怎么管不住自己小猫的表情。

  他也有点气急败坏了:“就算那是个恶魔,恶魔会杀人,难道毒蛇就不会杀人?毒蛇在草丛里趴着,你从旁边走过去也就是了嘛,干吗非要过去踢一脚呢?”

  “弗雷斯先生,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请您派几个佣兵协助我吧!”

  弗雷斯皱着眉头看着乔森——思来想去,最后叹了口气:“唉!好吧!。”

  白马不安的刨动着蹄子,即使是米利亚的安抚也没能让它完全平静下来。

  “出来吧!不要像个污秽的魔鬼那样藏头露尾!”米利亚厉声说道,大剑上微微的光华在夜色中好像一支火炬,驱散了她周围的黑暗。

  白马突然一声长嘶,几乎挣脱了缰绳,她面前一个沙丘上的沙土砰然炸开,扬起好像沙暴云一样的弥漫烟尘。

  虽然走了很远,但是米利亚没有迷路,圣洁光辉照耀着她,并把她带领到必须消灭的敌人面前,这是辉煌之主的指引,米丽亚更加确信自己的职责所在了。

  “你这邪恶的生物,接受你必须接受的惩罚吧!”即使再多么没有战斗经验的神眷骑士,也可以瞬间发挥出可与高阶圣武士匹敌的勇气之光。

  沙子纷纷扬扬的顺着斗篷的褶皱划落,两点如燃烧着的火焰般的红芒透过沙尘看着米利亚,和她剑上白色的圣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总是邪恶、污秽的叫个没完,难道你手里拿着的那个发光的玩艺是麦克风么?”四十七真是对眼前这个小姑娘烦透了,摆起有种你就宰了我的架式。

  而实际上米利亚剑上散发出的光芒让四十七感觉很不舒服,尤其是腰间一直没有愈合的伤口,愈发的难受起来,他始终都还在纳闷自己是怎么被砍伤的。

  深更半夜的都耐不住寂寞…这丫头比大冥河的家伙还要好战,或者比他们更加无所事事。

  “你就没有其他作为人类该做的事情么?比如说乖乖睡觉。”四十七的声音仍然是沙哑的金属腔调,所以即使他说的是笑话,听起来也像是在挑衅。

  米利亚没有回答,反而更加愤怒了,邪恶本身已经让她无法容忍,何况邪恶且猥亵的东西,尽管四十七本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不过她没有贸然进攻——虽然她是个没多少战斗经验的神眷骑士,但是着不代表她会在这种生死对决中鲁莽和冒失。

  米利亚拍了拍白马的脖颈,让它自顾自的跑开。

  四十七举起双手剑,左手捧着剑身无刃的部位,好像使用长矛一样瞄准米利亚:“你那个同伙呢?他藏在哪?还是打算等我不小心的时候砍掉我的手或者脚?”

  “永恒辉煌之主啊…我们在黑暗中踯躅前行,只为前方那一点光辉…我呼唤您的名字,祈求您的帮助…我奉献自己的勇气和荣誉,证明我对正义和光明的忠诚,让我们面对罪恶时所有的软弱和恐惧,都在您赐予我们的光芒中化为乌有…”

  米利亚举起剑贴在额头半跪着祈祷,剑上的光辉愈发浓烈,甚至将她全身都包裹起来。

  这小妮子不简单,居然会发光。

  四十七有点啼笑皆非,他实在不明白这丫头究竟凭什么敢在自己面前这么肆无忌惮的好像上教堂一样祈祷,如果自己是个恶劣的炼狱魔才不会等你好整以暇再老神在在的进行什么友谊比赛似的比武。

  这些人类实在古怪的很,一方面把你说的很邪恶,而另一方面又要求你像圣人一样高尚,而后才会毫不留情的砍下你的脑袋,混帐逻辑。

  但是他还是没有抢先发难,而是静静的待着,根据上次的战斗四十七已经明白,对方无论强弱,都可以算是自己的天敌,可能因为自己的身体已经融合了太多炼狱生物的缘故,强大的同时也对很多东西无法如之前那样免疫了,而现在,与其说是为了多了解一下敌人,还不如说四十七实在懒得给一个假道学把自己变成真正恶棍的口实,其实他想的太多了。

  米利亚站起身。

  下一个瞬间,两把剑已经交击在一起,白色的光辉和红色的火焰猛烈的撞击着,炸出耀眼的闪电。

  四十七略有些惊讶,沐浴在圣光中的米利亚无论力量还是速度,完全超乎了一个女子应有的限度,这不是能通过训练弥补的事情,一个人就是再怎么训练,也不大可能能和一头哪怕很普通的成年公牛比力气,而现在米利亚甚至偶尔能硬生生将四十七的剑势挑偏——

  不过这把剑还真顺手。

  四十七运转巨剑,得心应手,锯齿的剑锋撕开空气,在身周划出一个生人莫进的死亡区域,即使是和米利亚灌注了圣光的大剑碰上也丝毫没有破损的迹象,这种美妙的感觉使得四十七甚至在想是不是给那个胖商人留点面子,只砍掉这讨厌的黄毛丫头一只手算了。

  但是腰上伤口还是痛。尤其是接触到米利亚浑身光辉之后所受到的牵引,就好像在上面撒了一把盐一样——真是太讨厌了,还是杀了她吧!

  四十七于是挥舞起生疏已久的战斧剑法。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