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八回合 魔鬼终结者

第八回合 魔鬼终结者

  恶魔的营地内一如既往的混乱不堪。\WWw、QΒ⑤.CoM\

  一些混乱之船失去了主人,被拆散砸烂变成营地的一部分。更多的混乱之船驶来,给营地填充进各种各样的炼狱生物和不知底细的巴佬。斯蒂芬尼再没看到琼斯,估计这个恶魔船长已经逃之夭夭了。

  他现在拥有一间独立的帐篷——大多数时间都呆在里面冥想。在这个永远充斥着新兵的地方,实力强大者还是能得到相应尊敬的。

  魅魔现在经常整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斯蒂芬尼也有点懒的问了。反正他想要发泄的时候一个念头就能让她乖乖的回来,而斯蒂芬尼才不相信魅魔能在这里找到好心人帮她解开身上的指使术。

  “看哪!看哪!”

  一个狂战魔站在空地上叫嚷着,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所有人都因为他身上难以忍受的恶臭而躲得尽可能远,而这还是他尽力收敛了身上臭腺的状态!

  “噢!法师!你难道对这个不感兴趣么!”狂战魔看到了在围观者后面经过的斯蒂芬尼,咧开大嘴兴奋的叫喊起来,现在斯蒂芬尼也算是营地里小有名气的人物了。

  斯蒂芬尼停住脚步,他虽然确实没什么兴趣——恶魔兜售的物品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假的,但是他也不想过于得罪狂战魔这种强力恶魔,因为如果他们记住你了,而且对你印象不好的话,那么就就要时刻担心背后刺来的暗箭了。

  “尊敬的狂战魔先生,您有什么使我感兴趣的东西呢?”斯蒂芬尼挤过人群,强忍着使用空气清新法术的念头微微鞠了一躬。

  “专门挖出别人心脏的铁皮武士在寻找让自己身体完整的方法!”狂战魔四肢着地,然后又兴奋的站起:“如果你能给他一个新的心脏,就能获得他的效忠!怎么样!这个消息很值钱吧!而我有一个古老仪式的秘方,保证能做到这一点!”

  斯蒂芬尼用一颗无足轻重的小宝石作为这个消息的答谢,但是没买那个秘方——那肯定是假的,毫无疑问。

  斯蒂芬尼看到金属人的时候有些惊讶,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魅魔几乎挂在金属人的身上,对那些魔鬼心脏挑挑拣拣。

  “噢…斯蒂芬尼先生…”魅魔一看到法师,马上腻了上来:“最近都不敢打搅你呢…”

  “闭嘴,你这个小贱种,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我搞的那些把戏?”

  斯蒂芬尼阴沉着脸,实际上最近他确实有点忽略了魅魔的小把戏,这使他产生了一点危机感,尤其是看到她和那个金属人似乎已经很亲密了之后。

  “你就是那个寻求完整身体的铁皮武士?”一个法师模样的人凑过来,斯蒂芬尼不认识他,他也有意的没看斯蒂芬尼:“我想我有足够的能力帮你做到这一点…我叫卡尔文,是个很不错的炼金师,不过这大概要付出一点代价…立个契约吧,为我服务,直到我死怎么样?”

  “这主意真蠢。”斯蒂芬尼把怒气都散发在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身上:“就算你能帮他完整身体,那么他只要随后把你那个蠢脑袋拧下来,契约就算完成了——滚开,你是怎么当上法师的?”

  “嗨,我听说过你,魅魔裤裆里的法师…”卡尔文的讥笑没能持续多长时间。

  斯蒂芬尼几乎是怒不可遏的念出咒语。

  一道魔法酸液准确的打在卡尔文嘴里,让他捂着喉咙痛苦的咳嗽。卡尔文嘟囔出几个不成调的音节,似乎要进行法术反制,但是没能完成任何一个法术,斯蒂芬尼指着卡尔文,魔法能量不断灌注到他身上。

  卡尔文踉踉跄跄的退开,转身走了一段距离,伸出手来盲目的摸索着,最后瘫倒在地上,浑身都在冒烟。

  两个不开眼的怯魔也不知道几天没吃东西了,竟然对卡尔文的尸体产生了兴趣。

  他们扑到卡尔文身体上,大口啃食着他的血肉。很快其中一个身材较为强壮的怯魔抬起了身子,整个嘴巴连同口腔好像一块被火烤过的橡胶,软塌塌的从脸上流淌下来,而另外一个家伙根本没能把头抬起来,他把脑袋扎进了尸体的胸腔里去吃内脏,而脑袋就彻底的烂在了里面——卡尔文的全身体液都已经被斯蒂芬尼酸化了。

  这个场面让魅魔也生出了一点警惕之心,虽然她自信已经能把法师玩弄在股掌之中,但是仍然要提防他的恼羞成怒——毕竟他仍然是个非常强大的法师。

  金属人不喜欢法师。

  他似乎回想起来某些不愉快的记忆,看向斯蒂芬尼的目光中多了些许憎恨——魅魔敏锐的察觉了这一点,并且迅速的将其转移:“斯蒂芬尼…不知道您对融合炼狱生物的血肉方面有没有什么研究呢?”

  “你找到新主子了吗?”斯蒂芬尼怒气未消:“别忘了——”

  “我怎么会忘呢…”魅魔低下头表示顺从:“我只是想为您找到一个合适的搭档…毕竟可怜的瓦莱大人已经离我们而去了,不是么?”

  斯蒂芬尼倒是知道有些极度邪恶扭曲的家伙会寻求把自身和魔鬼或恶魔血肉结合在一起的办法,而且其中一些人也能获得成功,但是这个金属人想获得一个恶魔心脏的话…

  斯蒂芬尼不知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

  斯蒂芬尼和金属人的搭档确实很不错。

  没有什么东西能抵挡他们的联手,法师肆无忌惮的在金属人的保护下倾泻死亡,过于强悍的敌手就由他配合金属人将其撕成碎片,大部分的闲暇时候则试验如何把魔鬼的心脏安装到金属人身上,虽然除了不断累积失败次数之外没有任何进展。

  魔鬼和恶魔的实力对比似乎因为两个非炼狱生物而倾斜了——虽然只是在这个破地方,虽然只有那么一点儿。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恶魔营地内也是有些娱乐活动的,最常见的就是赌博、凌虐和厮杀。

  高级恶魔不会参加这类活动,低级恶魔没资格参加这类活动,所以很多时候营地内种种令人发指罪行其实和恶魔无关——当然恶魔也压根不认为那是什么罪行。

  今天似乎一如既往的平常,出战的士兵们在营地外找活路,不出战的士兵们在营地里找乐子。

  “你输了!”几个兽人发出粗鲁的笑声,围着一个面色苍白不住哆嗦的年轻战士。

  “拖进帐篷里去!”战士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是根本对抗不了五大三粗的兽人,围观者发出恶意的哄笑,这场面惹得坐在围墙上看戏的魅魔一阵轻笑。

  那个倒霉战士肯定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魅魔实在是不能碰——那个整天阴沉着脸的法师还在其次,更别说墙根那里锈迹斑斑恶鬼一样的金属人了,没有人不被他在战场上那种不知疲惫的屠杀所震撼,千万具尸体甚至给他换来了一个外号——魔鬼终结者。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