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回合 收获
  “住手!污秽的生物!”伴随着一声怒喝,一股与四十七的气息截然相反的力量迅速逼近,那是充斥着神圣与勇气的光环,沉埋于恐惧中的佣兵尽最大的努力向来者靠近,沐浴在无形的圣光中,他们的情况明显好转,似乎得到了莫大的信心和鼓励,使他们在恐惧面前保持着镇定崇高的姿态。/WwW.QΒ5、com/

  “大家闪开!这是一个半炼狱生物!”

  乔森运足力量,挥动长剑,将一个圣武士的信仰与坚持汇聚到自己的斩击中,誓要给予面前这个邪恶生物最大的伤害——虽然还不能确定种族,但是他可以断定,面前这个敌人身上绝对带着炼狱的血统!

  四十七回转巨剑轻松挡住了这一击,对方仅就力量来说完全不能和魔鬼的攻击相提并论,可以说微不足道,但是某种辉煌澎湃的能量却毫无阻碍的通过巨剑传到他身上,让四十七由无数炼狱生物融合而成的血肉部分感到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好像那些血肉还残留着魔鬼和恶魔的灵魂,他们因为这一击而复活,苏醒,嚎叫,因为这股能量而愤怒,痛苦,疯狂的宣泄着永恒的憎恨。

  这种痛的感觉前所未有——四十七在以往的生命中从未感觉到这个。他后退了一步,然后转变成猛冲,本来还是玩玩的心态突然转变成几乎冲昏他头脑的巨大忿怒,巨剑上陡然燃起一层炽烈的火焰,冲着面前的战士迎头劈下。

  乔森举盾相迎,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他觉得好像是被一头猛犸巨兽撞在盾牌上,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打倒在地,砂土飞扬,半个身子都麻痹了,臂骨也几欲折断——

  四十七再次举起巨剑,正欲砍下。

  一道耀目欲盲的白光从侧面袭来,而且带着某种神奇的力量笼罩住四十七,推拒着他,让他的动作变得迟钝起来。四十七有那么一刻因为这道白光而视野里变的白亮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凭着本能感到对方正向他的腰部砍来,他猛的一躬身,向后跳开,剑锋破开帆布,划在四十七腰间。

  这一下砍的不深,但是四十七却觉得几乎腰都要断了——他毫不怀疑如果砍实了的话会将他一分为二,头顶传来一声清咤,对方的第二次攻击紧随而至,神圣的威压让四十七全身都绷紧了,而这突如其来的窘境甚至是他在血战中也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他挥剑迎击。因为是处在半弯腰的状态,巨剑斜搭在沙地上,而随着燃烧的剑刃挥起,可怕的风压和高温卷起的沙砾看上去好像一头随剑而起的可怕沙兽,直冲上去。

  “米利亚!”乔森一声惊叫,看着那个纤细的人影被飞起的沙尘吞没,但是随即沙龙伴随着巨响爆开,她好像又被吐出来一样飞出,一个轻巧的空翻落在乔森旁边,只是握剑的双手微微颤抖,大剑上白色的光华也薄弱了许多,不复之前那种烈日般的光辉。

  斗篷已经散开,四十七捂着腰,指缝间渗出点点似油似脂的暗红液体,滴落在沙地上,然后凝固。

  “血?还是油?”四十七抬起手,模模糊糊的端详着手上的液体,它们好像溶化的锡一样,在手上凝结成一个个流动的小珠,映衬着他同样深红的眼眸。

  乔森努力站直,挡在米利亚前面。

  “永恒的辉煌之主…请赐予我击退邪恶的勇气与光辉…”乔森低声祈祷,他身上的勇气圣光似乎又强了一些,已经微微散发出肉眼可见的光华,那光华在他的身周流动,治疗了因为重击而造成的震荡和眩晕,米利亚也重新擎起双手剑,剑身上的光芒重新炽烈,好像一束白色的闪电。

  四十七看着他们两个,这一男一女身上的气息让他非常讨厌,说不出来为什么讨厌,但就是讨厌。

  腰好疼。四十七抚过巨剑——那上面已经遍布裂痕,但是还被附于其上的火焰烧铸联结着,手上的血擦在剑刃上,让剑身上的火好像被泼了燃油一样更狂乱的舞动起来。

  “小心…这家伙远比我想象的要强!”乔森看着那对遮蔽在斗篷下的红火,浑身都因为对方的存在和注视而感到厌恶。

  四十七的视力已经完全恢复,他像个巴洛炎魔一样挥动着巨剑踏步上前,准备把眼前这两个光芒四射的狗男女砍成碎块,让他们的血肉散发出焦糊的香气——

  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这场一触即发的对峙。

  “我知道阿古斯在哪儿!”

  四十七猛的转头看向声音的来处,盯着那个身材臃肿,被全副武装的佣兵保护在中间的胖子。

  “告诉我!”

  乔森看着在那个可怕的半炼狱旅者面前手舞足蹈口沫横飞的弗雷斯,相当的不可思议,而米利亚则是一脸的厌恶之色,在她看来,那怕是和那个家伙靠的近一点都是对善良的亵渎,更别说现在这样了,他们两个人居然发展到一起拿着羊皮地图在研究!

  “您看——我们现在应该在这里,向西南方前进,离冷酷荒原还有半个月的路程,这还是在顺利的情况下,然后穿过冷酷荒原和被称为‘树海’的沉睡森林之间的商路,再折向南就能到达阿古斯了…”

  片刻前因为接近四十七而冒出来的冷汗现在全变成了额头上锃亮的油光,弗雷斯用粗短的手指在简陋的地图上比比划划,好像四十七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问路人罢了。

  “如果…”四十七的手指烙铁一样在地图上划过:“我沿着直线走呢?”

  “那可不行,尊敬的先生,喧嚣沙漠和南部可是被至高山脉阻隔的啊…我还没听说过谁能孤身翻越至高山脉呢!而且就算避开至高山脉,这种路线也要从正中间沉睡森林,相信我,那绝不比在喧嚣沙漠中的旅程轻松,而且那些可恶的暗夜精灵会向每一个踏入森林的人放冷箭,他们和阿古斯之间的冲突已经持续一个多世纪了了,这几年更有全面扩大的迹象,这种时候连靠近沉睡森林都是愚蠢的行为!…哦,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您看,我也不得不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艰苦跋涉不是?”

  暗夜精灵?和阿古斯开战?这倒是个有趣的消息。

  四十七帮弗雷斯卷起地图:“很好…谢谢你的说明。那我们之间的误会结束了?”

  “哈哈…结束了!结束了!”弗雷斯爽朗的笑着,把地图夹在腋下:“都怪我的人不好,您这样的人怎么会对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商队有什么兴趣呢?请原谅,他们被沙漠搞的实在是有些神经紧张了…”

  “也包括那两个家伙?”四十七扫了仍然严阵以待的两个圣骑士一眼,这个动作几乎引得他们发动攻击,但是其余的佣兵们已经有些懈怠了,除了还在警戒四周之外,他们已经把手里的弓箭垂下,比较放松的站在那里等待,因为根据他们的经验,只要弗雷斯先生和一个人搭上话儿,十分钟后会有共同语言,一小时后就会熟得好像多年老友一样…

  “噢——”弗雷斯半仰着的胖脸上满是微笑,压低了声音:“您也知道,那些圣骑士几乎除了他们同伴之外的任何人都看不顺眼…我可和他们没什么联系啊,只是顺路而已…对了,嗨!曼恩!把我帐篷里的那个长条包裹拿来!快点!”

  好像捧着一根圆木一样捧着长条包裹跑过来的年轻人虽然看起来没有经过战斗训练,但是身手敏捷利落,面对四十七的时候虽然有些畏惧,但是拿着那个明显很沉重的包裹,动作没有变形也没有出错,他把那个包裹递给弗雷斯,压的弗雷斯臂膀一沉,他嘟囔了一句:“我可想象不出用这种东西怎么作战——”

  很让人舒服的恭维。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