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五十八章 蓝色莲花
  “情况好像不对…”一路行来,雪莉尔已经冷静了不少,起码,池现在就很好的克制住了在凑过来听她分析的扬森脸上狠舌一巴掌的强烈**。全本小说网

  “站在门前的保安和接待人员居然都是血仆,这未免太明目张胆了一些,公安九处和仙道联盟怎么肯会任由他们的存在?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原来的突袭计划最好取消,我们先混进去看看情况。”

  “混进去我赞成,”扬森也觉得这里有些不正常,“可是我们这身…”

  无奈的看着两人全身的神父装束,雪莉尔不知该将诅咒送给为了买猫而花尽津贴的扬森,还是送给一毛钱的活动经费也没给的红衣主教,反正现在她手里剩下的钱,也就只能买两身普通衣服而已,可…看看在赌场出来进去的男男女女那华美的衣装,想混进去谈何容易,哦,对了,他们进门是还要出示请帖一般的凭证。

  “不如…我们…”也知道自己货币不足的扬森突然想到一个方法。

  “这…好吗?”不像某人一样没有神父自觉的雪藉尔有些犹豫。

  “要不就这么办,要不就硬闯…你选…”

  “好吧!”

  今天是夏海二十岁的生日,志得意满的他揽着刚刚从云龙艺校钓上手的小…,哼着小曲从拉斯轿车上走了下来。

  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他的父亲给了他两张蓝色莲花的入场券,能来这上京最著名的赌场一行,正是他长久以来的愿望,当然,他那严厉的父亲可不是让他去玩的,以进入蓝色莲花为踏入上流社会地第一步,已经是时下上京权势高粱们最流行的入世方式了。

  还差一个小弯就可以看到蓝色莲花的大门了。满脸兴奋的夏海突然在这低矮的绿化树丛边被拦了下来,他看到了…一位神父…

  “主说,你的衣服不错,”神父开口了,只是那话语深奥到让正在受云龙最高等教育的夏海也听得一头雾水,“主又说,你女友的衣服也很好…”

  然后,夏海看到了一把枪,一把很大的手枪…

  这就是传说中的灭魔枪吗?花纹很漂亮,枪形也很酷,不过要是枪把没砸在自己地脖子上就更好了…

  “夏海先生?您好。请进,”入场券上是没有照片的。扬森两人很容易地就混进蓝色莲花,只是雪箱尔的牙齿又在嘎蹦蹦的响了,为了混入成功,明显不像兄妹的两人只好如其他人一样扮起了情人,于是,有样学样紧箍着扬森手臂可恰的女孩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吃到了嫩豆腐,而这个人显然不是那么招她喜欢…

  “请问换多少筹码?”迎接上来的甜甜女生目光中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呆滞。扬森和已经躲他老远地雪箱尔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暗暗摇头。

  “三千万,”扬森毫不心疼的拿出了刚刚抢来的支票,递给了那位明显是血奴的少女。

  “血仆不说,甚至连悲惨的血奴都有,而且就正大光明的存在于云龙共和国的首都中…这未免太离谱了一点吧…”

  更离谱的还在后面,当扬森两人走进大厅,眼前的一切险些让雪莉尔喊出声来。

  血族地荷官、血族的护卫、血族的侍者端着血一样的葡萄酒…

  “这里是血族在云龙共和国的黑暗议事所吗?”雪箱尔感觉自己的嘴巴突然异常干涸。“能让自命高贵的血族甘心作侍者的工作,需要至少有公爵级别地领袖来威压。这也太离谱了吧…”

  “别瞎猜了…我们有个朋友在那边,也许他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解释…”扬森轻轻拉起呆滞中地女孩,向着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朋友走去。

  “嗨~~九处地吕子真先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你在机场所说的约会就是和这位漂亮的吸血鬼小姐吗?”扬森拍了拍一位正在口沫横飞与一位美女搭讪的年轻人,如是说到。

  显然,九处这个名词对刚才还相谈正欢的男女都触动极大,那妖艳美女见鬼般瞬间脚不沾地的滑了出去。萤光四射的双眼中,阴郁、狂戾、暴躁被瞬间完美的论释了一遍。

  也许是想起了什么。作势欲扑的妖艳美女渐渐收回了已经在唇间隐现的獠牙,冷冷的看了三人一眼。转身快步离开了。

  “天啊!怎么是你们!你们两个疯了吗?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知道啊,”与不停暗自戒备四周的雪箱尔不同,无所顾忌的扬森自然可以轻松的侃侃而谈,“血族在云龙共和国的大本营嘛,你看这里也是,那里也是,这里的血族多到一颗筹码就可以砸死三个,倒是你,你真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身为公安九处的人,你在这里干什么?”

  “呃~~”吕子真突然被今天才见到的小神父问了个张口结舌,“具体的的你问你们的红衣主教自然就会清楚了,总之我们先离开,刚才的小妞肯定是去通知赖安公爵了,那可不是好惹的家伙,唉!因为你们的捣乱,我的身份算是穿帮了,以后这里的监视任务看来是要交给同事了…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刚才和你聊天的那个血族女性要达到那个强度,至少要吸干上百人的鲜血,”扬森按照从神父脑中拷贝来的知识估算着刚才那位血族的资料,“你还真想吻一吻她那夜夜沾满血腥的嘴唇吗?”

  “呸呸呸!别说的那么恶心,我这只逢场作戏罢了,作为天天和异能血族打交道的我来说怎么会不知道吸血鬼的底子呢…实话和你们说吧,这里就是血族在云龙共和国的一个公开据点,负责协调整个血族在云龙共和国的相关事宜。”

  “你们竟然和血族签订协议?”雪藉尔终于恢复了过来。

  “签订到没那么夸张啦,只是默认地…毕竟在血族数次东征都已惨败告终之后,他们也学老实了。云龙共和国这么大的,粮仓,他们当然不会放过,可不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只派几个亲王什么的过来,又实在是打不过,所以他们才会尝试着与我们接触,并尽量将部下的行动约束在我们可以忍耐的程度之下,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近一百年了,而这个赌场就是互相妥协的产物,一旦发生我们所不能容忍的事情,九处就会来这里和血族的代表交涉。实在交涉不成的话,那部分制造事端地家伙才会被以最雷厉的手段清除掉。

  “你们可以忍耐地程度是指什么状况?自己的子民被当作食物也无所谓吗?”

  “是的。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这是事实,只要不造成正常人口大面积失踪的情况,我们九处是不会插手的,毕竟这个社会有很多的渣滓和垃圾分子,如果血族只针对他们,我们就不会阻止。”

  “你会相信他们那么纯洁守纪?”

  “我信不信没有意义。关键是上层不想每天都斗的你死我活,不夸张地说,云龙共和国的血族控制境况比起其他的国家来实在好上太多,这样谁还会自己找麻烦呢?好啦,别说这么多了,我们马上离开吧。”

  吕子真环顾了一眼四周越来越不善的眼神,“刚刚从欧洲大本营新调来的赖安公爵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家伙,对九处他也许还会顾忌一二,可要是让他知道了你们是死对头教廷的神父…”

  “走可不行。奉红衣主教令,今天要荡平这里!”扬森义正严词,一派风萧萧兮的气派。

  “开,开什么玩笑…”吕子真见过不少初生牛按,但是这么生猛的还是第一遇到。“不算公爵,这里至少还有三名侯爵,十二名伯爵,子爵,男爵更是不计其数。红衣主教来了都会头疼一阵,更别说是你们了。快走。”

  “来了,就不要着急走嘛…”呢喃般地长吟过后。一位脸色异常苍白,却贵族气息十足的俊俏小生了拦在了三人面前,那张修长的脸含着微微的笑容,但微微吊起的眼睛却不含丝毫感情的冰冷,而且其中没有丝毫的笑意。

  “不走?赖安公爵难道还要请客不成?”吕子真不露痕迹的将扬森两人挡在身后,“我们地饭量可是很大的哦。”

  “哼,九处真是越来越放肆了,这么明目张胆地派人进来,欺负我们血族没人吗?”赖安公爵的声音很大,但周围地赌客们却没有因为血族这个超级敏感的词汇泛起任何波澜,看来这是公爵传音特技了。

  “当明人不说假话,自从这赌场建成,我们九处的人什么时候来的少了,今天纯粹是个意外,我保证下次来的人绝对比我小心,不会被发现来增加公爵的困扰,怎么样?”不卑不亢的话软中带刺,扬森不禁对这个衣着花哨的小胡子好感剧增。

  “哼!人不大,嘴可真够硬的,这样吧,就这么放你走了我也很难向手下交代,我们去后面来场比赛怎么样,我想你们该不会拒绝吧,否则这样就走的话我的手下会很郁闷…很郁闷的话也许会在贵国的平民身上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哦。”

  “黑拳吗?”吕子真略微思索片刻,“我们奉陪,赢了的话这件事就此揭过…”

  “好,请吧…”

  穿过喧闹的大厅,随着赖安公爵左拐右拐的扬森三人很快来到了一座内嵌在赌场建筑中的体育馆中,这里,正上演这一场激烈的战斗。

  拿眼一扫,扬森马上知道擂台上的两人都不是纯人类,狼人和豹人,都是受辐射不幸过度变异人类中极少数存活下来的品种,在长期的繁衍中,它们渐渐的形成了新种族并混居在人类之中,与众多各式各样的变异品种一起,他们被通称为妖族。

  之所以可以一眼认出。是因为擂台上的两人都已经解放了妖兽形态,半人半熊对半人半豹,力量与速度的巅峰碰撞,依然让下面地观众癫狂起来了。

  “他们…”指着欢呼雀跃的观众,雪箱尔不解的问道,“难道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参加比赛的是妖族吗?”

  “当然!”回答雪莉尔是斜刺里突然杀出的一个云龙国男士,一身白袍的他披散着头发,显得怪里怪气,“他们就是知道妖族才会下注啊,在这里可都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好百姓。即便是有血族上场,他们还是照样会疯狂的下注厮杀。”

  “谢谢。不过,你好像也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好百姓吧,麻烦你离我远一点。”了解到自己想要的讯息,没用地人就可以一脚踢开了,托扬森的福,雪箱尔现在看到男人就烦。

  “吕子真,你带来地?快介绍介绍。”搭讪男显然不想这么快就放弃,“呃心赖安公爵…”

  “你认识我?难道你也是…”

  “哎!我声明,这个人不是九处的…”

  “好!好!真行啊!”吕子真如此说法,赖安自然知道了白衣人的身份,“你们仙道联盟也把我这当成游乐场了是吧…”

  “我可是因为热爱这种有趣的竞技才来的,”搭讪男赶紧择清自己,“与仙道联盟没有一点关系。”

  “哦?这么热爱的话,何不亲自来一场!”赖安公爵今天气疯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自己这里是公厕吗?今天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毕生难忘的教币。”

  正在这是,台上地比赛出现了结果,傲人的速度终归没有给豹人带来胜利,伤痕累累的熊人狠命的一掌之下,豹人再也没有站起来。

  台下一阵混乱,压中的兴高彩烈,压输的骂骂咧咧。不过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相同的亢奋。

  示意比赛裁判暂时终止后续的比赛,赖安公爵转身向众人问到。

  “谁先上?我把话说在前面,不记输赢的三场比赛。一旦踏上擂台,生死由命,不管你们最后剩下几个,给我向九处和仙道联盟带个话,以后再派人来这里要小心一点。”

  “少废话了,开始吧,第一个我上,”把仙道联盟地家伙拉下水,小胡子看上去压力小了不少。

  “好,采尼,第一场你来。”

  “是,公爵大人,”随着召唤,随在几人身后一起来的数十血族中,有一位身体修长的家伙排众而出。

  很快,现场的司仪如实转述了比赛的双方来头,刚才还未预定赛事被截断愤愤不已的观众立发欢声鼓舞,公安九处和血族之间的战斗,这可是花钱都看不到的。

  “我,采尼伯爵,让你死个明白。”血族高傲地报上自己的姓名,那眼神仿佛小胡子已经成了死人。

  “喂!”小胡子吕子真回话地对象却不是这位伯爵,“我说公爵大人,你就派上一个伯爵来和我对战吗?这未免太儿戏了吧…”

  “哼…打赢了再吹吧!”采尼伯爵是赖安公爵相当看好的晚辈,它其实已经完全具备了被升格为侯爵地资格,只是据离五年一度的最高评议会召开还有半年时间,一直没有机会升格而已,公爵首战派出他就是为了以他伯爵的身份,侯爵的实力,杀死那个狂妄的小胡子,好好扫落一下九处的面子。

  “开始,”再等下去还不知道小胡子会再冒什么话,公爵眼神示意了一下,裁判马上宣布了比赛的开始。

  幻叟,”被质疑的邪火瞬间爆发,比赛开始的瞬间采尼伯爵就出现在了小胡子的身边,而小胡子仿佛还未能从与公爵的对话状态中反应过来,身体就那样直愣愣的呆在那里。

  “解决了!”感觉自己的手指已经划到了小胡子的衣服,自英伦战区调来,战斗经验极其丰富采尼伯爵知道这种状况下什么闪避动作都已经来不及了,自己,赢了。

  “啊!”感觉中,血肉的挂手感并没有出现,难道,抓空了!

  急速掠后,脱离对方可能的打击范围的采尼伯爵却发现小胡子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连脚步都没移动过。

  “不…不可能…”难以置信的看看自己地双手,采尼伯爵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抓空静止目标这个现实。

  欺身再上,抓空,再上,再抓空…

  “笨蛋,是虚无态,”赖安公爵愤怒的声音传来,虽然有作弊之嫌,但手下被人当猴耍的事情他实在难以接受。

  “虚无态?”采尼伯爵一惊,但随即便释然。“哼,你这种不入流的异能。只能用在侦查和逃命上而已,你敢硬碰硬的和我打一场吗?”

  “只能值查和逃命吗?”吕子真不屑的撇撇嘴,身体瞬间模糊一片,飘飘荡荡的向着尼采而来,而尼采则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吕子真的一切动作,耐心等待着他身体还原的一刻,他有信心。即便是以自己为饵,也可以在吕子真动手地刹那结果他。

  三秒,十秒,三十秒,薄雾般的身影已经在面前停了数十秒,可对方还是没有丝毫还原常态地意思。

  “动了!”采尼全身的肌肉瞬间紧绷起来,然而他却失望的看到吕子真挥来的依然是影子般的虚无臂膀,不管敌人的虚招多么花哨,采尼只是紧紧盯着他的颈部。凭借血族与生俱来地速度,采尼坚信既是虚影贴上了自己的身体,他也有把握在吕子真还原实体并发动攻击的瞬间,就扭断他那无比稚嫩的脖子。

  突然间,胸前一凉,所有的力量竟然随之逝去,采尼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前巨大的创口,不可能…他的脖子,根本就没有还原过实体状态啊,

  “扑通。”哪怕身体的复原能力再强横,失去了心脏般地魔核心。

  也将是无法生存的,身躯迅速冰冷的采尼直直的砸倒在擂台上。

  “身体的选择实体化!”赖安公爵在台下看的异常分明的。在那一刻,只有小胡子的手臂实体化了,而其他部分依然是虚无状态。

  “这…怎么可能?”

  “事实如此啊,我早就说让你换一个级别高点地来的,结果你看,唉~~多好地苗子…就这么死了,”吕子真假惺惺的安慰道,“我们赶紧进行下一场吧。”

  “好,不过下一场要换人…”

  “果然…”吕子真就知道自己这一手露出来,对方绝对会要求自己下场,不过他却一点也不担心,下场可是那个小子。

  “我上!”果然,白衣长发单身男自告奋勇起来,“仙道盟贺鹿子,请…”

  “艾略特,”不敢再托大,赖安公爵很干脆地派上了手下的三侯爵之一。

  “侯爵?”贺鹿子学足吕子真般撇撇嘴,“太儿戏了吧,公爵您是不是自己上来。”

  “嘿~~你们!”赖安公爵本就在血族中因脾气暴躁而著称的异类,自从调任云龙帝国以来,他的火爆的脾气已经收敛很多,可今天这两个小辈的一唱一和|本***轉載拾陸κ文學網|,却险些把他的肺都气炸,

  “赢了艾略特再说!”赖安公爵已经气到麻木,“开始吧…”

  “等一下,”贺鹿子突然喊停,艾略特的动作硬生生的顿在那里,不知他想干些什么。

  “我说,咱们讲和吧,你的级别太低,打起来多没意思…这场算平局怎么样?这样就可以换你们公爵上来了。”

  “搞笑可以帮你打赢我吗?”艾略特的脸色比刚才的采尼阴沉的多,“等我把你撕成一片一片的,我会帮你留下你那张嘴的。”

  “真没幽默感啊…吕子真那个混球,拉我下水,”明明是主动要求第二个上场的贺鹿子一边都都囔囔,一边将两条符咒贴在自己的腿上,以同样惊人的速度闪避着艾略特滔诣洪水般的攻击。

  “啧啧,到不了公爵级别的血族就是逊,除了日益增长的速度,其余什么都没长进,不过你是熬不到升格公爵,掌握血族法术的时候了,因为…我要用法术了…”

  “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急急如敕令!”随着咒语,贺鹿子抛洒出了漫天的豆子。

  几分钟后,已经被群殴至奄奄一息的艾略特被狠狠的摔下擂台,此时的他已然出气多,进气少,没有多长时间活头了。

  “啊呀,你们手真重,把人家的魔核心都打碎了…”数落着满擂台根本没有知觉的金甲战士,碎碎念的贺鹿子将目光投向了公爵大人。

  “第三场我来吧,”两场比赛看的扬森心痒不已,没等贺鹿子再向赖安公爵挑衅,他先站了出来。

  赖安有些微微见汗了,怪不得血族每每会在云龙共和国折戗沉沙,这些…这些家伙怎么都这么邪门啊!

  “蒂梵教廷三等神父扬森,公爵大人不会是不敢迎战吧。”

  “蒂梵教廷?三等神父?”赖安眯起了眼睛,这可是天上掉下的馅饼,为今之计也顾不得什么以大欺小了,现在急需一场战斗来挽回颜面。

  “那个扬神父,赶紧下来…”本来是想以两场胜利逼迫赖安公爵就此罢手,带着两位小神父迅速离开的,吕子真万没想到这个小神父会主动跑上擂台去,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这半天的劲就算是白费了…

  “没问题,”扬森轻拍捂在怀里的小猫虎,拉出了别在腰间的“马格南之翱翔”,“公爵而已,一枪搞定…”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