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回合 尸河
  现在整个锻造室几乎都烧着了,在那个燃烧的怪物面前,怯魔们甚至靠近一些就会被烤糊,更别说被直接打中了——怯魔们前仆后继的做着没有胜算的肉搏,金属人虽然似乎还处于不大正常的状态,动作没有章法,但是挡者披靡,一个又一个的怯魔被撕裂,不过它们的牺牲也不是没有用的,起码用血肉让金属人身上的温度降低了一些——斯蒂芬尼在怯魔死的差不多了之后也放出一个寒冰锥法术,喷涌的寒气击打在金属人的身上,让他周身冒起灼热的蒸汽,金属人似乎被魔法寒气影响到,动作有些停滞。/www。qВ5。com\\

  琼斯船长恰时发起了攻击——他带着可怕的恶臭和怒吼冲向金属人,锻造室内悬挂的器具和设备突然也好像有了生命一般扑到金属人身上缠住了他——

  金属人被琼斯船长可怕的冲锋推撞在舱壁上,第一次处于守势。琼斯船长疯狂的吼叫,两人之间大量水汽蒸腾,金属人抓住琼斯砍下来的锯齿刀,将它掰断,琼斯就扔开刀,用左手扼住金属人的脖子,以可怕的蛮力将他摁倒,忍着皮肉烧灼的剧痛怒吼,右臂上的大蟄打桩般不停挥起,砸落,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之后,他提起金属人又往舱壁上重重摔打,直到打碎舱壁,把金属人扔了出去。

  金属人飞出船外,蛇信般的链刃挥出,卷住船舷,一个回转落到甲板上,但是大量的河水随着他从天而降——还夹杂着无数尖刀一样的冰锥。

  金属人的身上已经开始结了冰碴,从高热到严寒,似乎使他的身体机能受到了影响。

  不过他显然并不甘心失败,链刃缩回手臂,然后好像一杆长枪一样笔直刺出。魅魔有意无意的一闪,把斯蒂芬尼让了出来,可怕的锋刃在斯蒂芬尼身前的虚空中凭空划出一道耀眼的火星,被力场盾阻挡——

  “撕碎你!”琼斯出现在甲板上,他的身体多处烫伤,看起来愤怒之极,扬起左臂的钳爪,大大张开,冲着金属人猛力钳合。

  奇怪的是,很明显金属人还没进入他的攻击范围,难道琼斯疼的失去理智了?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钳爪张开的时候,连他身边的斯蒂芬尼都感到一股强烈的气流裹夹着自己,几乎要把他吸进巨爪之中——好像一台马力强大的吸尘器一样,随后钳爪咬合,威力无比的冲击波便经由空气的传导,炮弹一样打在金属人的身上。

  冰屑飞溅,金属人被炮弹一样的压缩气流推裹着倒飞出去,撞向船头——几乎是爆炸般的撞击过后,半个船头都没有了。金属人镶嵌在扭曲的铁皮之间,同样的扭曲。

  使用完这招之后,琼斯显得相当疲累。

  “我的船算完了…”

  “斯蒂芬尼先生!”牛头怪瓦莱此时才拿着链枷出现——和他以往相比,这次也太慢了些。

  “真是个棘手的玩意儿。”琼斯似乎没察觉出什么:“扔进水里去!我不要了!”

  “等一等…琼斯船长。”斯蒂芬尼制止了他:“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研究一下这个构装体…当然,我会额外付出一些报酬,而且保证不会让他像这次一样醒过来的。”

  “那就交给你了。”琼斯嘟囔着:“我要在这里停泊一阵子,找些船员来…他们都快死光了!”

  “真是难以想象…”斯蒂芬尼让牛头怪把金属人弄回房间,经由胸部的破损观察其内部,发现简直就和人体的复杂程度不相上下。

  “那东西很了不起么…斯蒂芬尼先生…”

  魅魔躺在床上吃吃的笑,那笑声让斯蒂芬尼心神不宁,好像在用一根鹅毛给耳朵瘙痒一样,他最近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最后他放弃研究,回身猛的冲魅魔高喊:“住嘴!你这个贱种!我还没和你算账呢!过来!舔我的脚!”

  魅魔似乎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她蛇一样从床上滑下来,趴伏在船板上慢慢扭动,让斯蒂芬尼的目光随着自己丰满的臀部逐渐变得狂乱,她慢慢爬近斯蒂芬尼,四肢上的鳞片摩擦着沙沙作响,伸出血红的长舌,从斯蒂芬尼的赤足舔起,慢慢钻进他的法师袍向上蠕动…

  斯蒂芬尼轻叹了一声。

  他用最后的清醒给金属人施加了一个使他保持低温状态的法术,险些念错了咒语,然后他就再也发不出有意义的声音来了。

  金属人眼睛里的红光闪烁了一下——但是斯蒂芬尼没看见。

  愤怒号修好后,仍然顺着冥河前进,好像航程永远没有尽头似的。

  不过这种枯燥的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

  这次是皮皮首先发现的——不发现也不大可能。

  成百上千的尸体。

  那些尸体奇形怪状,大部分是和怯魔水手一类的家伙和另外一种好像肉团一样的奇怪生物,依稀可以看出类人生物的躯干和头部,他们残缺不全,很多身上还带着焦黑的痕迹,另外一些则是比较大型的种类,即使已经死了,从他们的形体上也能看出某种极其邪恶的味道,他们就这样密密麻麻的漂浮过来,互相挤压着,平时冥河变换莫测的水流此刻也被这些尸体的流向揭露出来…

  空气中的腐烂气味异常的浓烈,冥河好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蓄尸池,琼斯向尸体漂浮过来的方向看了看,除了好像银河一样的带状尸群,什么都看不到,仿佛所有世界的生命全部死掉并被抛到了冥河里一样。

  “这么多魔鬼和恶魔的尸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了?”斯蒂芬尼扶着船舷远眺,就算他是个强大的法师,但是这种情况也让他目瞪口呆。

  “哈哈!我们快出去了!向尸体漂浮过来的方向前进!”琼斯船长高声叫喊着,兴高彩烈。

  两个水手负责不停的打捞尸体,其余的人各自回到工作岗位,愤怒号的烟囱冒着滚滚浓烟,吼叫着继续前进,因为连续数日的航行,愤怒号几乎耗尽了所有能够燃烧的东西,而现在打捞上来的尸体弥补了这一不足,湿漉漉的尸体被塞进锅炉,很快被烤干,燃烧,迸发出浓浓烈火,然后催动着愤怒号巨大的桨叶,把冥河水扑腾扑腾的推向身后。

  “不过是血战的残局罢了…”魅魔趴在斯蒂芬尼肩上吃吃的笑:“一场小冲突…”

  “血战…”斯蒂芬尼沉思着,似乎第一次被这个主物质强者经常提在嘴边的词语震撼了。

  愤怒号在遍布尸体的河流上穿行着,在这个好像是地狱深处最梦魇的景色中孤独的游荡。

  “看!看!底栖魔鱼!”负责瞭望的皮皮突然兴奋的尖叫。斯蒂芬尼也看到,河水翻涌间,一个巨大的黑色鱼头从水下浮了上来,大嘴张开,直径接近二十尺,好像巨大的花瓣,又好像漏斗,带着四条充满黏液的触手,一下子就把好几具尸体咬住,刀锋一样密密麻麻的锯齿擦着愤怒号划过,斯蒂芬尼甚至有点担心它会不会连船一起吃掉。

  “转舵!蠢货们!”琼斯叫喊着:“法师,你不要站在船边!离它们远一点!”

  底栖魔鱼可以说是下层位面食物链中顶尖的存在之一了,这从它们居然能生活在冥河里——虽然只是支流——就能看出来,它们大多数时候都沉在河底觅食或者休眠,因为睡觉是减轻饥饿感的最好方法之一,不过看来今天这顿盛宴实在是太丰富了,居然能吸引它们也浮上来。

  现在整片水域已经开始变得黏黏糊糊——底栖魔鱼释放的黏液云团已经充斥了水面,正在把一时吃不了的尸体往水下拖。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