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二回合 混战

第十二回合 混战

  小矮人们发出低沉的咝咝的声音,含混不清,你很难判断他们到底是在交头接耳还是在模仿食蚁兽往地洞里吸蚂蚁吃。/WwW.QΒ5、com/

  “这下糟了,这可能是进攻的前兆。”杰森逐渐放开狼人的锁链,除了血斧傲然不动外,其余的人默默的靠拢在一起,背对背准备放手一搏。

  他们都真心的祈望自己只是杞人忧天。

  奇迹永远不会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发生,血斧吼叫着挥动大战斧,在一瞬间,几个鼠人变成了飞行的肉块,因为肉块没法准确的知道其原料的数量,仅从体积来判断,大概五个到六个的样子。

  鼠人尖利的号叫粉碎了其余几个凡夫俗子的希望,他们无奈的挥舞起手中的武器,朝恶心又可怕的小敌人们劈砍,同时心里都恨死了率先挑起争端的四十七还有那个进而把他们推入绝境的好战的矮人狂战士。

  四十七无从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他正一边使用自己这些天来练就的剑法,一边模仿和学习血斧的动作,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矮子平时看起来又脏又丑又愚蠢蛮横,但真的动手打起来还实在是厉害的过了头。

  飞舞的战斧像一把巨大的扫帚,沼泽里的污秽被它搅和的四处张扬,目力可及的地方全都是被打碎的鼠人血肉和没有被打碎血肉的鼠人,吓不住的对手最难缠。

  凶猛的血斧也开始挂彩了。

  四十七的身上爬满了鼠人,金属皮肤咯咯吱吱的响个不停,这些伪装成老鼠的家伙好歹也算是智慧生物,可为什么打法如此的没有条理,居然分不清血肉和金属的差异,四十七思索着拔出陷在泥地里的脚,向前一步又踩死了两只老鼠。

  狼人的嚎叫从后面传来,对于没有死亡概念的四十七,那种凄厉惨烈的声音不构成任何的情绪波动,他忙着转动手腕也就没空再转动脑袋。

  “***!你们把老子惹火了!”

  血斧挥舞着战斧有如一阵剧烈的狂风,只要是碰到他或者被他碰到的人,非死即伤,但他活动的范围却逐渐地在缩小,最后几乎回到了开始的位置,他也加入到背靠背的行列,而负责他背后的就是聒噪不停的狼人。

  这种组合恐怕是很有喜剧效果,四十七转过头看着他们彼此依靠,心想人类的友情真是奇妙。

  战斗仍旧在持续着,四十七漫无目的的挥舞着手里的剑,他没有必要特意去锁定敌人,第一因为对方实在不好区分,其次就算是胡乱的比划也不必担心挥剑落空,因为它们实在太多了,他始终观摩注视着血斧的动作,包括每次出拳之后毫无意义的耸肩,在四十七看起来也仅仅是为了耍帅,无一例外的全都努力的记在心里,然后尽快试验。

  靶子源源不绝,现在四十七的剑已经不再是劈刺的方式,而变成另外一种格局,事实上他现在很少把剑伸出去刺穿什么了,取而代之的,利用手腕的摆动把剑轮转在身体周围,就像风车一般,前提是有足够灵活的手腕和充沛的气力——这两样看起来似乎都不是四十七的问题。

  血斧的手腕也异常的灵活。不要以为战斧只需要蛮力,那是蹩脚樵夫干的蠢事,斧头的沉重分量会让人严重的消耗体力,即便血斧壮的像个被压扁的狗熊。

  他巧妙的利用自己有力而灵活的手腕,摆动大战斧而不是简单挥舞它,这让四十七深受启发,他也开始这么作,从结果看来效果不错,他考虑应该换一柄更大更长也更坚固的剑了

  尸体越堆越多,血和碎肉泥泞了这片土地,空气里飘散着浓重的腥味,令人作呕。

  战友们都干得不错,虽然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但大致情况下还是在进行单方面屠杀式的体力劳动,杀人的都气喘吁吁了,不断被杀的反而精神矍铄乐此不疲,不能不说是一番怪异的光景。

  “哈哈哈,又一个,第二十七个了,你们这些行走的发臭奶酪!”

  拐着脚的奎克就连杀人时都喋喋不休的,真是够了。

  “铜锤,有点不对劲,老鼠们都疯了。”不知道杰森是真的有所担心还是纯粹的嘲弄。

  “不疯能在老子身上开几条血口子!”这个矮子还是只打不说话的好,那样至少会让人觉得他还没想象中那么一无是处。

  “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凯恩虽然显得总是那样胆小怕事,但两柄匕首在他手中上下翻飞,专挑鼠人头颈下手,在他经过的地方,一具具尸体倒下来,就好像被一阵风吹倒的野草。

  “妈的!如果那个摩利尔还在这里,对付这种东西应该最拿手了!”血斧一脚踢开一个差不点咬到他裤裆的鼠人:“这种低能的东西最怕的就是法师!”

  摩利尔?四十七愣了一下,手中的剑也停滞下来。

  摩利尔!某种似乎已经消失了的思维脉冲突然一下子出现在四十七的系统中枢里。作为一个原子能动力的自适应进化型机械战士,四十七从来不擅于执行护卫、拯救等不那么需要火力覆盖或者说需要计算哪些地方不需要火力覆盖的工作,他最拿手的就是不断改装调试双臂上的两门大炮,从应付突击战的扫荡型电磁波发生器到最大射程超过500公里的小当量质子飞弹,四十七在战斗中的首要也是唯一的目标一直是干掉能扫描到的所有会动的东西,但是现在,一种超越了长久以来根深蒂固的杀戮程序,甚至比想看动画片还要鲜明的命令传导一下子充斥出来,占据了四十七的全部。

  一个鼠人死死咬住四十七腰间的灰水蛭皮,两只瘦小的爪子拼命抓挠着,如果是以前,还真有可能被抓坏几个传感器什么的。

  四十七出乎意料的没有及时把它甩掉——更确切的说,他的身体也出现了停滞,很快鼠人就在他身上盖了密密麻麻的一层。

  “妈的!那个铁皮壳子怎么了?”杰森一剑把已经爬到铜锤背上的一个鼠人挑下来,铜锤也挥舞着他那巨大的战锤砸扁了企图攻击杰森脚踝的家伙。

  “谁知道!”铜锤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在用烂土豆打破锣:“可能坏掉了!这些法师的玩意儿就是不保险!”

  包裹着四十七的鼠人炸开了。

  说炸开也不是太准确,因为那些鼠人被切断的残肢很多还留在四十七的身体上,好像勋章一样。

  首要目标搜寻中。四十七面目上两点针刺般的红光微微膨胀了一下,然后又收缩。

  “这家伙要去哪儿!”奎克看着四十七一步一步走入鼠人群,被淹没,然后露出来,好像一块怒涛中的礁石一样。

  “别管他了!”血斧投出斧子,那东西划出一道红色的钢铁旋风,至少割断了五个鼠人的身体,然后以违背物理规律的线路回到他手中:“干我们自己的活儿!”

  “都是这家伙惹出来的。”凯恩愤愤的低语,用两把匕首在鼠人的脑袋里一插,一绞,然后去找下一个。

  就在这里。探头看去,鼠人的洞穴狭小而且潮湿,一股强烈的腐臭气息从那不起眼的洞口散发出来。

  四十七也不知道身上挨了多少次攻击——用来防水兼做衣服的灰蛭皮早就破烂不堪,一条一条的勉强挂在身上,甚至钢铁的外壳上也是密密麻麻的咬痕和划痕,如果是血肉之躯的话,怕是只能剩下骨头了。

  但是奇怪的,自从四十七突破包围找到鼠人洞穴入口之后,鼠人对他的攻击反而逐渐衰弱下来。甚至有鼠人不管不顾的从洞里窜出来,跑向前方的战场,好像四十七只是一丛偶然长在洞口旁边的沼泽灌木而已。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