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回合 雨城
  摩利尔没好气的瞪了四十七一眼:“我要是能造出自己的次元空间,第一个把你塞进去!维持一个次元口袋所需要的魔力…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你这个没头脑的构装体!”

  也是。//WWW。qb5.Com//关于时空的研究从来都是一个可怕的课题。超级智脑曾经推算出至少要将相对论改写三次才能接触到宇宙的本质,不过到底怎么改,谁也不知道。而且按照自己现在的情况看,或许超级智脑还说的保守了。

  四十七也没有继续呆在法师塔和烂泥里的蜥蜴做伴的意思。他的火种——那个金属核心静静的镶嵌在身体深处,散发着幽幽的能量,摩利尔对此却毫无察觉。四十七对自己现在的身体部分还不是完全满意,如今在法师塔里也没什么可做了,所以它决定跟着摩利尔一起走,完成自己完美躯体的改造计划。

  摩利尔起初真是被四十七的理想吓了一跳——这个铁皮疯子还想把自己弄得多复杂?而且似乎还要达到通过重新组合达到变换形态的目的…他难道要当德鲁依变形者吗?

  “这主意真疯狂。”摩利尔终于彻底承认这个构装体与众不同。

  但是很明显,它也是个强大的护卫…或许比整整一队冒险者都要强的多。

  “再说吧,我们明天出发。离开这个地方。”

  “或许你应该使用一些化泥为石的法术…我的关节里都是淤泥。”

  “住嘴!看路!傻东西!你要是没有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臭毛病,根本就不会有这种问题!”摩利尔再也无法忍受四十七诸如此类的抱怨了,她狠狠的用法杖敲了一下四十七的后背:“怪就怪为什么你的创造者没把你做成一个黏土魔像吧!”

  黏土魔像?似乎是一种非常结实的构装体,就是太笨拙了。四十七努力回想以前是怎么应付沼泽地貌的…哦,那时候它配备了反重力发生器。

  “或许你根本不会化泥为石法术。”

  “够了!我说住嘴!拐弯!别直不楞登的往前走了!那里承受不住你的重量!”

  终于快要离开这个污水坑了。四十七几天前就停止了清理身体的行为,因为他发现这毫无意义——其实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

  摩利尔仍然使用法术指点方向和避开危险,比来时运气要好的多。脚下的土地逐渐坚实,满眼所见的也不再是怪异的水生植物…

  “休息一晚,明天就能走出这该死的沼泽区了。”摩利尔支起帐篷,沉沉睡去,完全进入冥想——这也是法师都想有一个构装护卫的原因,和狡诈的同类比起来,这些钢铁造物绝对可靠。

  或许我不是那么可靠的。四十七无聊的想。他没把法术书从行囊里拿出来翻看的意思,其实根本没必要带着…法师死了那么长时间,还没有动画片,四十七已经不知道把那本大破书翻了多少遍了——虽然看不懂,但是好歹也算记住了。

  四十七的头突然转了半圈儿,冲着沼泽深处看。如果是一个人类,这种角度只能证明他的脖子已经断了,气管和血管都被扭曲撕裂。不过四十七是一个构装生物,所以这么做没什么奇怪的。

  它的身体也一节节撑了起来。四十七的眼里的世界缺乏色彩,但是相当精确。有什么东西潜伏在黑暗深处,强大,危险,致命。

  “摩利尔!”四十七伸手抓向熟睡中的摩利尔——准确的说,他实际上扯起了整个小帐篷,猛力往远处一扔,也不管后果怎么样。几乎与此同时,黑暗中传来哧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吐了口吐沫——然后整个露营区域都笼罩在一场又腥又臭的雾雨中。

  “你这混蛋——”摩利尔头晕脑胀,如果不是掉在泥水里,这一下恐怕就要了她的命。她从残破的帐篷里中爬出来,还没来的及迁怒于四十七愚蠢莽撞的行动,瞳孔就收缩起来。

  她睡觉的地方已经是雾霭腾腾。本来还算干燥的地皮现在好像铁锅里的一滩煎蛋,滋滋作响。四十七仍然保持着一个勉强防御的姿势,但是浑身都蒙了一层锈色,金属外壳如同快要溶化了一样。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一步三摇的从黑暗中爬出来,三角形的大脑袋上,长着六只橘黄色的眼睛。

  “酸蛇蜥!”摩利尔摸索着抓到法杖,幸好她连睡觉也把它握在手里。自己的法术居然没探查到这种东西!

  沼泽霸主扭曲着修长的颈子,对摩利尔显示了浓厚的兴趣。

  四十七一步一步往后退,慢慢靠向摩利尔,动作已经有些凝滞。

  摩利尔握紧法杖,凝聚魔力。一点火舌从法杖尖端燃起,转瞬形成一道明亮的火龙,覆盖在四十七身上。

  残留的酸液被迅速蒸干,酸蛇蜥似乎也被突然出现的火光吓了一跳,它嘶嘶叫着,张开大嘴咬向四十七,要把这个碍事却明显不好吃的东西彻底撕裂。

  它一口就把四十七整个上半身都咬住了。

  “见鬼!”摩利尔深知酸蛇蜥的牙口是多么好。

  但是她没断开火柱。刚才是为了除掉四十七身上的酸液,现在就算是给酸蛇蜥唯一稍微脆弱点的口腔一些伤害吧!

  酸蛇蜥含着着了火的四十七,很不喜欢这东西的口感。它猛地一甩头,想把它丢掉。但是四十七有不同的看法。他用双手撑着蛇蜥的口腔,发动机栝。两柄锋刃从腕肘处铮的弹出,蛇蜥的上下颚马上被贯穿,喷涌而出的鲜血连魔法火焰都熄灭了。同时四十七的上身和双臂完全没有极限似的一转,一绞。

  蛇蜥硕大的头颅四分五裂。七八条好像枝杈一样无规律的生长在身体上的畸形爪子全都抽搐着扒紧泥土或者死死握紧,巨大的无头身体卷曲扭动,轰然倒地。

  “我都被淋透了!”四十七落到地上,浑身都在冒烟和蒸汽。

  “那是因为你把自己弄的太复杂了。”摩利尔仍然小心的站在酸区域外:“如果你是一个正经的构装体根本就不会这么惨!酸蛇蜥的死雨风暴充其量只是锈掉你一层皮而已,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连你的脑壳都进水了!”

  四十七第一次觉得法师的话似乎还是有道理的。

  “法术书!”摩利尔突然变了脸色:“你这笨蛋!”

  她跑回去在残破的帐篷里乱翻,恼怒的发现那些从包裹里散出来的书页仍然有一部分浸在泥水里,她的魔法只是掩盖了书页的能量,但是没能防水。

  摩利尔生气的再一次把书页小心拆开,还要晾干。四十七看着她赢弱的身子好像风吹一下就能飞了,不怀好意的想或许可以用那些书页给她做个降落伞。

  沼泽边缘最大的城市就是雨城。

  虽然叫做城,但是其实更像由一个一个独立的碉堡营寨组成,整体上却是半开放式的镇子。

  世界上从来不缺乏敢于冒险的傻瓜。虽然还算不上交通枢纽,但是起码也是湿地区域少数几个有着丰富补给的地方之一,一些别处罕见的湿地物产也能在这里找到,加上众多如摩利尔一般想要在沼泽里淘金的家伙们用性命不断的滋补,有着近万常住人口的雨城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独立城邦了。

  正是短暂的旱季,微微的凉风吹拂在身上,难得的有着一种爽利的感觉。老汤姆拄着长矛,甚至有些发懒。像他这种站在木制哨所上的民兵只是双足翼龙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来袭时的开胃菜罢了,好在近几年那些傻不啦叽的冒险者和佣兵也算做了点好事儿,干掉了一些低级的,填饱了一些高级的,使得老汤姆这样的民兵稍微安全了那么一点儿。

  他突然注意到远处的两个身影。他们从稀稀拉拉的灌木丛中走来,身影在余辉之下看上去很疲累,不过还活着。

  “你就不能快点吗?”

  “我觉得好像这里的螺丝松了…”四十七吱嘎吱嘎的扭动肩膀,此时的他暗淡了许多,大概是因为还有很多酸蛇蜥的唾液和血液残留在身体里继续起锈蚀作用。他一路调整了身上的不少零件,摩利尔不知道是从哪淘换出来的,反正这个蠢蛋似乎连脑袋和屁股都可以互换…她恶狠狠的想。

  “够了!别再鼓捣你那该死的胳膊了!还有,把你自己裹好,我可不希望你这丑样子吓到城里那些醉醺醺的呆瓜!嗨~汤姆,还没死吗?”

  “这是谁?想起来了,是以前在白刃酒馆和比利拼酒而且让我损失了五个银币的红袍法师,似乎消失很久了…管他呢,如果下次她还去酒馆,我就要把赌注押在她身上!”老汤姆一边想一边抖了抖长矛,露出满口被草烟熏黑的牙齿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多么诡异的红袍法师呀,竟然主动和一个民兵打招呼。”

  马上老汤姆注意到了跟在摩利尔后面的那个身高十尺的大家伙,这么没水准的构装体还是头一次看到,他好像在污水里锈了一百年——或者,这是一个不太成功的冒充者。

  “嗨~汤姆,还没死吗?”四十七用沙哑的金属腔调的向老汤姆问好,这么多年来,四十七头一次看到稍微像样的城市,虽然无法解释,但四十七确实感觉到了体内那些乱七八糟的管线和钢铁之间的微妙碰撞,也许这就是被叫做激动的情绪。

  “快走吧,天黑之前我们最好进入到城里面!”

  “我要跟老汤姆聊一会——我觉得他很有趣!”四十七窥探的**从来都是这么强烈,特别是眼前这个一直保持傻笑状态的民兵,四十七感觉他和自己有相通的地方,起码,要比观察一个红袍法师没完没了的翻一部魔法书有趣。

  “他是个哑巴,笨蛋!”摩利尔回头用法仗敲了敲四十七坑坑洼洼的脑袋:“而且,你应该先照顾一下你的身体,来吧,我们回我的店铺去!”

  摩利尔的店铺在靠近市集中间的位置,连同一大堆店铺一起,被那些独立的营寨夹裹着,见缝插针。它的左边是一个矿产交易所,右边是一个铁匠铺,摩利尔的店铺的名字叫做“未来之石”,四十七想不起来这可能是做什么用的,他被铁匠铺门前挂着的闪闪发亮的刀剑和盔甲——或者说是那些构成这些武器的不掺杂质的钢铁——给深深吸引住了。

  “我想要这些物品修理一下自己。”四十七刚说完,就被摩利尔狠狠敲了一法杖,推到摩利尔的店铺里面去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