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九回合 钢铁要塞

第九回合 钢铁要塞

  金属人也散发出几乎和狂战魔所差无几的恶臭——那是他不断把炼狱生物的内脏往体内塞的结果。\\wWW。qΒ5。com/

  他胸前的破洞里塞了一个还算新鲜的恐纳魔心脏,但是似乎一如既往的陷入腐烂。

  金属人的身体因为大量血肉的侵蚀已经蒙上了一层锈色,体内似乎已经塞满了那些**污秽的东西,但是令人惊讶的是,这从来没有影响过他准确、致命,手术一样的杀戮动作。

  魅魔似乎看够了,跳下墙头。

  “看来我们在这里已经得不到什么进展了…”她似乎没闻到金属人身上的臭味似的,俯在他耳边低声呢喃:“如果你想彻底补好你的身体,恐怕需要更强力生物的心脏…例如深狱炼魔或者巴洛炎魔…”

  金属人扭头看着她。因为魅魔离的太近,有那么一瞬间两人的嘴唇似乎擦在了一起,魅魔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一下子拉远了和金属人的距离。

  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着那种触感——冰冷,血腥,好像用无数血肉凝成,积淀了千万年的冰。

  “你也对那个法师失去信心了?”金属人眼里的红火好像针刺一样,魅魔猛然间觉得自己长久以来贯彻的刺激他记忆的诱惑方法似乎不是那么稳妥的。

  “我可以帮你杀了他。我不喜欢法师…大多数法师。”

  魅魔觉得金属人似乎在笑。

  “我是斯蒂芬尼大人的私人财产…你想夺取斯蒂芬尼大人的财产么?”魅魔镇定了一下,开始发挥她的巧舌如簧。

  “我记得有人说过…我是没有私人财产的。”

  金属人仰起头,似乎又陷入回忆:“我想,或许我应该离开这里了。”

  “什么?”魅魔有些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打击的措不及防:“你的身体还没有修好!只要有更强力的魔鬼心脏,你就会变成真正的炼狱生物了!”

  “噢。那其实不重要。我想我已经有点逐渐想起来我究竟失去的是什么…虽然你骗了我,不过看在你帮我恢复了一些记忆的份上,虽然那不是你有意的…我就不追究了。”

  魅魔被金属人突如其来的巨变弄得有些慌乱,正想再说点什么,小恶魔皮皮飞过来叽叽喳喳的叫嚷:“铁皮人!指挥官找你!”

  “…传送门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所以,你们去更适合你们的地方去宰掉更多的魔鬼杂种吧!”

  迷诱魔指挥官铿锵有力的命令尤在耳边,不知所措的佣兵们已经被塞进混乱之船开拔——

  他们都是在多场战斗中幸存下来的非炼狱生物,在营地中已经有了一定地位,其强大的实力甚至得到了恶魔的承认——也正因为如此,这里已经不需要他们了。恶魔们从不指望有什么强者来助他们一臂之力,你自认为是可以左右血战的胜败么?那好,到更大的战场去吧。

  血战中没有英雄,也不需要英雄。

  “你这该死的塔那厘婊子!你故意的!”

  金属人和斯蒂芬尼都在这群人中间。魅魔和皮皮也在,与别人不同的是,他们显得非常得意。

  斯蒂芬尼气急败坏的咒骂,他现在发觉魅魔把他和金属人撮合在一起的行为不过是让他也成为这群出头鸟中的一员,但是却无法作任何事情改变这个结果——

  现在他们好像一流小溪,汇入无边无际的大海。

  法师发誓这次一定要彻底毁了魅魔,但是当他发现这次旅行的终点是万渊平原而不是血战的大战场灰色荒野之后又在魅魔的软语哀求下放弃了誓言。

  “…来到万渊平原了,离出去不就只差一步了么…”魅魔在他身下辗转呻吟:“难道我不是在为你着想…”

  这里是无底深渊不计其数层面的最顶端。

  金属人坐在钢铁要塞的码头边,看着这一片渺无人烟,寸草不生,积累着厚厚灰烬并且在深红色燃烧的太阳照耀下的荒凉之地。

  冥河在这一片灰烬中蜿蜒前行——有些河道泻入地表上深不见底的巨大深渊,而有些深渊则涌出污水作为支流汇入冥河,金属人他们应该就是从某条支流中来到这里的。

  这里的钢铁要塞庞大的难以想象,即使在非常远的地方,也能看见这些要塞恐怖的轮廓。

  皮皮不知道跑哪去了,或许这种地方才是他真正的家。

  金属人抚摩着钢铁的壁垒,感到一丝惊诧。哪来的这么多钢铁?

  在某些早已模糊不清的印象中,他曾经见过这种宏伟的钢城,并且同样置身其中…

  一群走近的魂灵打断了他的思绪。

  魂灵是由那些被无底深渊扭曲但是又没有同化的灵魂而而形成的,苍白的皮肤、残忍的利爪、锋利的牙齿、稀疏的头发以及无神的眼睛是他们的通常特征,一般可以由他们的外表来判断其强弱,身体越浮肿,在他们肉身中蠕动穿梭的蛆虫越多就代表他们已经越来越接近无底深渊邪恶的本质,或许很快要蜕变为低阶的恶魔,或者很快要被深渊吞噬。

  魂灵们看见金属人后慌张的躲避着,或许是因为金属人身上积淀的千百个炼狱生物的血肉形成的污秽气息连他们也承受不了。

  金属人没理他们,往要塞内部走去。

  整座钢铁要塞中充斥着魂灵,各种各样的恶魔,血战佣兵和足够疯狂的想要探索无底深渊的冒险者。

  “来吧!看看啊!红龙鳞片制成的铠甲!它能保护你在魔鬼杂种的火焰下毫发无损!”

  一个看不出种族的家伙高举着一件刚从面前火堆里挑出来的红色的链甲叫嚷着,旁边还堆了几件。如果细心一点,就会发觉链甲上的鳞片太粗糙了,颜色也红的非常不自然,如果对魔法有些了解,或许还能感觉到施加其上的暂时性“防护火焰”魔法…

  但是仍然有不少人趋之若鹜,也许他们并不是都看不出来那是假货,而是不愿意放弃每一点缥缈虚伪的希望。

  “看啊!居住于世界高峰之巅的雪精灵!她们的肌肤就像雪一样清凉甜美,多么娇嫩!”

  在另一边拍卖的奴隶贩子说到兴起,一把撕下离他最近的一个女精灵的上衫:“看!看这胸脯!看这肌肤!不管从哪方面说,都是极品!数量有限!可别等到你隔壁兄弟搂着她们当中的某个消魂的时候才哭丧着脸后悔!”

  同样挤在他身边的人也不少,大多数都是看起来已经不是新丁的家伙,他们高举着钱币、宝石、幼虫或者在战斗中弄来的各种物品,兴奋的喊价,似乎完全不在乎明天会怎么样,自己手里的魔法物品会不会在即将到来的下一场战争中救自己一命。

  或许他们已经逐渐认识了血战的真谛之一——你所拥有的任何技能和任何东西都不一定救得了你,不要太在乎它们,就算光着屁股上战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为什么在上战场之前不光着屁股进行一些更令人愉快的活动呢?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