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七回合 心
  “你这样做是没有用的…”

  魅魔轻笑着,但是谨慎的站的离金属人远一点:“魔鬼的心脏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利用的…”

  显然魅魔以为金属人是想利用魔鬼的心脏把自己改造成半炼狱生物。wWW.qВ5。coM\

  从看见这个金属人的第一眼开始,魅魔就没单纯的把金属人认成一个简单的构装体。那是没见识的家伙才简单下的定义——或许这个金属人没有生命,但是魅魔肯定的认为他拥有某种独特的思想或者说灵魂,这是她长久以来无数次诱惑而产生的直觉,而她的直觉一向都很准。

  金属人看着魅魔。

  皮皮趁机从他手里逃出去,飞到魅魔背后,探出半个脑袋窥视。

  皮皮很惊讶,因为他发现金属人的目光突然变得似乎有些炽烈——似乎对魅魔**的身躯很感兴趣,这实在是让他对魅魔的能力有了全新的估计,难道连构装体也有**吗?

  “摩利尔…”金属人口中吐出了某个模糊的音节,似乎是人名。但是随后他站起身,蹒跚的向营地深处走去。魅魔轻轻咬着嘴唇,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刚才金属人的举动,算是某种回忆闪现么?

  接下来的日子主要是小冲突。

  似乎是因为某种空间的不稳定扭曲,这里最常出现的状况是前一刻还在荒凉的冥河岸边巡逻的士兵们下一刻已经发现和敌人狭路相逢,仅有的几个传送门也经常改变位置,而且今天门的另一边可能是营地门口,明天就可能是冥河水底。

  魅魔现在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勾引金属人身上,并且觉得他比斯蒂芬尼有趣多了。

  金属人参加每一次赶得上的战斗,仿佛他天生就为战斗而生一样。

  恶魔们也越来越欢迎这个不知疲倦的杀戮者,因为他已经很少攻击同伴了——如果同伴不攻击他的话。

  “真想知道是什么家伙制造的这个金属人——他简直天生就是为了血战而生的。”

  魅魔坐在一根孤零零的石笋上,和皮皮一起欣赏下面的战局。

  “哼哼…笨蛋!笨蛋!”皮皮飞舞着,轻蔑的评点。

  几个劣魔叽里咕噜的嘟囔着冲着金属人扑了上去,但很快就噼里啪啦的摔倒,变成许多碎块。

  链刃在金属人手间盘旋,活像是大冥蛇锋利的舌信。

  指挥的魔鬼愤怒的喊叫了点什么,一只庞大的怪物从阵后撞开碍事的劣魔,一步三摇头的走出来,看上去很有些绅士的味道,只是长相就不敢恭维了,它浑身披着一副黑黝黝的厚实表皮,看上去不像普通的铁制兵器可以扎透的样子,呈三角形的脑袋上面竖着六根长长的骨刺,上面血迹斑驳,看样子是久经沙场,六只强壮的蹄足上甚至生有倒刺,一些类似碎肉的东西挂在上面不停摇晃,脑袋前端是一张锯齿獠牙的大嘴,呼吸起来好像刮起了一阵小型台风,怯魔们叽叽喳喳的叫嚷着,与其说这是一只怪物,倒不如说更像一个人造的生物兵器。

  “噢?”魅魔饶有兴趣的托着尖尖的下巴:“半炼狱三角怪?那些魔鬼们整天都和什么东西交配呦~”尾音非常动听,可惜没人欣赏。

  三角怪首先对离它最近的怯魔们产生兴趣,轰隆轰隆的向他们冲了上去。

  这不是战斗,而是一场屠杀,虽然血战中有太多的屠杀,但这么干净利索的行动在这么个小地方还是很少见的,怪物庞大的身躯完全没有影响它的灵敏度,只见他脑袋左右晃动着,把怯魔好像串肉串一样串在他的六只骨刺上面,想要从身旁或从后面攻击它的人,总是被它准确的一脚命中,蹄子上的倒刺长在它身上好像无关紧要的装饰品,然而却能在受害者身上开一个足够死上七十二遍的伤洞,很快所有敢站在它面前对抗的家伙们就全军覆没了。

  用时不到半分钟,惊人的效率。

  剩下的恶魔们紧张的重新列阵,而对面的魔鬼们也跟在三角怪后面步步逼近。

  一个正对着三角兽脑袋的人类战士似乎无法接受这种场面了,他面色苍白的看着挂在三角怪骨刺上来回晃荡的眼珠,突然大嚎一声转身就跑——

  “临阵退缩者死!”

  甚至没等唯一一只督阵的弗洛魔做出什么反应,金属人已经砍掉了他的脑袋——无头尸体喷出一股乌黑的血泉,继续跑了几步,扑通一下摔倒。

  还不纯熟的深渊语沙哑怪异,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战。

  金属人独自迎上去面对庞大的三角怪,而三角怪仍然悠闲的晃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用眼睛观察着对面的敌手,一边咬住一个怯魔的残躯享用起来。

  突然三角怪冲了过来,速度与它的体重完全不成比例。

  金属人一动不动——三角怪在他面前嘎然而止。

  三角怪奔跑所引起的烟尘渐渐回落,电光火石之间其他人并没有看清楚状况,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金属人稳稳的站着,三角怪停在了他的跟前,脑袋上现在虽然还是六只骨刺,但是其中最前面的一根骨刺已经被硬生生折断,反过来好像一只标枪一样把三角怪的脑袋死死的钉在了地上,硕大的脑袋甚至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凹坑,鲜血很快将坑填满,顺着金属人的脚边流散开来。

  看也看明白了,金属人在三角怪的骨刺穿透他身体的一瞬间,伸手把一根骨刺拔了下来,然后就好像制作标本那样,把它钉在了地上。

  恶魔们士气大振,而魔鬼则开始退却,就算是血战,也允许暂时的战术迂回吧?

  魅魔兴奋的站起来:“后面那个!后面那个!别管三角怪!它没价值的!”

  她指的是一个正在使用类法术能力进行短距离瞬移逃走的魔鬼。

  金属人把钉在三角兽脑袋上的骨刺拔了下来,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骨刺看起来很重,通体呈螺旋状,一件可怕的天生武器。

  那个尖耳朵的巴霸魔已经逃出了很远的距离,虽然他每次传送的距离都不长,而且没有规律的移动也给瞄准带来了很大困难。

  不过金属人似乎不在乎这个。

  一道寒光从他手中飞出。金属人完全没有正常人投掷长矛类武器时所作的迈步伸腰展肩的准备动作,只是胳膊画了大半个圆,长长的骨刺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近乎直线的飞了出去——它甚至还在空中急速旋转着,发出撕裂空气的锐响,就在魔鬼刚完成一次传送还没做好下一次准备的时候,正中他的脑袋。

  “满分!”魅魔好像一个美少女啦啦队员一样击了一下掌:“把它的心脏挖出来!”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