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六回合 炼狱的战场

第六回合 炼狱的战场

  双方的部队都谈不上什么阵形——恶魔这边是由最低级的怯魔裹夹着或者自愿或者被迫的非恶魔炮灰往前冲,魔鬼那边则是由最低级的劣魔裹夹着或者自愿或者被迫的非魔鬼炮灰往前冲,双方好像两股混浊的潮水,激烈的碰撞在一起。\\www。qВ5、c0m\

  斯蒂芬尼尽可能的往后缩,但是这根本不可能——高等恶魔狂吼着在后面督战,长着秃鹫一样脑袋的弗洛魔甚至挥舞着爪子对身边的战士施展集体魅惑,让他们不知畏惧的冲锋,而前方偶尔能记起来使用自身能力的怯魔们也不管不顾的随意释放黑暗术、惊恐术或者臭云术,让周围的人要么陷入一团漆黑中连方向都搞不清,要么陷入恐慌中大喊大叫漫无目的直至被干掉,要么被有毒的黄绿色云团笼罩着呕吐咳嗽痛苦万分…

  绝对的混乱。

  相比起来,魔鬼方面似乎有秩序的多,劣魔们向潮水一样冲过来,无视任何阻碍,他们没有武器,没有护甲,甚至也没有怯魔那样的法术能力,但是他们无所畏惧,没有思想,唯一的目的就是用爪子把所有挡在面前的东西撕碎——

  牛头怪瓦莱现在已经顾不上斯蒂芬尼了,他挥舞着链枷,打碎每一个过于靠近他的东西,无论是敌人还是同伴。

  一道耀眼的电光从斯蒂芬尼手上射出,打在一个已经几乎要抓住他的劣魔身上,随后好像有生命般跳跃传导到附近数个生物体内,强大的能量让它们纷纷炸裂开来,弥漫的臭气让斯蒂芬尼一阵恶心——他释放了一个闪电链法术在面前清出一小片区域,但是随后更多的家伙填了进来,而且这个小小的变局还吸引了几个火球飞过来,斯蒂芬尼略显狼狈的逃开,再也不做什么攻击行为,而是指望着身上的防护法术能挨到这该死的战斗结束…

  不是这个。

  金属人看了看手上的心脏,随后不满意的扔掉。

  他记不清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

  他只知道自己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他记不得丢在哪里了,或许是因为身上的破损让他有些不太正常?

  我徘徊于这片燃烧的土地,寻找着能使我完整的东西…

  我要得到它,得到她。

  为什么是她?

  金属人有些困惑,但是动作绝对不慢——

  一个大昆虫模样的魔鬼冲过来,两只复眼闪烁着凶残的黄光,周身散发的恐惧气息让人退避三舍。

  金属人一侧身,让开他的第一次进攻,没等他调整方向作出第二次冲锋,已经伸手扯住他的后腿猛力一轮,把他摔在地上,然后踩住他的腰部,双手各抓住他的一条腿。魔鬼惨叫着挣扎,六条腿上锋利的肢爪拼命抓挠着,但是除了在金属人的身体上增加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划痕之外没有任何成绩。

  他的胸腹发出令人牙酸的撕裂声。金属人脚上发力,同时双手一扯,这个可能在某些地方足以横着走的魔鬼就带着惨号和飞溅的体液被扯成了两半。

  金属人提着两截残躯看了看。魔鬼的下半身正在稀里哗啦的从破口流出大摊内脏,也不知道都是什么器官。金属人皱了下眉——或者说自以为在皱眉,觉得自己无法在他身上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随手把两截残躯扔掉。

  双方的主力部队现在已经开始发力。魔鬼们投出炽烈的火球,好像在空中下了一场火雨,而恶魔大声念诵着污秽的邪言,制造出大量的黑暗区域。

  黑暗和火焰对金属人都没什么影响。

  他杀戮,寻找,沐浴在浓烟和烈火中,甚至让他感到了一丝舒适的暖意——他将每一个敌人的心脏挖出来塞进自己胸膛,但是始终觉得空空如也。

  这让他非常生气。

  战斗终于结束了,不是因为某一方取得了胜利或者达到了什么战略目的,而是因为炮灰们已经差不多消耗殆尽。

  斯蒂芬尼没找到瓦莱,他没能回来,一个曾经身经百战的牛头怪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甚至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是怎么不见的,战死?逃跑?被俘倒是不大可能,血战双方对俘虏从来都没有兴趣。

  也许这就是参加血战者的唯一命运。

  不过魅魔倒是没丢,因为不解除斯蒂芬尼施加在她身上的指使术的话她也没法逃跑,在看见魅魔之后的下一刻斯蒂芬尼近乎是急不可耐的就把她拉进一间空帐篷,战斗过后这样的空帐篷多得很——用发泄来缓解几乎使他崩溃的精神压力。

  很快,斯蒂芬尼就沉沉睡去。魅魔支起完美的半身,猩红的长舌在唇间舔了一下,有些不屑和得意的看着身边强大的法师。

  他的心灵堤坝虽然仍旧强大——但是已经被愤怒畏惧疑虑和**等种种本能情绪钻出了老鼠洞,而这在魅魔看来,几乎就和崩溃了没什么两样。

  这个法师已经不足为虑了。

  魅魔钻出帐篷,有意无意的伸了个懒腰,让幸存者们看得目瞪口呆。

  其实只要魅魔愿意,她完全可以挤进这个营地的统治阶级中去——但是她曾经作过一个巴洛恶魔的私宠,并且不愿意再重温那种经历了。

  还是自由自在的诱惑凡人比较有趣。

  魅魔轻轻踮着脚,这种行走姿势能充分的把她的曲线韵律展示出来,她已经习惯了用女性的体态诱惑别人,对如何展示男性阳刚之美反而忘记的差不多了,她毫不在意扫在身上的贪婪目光,这些家伙她还看不上眼,能在一场战斗中活下来不代表有实力,唯一的可能就是有运气,而幸运之神会不会长久眷顾你,还是让时间来证明吧。

  某种讯号传入魅魔的脑海——那是炼狱生物之间独特的心灵沟通能力,魅魔甚至可以利用这种能力召唤其他的恶魔前来帮忙,当然这要看对方的心情,而且魅魔几乎从没使用过这种能力,因为这会让她对应招而来的恶魔有所亏欠。

  这是那个小夸塞魔皮皮的声音…魅魔虽然不会因为她和皮皮是难友而对其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事实上在恶魔之间谈感情只是一个笑话,但是魅魔仍然决定去看看,因为她对皮皮提到的铁皮人突然有了某种异乎寻常的兴趣。

  皮皮哭丧着脸,奸诈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努力想着有什么办法能从这个怪物的手中逃出去——他真不应该飞那么近的!

  金属人捏着皮皮的一边翅膀,并没有很用力,好像一个小孩子抓住一只蜻蜓那样漫不经心,但是完全掌握着皮皮的生死大权,他用那双恶魔一样的红眼睛观察着皮皮,似乎觉得这个东西太小,不适合塞进自己胸前的洞里——在皮皮看来那简直就是一张饕餮不止的嘴巴,他从战斗开始就有意跟着这个铁皮人,在皮皮看来依附强一点的家伙是血战中不二的生存之道,而从撕裂第一个恶魔到现在,铁皮人已经往里面塞进足有近百个魔鬼或者恶魔的心脏了,后一个挤碎前一个,弄得那里血肉模糊一片,甚至现在连他的全身都散发着与恶魔无异的血腥气,但是金属人完全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