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回合 沙漠之旅
  四十七握住露在包裹外面的剑柄,手腕一转,看似厚重的毡布发出一阵低沉的撕裂声,瞬间便成为一块块碎布从剑身上散落下来。//www.QΒ⑤。com\\

  这是一把双手巨剑,尽管四十七几乎从没用过普通的长剑,但跟这把比起来,以前用的剑还是明显小了些,此刻手中这把剑足有七尺长,几乎等同于一个人的高度,乌黑的剑柄长度大约是剑刃的三分之一,中间由椭圆形的节突明显分成了双手握持的两段,雕刻成骷髅形状的配重球和弯月形的护手相当精致华丽,前方是一段无刃的剑身,前端是一对突起的月牙小刀,应该是作为除护手之外的第二层保护装置和割断挑开敌人兵器使用的,而从小刃到剑尖的开锋部分被铸造的锯一样,剑刃上全是锋利的锯齿,应该就是这些锯齿好像切纸一样划开了包裹着它的毡布。

  四十七试着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剑,很顺手,重心也合理,而且能明显感觉出剑柄和剑身是一体的,力量毫无阻碍的传导,让巨剑似乎像有生命一样微微颤动着…应该可以用很长时间,四十七想。

  “这是北方常年和破碎冰川上的怪物作战的冰风骑士的军用双手巨剑,和那种冒险者和佣兵团使用的简化缩小版冒牌双手剑完全不同,由矮人族混合多种北地的独特金属用他们的独特工艺打造,精良无比,品质绝对没的说,够力的话甚至能把霜巨人一刀两断!”弗雷斯兴高彩烈的说:“这样的武器几乎从来不会流落到冰风骑士以外的人手里,这个我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从一个嗜酒如命的矮人铁匠那里连骗带哄搞到的,本来是想卖给南方的收藏家,不过我现在觉得或许交给您使用会更合适,希望您能满意…”

  四十七把剑插在地上,看着弗雷斯。

  “你是想让我忘记他们打伤我的事情?”

  腰间的裂伤仍然在痛…而且灼热。

  弗雷斯仍然在笑:“这是怎么一说…我真的和那两个圣武士只是顺路,他们这些人的思维就好像沙蜥蜴那样简单,这个对,那个错,这些天我真是让他们弄的头疼死…您要是看他们不顺眼,我完全理解,我也不会当什么调解人,不过我只是觉得喧嚣沙漠似乎不是一个合适的战斗地点,这里不确定的因素实在太多了,而且请您也要理解我,他们毕竟表面看起来是在我队伍中的,发生了这样的冲突的话…”

  会损害我的商业信誉和利益——弗雷斯留了半截话没说,两个圣武士和一个半炼狱生物打起来的话,帮圣武士这边?看刚才的意思就算商队几十号人全扔进去未必够用;两不相帮?无论谁赢了,事情传出去之后自己都很可能被那些奉行公理正义的组织和势力反感,以后想得到他们的帮助可就难上加难了;帮半炼狱生物打圣武士?天,那和把自己所有财产都捐给信仰恶魔,在破败的巢穴里举行活祭的邪教有什么两样?

  还是宁事息人吧,希望这个家伙能像看上去那样有理智…

  四十七咧开嘴笑了笑,这笑容让弗雷斯的笑脸有点僵硬,因为四十七本来还像模像样的嘴因为这个动作从嘴角处向两颊裂开,几乎接近耳根,四十七也把声音放的更低:“好吧,看在这把剑的份上…但是我要跟着你们走,直到离开沙漠。”

  别介啊!弗雷斯的嘴唇动了动,第一次失语。带着两个圣武士和一个半炼狱生物上路?要么那两个圣武士是假货,要么就是天堂地狱相互换了名儿——而现在?弗雷斯敢确定,他们会在一百步之内重新开战!

  “这个…”弗雷斯正想找点什么措辞,不过四十七接下来的话让他松了一口气:“我不会加入你们的队伍,我会在后面跟着你们,让你们为我带路…你装着不知道就可以了,别找我的麻烦,我就不会找你的麻烦。”

  “没问题,没问题!”弗雷斯提高声调,以便让别人也听的清楚:“那您要走了么?好,祝您一路顺风!”

  看着四十七转身离开,两个圣武士才松了一口气,说真的,他们也没把握在这个半炼狱生物发狂的情况下阻止他。

  乔森礼貌但是疏远的问弗雷斯他和那个半炼狱旅者说了什么把他哄走,米利亚压根就没搭理弗雷斯。

  “唉,我能说什么?还好那个家伙只是想去阿古斯,对我这个小商队没兴趣…”弗雷斯用力拍打着驼兽,而驼兽懒懒的卷着长鼻子好像没有任何感觉:“您要理解啊,我只是个本本分分的生意人…”

  本本分分?乔森勉强点了点头。

  商队继续在沙漠中前进,天气好的有些不可思议,两个太阳比赛似的散发出毒辣酷热的能量,似乎是想要把地面上的一切烤焦,不过没有沙暴云,还不算好天气吗。

  “我们应该去追踪那个邪恶生物…”米利亚骑在马上,和乔森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冷静点,米利亚。”乔森看着前面坐在驼兽上的弗雷斯,他矮胖的身躯好像就是长在驼兽上的一个驼峰:“弗雷斯的做法还是有道理的。贸然和那个半炼狱生物发生冲突也许会连累到整个商队,而且,现在我们脱离商队去沙漠里寻找他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可是——”米利亚本来就白皙的面孔因为激动变得更白了一点:“放任邪恶就等于参与邪恶!也许会有另外的商队因为他而受到威胁,而且如果他万一是恶魔的探子,为了实现它们恶毒的阴谋做前哨——”

  “不会的,没那么严重——他既然敢出现在商队面前又没有攻击,那么很有可能他真的只是问路而已,既然我们的目标也是阿古斯,那么还是有机会的,而且进入阿古斯之后,我们对付他也会得到更多更有力的帮助…”

  米利亚不说话了,使劲夹了夹马腹,被她称为“冰雪”的全身白的没一根杂毛的小母马打了个响鼻,迈着小碎步向前跑去。

  乔森微微叹息着,神眷骑士虽然拥有天才般的能力,但在试练之初,往往幼稚的像个孩子。

  商队又行进了近十天——比预期的要快,看来已经接近喧嚣沙漠边缘了。

  弗雷斯的心情和天气一样好,虽然那个可怕的生物应该还远远的跟在商队后面,但是这些天负责侦查的哨兵完全找不到他的踪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隐藏形迹的。

  不过这不关我事。弗雷斯靠在拉着两节货车的驼兽背部最大的**上,身体随着驼兽独特的同侧前后肢同时移动的方式左右晃动着,满意的看着西垂的双日,难得的感到一丝惬意,这一批货物只要运到目的地,利润将极为惊人——战争永远是发财的好机会。他拿起水袋狠狠往喉咙里灌了几口水,舒服的甚至还打了个嗝儿。

  那两个圣骑士也安份了不少,这让弗雷斯放心了不少。尤其是那个年轻的女圣骑士,这些天一直是安分的赶路、练剑、祈祷、休息,连话都很少说了,不过反而是这样,更激起了手底下哪些佣兵的兴趣和谈资——不过好在没有什么出格的言论和行为,毕竟不管怎么样,只要不是穷凶极恶的家伙,对圣骑士都是颇为尊敬的,至少在表面上。

  如果一切如现在这样顺利的话很快就能走出沙漠进入冷酷荒原和沉睡森林之间的黄金商路了,不过顺利这种东西,就算到了沙漠的边缘,也是有可能马上丧失的…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