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二十一回合 时间
  脚踏在自己的鲜血上,血斧开始迅速的画起圆阵,摩利尔认得那是古老的矮人咒语,古代矮人族特有的魔法体系,怪异而繁琐。\\Www。qВ5、COm\\

  血斧的嘴里开始唧里咕拉的叫嚷起来,疯疯癫癫的胡乱的比划双手,脚也用力的踩踏石板地面,摩利尔真怕他把杰森引来。

  杰森正忙着对付女神的使者,银针飞速的穿过两个神仆,可既然是带个神字,自然不会被这种东西伤到,毫不意外。

  这根本不是目的,杰森最想找到的是老比利,那个醉鬼的酒气从进入大殿就闻得到,显然他此刻正在窥探着机会,从卑鄙的角度偷袭。

  你不过是我手中将要受尽折磨的猎物。杰森指尖的银针开始变得柔软起来。

  神使挥舞着巨大的拳头招呼眼前这个通体黑衣的小子,暗日,从神话时代起就是不共戴天的禁忌。

  杰森灵巧的闪开,面对女神最强的使徒他只能够做这些,如果你抵挡不住奔腾的洪水,那么就想办法看好堤坝,比利,你这只堤坝上的白蚂蚁。

  比利眼前一片血红,杰森的银针的确伤到了他,幻术的作用究竟有限,被识破也是迟早的事情,自己的魔力已经不多了。

  他此刻所有的希望都在血斧等人的身上,得到锻造之神的庇佑。

  “杀了他!”比利挥动魔杖指挥着女神的使徒。

  “找到你了。”杰森嘻笑的脸出现在比利苍老的身后,五指上的银针刺耳的磨擦着。

  石像黑色的巨拳却首先贯穿了两人。

  “被抓住的是你。”比利的身体剧烈的向前倾俯,血像雾一样散开,无可抵御的力量把血液打到无法再细碎的程度。

  杰森的表情充满了惊骇,他无法相信像比利这样的家伙会以自己为诱饵,他甚至觉得比利根本不配做出这种壮士断腕的行为,那个嗜酒如命的糟老头子?他难以置信的剧烈震动起来,穿透时所引发的力量现在才传达到他身上。

  随着巨大使徒的消散,比利这时候才回过头,血污的脸上挂着嘲笑的神情。

  他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起来,杰森被贯穿的身体居然没有流出一滴血,伤口周围都是些银色的光,他的血呢?

  “咔咔,有些惊讶是么?暗日伟大的魔力。”杰森恢复轻蔑的笑脸:“那就看个够吧。”

  杰森的身体逐渐的复原,银色的液体慢慢填补身体被贯穿的大洞,看起来就像那恶心的液态金属人,如果四十七目睹这场面肯定会这么说。

  比利的身体最终化为一团血雾,飘散开来。

  由血构成的魔法圆阵隐约的透出红色的微光,卷轴漂浮在圆阵上方,随着血斧口中的咒文舞动着,他还要写几句咒文魔法阵就完全成功了,摩利尔不免承认这个矮人还有几分内秀。

  “铁皮罐,帮我把战斧拿来。”血斧大量失血已经略有些心余力绌。

  四十七看了一眼摩利尔,得到后者的肯定,他走过去提起战斧,比他想象的还要重些。

  “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还真的很想看看锻造之神会送你怎样的礼物。”黑暗中露出杰森惨白的面容,四十七被几根特别粗长的银针钉在石板地上,步了狼人的后尘。

  “嘿嘿,那你就等着看吧。”血斧摇晃着想要捡起四十七掉落的大战斧,一根银针随即穿过了他的膝盖。

  浴血的矮人战士砰然跌倒在地却没有一丝哀号,于是杰森又发了一针,这次是左手,把他和斧柄穿在一起。

  三只银针,血斧变成了解剖台上的肥大青蛙。

  终于,凄厉的嚎叫回荡在阴冷的神殿里。

  “真不甘心,就差一点…”

  “如果你用了那个卷轴就能赢他了?”四十七尝试松动那些银针。

  “少说些废话,如果还有假如,我能掀开他的脑壳。”

  “再见了,令人作呕的矮子。”银光闪动。

  “叮”射向血斧的银针在四十七的甲胄上改变了方向,径直飞入旁边的石柱,不见踪影。

  四十七青蛙似的的跳到在杰森面前,一记重拳把杰森甩了出去,全身的齿轮都在吱嘎作响,他本想也学血斧那样耸肩的。

  “去完成你的魔法阵。”四十七紧盯着杰森的脸从扭曲中逐渐复原。

  “我已经在干了!”虽然血斧此刻仅仅是拖着斧头匍匐前行。

  “构装体,你的出现是在我计算之外的,也幸亏有你,让这里不那么沉闷。”杰森装腔作势的保持着风度。“我要撕碎你。”指尖的银针好像尖爪,凄厉的破开空气。

  四十七挥舞着臂端的铁链,铁链前端手掌变成的轮锯穿过杰森的影子砸在墙壁上,而杰森本人早已经在大厅的另一端了,厉爪咝咝作响。

  “你怎么比老醉鬼还慢。”杰森嘲笑着,手掌挥动间,四十七胸前的铁甲碎的像鼠人身上的破布。

  铁链在头上挥舞成圆形,四十七一言不发,杰森的这种速度对他来说无疑是匪夷所思的,以至于他散发红光的眼睛根本无法定位,不过现在想这些实在是太不合时宜了。

  像螺旋桨一样旋转的铁链逐渐地靠近杰森,可四十七身上的伤痕却更多起来,杰森就像玩弄到手猎物的猫,用极快的速度穿过锁链旋转的缝隙攻击四十七之后又回到原地,锁链从未停止,而杰森也像从未移动过。

  接下来的一动,杰森有把握能够砍掉四十七难看的铁桶脑袋,玩够了。

  尖啸的魔法飞弹却让充满信心的杰森躲避得有些难堪。

  他几乎忘记了现场还有一个被人忽视又绝不容许被人忽视的人,那个一袭红袍的法师,摩利尔,她刚刚把那一整瓶还处在试验阶段的浓缩魔力都喝了下去,正怒目而视,浑身散发着魔力的波动。

  “呵呵,想要保护你的构装体,尽一个主人的责任么?摩利尔,你只是打乱了死亡的顺序而已。”五个破洞出现在红色长袍的下摆上,杰森出手了。

  如果不是四十七的攻击让杰森不得不回身挡住,扯掉碍事的铁链,破洞决不会仅仅出现在下摆上而已。

  他看着摩利尔,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现在他连虚张声势的铁链也没了。

  “真是感人的一幕,主仆之间真挚的情愫,让我也深深的陶醉。”虽然这样说话,但表情却越发的狰狞。

  “摩利尔,其实我挺喜欢你…铁皮人,该亲吻你的新娘了。”又是五枚银针,其中一枚钉进了四十七的脑袋里,嗡嗡的回声让他觉得不太舒服。

  “坚持两分钟,就两分钟。”摩利尔眼神坚定的命令四十七。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