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二回合 堕落
  魅魔一边漫无目的的闲逛,一边生闷气。//Www.qΒ⑤。cOm/

  那个该死的老鬼婆似乎抓到了法师的命脉…

  现在魅魔不敢太过招惹法师了,因为他现在越来越热衷于那些玩火的交易和欺骗,身边有一个根本无法诱惑的老鬼婆——不仅是无法诱惑,简直是恨自己入骨,魅魔毫不怀疑她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抓烂自己的脸然后卖给最恶心的家伙。

  丑女人总是妒忌美色的。

  魅魔突然往旁边一闪,顺从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一点也不敢造次。

  混杂着炽热和污秽的邪恶气息涌上来包裹着魅魔,让她娇嫩的肌肤上起了一层小小的疙瘩——

  魅魔本能的感觉到一个相当强大的存在注视着自己,甚至可能是巴洛炎魔,她暗暗叫苦,难道自己吸引了他的注意?

  “嘻嘻!嘻嘻!”皮皮得意的笑声让魅魔惊讶的抬起头,他什么时候傍上了这么硬的靠山?

  魅魔好一会儿才认出面前的金属人。

  他穿着或者说裹着一件紫黑色的袍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皮制成的,金属人似乎很喜欢这种连帽长袍的风格,镶嵌着长钉的条带胡乱绑扎着,和一些血迹斑斑的锁链一起充当腰带和装饰的作用,那些锁链可能是从链魔身上扯下来的战利品,露在外面的身体部分已经完全不复魅魔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种白银和红铜混杂的金属光泽,而是地狱天空一样黯淡的锈色,在火焰不断的烧灼和熏烤下,身上那些本来是金色的纹理和符咒因为吸收了无数血肉而变成了暗红扭曲的条纹,好像蜿蜒流淌在荒芜大地上的血河,延伸进袍子下面。

  现在这个金属人完全和恶魔没有什么两样——如果硬要找区别的话,那就是更凶残,更扭曲,更让人恐惧。

  “你说的有道理…深狱炼魔的心脏确实不同。你看,它居然还活着…虽然我不知道它还能活多久。”金属人将胸前的衣服拉开,魅魔看到他胸前的破损似乎有愈合的倾向,一个散发着高温的深红色肉块不大不小的堵在破洞里微微鼓动着,金属人体内管线贯穿包裹着它,将它和自己连成一体。

  金属人将手放在心脏那里,现在他的金属手指上甚至长着黑色的锋利指甲:“我舒服多了。”

  “你…你真的弄到了炼魔的心脏?”魅魔的伶牙俐齿也有些不大好用了:“那真要恭喜你了…”

  “嘻嘻!你还跟着那个蠢法师么!”皮皮来回飞舞着,显然为自己跟对了人而非常自豪。

  “住口,你这个小混蛋!”魅魔脸上似乎有点挂不住:“当心我把你的翅膀扯下来!”

  “我的承诺仍然有效,女孩。”金属人棱角分明的面孔浮现出一丝笑意:“需要我帮你杀了法师么?”

  “我费了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不亲自得到他的灵魂!”魅魔高傲的仰起头,她无法忍受让别人认为无法对付自己的猎物:“需要你插手的时候,我会发出请求的。”

  “那就好。”

  金属人转身离开:“对了,我听说那个法师在寻求离开深渊的办法,或许你能帮我探听到什么。”

  进入钢铁要塞的底层,才会真正明白越往下温度越高的原因和建造要塞的钢铁都是从哪儿来的。

  要塞的底部是一个灼热的湖潭——里面流动的是沸腾的铁水。这个湖好像就是一个天然的白热熔炉,苦工们只要把铁水取出来,放在模子里冷却,就能拥有取之不尽的铁块和铁板,用来制造武器、防具和扩张这个钢铁要塞。

  金属人自从有资格进入底层后,不出战的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这里。

  他近乎贪婪的呼吸着灼热的空气,不需要新陈代谢,只是为了让空气中蕴含的热量在体内走上那么一圈而已。

  一个巴洛炎魔呼啸着从空中飞过,火焰的长鞭卷起一个似乎不那么努力的恶魔苦工直接扔到一个刚倒满铁水的模子中,让他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永恒的痛苦神情。

  这个装饰看起来会值不少钱。

  金属人嘴边扬起恶魔般的微笑,现在他越来越按照恶魔的思维来思考了。

  战争是泯灭人性的,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如此。

  斯蒂芬尼扶着墙壁,面色苍白,大口呕吐——但是什么也没吐出来。

  “嘿嘿…别那么紧张…不过是一个幼虫而已。”

  老鬼婆去拍斯蒂芬尼的后背,却被他一下子甩开,回身指着老鬼婆,致命的魔法能量已经在指尖汇集:“我才不会吃这种恶心的东西!你居然敢用幻术蒙蔽我!”

  “可是你已经吃了…”老鬼婆似乎很委屈的捧起盘子,那里面还残留着几块精灵饼干,但是仔细一看,它们全变成了细声尖叫的幼虫:“难道这东西不美味么?好了,开个小玩笑,我的合伙人,你不至于因为这个和我翻脸吧…”

  “滚出去!”斯蒂芬尼大吼。

  “好吧…”老鬼婆放下盘子离开房间:“如你所愿…不过今天你的魔法力量似乎快捷强大了许多…”

  斯蒂芬尼看着老鬼婆消失在门外,愤恨的坐在椅子上。

  但是不一会儿,他又开始轻声念诵咒语,汇集魔力。

  重复了几次之后,他发现似乎真的好像老鬼婆说的,他对魔法的使用一下子娴熟了许多,力量似乎也有所提高。

  斯蒂芬尼惊喜的试验,但是过了一阵子他发现这种美妙的感觉开始消逝…

  他有些焦躁,开始不断的采取各种方法试图将它找回来。

  最后他把目光投向了盘子里的幼虫。

  “那个法师彻底完了。”

  魅魔趴在金属人旁边轻轻踢动着双脚,现在她也开始像皮皮一样跟着金属人狐假虎威。

  金属人正在安装一个新的心脏。

  即使是强大如炼魔的心,也无法在金属人体内维持太久,它会逐渐变的干枯,好像被那些管线吸干了一样。

  “他完全屈从于**了…变成那个老鬼婆的食物只是早晚的事情,看来你要想跟着他离开深渊是不可能了。”

  “嘻嘻!嘻嘻!魅魔不如老鬼婆!”皮皮飞舞着讥笑。

  “哼!要不是我打下的好基础,那个老鬼婆能那么轻易得手?”

  “**…”金属人重新扣上袍子的皮带,现在他的衣服颜色更深了,因为沾上了太多的血。

  “有**或许是一件好事,没有**,就没有希望。”

  “在无底深渊谈希望可不是一个好话题…”魅魔伸了个懒腰:“所以你仍然在寻找对你来说其实不是那么重要的心脏么?”

  “可能吧…”金属人站起身:“看来要另外想个法子离开这里了。”

  否则我会在血战中不能自拔的…

  金属人对自己说。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