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回合 苏醒
  法师得到了一个独自的房间——虽然魅魔也住在里面,但是她现在完全是法师的私有物了。\\WWW。qb5、coM

  牛头怪守在门口无所事事,不过他强壮的体魄保证了那些怯魔水手不敢随意挑衅,皮皮得到了暂时的自由,因为琼斯船长说他需要一个瞭望手,于是皮皮在桅杆上飞来飞去,貌似在履行职责,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在盘算如何逃跑和各种稀奇古怪的半拉子阴谋诡计,冥河还需要瞭望手?指望看到美人鱼么?

  愤怒号几天后就离开了那片荒芜的滩头区域,进入另一条汹涌澎湃的冥河支流——如果有人从近乎无限远的角度看去的话,会发现冥河是盘旋着上升的,穿过各种迥异的世界——当然愤怒号上没有一个人认识到这一点,毕竟他们没有神的眼睛。

  今天皮皮正用尾巴卷着桅杆打瞌睡——愤怒号其实是不需要船帆的,占据了半个船体的熔炼设备不仅能制造各种铠甲和武器,也提供了充分的动力。

  斯蒂芬尼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自己的船舱里,对琼斯船长会把他们带到哪去漠不关心。牛头怪咆哮着对不慎靠近的怯魔们说:“不许打搅法师的研究!”

  但是皮皮几乎可以确定他其实是在玩弄那个魅魔或者被那个魅魔玩弄——给一个魅魔施加指使术命令她是一回事儿,但是真正把她捏在手心里又是一回事儿,皮皮虽然只活了几百年,但是也见识过许多家伙想要一个魅魔做宠物最后却成为魅魔的宠物——甚至包括比魅魔还要高级的恶魔。

  再说了,玩弄一个变化出来的东西有意思么?这简直比皮皮梦想自己成为深渊领主还蠢。

  突然船身剧烈的摇晃了一下,几乎横了过来。皮皮被冲击力带的尾巴拉的笔直,他大叫起来:“礁石!礁石!”

  “住嘴!这里怎么会有礁石!飞下去看看!”琼斯船长愤怒的挥舞着蟄钳,站在驾驶台上高喊。

  皮皮不情不愿的飞下去绕到轮桨那里看是什么东西造成搁浅——但是马上飞上来大叫大嚷:“是个人!是个人!”

  琼斯一连踢下去五个怯魔水手才把罪魁祸首捞上来。

  但是他随后眯缝着眼睛,觉得就算把全船的水手都扔到冥河里面去或许也是值得的。

  皮皮也在飞来飞去的端详着这个吓了他一跳的东西,起初还以为他是一个穿着铠甲的人类生物,但是仔细观察后发现这家伙完全就是一具金属构装体,但是似乎和皮皮记忆中见过的全都不一样,因为他简直精致和复杂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覆盖全身的金属甲胄严丝合缝,结构完美,金色的条纹交织着遍布全身,关节等处甚至因为极其细密的金属结构而富有弹性,而且连面目都带着非常清晰的类人生物特征…只是胸前心脏的位置开了一个洞,似乎有什么部件被挖走了,露出几根脉络一样的半截金属管线。

  “我感到这个构装体身上有一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

  斯蒂芬尼也出现了,脸色略显苍白。

  玩过头了吧。皮皮恶毒的想。

  “嗯…法师先生,你能把它修复么?”琼斯端详着:“我可以免掉你的旅费!这可是一个好东西…或许很值钱呢!”

  “我并不建议这样做。”斯蒂芬尼抚摩着金属人冰冷的外壳:“构装生物是依托于其制造者而存在的,而且会永远听从其主人的命令——这个金属构装体如此精密,又蕴含了奇特的能量,我甚至无法分辨那到底是什么…所以我想修好他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一来他未必会听从你的命令,二来我担心会被他的制造者察觉,虽然看起来他是被毁坏后抛进冥河的,可是谁知道他的主人是不是还在寻找他?”

  琼斯寻思了一会儿。

  “有道理!我现在开始喜欢你了!我会把你送到你可心的地方去的!猪猡们!动作快点!把这个金属人拖到锻造室去!”

  锻造室内烟雾腾腾。

  愤怒号暂时停泊下来,所有的燃料都全力供应给炼炉。通过魔法和燃料的支持,炉火燃烧到最大程度,喷吐着火焰和热量,好像一个准备接受祭品的怪兽。

  怯魔们撕扯了几下那具金属尸体,发现很难拆散它,甚至连弄掉一点几乎都做不到——于是它们不耐烦的放弃了,把它整个儿塞到炼炉中。

  斯蒂芬尼、皮皮和魅魔都在门口看热闹。

  “怎么这么慢!”炉火燃烧了很久,耗尽了船上几乎所有的燃料,鼓风的水手换了好几批,火焰甚至已经呈现白色,但是还是没发现炼炉中的构装体有熔化的迹象。

  “不等了!”琼斯船长的汗水顺着铁甲的缝隙流成一条小溪,喘着粗气,恼怒的喊到:“拿出来锻造!用力打!”

  一个怯魔拿着长长的挠钩,苍白夹杂着灰蓝色区块的皮肤在高温的熏烤下变得皱皱巴巴的,它大张着嘴,口水几乎都烤干了,冒着难以忍受的高温准备把那个金属尸体从火中弄出来——但是钩头刚刚碰到构装体的时候,情况直转而下。

  一条赤练毒蛇般从火炉中飞起,卷住那个可怜的倒霉蛋将他拉进炼炉,他只惨叫了半声就戛然而止,可怕的高温马上溶掉了他的血肉,把他变成一滩散发着焦臭味道的黑炭。

  “怎么回事!”琼斯大叫着,抽出满是锯齿的大刀,准备战斗——锻造室内马上弥漫着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好像冥河底部淤积了千万年的臭泥翻上来一样,让斯蒂芬尼他们狼狈的后退,难以忍受的几欲呕吐。

  炉火从熔炉中飞溅出来,四散燃烧。怯魔们嘶叫着,带着愤怒和畏惧,看着那个站在炼炉中燃烧的人形——两点幽幽的红火从火焰和烟雾中透出来,那是他的眼睛。

  他爬出炼炉,每一步都在船板上留下了燃烧的火焰。链刃围着他转了一圈,刷的收回体内。

  “杀了他!”琼斯大吼,怯魔们纷纷扑上,不仅是因为命令,也是因为某种巨大的恐惧,恐惧的甚至超越了对死亡的惧怕和大型同类施加其上的威势。

  皮皮扑闪着翅膀飞高到桅杆上,现在谁也顾不上他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