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一回合 捕鼠记
  四十七没有动,更加没有喊叫,只是静静的观察着。全\本\小\说\网

  洞内有什么东西闪动了一下,虽然细微,但四十七感觉到了,他迅速冲了过去,同时抽出利剑,一剑向洞内刺了下去。

  一道鲜血随着剑身喷射出来,撒在四十七的灰蛭皮做的外套上面,随后变成一滴滴血珠滚淌下来,砸在地上。

  与此同时,一声惨叫从地底传出,那是奎克的声音,毫无疑问四十七一剑刺在了消失在洞里的奎克的身上,而这正是四十七想要得到的结果。

  四十七撒手弃剑,向前跨过那个坑洞,身体迅速蹲下去,随着下蹲的力量,四十七的左手深深的插入了松软的泥土中,随即四十七拔出左手,手里掐着一个不断挣扎的东西,泥土从他身上不断脱落下来,撒在了因为奎克的喊叫而刚刚醒来的凯恩的头上。

  几乎比杰森和矮人铜锤起身的速度还快,血斧从帐篷里冲出来,他全身戎装,手持大斧,两只眼睛瞪得好像要从眼眶子里蹦出来一样,看到了四十七手里抓着的东西,脸色为之一变。

  而摩利尔的帐篷内却毫无动静。

  四十七回奔回来,弯腰撩开帐篷的门帘,结果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大坑向他敞开着。

  四十七手里抓住的那个小东西挣扎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好像是想说些什么。

  但他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就被四十七捏碎了喉咙,杰森试图冲上来阻止他,结果已经来不及了。

  四十七松开手,那个东西掉落在地上,这时众人才清楚的看到这个家伙的面貌,他身材非常矮小,手脚长得几乎同样长短,满身的泥泞好像就是他的衣服,而脸庞上满是褶皱,稀疏的几根头发凌乱的盖在脑门上面。

  “沼泽住民!”杰森倒吸一口气,本来要蹲下去仔细观察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半步。

  “是鼠人。”血斧走了过来:“但俺可以确定,这片区域应该不是鼠人出没的地方,为什么这玩意出现在这里?”

  “看你干了些什么,你杀死一个鼠人,就会有成千上万个鼠人来攻击我们的!”凯恩吼叫起来,他的脸因为恐惧而有些变形:“他们智力不高,但毕竟是智慧生物,他们像蚂蚁那样协同作战,而且数量多的吓人,可不是之前碰到的腐食狼群那么容易对付的!”

  “杀不杀都一样。”杰森抽出自己的剑,向四周观望了一下:“这里有一个,那么周围最少有几百个!”

  “我不知道是该诅咒你还是该感谢你,啊,我的腿!”奎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坑里爬了出来,他用手捂住的大腿不断有血流出来,而四十七的剑就放在他旁边的地上。

  混乱中,栓在帐篷一角的狼人也跟着厮吼起来。

  “都他娘给俺安静一点!”血斧适时的说话了,他转向四十七:“摩利尔呢?”

  “她被抓走了。”四十七觉得心有点慌,这种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即使是在白发法师归西的时候。

  “那就当她死了吧,现在俺是你的主人!”血斧看上去非常沉着,这和他的容貌不太协调:“杰森、还有你们两个废物,站起来准备战斗!你,铜锤,站在我身后!还有你,别傻站着发楞!”

  四十七的不知所措只是一瞬,血斧的命令也让他心情略微平静了一些,从进入沼泽之后四十七的感觉就有点不对,自己的情绪越来越明显而且清晰起来,这种情况之前从没遇到过。

  远处开始出现细细簌簌的声音,并且越来越近。

  终于看到了那群肮脏的家伙,他们成群结队匍匐前行,或者说他们实在太矮小了,站着和爬着的高度基本一致。

  这么庞大的行动只发出了很微小的声音,怪不得他们一两个人在地底行动的时候,让人根本无从察觉。

  有一队鼠人明显和其他不同,他们背上背着一个板子,上面坐着一个鼠人,看上去和其他鼠人没什么不同,但明显地位更高。

  血斧扬了扬眉毛,突然大喊起来:“可真少见,让俺想想,上次看到你是什么时候咧,二十年前还是三十年前,俺还以为你早死了呢!”

  “寇寇,寇寇!”不知道那个鼠人是在说话还是在咳嗽,但很快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滚出去,滚出去,不要进来,不要进来!”

  鼠人的声音极其尖锐,听上去就好像一只铁针钻进耳朵里一样难受。

  “那应该是鼠人长老,在鼠人中地位很高,类似那些野蛮人部族中的祭司,但他应该很少出现在其他人面前才对。”杰森小声的向大家解释着,也许只是为了缓解众人的紧张情绪罢了。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对付他,他看上去很不好对付的样子啊!”奎克用更加低的声音问道。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鼠人长老。”杰森这么一说,奎克缩了缩脖子,就不再说话了。

  “俺知道你是沼泽的原住民,是沼泽真正的主人,你看,俺以往也没有故意去惹过你嘛,人们到沼泽冒险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就算以往有过个别的小摩擦,咱都没计较嘛,你这次是啥意思,不要以为俺不跟你计较是怕啦你啊!”血斧中气十足,吼起来震耳欲聋,但对方人马似乎不为所动。

  “滚出去,滚出去,不要进来,不要进来!”鼠人长老似乎就会这两句话,并且声音更加尖利了,血斧也阴沉下脸来,盘算着这种情况要怎么办才好。

  这时四十七向前走了一步,无论在鼠人还是血斧这边,都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騒动。

  “你干嘛,给俺退回来!”面对这种情况,血斧也有些气急败坏了。

  “只要再走一步。”四十七低声说着,似乎只是说给自己听一样,同时他又向前走了一步。

  “滚出去,滚出去,不要…”鼠人长老抬起手,用干枯的手指指着四十七,尖利的声音似乎要把天桶出一个窟窿来,当奎克和凯恩要去捂住耳朵的时候,鼠人长老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四十七的手已经握住了鼠人长老的脖子,而四十七本人还留在十几步之外的血斧旁边,连接手掌和手臂的是一条又细又长的锁链,他终究还是把马库斯那条链子给弄了过来。

  鼠人们騒动起来,但在作出任何行动之前,四十七的锁链已经收缩回来,手掌连同鼠人长老一同被拉扯过来,瞬间便处在四十七的控制之下。

  “你要干什么,别再做傻事啦!你会让我们全部送命的!”凯恩惊恐的尖叫起来。

  “我了解这种东西,他们没有了长老,就会乱作一团,四处逃散的!”四十七确信这一点,因为在漫长的呆在法师塔的时间内,他曾经连续两年都在观察这种沼泽的智慧生物,直到他失去兴趣为止:“而且,我也有话要问他。喂!我们那个同伴,你把他藏在哪里?不说的话,我马上捏碎你的喉咙!”

  鼠人长老用那双长的很开的小眼睛瞪着四十七,却看不出任何的恐惧与惊慌。

  四十七稍微松开捏住鼠人长老脖子的手,并且提出警告:“你要再敢用刺耳的尖叫干扰我们,我向你保证,在那之前我一定会杀死你!”

  “滚出去,否则你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鼠人长老的声音不再那么尖锐,听上去却仍然让人感觉难受。

  “老家伙,俺很奇怪,你们这群穴居生物怎么都跑到地上来了,而且这片区域土地松软潮湿,你们应该很少到这里来才对啊!”血斧问话了。

  鼠人长老没回答他。它已经无法回答任何问题了,一根近尺长的银针贯穿了他的脑袋,夺走了他的生命,没有人注意到那根银针从何而来,好像它一直就扎在鼠人长老的脑袋上似的,血斧和四十七近在咫尺,杰森他们围绕在周围,四面更加聚集了人数众多的鼠人,而鼠人长老就突然死在了这众人环绕的景况中,不禁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不已。

  四十七拔出针,松开手,鼠人长老坠落在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了无生气,确实已经死得透彻。

  “你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了他?”奎克在一边小声的埋怨,他声音都发抖了。

  “我没有。”四十七端详着手里的银针,鼠人军团丝毫没有因为首领的死而退缩。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