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三回合 锻造

第二十三回合 锻造

  于是,欧沙利文把打算装铁块的羊皮袋子递给三岛,后者无奈的弯下腰干着一些本不该是法师份内的事情。wWW、qΒ⑤。c0m/

  而不远处的摩利尔正把魔力悄悄的在身体里凝聚,前所未有的精炼。

  “为什么那个红衣服的不来弄这些东西?”摩利尔悄悄的问。

  “因为他不喜欢靠近女人。”

  “哼。”

  欧沙利文现在津津有味的研究血斧留下的魔法阵,但卷轴上的血阻止了他更进一步。

  “袋子不够装了,摩利尔把你的袋子借给我吧。”

  “这个可是要另外算钱的。”

  “你去跟那边的爵爷说吧。”三岛用下巴指了一下欧沙利文,欧沙利文背对着他们挥挥手就当同意了。

  “好了!”三岛说着话,站起来直直腰,他好久没干体力活了。

  “那么,走吧。红袍女法师,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莱瓦坦城找我,我们可以谈谈。”欧沙利文把一个袋子扔到摩利尔身边,里面是足够的金沙和钻石,接着看了一眼摩利尔转身离开。

  红袍?一直在边上没插手的阿莱突然缓缓的发问。

  为什么你一直没有告诉我她是一个红袍法师?你认识她很久了吗?这个问题显然是问向三岛的。

  “阿,关于这个,也不是很久,不过从她到雨城我们就认识了,怎么了?”被火焰字拦住去路的三岛只好老实回答。

  那么她来到这里多久了?

  “厄,大概两年多吧。”三岛越发觉得阿莱问的怪异,他关心的过多了。

  摩利尔…她脸上的纹身是不是这样的?一个图案在空气中形成,能把火焰魔法用到这个份上,也真算的上是艺术了。

  “差不多吧,你怎么知道的?”

  是不是一样的!火焰文字变得很不稳定,最后几个字母甚至没有停留多久就噼啪的爆成火团。

  “是!”三岛有些害怕,虽然他并不知道究竟。

  “克-劳-斯-蒂-娜。”这声音异常空洞,怪异,好像一千面大鼓敲击而成的音节一样。

  欧沙利文意外的回头,他发现红袍阿莱身周的空气都在微微扭曲,不同的热度在空气中形成了流动震荡,导致发出声音:“你-现-在-叫-摩-利-尔-这-个-名-字?”

  阿莱紧闭的眼帘下什么东西在不住鼓荡,好像要蹦出来一样。

  至于三岛,完全迷惑了,他实在搞不清楚状况,而基于目前的情势显然是无法得知的。

  “我还以为你已经老的认不出我来了呢…你现在又叫什么名字呢?”摩利尔好像突然松了一口气,她靠在半截石壁上,淡淡的说。

  单词的声音好像爆炸一样从阿莱身边蹦出来:“欧-沙-利-文-先-生-咱-们-得-耽-搁-一-点-时-间——”

  “难得你会有私人要求,好吧。”欧沙利文笑了笑,离开摩利尔的身边:“不打搅你们叙旧,我去一边——”

  突然他闪电般的一偏头。

  一点血珠从他颈间飞过,迸溅到空中,如果不是躲了那么一下的话,血珠肯定会砸在身上,那他非抓狂不可。

  “摩利尔!”三岛一扬手,大量的金属部件飞散在空中,数发魔法飞弹撕裂了他身后的那只袋子,铁块好像被鼓风机吹起来一样,接着全部散落在魔法阵当中。

  “原来你早有预谋的。”欧沙利文用手摸了摸脖子,那道细细的伤痕随即不见了。

  她的右手里聚集了大量的魔力,仅在她指尖上的一点,浓度可以和阿莱相比了,但糟糕的事,他面对的是三个人。

  欧沙利文突然消失不见了。

  阿莱手里突然好像爆炸了一个炸弹,炙热魔力把大殿开了一个大洞,摩利尔被一连串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短短一瞬间,她的视线先搜寻欧沙利文的踪影,等再回到阿莱身上的时候,三岛的魔法已经麻痹了她半个身子,同时欧沙利文也出现在她跟前。

  瞬间出手的麻痹魔法威力不大,只是延缓了摩利尔一刻间的动作,可在欧沙利文眼里这工夫已经足够他喝杯茶了,他一脚重重的踢在摩利尔的肩膀上,她背后的石墙忠实的反应出欧沙利文的怒气。

  右手的魔力已经彻底消散,想要再凝聚起来已经不容易,更何况在场没有人会给她那样的机会。

  “三岛,取回我们要找的东西,阿莱,她交给你了。”欧沙利文转过身去。

  “遵-命-阁-下。”

  摩利尔想重新坐起来,然而右臂已经脱臼的她只能蜷伏在地上,反而由于她的挣扎,胸腔里一股翻滚的冲动再也不能压抑,血就从口腔里喷出来。她靠在墙上,已经寸步难移。

  “阿莱?呵呵,可笑的名字。”身穿红袍的强壮男子现在正准备结束一切,摩利尔流血的嘴角勉强牵出一丝无奈的笑容。“我想死的体面些。”

  “结—束-了”阿莱一字一句。

  摩利尔右手的的手指抽搐着了一下,看上去好像是临死前的最后挣扎,尽管这种挣扎已经细微的让人无法察觉。

  仍然跪在魔法阵边缘的血斧的一根手指也抽动了一下,仿佛血斧突然活转过来似的。

  自己曾经告诉四十七说这种小戏法根本算不上真正的魔法的,可现在摩利尔觉得这个小戏法已经让自己耗费了平生所有的魔力。

  血斧的一根沾着血水的指头戳在魔法阵内,指头下面是一个已经画了四分之三的圆圈,摩利尔注视着血斧的那根手指,手指又移动了一下。

  控制血斧的手指完成那个圆圈耗费了摩利尔仅剩的所有精力和魔力,做完这件事情之后摩利尔就靠在墙上,除了呼吸她已经没有力气做任何事情,而且她也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或者说这是一次赌博,赌了是死,不赌也是死,那么还是赌一下吧。

  摩利尔押对了宝。

  一丝光芒从阿莱的脚下闪现,却不是来自他的。

  魔法阵发出蜂鸣和震动,连大殿顶部破洞边上的石头也被震落下来。

  猛然间光芒大盛,那个破破烂烂皱皱巴巴的卷轴伸展开来,居然迸发出太阳般的、无比耀眼的光芒,血斧的尸体被强大的魔法冲击掀飞出去,阿莱也在冲击中被迫后退,摩利尔差点被冲击击昏,巨大的风压几乎让她不能呼吸,很快眼前的光芒已经无法让人直视,摩利尔闭上眼睛,任凭被激起的石子打在自己身上。

  “究竟是怎么了?是那个没有完成的魔法阵?到底出了什么事!”

  欧沙利文透过魔法护罩难以置信的看着在魔法阵中央的那堆破铜烂铁,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金属球开始不断旋转,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渐渐的居然悬浮起来,仿佛受到了空中那幅卷轴的吸引。

  “是核心!”伴随着魔法阵的光芒越来越炽烈,金属球也开始散发出一阵阵红色的光线,先是一点点光芒从金属球的缝隙中投射出来,紧接着连点成面,最终金属球仿佛要爆炸似的爆射出一片红色的光芒,照得整个大殿仿佛变成了火焰炼狱。

  欧沙利文不顾一切的想要阻止这一切,他飞身向魔法阵的方向掠去,三岛和阿莱适时的准备支援他。

  红色光芒暴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混同着魔法阵本身炽烈的光芒,一时间金红交织的光辉似乎充斥了整个世界,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魔法震荡,欧沙利文勉强用魔法护罩保护自己没有受伤,但接近已经不可能了,所有人都被耀眼的光华照射的几乎睁不开眼睛,但所有人都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四十七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他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没有躯体,孤零零的呆在机器里的时候。他试着活动指尖,但是能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机括都已经被暴雨般的杀人针幕打碎了,没有了这些齿轮和管线的联系,他完全不能指挥自己的身体。

  他突然感到一丝懊恼。如果自己只是一个摩利尔常说的那种纯粹的钢铁魔像,或许能支持更长时间吧?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