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五回合 天平

第二十五回合 天平

  说是枪可完全不同于四十七以前所见的那种,枪口比较长,枪身也相对厚重了些,而且是反握式的,枪口在拳头的下方,扳机环却和传统的相同是使用食指操作,所以必须装在枪柄的末端,于是整只枪看起来显得十分的怪异。\\Www。qВ5、COm\\

  黑色的花纹发出阴冷的光芒,呈现出一种淡蓝色。

  “第二回合。”欧沙利文朝着脚下的石块开了一枪,一道如同微小流星的火光没入石体,发生了一起让整块石头粉碎的爆炸。

  四十七对枪这种在魔法世界里凤毛麟角的武器从不陌生,有关各种武器的知识从他诞生的时候就已经灌输在他的中枢储存器里,对于使用更加是轻车熟路,枪这种东西只要稍微偏离开弹道就根本没有危险,这也是他身经百战的心得。

  交手时才发现他之所以有这种看法,仅仅是因为没有遇到像欧沙利文这样使用枪械的家伙而已。

  欧沙利文现在的脚程至少比刚才快了一倍,开枪的速度和准确性都不是以往任何一场战斗中的任何一个敌人可以比拟的,甚至任何精密的仪器都不可能做到像他那样——四十七开始显得捉襟见肘。

  流星样的子弹呼啸着,虽然还不足以对四十七的金属外壳什么影响,似乎也看得见弹道的轨迹,但枪弹的用法却不比刀法。

  接连十几发子弹全部击中四十七前胸的某一个点上,无论四十七如何回避并设法靠近,子弹总是准确刁钻的命中刚才命中过的地方,现在那里已经严重凹陷,四十七很希望这层铁壳里面还有些其他东西。

  四十七现在把全部精神都放在提高速度上面,他平静了自己因欧沙利文对自己回忆的颠覆所引发的少许慌乱,逐渐的重新发掘新身体的机能。

  他用手臂遮住胸前,不管欧沙利文选择的新攻击点在什么位置,只需要集中防御就可以,反正偶尔被射中一发两发子弹对他的装甲并无太大威胁。

  就这样,和杰森完全不同类型的弹幕以相同的形式考验着四十七,这次他尽量的不重蹈覆辙。

  还有一点,让他有些担忧,就是阿莱。

  如果他距离摩利尔太远,难保阿莱不会再次攻击,事实上他正在找寻这样的机会。

  糟糕的是,欧沙利文也同样发现了这点。

  他开始攻击摩利尔。

  只要四十七试图去掩护摩利尔,身上就会增添新的凹陷,而他所能作的仅仅是尽量不让欧沙利文攻击到之前曾攻击过的地方。

  现在四十七已经伤痕累累,崭新的机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凹陷,就像月球的表面,这既让四十七心疼不已又充满愤怒,四十七有些怀念曾经的光线枪。

  然而他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欧沙利文的攻击范围逐渐在缩小,他是那种会抓住对手弱点不放的人,所以自己身上的伤痕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对方能决定攻击自己的部位,而自己也同样能利用这些受攻击的部位去限制敌人攻击的角度,四十七不动声色的把能攻击的角度锁定在几个固定的线路上,而欧沙利文果然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意图。

  等下一次攻击的时候,你就完蛋了。四十七故意卖了破绽。

  欧沙利文果然上钩,他正朝着四十七期待的位置移动。

  抓住了!四十七迅速的冲过去,抢先起动让他完全弥补了和欧沙利文在速度上的差距,甚至可以说是等在那里的。

  枪,在近距离就和铁块差不多,欧沙利文完全进入了四十七的攻击范围。

  “阿莱!”欧沙利文大喊。

  附着着火焰的魔法飞弹已尖啸着滑过他们身边,四十七用尽全力伸手去抓,好在飞弹是从他们身边发射,才被四十七勉强抓住,右手的指关节在爆炸力的作用下遭到些破坏,但不严重。

  然而一股不安的感觉却袭上心头。

  四十七低头看着眼前本来是猎物的欧沙利文,他的枪口正抵在胸甲最脆弱的点上,那个最初的凹陷。

  “卑鄙。”

  一、二、三、四,超近距离的第四发子弹终于突破了防御,就位于心脏的位置,子弹穿过了机体内部,穿过了火种,四十七感觉灵魂都被捏紧。

  他的意识不断的放大缩小,感官也骤然紊乱,火种不住的闪动摇曳着,就像风中残烛,他痛苦的跌倒在地,发出金属磨擦一样的惨叫。

  欧沙利文站在四十七的身上,面无表情的不断射击,四十七的身体不住的摇摆,全身的关节都被严重的破坏,碰撞声和惨叫交织在一起显得异常凄厉。

  “阿莱,帮我一把,我需要取出核心。”

  装甲太坚固了,强行使用炸裂魔法恐怕会伤害到核心。阿莱仔细检查四十七的状况后写道。

  “那好吧,带上他。”欧沙利文的呼吸还没有平复。

  摩利尔目睹了四十七的变化和刚才那场战斗,从惊喜到期待乃至最后的绝望,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她现在很悲愤,倒不全是为了四十七,自己成为累赘,还是个构装体的累赘,实在是让她无法承受。

  阿莱再次走向自己,这次她却不再奢望会有什么奇迹出现了。

  “为什么刚刚你不自己逃走,如果没有我,你肯定已经走掉了,他们没这么容易抓到你。”摩利尔并不确定四十七是否还能回答。

  四十七眼睛里的光线逐渐在枯萎黯淡。

  欧沙利文脚边的四十七身体猛烈的震动起来,那震动就像血斧的魔法阵发动时一样,他的身体向上弓起来,身体里的零件被摇晃的哗哗作响。

  意外的事情接连不断,就连阿莱也停下掐着摩利尔脖子的手,想知道究竟还会发生些什么,四十七实在没有让他们失望。

  他的身体又开始解体,就像是一幢城堡的崩塌,土崩瓦解,欧沙利文只是冷冷的注视着这些事情,他并不觉得这是正常的现象。

  震动终于停止,而四十七的身体却弓的更厉害了,那些破碎跌落的零件重新回到他的身体,只是位置都略有不同,他的形态再次发生了改变,甚至可以说在生长。

  胸甲稍稍的隆起,手臂增加了长度,手指伸展出刀锋一样的尖端,背也有些驼,很多人形状态下严丝合缝的甲片大大扩张,露出里面细密如同骨骼一般的支架,大腿部分更是变得夸张,像狗或者狼的后腿,据说它们之所以拥有这样的腿骨是为了可以增加弹跳力和爆发力,四十七的背后翻上来很多齿轮和金属支架,那些东西把他的头包裹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拥有血盆大口的恐怖形象,

  四十七蹲伏在地上,他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直到他发现在场的所有人都再次以异样的眼神打量他,摩利尔居然惊的连嘴都张开了,真是不端庄。

  他看看自己的手,没什么特殊,粗壮的钢铁四肢,覆盖躯体的锋利甲片和齿轮,尖刀一样的爪子,他仔细的检查着,全都很正常,就是像一只野兽甚于像人,可这又算得了什么。

  四十七漫无目的的挥动了几下手臂,那动作就像扑打蝴蝶的小动物。

  “现在是不是该第三回合了?”四十七摆动了一下三角铁一样的金属耳朵,发问。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