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回合 洞穴
  欧沙利文站在法师塔前的一块干裂的地面上,喋喋抱怨。//www、QВ5.coМ\沼泽地清晨的阳光撒在他脸上显得很白皙,乌黑的头发略微有点卷曲,瞳孔也是黑色的,这点在雨城里很少见,在沼泽地里更加绝无仅有,黑眼睛的怪兽通常不如红眼睛的吓人。

  一身黑色的装扮,和法师们穿的看起来有明显的区别,紧裹身体的长袍柔软自然的垂直下来,裤线分明笔挺,光亮的皮鞋表面折射出法师塔扭曲的倒影,裤脚和鞋子上也找不到半个泥点,无论如何都不像是旅行者的样子,此刻他正抬起头拖着下巴,仔细的打量眼前这一整块瓦砾,就像是在艺术馆里端详某件很不知所谓的艺术品。

  他在为很难找到一条进去的路而发愁,同来的还有两个人,分别穿着一白一红的法师袍,站在他的身后,白衣男子好整以暇的摆弄着自己的魔杖,红衣的则在随身的口袋里翻找着什么。

  塔的顶端,六只微张的橘黄色眼睛有三双正在盯着他,沼泽地里难缠的猎食者从小睡中醒来,也许是嗅到什么可口的东西,酸蛇蜥看着餐牌上黑、白、红这三道菜,打算开个好头。

  尽管努力想要隐藏身形来个出其不意,无奈它太大了,比四十七遇到的那只还要大,它也许是最大的酸蛇蜥了,也可能不是,它整个身体都贴在塔的的另外一侧,因为阳光的关系,欧沙利文并没有发现它。

  它的后脚牢牢的抓住了塔顶的边缘,身体也弓了起来,现在就算被发现也没关系,凭人类的脚力根本不可能逃过它居高临下的一跃。

  塔的顶端轰然崩塌,酸蛇蜥庞大的身体像是随着倒塌的法师塔一起砸向地面。

  欧沙利文看起来比较沉着但很明显准备不足,急忙朝怀里摸索,他身后的红衣男子抢上一步挡在欧沙利文前面,左手护住身后的欧沙利文和白衣男子,右手高高的举起。

  火,从红衣男子的手掌喷发出来,奔腾炙烈。

  之所以说是喷发,因为那力量在瞬间抵消了酸蛇蜥巨大体重造成的冲力,让人误以为酸蛇蜥悬停在他们头顶上。

  一连几秒,灼热的空气里只有酸蛇蜥痛苦的惨叫声,而它最得意的武器,毒液,在体内就被蒸发了。

  突然红衣男子发出一声咆哮,火力骤然剧烈,形成一道火柱,把酸蛇蜥朝后推了回去,它的身体飞过了法师塔,在落地前化作了灰烬。

  “精湛。”白衣男子看得心驰神往情不自禁。

  红衣男子没有说话,略微笑笑就算谢过,欧沙利文看着自己被红衣男子抓住的拿着手帕的手有点不高兴。

  他干咳一声当作提醒,后者马上放手了。

  “对阿,把屋顶掀开不就可以进去了么?我怎么没想到?”欧沙利文用手帕捂住嘴巴看着破烂的屋顶自言自语。

  刚刚又烧死两只不知死活的沼泽生物,红衣男子听到欧沙利文的话,于是开始着手准备做梯子需要的东西。

  四十七当初最喜欢的屋顶现在已经完全成了废墟,从上面张望下去,欧沙利文身后一条长长的干裂泥地在两旁的沼泽映衬下就像蜗牛爬过的痕迹。

  血斧发力砍翻了最后一只腐食狼,随着硕大的身形轰然到地,腐食狼群全军覆没,污浊的血液涂抹在沼泽的湿泥上,俨然变成血路。

  尽管置身狼群中间,奎克还在唠叨,好在还不是让人很讨厌,不过四十七对他完全没什么兴趣,再次回到沼泽让他想起许多过往的事情,尽管在雨城停留很短时间,可四十七现在仍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们一行人在沼泽里已经行进了两天,血斧固执的拒绝了摩利尔用预言魔法确定行进方向的建议,他好像就是很敷衍的找了条能够行进的道路走下去,方向一直没有改变,即便遇到根本无法通过的泥潭或者是张牙舞爪的沼泽生物,无论挡在前面的是什么,仅仅两天他们就仿佛已经砍了一辈子的沼泽生物还有庞大的腐食狼群,血斧用他那把大战斧显示着自己的强悍威力,他进行杀戮时其余的人几乎就没有办法加入到战斗中。

  四十七目睹了矮人狂战士血斧的超强破坏力,大战斧在他手中轮转着准确的击杀远处的目标,对于近身的敌人血斧只需要一拳就能将其捣飞,不管是什么,虽然血斧看上去很笨拙,但他的力量实在是惊人,实行攻击时的速度也颇让人惊叹,不愧是雨城里最强的战士,只是可怜了那些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家伙们,它们往往连发起攻击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用来攻击别人。

  但传说中的回旋斧还没出现,四十七一直心痒难耐,想要上前讨教讨教,不过这种企图被摩利尔和奎克成功的阻止了,血斧对四十七可一点好感也没有,假设四十七是他的私人物品,那么血斧的对待四十七的态度很可能和他对待那只人狼的态度一样粗暴。

  第三天,众人在一片浅水湖边宿营,说是浅水湖,实际上只是一大片积水而已。

  四十七卸下背在身后的背囊,摩利尔对其施展法术,很快一顶帐篷伸展开来,这些日子摩利尔一直睡在这帐篷里,而四十七不能进去,只好在帐篷外面站着,并且兼任全队的守夜人。

  血斧这边就比较麻烦,奎克和凯恩每个人都背着大大的行装,到达宿营地后两个人就忙碌着搭起帐篷,血斧坐在跪在地上的狼人的背上好整以暇,那个年轻矮人站在背后,而杰森有时候跑到一边去偷懒,有时候就过来帮一下忙,往往摩利尔已经入睡,这边的帐篷才搭了一半。

  “做一个魔法师还真是方便,而我们就像奴隶一样从早忙到晚。”奎克一边忙碌一边小声发着牢騒,这时血斧向这边走来,奎克马上收声,看着血斧走到站在帐篷外的四十七面前,血斧瞪了他一眼,奎克马上又投入到帐篷建设的工作当中去了。

  摩利尔在帐篷内陷入冥想,因为今天遇到了几条幼年酸蛇蜥——酸蛇蜥作为沼泽食物链的统治阶级,就算是没有多少毒液的幼生状态,也很少集体行动,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众人全部投入战斗才把它们解决,摩利尔为此耗费了太多魔力,四十七却因为悲惨的过去而出工不出力。

  “俺见过不少构装体,但你这样的俺头一回见!”站在四十七面前,血斧确实显得太矮小了,但谁都不会轻视他,就凭他现在背在身后的那把大斧子。

  “您是说,没见过我这么破破烂烂的构装体吗?血斧先生。”四十七稍微低下头,看着这个暴力天使般的矮人。

  “哼!”血斧鼻子吭了一声:“起码俺还没见过会开玩笑的魔像…”狼人这时在血斧后面发出一声低吼,原来他在一条烂泥洞里捞出来一条长着七只脚鳍的怪鱼,正奋力撕扯着那条鱼的尸体,大口啃食的声音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让人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血斧突然抽出一条缠在腰间的鞭子,向后猛的一甩,打在了人狼的背上,人狼愤怒的抬头寻找施暴者,等发现打他的人是血斧时,呜咽了一下便乖乖离开了。

  “你的宠物很有趣。”四十七重新抬起头,表示谈话到此结束。

  血斧似乎没想到四十七会是这种态度,通过他的观察,四十七不是一个一般的构装体,而现在看上去又和别的构装体没有什么不同,血斧不想思考过于复杂的问题,只要这个魔像或者叫别的什么称呼的构装体帮助自己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好了,管它实际上是什么样的呢。

  血斧为刚才的交谈感到有些不高兴,他把气都发在了刚才捣乱的狼人身上。

  沼泽的夜特别长。两个帐篷孤零零的立在沼泽地里,一堆将要燃尽的篝火散发着最后的余热,四十七站在摩利尔的帐篷门口,杰森和铜锤睡在靠近血斧帐篷的地方,而奎克和凯恩则躺卧在篝火旁的毯子上面。

  四十七看了一眼篝火,转动了一下脑袋,望了望黑暗深处的沼泽地,然后又开始转动自己的脑袋,突然他停了下来,如果他有眼皮,他一定会用力眨眨眼睛,以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然而因为没有眼皮,所以四十七只是朝着篝火旁边看去,像是在发呆。

  奎克和他的毯子一起不见了,原来他躺卧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洞,虽然因为杂草的遮掩那个洞不是很显眼,但四十七可以肯定,那是一个足以盛下奎克和他的毯子的坑洞。奎克和毯子就这样变成了一个洞,无声无息。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