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回合 接触
  他是在喧嚣沙漠边缘的碎石荒地上遇到这两个圣骑士的——而他们当时居然穿着闪亮的铠甲并骑着高头大马准备喧嚣沙漠!

  于是看在他们看上去还算拥有不错的实力的份上弗雷斯提议搭伴同行。全\本\小\说\网

  想在喧嚣沙漠中旅行,优秀的战士是永远不嫌多的,即使他们是初出茅庐的菜鸟圣骑士,而且几天前他们的实力在和一群沙漠蜥蜴人的战斗中得到了充分的证明——简直就等于多了一倍的雇佣兵,而且不花钱。

  “我从这些人身上感觉到贪欲、冷漠、算计。”

  米利亚摘下头盔,露出带着男子般英气的面孔。

  “为什么要和这些人一起旅行?我们不是佣兵!”她微微有些不满:“他们不需要我们的帮助,而且他们是武器贩子——”

  “可是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

  乔森拉紧小帐篷的帷幕,环顾着检查一下看有没有松动的地方。他即使盘膝坐下也几乎顶到篷顶,飞舞的沙粒已经开始打在上面发出劈啪的声音。

  “没有这些常年在喧嚣沙漠中行走的商队,我们靠自己是没法前进的。”乔森用手抚摩着帐篷感受着沙粒击打在上面的感觉:“喧嚣沙漠的商路是北地商会多年来付出了无数心血和牺牲才探索出来的…我们要想沙漠到南部去,就必须跟着他们,只有这样才能尽快完成骑士团的任务…”

  突然米利亚警惕的抬起头,手也放在身边的双手剑上。

  “怎么了?”乔森看到米利亚的神色,也警惕的问。

  米利亚仔细聆听了一会儿,

  “不知道…”她抚摩着冰冷的剑身,随着她的手指移动,大剑上流动着一道洁白的光华,难以想象她竟然能用纤细的手臂挥动这东西:“我刚才突然感觉到邪恶的气息…”

  “嗯?”乔森把帐篷掀开一条小缝向外看,在沙暴云笼罩之下,外面一片灰蒙蒙的,几乎连其它的帐篷都看不清楚。

  “我感觉不到附近有邪恶生物…”乔森疑惑的说:“要不要我出去看看?”

  “不,不必了,可能是我精神太紧张了。”米利亚闭上眼睛:“请原谅,我还是不能习惯沙漠和这个商队…”

  乔森叹了一口气。

  米利亚,你是天生的神眷骑士啊…在神的光辉下带领我们伸张正义才是你应该做的…或许和这些世俗之人纠葛实在是有些委屈你了。

  纯粹的邪恶其实往往与感觉无关。

  四十七盘旋降落,差点又迷失了方向。

  不过四十七似乎还记得那个风沙中的营地在什么位置。他每走一步都很费力,因为地面上的沙也在风的作用下流动变化,不时的让整只脚陷进去——幸好他不会因此而感到疲倦。

  踏上一座较高的沙丘,四十七终于欣慰的看见了远方那个背风处的临时营地。

  沙暴云也终于有了散去的迹象,映衬着已经西垂的双日,竟然也能造出一种壮丽的晚霞景色来——双日中的小的那个已经几乎要看不见了,大一些的仍然在地平线上肆虐着最后的热量,四十七根据这些日子的观察知道,沙漠中的日落特别长,小太阳还会再升上来一次,给沙漠最后一点光热,然后就是短暂但是却奇寒无比的夜晚。

  那个营地整个几乎都盖上了一层细砂——但是大致上还分辨的出来。

  十几辆货车停在中间,外面围着一圈帐篷,还有一些比货车还大的东西穿插着爬卧在它们之间——四十七调整了一下视觉模式,好像刷新了一下画面似的,本来是黑白相间的灰色视野中出现了一些淡红的轮廓,而那些爬着的大东西看起来也是某种生物了,因为它们和那些帐篷里的红色人形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大块斑驳的红斑——营地外围也零散的爬伏着几个人,看样子是负责警戒的,如果不是利用新功能看了一下的话,恐怕还真有可能把他们漏掉了。

  四十七裹紧了身上的斗篷,翻过沙丘,朝一个应该是最近的哨兵走去。

  他花了一点时间来提醒自己,这里不是血战战场——所以不应该先开火,后提问。

  不过似乎别人不这么想。

  一只箭没入四十七脚前的沙地中,尾羽微微颤动着。

  远处坡上的沙土中站起一个身披斗篷的战士,正把第二支羽箭扣到弦上。

  能在混杂着沙粒的风中从那么远的距离把箭射的这么准——只有很优秀的箭手才能办到,不过这并没得到四十七的欣赏。他一脚踩断了箭支露在外面的半截,向前走去。

  “站住!”弓箭手张满弓,大声喊道。

  根据他的目测,这个高大的来者足有九尺,也许还要高些——而且他居然是孤身一人,什么样的家伙能在喧嚣沙漠独自旅行?

  更多的哨兵也都抖落身上的沙土站起来,他们向一起聚拢成半圆形,警戒着四周,看看这家伙有没有同伙,并且吹响哨子通知营地内的人。

  又一支箭从四十七头顶飞过,箭手再次作出警告。

  似乎是沙暴要展示一下最后的余威,一阵大风打着旋儿扑面而来。裹夹着密密麻麻的沙粒,即使戴着镶有晶石的护目镜也让哨兵们目难视物——风沙过后,箭手抬起头,却惊愕的发现对方已经站在自己面前,触手可及,裹在身上充当斗篷的帆布刚刚从鼓荡变得平息,在那一瞬间,箭手敏锐的目光看到对方似乎穿了一身黑色的甲胄,好像长在身体上一样…

  箭手想拉开距离,抽出腰间的短剑御敌,但是对方的手已经扼住了他的脖子——那只手的感觉是如此灼热,热的好像空气流过喉咙就变成了滚烫的沙,塞满整个肺叶和胸腔。

  “雨城…在哪里?阿古斯…在哪里?”

  很久不用通用语说话,四十七的语调已经有些迟钝和怪异,如果他那种永远铿锵交鸣的声音算正常的话。

  “放开他!”随着喝斥声,几支箭同时没入四十七的斗篷,很明显哨兵们相信武力比语言更容易令人服从——

  但是这个举动只能使得四十七更加不耐烦。他本来就不擅长交际,而在深渊的日子使他又几乎彻底遗忘了怎么跟别人和平的打交道。

  四十七扔开手里的箭手,让他飞出老远,滚地葫芦似的在沙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哨兵们再次齐射,使用的已经不是普通的羽箭,而是附加了破甲、穿透、火焰以及寒冷等效果的魔法箭,虽然还没能击破四十七身上的防御甲胄,但是已经足以令他受到一点伤害,感觉不舒服。

  “就没有人…回答问题么?”

  混杂着血腥和**的热浪伴随着四十七的跃起的身影涌现,甚至吹飞了大量在他前进轨迹上的砂石,引起一场小型的风暴。一个挡在四十七面前被直接卷进这股令人震惊的绝望与恐怖气息中的佣兵扔下弓箭,面色苍白的踉跄后退了几步就一屁股坐倒,完全丧失了抵抗的力量,而其他沾染的人也感到好像都碰到了什么最污秽的东西,好像活的一样追逐着缠绕他们,那似乎是一滩在沸腾的血肉,其中还有无数的生灵在不断厮杀——恐惧和惊愕的情绪不由自主的从内心最深处涌出,如同被人在腹部狠狠打了一拳而本能的想要呕吐一样,只有最坚韧的意志力才能面对这种异乎寻常的恶毒之气…

  四十七站在那个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佣兵面前,身周的空气都被染上了淡淡的死一样的黑红色而微微扭曲着,他怒气迸发:“我最后问一次…雨城…阿古斯…在哪儿?”

  显然那个因为巨大的恐怖和痛苦而面容扭曲的佣兵无法给他回答——不过四十七没注意到这点。他抽出双手剑,举过头顶:“不回答…那就死吧!”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