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二回合 新访客

第二十二回合 新访客

  四十七转过身尽量的挡住摩利尔,虽然摩利尔时常以命令的口吻对他说话,这次却不一样,摩利尔的神情让他想起了自己在装甲机械部队里最后的时刻。/WwW.QΒ5、cOM

  狰狞狂笑的杰森双手不断的在舞动,动作仿佛在金色大厅指挥维也纳交响乐团,银针则以超过以往任何时候的高速飞行着,不仅是飞行的速度,就连发射的速度也达到了变态的水平,以至于看起来杰森和四十七之间漂浮着一片银色的弹幕。

  摩利尔闭目咏唱,她正在准备自己生平最大破坏力的魔法,目的就是消灭掉眼前这个该死的杂种。

  四十七像逆着风雪登山的旅人,在密集的冲击下,他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以使能更有效的保护身后的摩利尔。

  他的身体正逐渐在崩溃,细密的银针蚕食着他每寸脆弱的金属部件,已经快要遮挡不住摩利尔了,而摩利尔的魔力显然还没有凝聚到足够可以施展她那得意魔法的程度,这种情况真是糟透了。

  一枚银针刺穿了摩利尔的手臂,而她仅仅是晃动了一下,并没有停止低声吟唱,摩利尔的血液撒在四十七的身上,他仿佛感觉到了温度。

  四十七艰难的转了一下头,他需要血斧的帮助,哪怕是打断杰森一瞬间也好,让摩利尔完成她的魔法。

  血斧拄着战斧蹲在那里,就在漂浮着卷轴的鲜红魔法阵前,眼睛里早已经没有了光彩,地上的鲜血魔法阵已经有模有样,但除了已经死去的血斧之外没有人知道它完成了没有,但显而易见的是魔法阵并没有发动,否则血斧早就一蹦老高施展他的新绝技,而不是一声不吭的待在那里了。

  摩利尔终于睁开眼睛,而四十七却在她眼前的弹幕中轰然倒塌,一切都结束了。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呢?亲爱的摩利尔。”杰森停止了施射,蹲下身看着血泊中的摩利尔。

  她的身体被贯穿了三处,左胸的伤势最为严重,别说凝聚魔力,就算保持神志也相当的花费精神。

  他伸手想要抚摩她的脸颊,她决然的扭动脖子算是拒绝。

  “就这样吧,再见了,摩利尔。”杰森抬起手腕,表情中居然流露出不忍。

  热浪从身后袭来,把神殿里的阴冷一扫而空。

  “这个地方可真要命,沼泽里实在太潮湿了,你看!居然还有水蛭!墙壁上居然出现水蛭!这究竟算是个什么地方!”大厅的入口处传来吵闹声,似乎还有其他人。

  “这怎么可能?门口不是有…”杰森回头去看。

  黑、红和白。

  欧沙利文伯爵捂着手帕走在最前面,阿莱继续负责烘干环境,最后一个杰森却见过,是三岛法师。

  “杰森?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不是血斧么?摩利尔果然也在这儿!这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三岛显然对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很诧异。

  “…”银针在空中就熔化了。

  “杰森你怎么会使用这种魔法?这么说,一路上看到的尸体都是你干的?”

  “少说废话。”杰森对节外生枝已经不抱任何宽容。

  银色的长针铺天盖地,阿莱抢上一步,熔化了所有的针。

  “难缠的家伙。”杰森没有得手,闪身躲过了三岛的魔法飞弹。

  欧沙利文悠然自得的在火焰障壁后东张西望,他看到蹲着没命的矮人,躺在地上还没毙命的短头发俊俏法师,以及她跟前的那堆废铜烂铁。

  他觉得那堆铁垃圾的半个铁桶头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阿莱仿佛也注意到什么。墙壁边上是不是有个女人?她身上有卢姆的气息。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制服杰森,他和以前真是判若两人。”三岛只能乖巧的躲在阿莱身后,他没有把握能对付得了疯狂指挥家。

  “啐!”欧沙利文解开外套上的花纹钮扣,并用脚掌蹬了两下石板地面。

  地面上的石板倏然碎裂出一个坑,欧沙利文化作黑色的闪电绕过阿莱的魔法火墙,停在不断发射银针的杰森身边。

  杰森猛然见瞥见有个人蹲在自己身边,急忙扭转身体,他丝毫没有计算过有这种可能,他急忙朝后跳跃并准备挥手射出银针,手呢?

  杰森的手在黑衣人脚旁,两只手都在,其中一只还握着刚打算发射的银针,黑衣人背对着他站起身来已经在系扣子了,完全没有发现他是什么时候动的手,杰森此时怒不可遏,也顾不得什么体面和风度,刚想要开口叫嚷身体却开始七扭八歪。

  他的身上至少有八条严重的创口,如果是血肉之躯,每条伤口都足够致命的,幸好他已经不是了,现在他只要稍微有一点时间恢复。

  一颗庞大的火球赤红炙烈的把他连同他的如意算盘打成齑粉,阿莱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

  “去看看那个女法师。”三岛应声急忙走过去检查摩利尔的伤势,欧沙利文则忙着一边责怪阿莱扬起太多的脏东西一边不住的擦手。

  在医疗葯水的作用下,摩利尔的伤势恢复的相当快,何况杰森的攻击只是对她身体造成了伤害,而没有影响她的魔力,内外双管齐下,摩利尔的面容也有了些血色。

  “还是抓紧办我们的事情吧。”欧沙利文本想吃个苹果,可看了一眼环境还是决定放弃,如果再过分关注环境情况,很可能他过不了多久就得歇斯底里的逃出去。

  “你身前的这堆…怎么说呢,就叫它残骸吧,这就是你在沼泽里找到的构装体的全部么?还是说之前已经在什么地方散落掉了一些?”

  摩利尔没答话,目光扫过眼前的三个人,最后停留在了阿莱的身上。

  “咳,摩利尔,我很久没回雨城了…我实在应该建议你不要那么热衷于冒险的。”三岛咳嗽了一声:“我一直很佩服你总有本事在沼泽地里翻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好东西,但是我觉得有些东西不是你能摆弄的…所以我劝你还是适当的学会放手,当然不会让你白白放弃,你不是对我的炼金术一直挺有兴趣的么?我可以用几个法术做交换…”

  摩利尔仍旧没有回答,她甚至连一边的四十七好像都忘记了,突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视线迅速的从阿莱的身上转移到了已经化为一堆垃圾的四十七。

  “你指的是这个?”摩利尔的声线有点低沉,好像嗓子被人狠狠的扼住,三岛皱了皱眉,却也没太在意。

  “恩,事实上是这样,我希望你能把这些东西交给我。”欧沙利文单刀直入。

  “我需要理由。”

  “你觉得这样的环境我有必要向你解释么?”

  “…你说的对,好吧,拿去吧,这件事再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摩利尔用脚把身边的一块形状七扭八歪的碎铁朝欧沙利文踢过去。

  “那很好阿,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欧沙利文踩住滚过来的铁块。

  “我有条件,东西是我发现的,总不能让我空手而归。”

  “明明进行的很融洽,怎么突然又开始讨价还价了。”欧沙利文已经在准备装四十七的袋子了。

  “钱。”摩利尔在铁块里仿佛看见了些什么,她觉得那不寻常。

  “呼,你是一个很好的商人。”

  “哼,彼此彼此。”对欧沙利文的出言讥讽,摩利尔置若罔闻。

  “成交。”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