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六回合 神殿

第十六回合 神殿

  天已经快亮了。\wwW.qВ5。c0М/

  与血斧已经接近目的地的豪言形成鲜明对应的是,一行人在沼泽里行进或者说转圈了整整快二十天,神殿没有像血斧希望的那样很快出现,反而粮食和水越来越紧缺,出发时携带的水几天前已经喝光,现在很多时候不得不依靠摩利尔的净水魔法来取得食用水,对此摩利尔相当的不高兴。最糟糕的是这一伙人马上就要断炊了,唯一不发愁的是四十七和狼人,四十七不需要进食,而对于狼人来说,沼泽地就好像食堂,什么稀奇古怪的生物都成了他的口粮,因此狼人的伤势得到了快速的复原,现在甚至比出发前还胖了半圈。

  “起雾了!”走在最前面的凯恩看了看前面,向走在身后的血斧报告。

  “俺最讨厌沼泽的雾,粘粘糊糊的,让俺的胡子都打结了。”血斧难得说一回笑话,可居然没有人笑出来。

  很快他们走进了那一片浓雾霭霭,或者说,那一片霭霭浓雾很快便吞进了他们。

  地面越来越湿软,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一片一片的水泊。四十七很多时候都会失足陷进半条腿,然后不得不费力的拔出来,幸好队伍已经开始放慢速度开始警戒,要不然四十七怕是就要掉队了。

  “看!”凯恩突然双手一翻,亮出匕首。

  一条路横亘在众人的面前,本来这条不算平坦但坚实的路不算奇怪,可他出现在到处都是水洼和泥塘的沼泽腹地就让人感觉不那么平常了。

  凯恩站上那条路,左右看了看,路很长,尽头隐没在渐渐聚集的浓雾当中。

  “这代表什么?”杰森小心翼翼的踏上那片干燥的泥土,问题显然是向摩利尔提出的。

  “我不知道。”摩利尔蹲下身体,用手捏起一小撮泥土捻动着,土屑扑簌扑簌的落下来,在无风的空中四散飘落:“应该是一种魔法造成的效果。”

  “那又是什么?”奎克突然指向路的对面。

  一个矮小的身影出现在前方不远的雾气中,虽然浓雾让大家的视线变得模糊,但站在前面的,应该是一个鼠人没错。

  “不会吧。”奎克拔出藏在腰间的匕首,一脸无可奈何。

  “我从没听说过会有单独一个鼠人出现在别的生物面前。”杰森解开半狼人的铁链,向四周望了望,可视线却无论如何也穿不透那层粘稠的雾气。

  “你就不能施个魔法把这该死的雾吹散吗?”血斧咕喃着,对摩利尔表达不满。

  “你是不明白自然系法术究竟有多难,施展一次又是多么耗费魔力与时间的!”摩利尔反唇相讥。

  “所以我讨厌法师!”铜锤向来少言寡语,这次可能是因为周围略显诡异的气氛,不得不说句话了。

  摩利尔不再搭理血斧,仔细看了那个鼠人一会儿。

  “攻击。”她对四十七下了命令。

  四十七的行动迟疑了一下,因为刚刚他正向着道路的一端眺望着什么。

  “什么?我们还要——”凯恩的话还没说完,四十七的手掌已经脱离手臂飞出去,击穿了前面的鼠人,直冲到浓雾里面去。

  “那儿什么东西也没有,也许我们已经接近我们的目的地了!”摩利尔等着四十七用锁链收回手掌,然后径自向前走去,其他人跟随着过来,当走过那个虚幻的鼠人映象之后,雾越发的浓密。

  很快,一座巍峨的宫殿渐渐冲破雾气,出现在众人面前。

  与其说宫殿,面前这座建筑更加像是一处碉堡,好像是卫兵一样。两个高耸的圆柱形高塔平地拔起耸立在两边,整个塔身一个窗口也没有,即使是在塔的最顶端,突出的角檐下也看不到有任何一个了望孔的存在,两处塔尖都竖着两条旗杆,一边的旗子已经不见了,另外一边的旗子也已经破败不堪,只是因为耷拉在旗杆上,加上雾还没有散尽,看不清旗子上的图案。双塔之间的主堡矮一些,却显得更加森严尊贵,圆锥形的尖顶直冲上天,两边的围壁如悬崖般耸立,正中一条长长的阶梯延伸入内,几乎看不到尽头。从哪一方面看,这座神殿在昔日都必定有一番光辉灿烂的历史,而现在孤零零的耸立在这一片荒芜的沼泽中,泡在杂草和脏水里,到处被浮生植物和疯狂滋蔓的低矮灌木遮掩,破败中透出一股阴惨凄厉的感觉。人人都在这景象面前目瞪口呆,忘记了前进的步伐。

  仿佛被什么东西召唤一般,凯恩抬起一只脚踏上了第一阶台阶,接着又踏上了第二阶台阶,起初众人还以为他在探路,但是凯恩似乎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血斧大喊“站住”的同时,一团白雾一样的东西好像突然从这片大雾中凝聚出来似的,直接出现在凯恩的身边,瞬间包裹了凯恩的身体,凯恩此刻才好像大梦初醒一样拼命挣扎——但是那团白雾好像没有任何阻碍一样不断透入凯恩的身体,并且拉着他逐渐升高到半空,其他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凯恩完蛋了,甚至血斧都没试着扔出斧子。最后凯恩象个口袋一样摔在地上,雾气一点一点从他的体内飘散——此刻那片雾气已经变成了淡红色,它在凯恩的上方盘旋了一会儿,慢慢隐入大雾,只剩下凯恩俯卧在阶梯上,静静的,好像睡着了一般。

  “笨蛋,浪费俺一个驮背囊的!”血斧狠狠的骂道。

  奎克脸色惨白,颤抖着双腿说:“什么,刚才是什么,凯恩怎么了?”

  “红雾魔!居然是这么高级的死灵!”摩利尔也有些惊讶:“凯恩死了,这东西钻进了他的身体,吸干了血液和生命力…我们暂时不能再前进了,四十七,你先去探探路吧,你虽然伤不了它,它也拿你没办法,如果红雾魔像通常那样独居还好说一点…天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

  血斧把斧子重重的敲在面前的阶梯上,石板应声而裂,雾气似乎也蓬的一下被振荡消散了许多。

  “我也要进去!”血斧说的斩钉截铁,不容反驳。

  “早知道是这样就不上来了。”欧沙利文用手帕掩住嘴巴扭捏的踱步,声音怪里怪气的

  “呵呵,可是阿莱大人很笃定这里有我们想要找的东西。”白衣男子捻了个响指,走廊墙壁上的火把发出光亮。

  “诶?想不到你的火焰魔法也很精湛。”欧沙利文觉得很意外。

  “过奖了,远远无法和阿莱大人相比。”叫做阿莱的红衣法师对白衣男子的恭维毫不领情,他伸出手似乎要感应些什么。

  “不能这么说,你们不是一个类型。”

  他们已经走到塔的深处,这里尚有些微弱的魔力,沼泽住民一时还不能侵入,所以也显得干净许多,至少还在人类能够接受的范畴,这让略有洁癖的欧沙利文着实松了口气。

  “阿莱,你干吗带我们来看一具尸体?哦,这里还有一个盾卫者——真粗糙,完全没有水准。”欧沙利文认为眼前的还能称之为尸体,大概从进入沼泽以后他能够接受的尺度也宽泛了起来。

  阿莱简单的检查了一番,转过身看着欧沙利文和白衣男子,他旁边的空气开始收缩,周围温度也有点升高,字在凭空里显现出来,而且燃烧着。

  这个法师身上散发的魔力痕迹非常明显,我觉得我们找对了地方。阿莱很少说话,除非必要,这个习惯在他还能说话时就养成了。

  “你能确定?”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