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五回合 接近
  “妈的!你这铁杂种跑那去了?”血斧瞪着眼珠子,看样子如果四十七没有好回答就要吃它一斧子了:“如果不是那帮沼泽鼠人突然像没了头脑的苍蝇一样乱跑逃散了,我们不知道还要砍多久!”

  四十七站在一大丛沼泽植物旁边活动关节。\\wWW.qΒ5、c0m\奎克还是一拐一瘸的,杰森扶着他,铜锤满身的血,脸上破了一大块,但是显然没有看上去伤的重,凯恩左臂受伤了,伤最重的是狼人,他身上到处是鼠人造成的伤口,手臂几乎被挠烂。

  四十七拎过摩利尔的行囊往灌木丛里一扔。

  “这是谁带过来的?我会报答他。”

  “住口!我在问你问题!摩利尔死了,我是你的主人!”血斧咆哮到。

  “你最好听从血斧老大的命令,你害我们够惨了,说什么干掉长老喽罗就会逃走,看看我的腿,这都是你干得好事,再看看我的胳膊,全是牙印,天知道那些肮脏的东西有什么恶心的毒性!”看得出来,凯恩面对即将成为自己后辈同事的四十七已经不打算再抱什么友好态度了。

  四十七没理他,只是注意到杰森微微笑着,点了下头。

  “第一,我没死。”摩利尔一身红袍,从灌木丛后面转出来:“第二,我不记得我有立遗嘱宣布您血斧大人是我的继承人,第三,那些鼠人的确是干掉领头的喽罗就会逃走,只不过那个什么长老不是头儿罢了。”

  “摩利尔?”血斧的目光收缩了一下。

  随后他呲牙一笑:“想不到你居然没被那些肮脏的鼠人啃净!它们今天吃素吗?”

  “噢,很幸运,它们今天决定用我来祭神——很显然他们决定把这个沼泽里的某些东西当成新神来崇拜了,不得不说,它们这次眼光挺难得。”

  摩利尔漫不经心的说道。

  “所谓眼光难得我猜你指的是他们没有抓走其他人,那么某些东西又是指什么?”杰森用力的把白布在胳膊上勒紧些。

  “显而易见。”

  “哈哈!那看来我们已经接近俺的目的地了!”血斧大笑着:“折腾大半夜了,就在这里休息吧,我们明天再出发!”

  虽然对摩利尔来说,帐篷还算宽敞,可是四十七进来之后就显得极为拥挤。摩利尔甚至只能枕在四十七的胳膊上。

  “你最好警醒点。”摩利尔冷冷说道:“我可不想再被什么东西拖进地底,弄得脏兮兮的…就跟你一样。”

  “那个胖女人的声波攻击相当厉害。”四十七看着帐篷顶部,好像在检查上面有没有漏洞:“真羡慕。”

  “哼,有什么可羡慕的?这种本能的魔法完全不能和真正的法术相比!一个最简单的魔法飞弹就能打断它,更别说沉默术或者防护魔法伤害这些了,一个最蹩脚的法师也有不下十种的手段来让这种单纯的魔力攻击一无是处!也只有你傻乎乎的往上硬碰——而且你叫她女人?天,你居然都没审美么?”

  “不,相当厉害。”四十七坚持自己的看法:“如果再强一点…”

  “我说了那毫无用处!魔法是一个严谨庞大的你难以想象的世界,不是说威力越大就越厉害的!如果是那样,和两个野蛮人比摔跤有什么不同?”摩利尔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认认真真的给四十七解释起来:“魔法本身虽然是浑沌的,四大元素界和正负能量界也是一片狂乱,那些天生的法术使用者,就像鼠后,能靠本能引起魔力的共鸣,还有传说中极少数接近神的大奥术师也能直接打开不同位面的通道,甚至抽取浑沌的力量,但是实际上这样的行动都是事倍功半——魔法女神创造了魔法网络,但是我认为魔法女神本身就是魔网…这个无关紧要,重要之处在于,通过对魔网的研究,法师可以更有效,更多样化的使用魔法来达到目的,算了,正好还剩几个基础魔法,我给你演示一下,你看——”

  摩利尔低声念诵了一句咒语。

  一个小葯瓶从放在两人脚那里的箱子上摇摇晃晃的飞了起来,直到自动落入摩利尔手中:“你看,这就是一个基本的魔法,甚至都算不上魔法,只能说是戏法而已,它可以移动周围一些小东西,一次一个,我知道有些人能移动比这大得多的东西,也不止一个,那么他是不是比我强的多呢?”

  摩利尔又打了一个响指。

  帐篷内的空气似乎突然震荡了一下,很微弱。

  “这是眩晕术,对你这种没大脑的东西没用,但是你要知道,如果我用这个法术攻击那些能移动物体的人,唯一的后果就是他会把所有的物件都扔在地上发蒙——其实这只是通过魔网对相同的一点魔力进行不同方面的使用而已。”

  摩利尔移动了一下脑袋,让自己躺的舒服些:“法师唯一的问题就是必须通过复杂的咒语或者手势和符文来达到想要的效果,很多还需要材料,而那些天生只会用几种类型魔法的术士却不需要,也迅速的多——越高级的魔法耗费的时间越长,过程也越复杂,而且每一次施法过后,魔网就会收回记忆这个魔法花费的精力作为代价,这没什么,因为任何事情都不会只取不得,然后如果你想继续使用,只能进行冥想,花费同样的精力重新记忆,这也是法师最脆弱的时刻,几乎是毫无抵抗能力。”

  “所以法师都作构装生物当保镖。”四十七接口说道。

  “一般的法师可做不起构装生物——代价要比你想象的大得多。”摩利尔敲了敲四十七的胸甲:“你这样的更是少见,比一般的更复杂,更艰难,战斗力却未必更高,那个死了的法师是用你来当管家的么?”

  “嗯…那是一个意外。”四十七敷衍着。

  “哼,魔法的意外可没有这么好运的。算了,反正我迟早能接触到更高层次的魔网,掌握更高级的法术,然后看明白那个死鬼法师的笔记,再把你拆了好好研究——不算基础法术和传奇法术,魔法一共分九级呢,而我现在最多不过释放三级魔法…而且要不是…算了。”

  摩利尔闭上眼睛:“你这个蠢构装体只需要保护我的安全就可以了。等我能制作魔杖的时候,也快了,只不过我一直不想研究这个而已——给你装上个魔法飞弹法杖,你就也算有魔法攻击能力了——睡觉吧,我还要记忆明天的法术呢。”

  “嗯。”四十七出乎意料的没对这个承诺表示多少兴趣:“那么…如果有一天魔法网络不在了呢?”

  “不在了?”

  “恩,消失了,或者说,不许你们用了。”

  “哈,怎么可能?”摩利尔失笑,睁开眼看向四十七,正对上那两点游弋的红火。

  “嗯,是啊,怎么可能。”四十七又看向帐篷顶部,它不是没见过整个星球的武器防御系统瘫痪,而这个的前提仅仅是智脑让星球的光子网络瘫痪——那个什么魔法女神和她的魔网,真的有不同吗?

  “妈的,居然轮流守夜了…你说那个女法师和她的宠物在帐篷里能干什么?”奎克婬笑着一边流口水一边擦拭匕首,或者说用口水给匕首润滑:“她会不会正在用魔像的铁手指自慰?”

  “闭上你那张漏风嘴吧,要是法师听见了,你的下巴可不会仅仅是像上次惹恼血斧大人被他一斧柄打碎掉那么简单。”杰森躺在火堆旁嘲笑他:“还记得卡斯特吗?”

  “有什么了不起…”凯恩正在给自己的伤臂敷葯,疼的直吸冷气:“要不是那个法师和她的白痴随从,我们根本不会遭到鼠人的袭击!”

  “噢?那或许法师不应该用侦测毒性让你安心。”杰森翻了个身,不远处狼人正在血斧的帐篷旁舔伤口,铜锤已经呼呼大睡,鼾声同样难听。

  “睡吧,今天奎克你守夜吧,便宜你了…以后还不知道会碰上什么呢。”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