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八回合 剑技
  “商业秘密!”凯罗调皮的皱了一下鼻子:“你可以先拿回去试试看,如果好用再付钱也可以啊,我们是朋友吧!”

  “让我为你做人体试验吗?你真是一个做生意的天才。\\www.qВ5.c0М”摩利尔心底生起一丝小小的不快,但很快便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有些羞愧,作为一个法师,怀疑是必要的品德,可是面对这样一个只懂得一些无体系家传魔法的下级法师——甚至他们算不上什么有级别的法师,只是民间懂得一些法术的术士罢了——自己是否太过苛刻了。

  “摩利尔,我喜欢你,你是一个有趣的红袍法师。”凯罗的大眼睛似乎蒙上了一层细爽,看上去平添了几丝幽思的神情,更加的楚楚动人了。

  四十七很想要用更加坚固的东西来演练一下自己创造的剑技,他现在已经可以非常纯熟的甩动手腕把面前的东西四分五裂了,这让他有些得意,几乎没有注意到剑脊已经有些弯曲的迹象,剑对于四十七来说远远不像那些圣骑士来的宝贵,那群满口仁义道德的家伙视剑为自己的第二生命。

  四十七根本无从知晓圣骑士的态度,在他来说就算手里拿的是一截铁片,他也仍然会很投入的挥舞,丝毫不会拘泥于武器的区别,当然,如果是有锋刃的剑舞动起来会显得更加帅气和专业。

  摩利尔回来了,大包小包的,像一个刚刚逛完集市的主妇。

  四十七看了看满目疮痍的小院,摩利尔对这一切的熟视无睹让他感到有些奇怪,他以为摩利尔又会拿她的法杖来敲击自己的脑袋,似乎这已经成了摩利尔的习惯了。

  摩利尔拿出一个瓶子,又把一些魔法书页找出来,铺在地板上,一个人认真研究起来。

  “出去,不要打搅我!”摩利尔头也不抬的向四十七挥挥手:“不过天黑之前一定要回来,晚上我要亲自试试这瓶浓缩魔法。”

  “他一定是找到了好东西,而我只能去捡破烂。”四十七出门的时候这样想。

  雨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真正热闹的城区不过是两条垂直交叉呈十字型的街道,但周围走出数里,都有可能在一片沼泽或者树林的背后找到一处聚居处,有时是几栋破旧的木制房屋,有时是恢弘的黏土城堡,无论那是工会还是民舍,都属于雨城的一部分。

  虽然四十七的存在已经不算最大的新闻——白刃酒馆昨天刚刚发生的火拼事件才是这两天的热门话题——但四十七怪模怪样的走在街上还是引来一些目光的注视,还好四十七没有作为知名人士的自觉,他的兴趣全部放在自己的新武器上面了,心理盘算着要找一个没人的空地,继续探索自己身体的新用法——在法师塔的日子里,他实在是有些忽略了这个。毕竟这是一个还停留在冷兵器时代的原始社会,四十七这样提醒自己。

  白刃酒馆白天是不公开营业的,但他位于雨城中心的十字路口的一角,所以门前仍然显得热闹非凡,四十七路过那里,突然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嗨!就是你,你这个铁皮怪物,给老子站住!”四十七回过头,是那个盗贼头子卡斯特。

  “一只耳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四十七从铁匠马库斯那里听来了这个名字,但是否清楚这个名字最好不要在卡斯特面前提起,则没人告诉他,就算告诉了,他也不会觉得这个和某位很有名气的动物明星同名的绰号有什么不能叫的。

  半精灵仅剩的一只耳朵抖动了一下,四十七的注意力马上便被吸引过去了,他觉得这只会动的耳朵很有趣,却没有发现卡斯特的两只眼睛看上去好像要喷出火来了。

  “不要以为那个臭婊子可以给你撑腰!你这不知来历的构装体,你是构装体吗,你看上去更像一块泡在沼泽的烂泥里等待生锈的破铜烂铁,也许是那个红袍法师在沼泽里用身体从沼泽住民那里换回来的,还是说——”卡斯特突然凑近了四十七,眼睛上翻盯视着四十七:“她的交易对象就是你本人呢?”

  卡斯特身后的几个无赖发出了肆无忌惮的笑声,卡斯特受到了鼓励,回头宣布:“知道这个没有老二的构装体是如何满足那个婊子的吗?就是这样,这样!”

  “虽然我对您那只会动的耳朵很有兴趣,但我现在还有别的事情,告辞了!”四十七撇下做着下流动作的卡斯特,回身便走,而卡斯特回身一把揪住四十七的后衣领,却因为滑腻的灰蛭皮而抓了一个空。

  “我叫你站住,不听卡斯特大爷…”

  卡斯特没能继续说下去,因为以两边嘴角之连线为水平面,上腭和脑袋被掀飞了出去,舌头留在下牙床上不停的翻动,却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了。

  四十七的手臂好像一条鞭子一样甩在身后,其角度看上去就好像四十七的身体完全没有所谓关节的概念,而手中平举着一把又长又宽的利剑,剑锋水平,却一丝血都看不到,好像刚才只是凭空挥舞了一下,而在卡斯特仍然没有倒下的身体右边的一个行人脸上却出现了一道血线,那是剑上的血因为速度太快的原因,而被平平甩飞出去造成的。

  四十七向前走去,实际上,他只是甩了一下手臂,并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而站在卡斯特身后的几个同伙,也已经因为眼前的一幕而惊呆了,没有人想要上前阻止四十七,四十七就这样在闹市中削掉了卡斯特的半个脑袋,然后从容离去了。

  雨城没有公认的统治者,更加没有政府和法庭的约束,这里只是一个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淘金者的中转站和整休地,但每一个地方都会有自己的规矩,在雨城中杀人也许并不算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但也必定会有人出面干涉,何况现在死掉的是盗贼工会的头目,半精灵卡斯特,他现在仍旧站在白刃酒馆前面的小广场上,对当下问题的严重性明显估计不足。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凶手是一个应该只会听从主人命令而没有自我意识的构装生物,这可能在雨城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因此四十七马上超过昨晚白刃酒馆内发生的小小械斗,重新成为雨城住民议论的话题,而四十七本人终于找到了一块理想的空地,正在演练自己的新招数,对当下问题的严重性同样估计不足。

  等消息传到了摩利尔的耳朵里时,她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虽然她已经开始非常讨厌卡斯特,但还不至于杀之而后快的地步,然而四十七是自己拥有的构装体这一点在雨城中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那么,作为四十七的拥有者和监护人,四十七的所作所为只能有一个解释——他是接受摩利尔的命令干掉卡斯特的。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