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五回合 恶魔的军营

第五回合 恶魔的军营

  皮皮幸灾乐祸的笑,尤其是高等恶魔的尸体被一口咬断的时候——看着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家伙们也成为食物,实在是让皮皮开心——不过他很快就不笑了,愤怒号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与普通漩涡一般会产生向内牵引的力量不同的是,眼前这个漩涡似乎是向外旋转的,黑色的冥河水好像烧开了一样不断翻滚着,把尸体不断的从冥河深处抛涌上来,看来,这里就是冥河上漂浮的大量魔鬼和恶魔尸体的源头。/wWw、QВ⑤。coМ\\

  “这是什么?”斯蒂芬尼问魅魔。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汹涌的冥河。”魅魔仍然慵懒的说着,但是斯蒂芬尼没有时间对此感叹,这些尸体无疑来自于另一个位面,难道说,现在冥河的底部存在着一个连接两个不同位面的出入口?

  很快他的想法就得到了一部分的证实。

  琼斯船长避开一条正吃的兴高彩烈的底栖魔鱼,指挥愤怒号朝着漩涡中心开去。

  “法师!你们最好回到船舱里面去!我们很快就要离开深渊了!”琼斯亲自把舵,对着斯蒂芬尼他们大喊着。

  于是斯蒂芬尼、瓦莱、魅魔和皮皮都乖乖的回到船舱——此时愤怒号已经开始倾斜着旋转了。

  瓦莱一把抓住皮皮,重新给他戴上锁链:“好了!放风时间结束了!”

  这让皮皮非常恼火,自己怎么就忘了呢?

  突然整个船都竖了起来——瓦莱一下子摔倒,和金属人滚在一起。

  斯蒂芬尼及时施展了蛛行术,魅魔仍然没有骨头似的挂在他身上,皮皮把链子扯得笔直拼命扑腾,防止被绞到牛头怪身下,舱内已经开始漏水,整艘船开始天旋地转。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愤怒号重新稳定了,似乎又漂浮在冥河的水面上。

  “咳!咳!”皮皮使劲的咳嗽。

  没人招呼他们出去。

  斯蒂芬尼疑惑的推门出去——甲板上全是水,看来确实刚刚从漩涡里钻出来,甲板上还残留着些许残肢,不过似乎出现的地点有些不那么令人愉快。

  “快点!你们这群新丁!”一声炸雷般的咆哮似乎让愤怒号都摇动了一下,斯蒂芬尼惊愕的看到一个足有十七八尺高的巨大恶魔站在甲板上,压得愤怒号几乎不堪重负。

  他体格异常壮硕,通身近乎漆黑色,长着一个类似豺狗的脑袋,除了两只肌肉结实长着的爪子的巨大臂膀之外,胸前还有两只较小的钳爪,这个较小是相对而言的,实际上它们比琼斯船长的左蟄还要大许多——

  琼斯船长呢?他是怎么无声无息的把船弄到这个恶魔面前的?

  斯蒂芬尼制止了瓦莱不自量力的跃跃欲试,面前这个被称作迷诱魔的恶魔明显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何况斯蒂芬尼看见愤怒号周围也停泊着许多奇形怪状的船,上面的乘客正纷纷下船,加入到岸上拥挤的队伍中去…

  “对不起,您是不是搞错了…”虽然已经预感到了点什么,但是斯蒂芬尼仍然希图作最后一次努力。

  “闭上你的嘴,巴佬。”迷诱魔半弯下身体,两只紫色的眼睛透出摄人的光:“你是想赶紧下船加入队列呢?还是想因为废话变成冥河里的一滩臭泥呢?”

  “船舱里还有一个!很棒的战士!加热了就能用!”

  斯蒂芬尼看见琼斯了——他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不时的鼓出一个小包,看样子里面全是幼虫。

  “看来琼斯卖了我们…而且卖了一个好价钱。”魅魔仍然往斯蒂芬尼耳朵里吹气,也不管他此刻有没有这个兴致:“欢迎加入血战,斯蒂芬尼先生。”

  皮皮哭丧着脸,他又是一个血战侦察兵了。

  几个怯魔把金属人抬出来的时候引起了一阵惊叹——这帮新兵很明显也被这东西震惊了。

  但是迷诱魔没什么激烈的反应,在血战中,就算你全身都是钻石打造的也一样。血战没有开始,没有终结,没有胜利者,没有幸运儿…只有炮灰。

  恶魔在这片不知名位面的荒原上搭建了一个营地——如果从空中俯瞰下去,它的整体结构就好像一张枝节横生的网,一般在陆地上,一半在水里,相当复杂,护墙堡垒之类的防卫设施也完全没有规范,看起来这个地方从建立的那一天起就完全是毫无规划的,这里添点,那里加点,弄的好像迷宫一样,粗糙而且破败,就算里面密密麻麻的挤满了生物也一样。

  这里不是地狱的第一层,也不是无底深渊的顶部万渊平原,更不是下层界的主战场灰色荒野,实际上可能没有任何战略价值——但是这没有关系,也没有人在乎,或许是因为很久以前一个塔那厘恶魔在这里碰到了一个巴特祖魔鬼偶然发生了冲突,也许是因为某些更无聊的理由,就这么的把这里开辟为战场,反正血战需要的仅仅是牺牲品和让牺牲品互相厮杀的场地而已。

  斯蒂芬尼第二次看见那个金属人的时候,他正坐在一只恶魔的尸体上面,拿着他鲜血淋漓的心脏往自己的胸膛的破损里面放。

  周围的人畏惧的看着他,明显的在其周围留出了一个尊敬的空间。

  斯蒂芬尼摩擦着手指上的新戒指——这个戒指是他从一个半炼狱血统的战士手里弄来的,能提供一些对火焰的防护,那个家伙看见魅魔的时候几乎走不动步了,于是斯蒂芬尼就“慷慨”的提出了这个交易,魅魔陪那家伙一天,代价则是这个戒指。

  应该说他是愚蠢还是精明呢?用可能保护他在战场上多活一刻的东西换取一天欲仙欲死的**,这个代价究竟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呢?

  “不是这个…”金属人用通用语自言自语的说,声音铿锵。他缓缓抬起头,环顾着四周,引起一阵恐慌。

  “他又被唤醒了么…”斯蒂芬尼寻思着,这个金属构装体明显比瓦莱更适合做护卫…只是不知道他的原主人还活着没有…

  “起来!你们这帮蠢货!上战场了!”迷诱魔——他是这个营地的一个指挥官,大声咆哮着呵斥这些刚从四面八方被召集来的杂牌部队,目光扫过金属人的时候停了一下:“别再玩那个家伙的尸体了!我用燃烧之手把你弄活过来是让你去干掉那些臭气熏天的巴特祖魔鬼的!起来!撕开他们的胸膛,掏出他们的心脏!”

  金属人默默的站起身,跟着队伍往前走。

  斯蒂芬尼跟着他——瓦莱跟着斯蒂芬尼。

  走出营地的时候斯蒂芬尼突然想笑,那个刚刚把魅魔抱上床的倒霉蛋,是不是也一肚子怨气的跟在这个队伍中呢?

  这种轻松的心情在和魔鬼们交锋后的几分钟内迅速消失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