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六回合 血斧
  禁魔球?摩利尔看着纸条上模糊潦草的字迹,陷入沉思。\wwW.qВ5。c0М/

  四十七站在门口有一会了。他像个尽职的构装卫兵那样,一动不动。突然他发现自己在酒馆里一眼就看中了的鞭匕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了——哦,是那个女性战士走过来了,边上还跟着一个。

  “妈的,这家伙在看什么?”玛丽在酒馆时就觉得不舒服。虽然四十七除了身上裹着一套破烂的皮装之外,完全就是钢铁拼砌而成的死物,但是玛丽仍然觉得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带着某种说不来的别扭,好像夹裹着墓穴里的寒气。

  “也许他看上你了。”杰森在一边笑着说,和玛丽轻便的紧身皮甲不同,他穿着一套链甲,背着长剑和盾牌,是个很标准的战士型冒险者形象。

  “你再胡言乱语我就把你的舌头扯下来。”玛丽瞪了他一眼。

  两人走到四十七面前。

  她要把那玩意送给我吗?四十七很陶醉的想,但是玛丽接下来的话让他很失望。

  “告诉你的主子,凯根•血斧大人想见她。”

  凯根•血斧的营地在雨城西北面一处高地上,壕沟,尖木桩,围墙,好像一所监狱。

  和别的地方不同,这里人类并不占绝对多数,甚至把长的像人的都算上也如此。

  混种兽人和半食人魔们坐在墙角的阴影里,黑暗中只有幽幽的绿光在闪烁。火把摇曳着,在他们污浊的铠甲和武器上投下斑驳的影子。

  这个地方真是让我毫无兴趣。四十七懒洋洋的跟着走,直到觉得自己碰上了什么东西——他回过神,发现玛丽正坐在地上看着他咬牙切齿。

  “很抱歉,血斧大人只请你一个人进去。”杰森态度温和,但是不容置疑的对摩利尔说。

  摩利尔想了想。

  “好吧,看在血斧的面子上。”她回头对四十七说:“等在这里。如果一小时后我还不出来,就进来找我。”

  与房子结实但粗糙的外表很衬,房间的内部陈设也是粗糙而简陋的。

  血斧大人坐在正中央的座位上,壮硕的身子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正方形,盔沿下一对眼睛炯炯有神,虎视眈眈。他穿着一套秘银锁甲,茂密的褐色胡子扎成了两束乱蓬蓬的长辫,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拎着一柄巨大、锋刃足有二尺的利斧,传说这柄斧子有着神奇的魔力,掷出后能自动回到使用者手中——幸好没让四十七进来。摩利尔想。

  她冲着血斧大人——这位标准的矮人狂战士微微鞠了一躬:“晚上好,凯根•血斧先生。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贵干呢?”

  血斧瞥了他一眼,没搭话,而是把银制的酒杯重重往桌子上一顿。

  摩利尔尊敬而又警惕的看着凯根•血斧,心中没底。

  “小丫头!你看起来气色很差么!”正在摩利尔寻思着该用什么来寒暄两句的时候,血斧开口了。

  “噢,可能是因为我刚从一场艰难的冒险中脱身出来…那真是一段可怕的经历。很抱歉,血斧先生,您手下的几名优秀的佣兵在这场赌博中不幸身亡了。”

  血斧不耐烦的一挥手,嗡声嗡气:“那不算什么!既然想发财,就要准备好棺材!不过!你最好不要让俺知道,让他们没命的原因是你起了什么坏心思!”

  “怎么会呢…血斧先生。”摩利尔摊开双手:“我虽然只是一个雨城的新住民,但是我从第一天起就认真学习,并恪守沼泽的原始法则,血斧先生,请您考虑下,我的信誉,难道真的就比不上那个阴险的半精灵么?”

  “嗯!先不提这个!不管这么说,这次你收获不小!现在俺和你谈谈俺的主意吧!你们这些人类,动不动就偏题!”

  血斧稍微停了一下,摩利尔也恰如其分的表示出专注的神情。

  “小丫头,俺要借用你那个魔像!”说完这句,血斧用他那双长在乱发和胡子从中的小眼睛死死的盯着摩利尔。

  “血斧先生…”摩利尔谨慎的措辞:“我其实不认为我找到的是魔像…而且我只是一个初窥门径的法师…构装仆役这种强力工具仍然不是我现阶段能掌握的,所以我想我还要需要时间来摸索…”

  “好了好了!”血斧咽下嘴里的酒:“俺又不是和你要!明说了吧!比利那个老酒鬼是不是已经告诉你俺要组织手下人去沼泽里玩儿了!”

  摩利尔点点头,表示默认。

  “那好,实话告诉你,俺要找什么和你没关系,你也别问!你带俺手下人去找东西的时候俺也没问,对吧?俺只能告诉你俺为什么需要你的…哎,就叫魔像吧!因为俺发现的地方全是讨厌的不死怪物!俺用俺的酒壶发誓,俺对那些东西最头疼了!因为这,已经死了俺不少人,而且据俺逃回来的手下说那地方甚至有高级死灵!你也知道,俺和那些牧师一向不对付!所以俺需要魔像!没生命的东西对付那些家伙最合适了!”

  死灵…这倒是个充分的理由。就算是低级、笨拙的腐尸,它们所携带的尸毒也会让一般的战士非常头疼,更别说每次打击都能吸取活力和生命力的高级死灵生物了。

  “怎么样!小丫头!”血斧呲了呲一口黄牙:“俺不会白用你的魔像的!你说吧吧,一天多少钱?还有,要是找到了看不上或者看不懂的魔法物品什么的,俺首先考虑你!怎么样?这是最后一口价了!别敷衍俺,俺可没什么耐心!你决定做俺的朋友吗?”

  “既然这样…”摩利尔搓了搓手:“看来我真的没有理由再拒绝您。但是有个问题,我目前还无法保证这个家伙在独自执行任务的情况下正常工作…我可以也参加这次冒险么?”

  血斧没有马上答话,而是摸了摸他的胡子辫子。

  摩利尔推开结实的木门走出来,用法杖敲了一下四十七的头,他已经在女战士忍无可忍之前转移了注意力,现在他正在目不转睛的观察着离他最近的一只混种兽人,而对方已经因为这种注视而开始陷入和女战士一样快要抓狂的状态,发出低沉的磨牙声。

  “我真怀疑你这个蠢东西能有多大用处。”摩利尔经过玛丽身旁的时候,对方带有嘲讽意味的话语似乎并没有激怒她,甚至看上去她根本就没听到。

  站在一排尖桩前的杰森向摩利尔轻轻颔首,后者仍然以无视的表情与其擦肩而过。

  “我的作用就是在你死掉之后接收你那个漂亮的附魔鞭匕。”跟在后面的四十七突然回头代替主人回了一嘴,然后两人很快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回到未来之石,摩利尔命令四十七守候在门外,并命令攻击任何偷偷接近未来之石的家伙,还好时间已近午夜,街上已经看不到什么人了,否则四十七还真得很难分辨行人和家伙之间的区别。

  四十七仰望着天空。沼泽里大部分时间天空都呈铅灰色,偶尔可以看到天边坠落的流星,甚至有一次曾经就坠落在法师塔的附近,四十七曾经试图使用陨石坑里捡来的矿物帮助自己充实身体,但那种物质柔软却又易碎,完全不堪使用。这里的天空比沼泽地纯净不了多少,但依稀可以看到许多闪闪发亮的星星,他们移动得很快,并且时常相互碰撞,发出比原来稍亮一些的光芒之后便消失在了天空之中,奇怪的是这种情形不断上演,可看上去天空中的星星却没有因此有所减少。四十七发现,在星星减少的同时,也有许多新的星星加入进来,只是相对于毁灭,新生总是显得不那么引人注目罢了。

  房内传出摩利尔的召唤声,四十七低下头,脑袋转了整整一圈,似乎是为了缓解长时间仰望星空的疲劳似的,虽然他不可能会有那种感觉。

  摩利尔神色灰败,显然她耗尽了魔力也没得到任何有价值的预兆。

  她疲惫的低语:“那个疯矮人的要求是不能拒绝的。”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