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五十七章 到任 下
  “这个…是我们的中央大教堂?”雪薪尔瞪大了美丽的眼睛,虽然从布兰登寒酸的座驾中已经有所预感,但眼前这算上圆顶十字也不足十米低矮的教堂还是让刚刚从恢宏的教廷总部出来的她难以适应。\wWw.QΒ⑤。com\

  “呵呵,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布兰登耸耸肩,“按照教廷的高效原则,只会在最需要的地方投放最适合的资本,从我们与云龙共和国达成协议,建立教堂之日起,教廷高层就已经预见了我们无所事事的境况,所以投入相应少了很多,再加上这里的吸血鬼事件一般都是异能组织和仙族处理,我们的教徒少的可恰,募集资金相当困难…”

  “怪不得在教习系统中唯独云龙共和国教区的资料少的可怜…原来是怕丢人…天啊,我怎么被分配到了这种地方…”这里的实际情况让雪藉尔感觉异能超强的自己有被发配的嫌疑,牢騒自然难免。

  “怎么说呢?”似乎已然见惯这种情况,布兰登并没有为雪箱尔的抱怨所动,“这就是获得安全所付出的代价吧,其他教区虽然条件极佳,有众多的信徒和大笔的资金、优越的条件,但相应那里神甫们面临的危险系数也是随之成倍提高,刚刚接到教廷通知,本届和你们一起出关,派向英伦教区和德意教区的几组神父中,各有一组在机场前往教堂地路上遭到了血族的偷袭。连同负责接待的神父在内,共六死十三伤。”

  “死人了!”雪莉尔眼瞳明显的一缩,不过扬森到是不为所动,新神父高地吓人的阵亡率在外边看资料时他已经呕过舌头了。

  “所以。人生就是这样,有取自就舍…”很满意雪箱尔的表现,布兰登摆摆手。一摇三晃地走进了教堂。

  “他们…死了…”教堂会客室内,等待云龙共和国教区红衣主教接见的雪莉尔缩在沙发上,抱着膝盖喃喃不已。

  “…”昨天还在一起的同伴转眼即已逝去,对于这样刚刚接触外界的人来说,实在太过残酷,扬森是很想安慰一下这位同来的女神父,然而一路上的遭遇的无数钉子还是帮他止住了这个念头。

  “生生死死,这就是万物生灵必须遵守的规则,死者要缅怀。而生者还将继续自己的道路,请不要将它看地太重…”持重的声音在门前传来,与在教廷的所见不同,云龙共和国教区的红衣主教似乎出乎预料的年轻。

  “主与我们同在…”扬森两人一起站起向教区地最高长官行礼。

  “坐吧,赞美词就不用了。随着血腥圣徒势力的逐渐消亡,现在的教廷中信仰狂热派越来越少了,按照我对所罗门的研究,他可太不喜欢别人总把他挂在嘴边。”推了推精致的菱形镜片,红衣主教帕特里克似笑非笑的阻止了两人的问候。

  “这…”没想到堂堂的红衣主教竟然会直呼圣主地名讳,惊讶的雪莉尔竟一时忘记了同伴死去地事情。

  “哈哈,怎么?不习惯?教习系统应该也没向你们灌输什么圣主至上的观点吧,培育血腥圣徒时地教习版本应该早就废除了…”

  教廷的前身是由众多抗击血族的志愿者组成的异能组织。而所称的主则是组织第一代的领袖所罗门,与其他宗教组织不同。本为凡人的第一代首领的神化过程是组织后来之人在自愿及潜意识中逐渐完成的,毕竟对在黑暗中苦苦追寻光明的他们来说。一位在精神上如明灯般指引道路的神,是十分必要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冲刷,教廷的后来者已经渐渐的忘却了圣主的真实一面,而对圣主所罗门的神化与崇拜也随之上升到了狂热的地步,而这种狂热崇拜发展的顶峰,即是无欲无情,只知尽忠伟大圣主和杀戮血族的“真圣徒”培养计划的出台。

  血腥圣徒,这就是“真圣徒”们最广为人知的称号,这帮不记任何代价,哪怕是牺牲万千平民性命也要杀戮血族的狂新徒众几乎使教廷的沦为与血族一般的境地。

  于是,在停止“真圣徒”计划后,现代教习系统进行了全方位的变革,在现在教廷神父们的心中,对主的敬仰之情要远大于狂热的崇拜,但虽然已经不用天天把主挂在嘴边,可见到教内重要人物的正式场合还是要规矩的问候,然而现在…

  愣愣的看着直呼圣主名讳的红衣主教大人,雪莉尔感觉世界突然有些不真实起来。

  “哈哈,真的吓到了?‘真圣徒’计划废除的第一年,仓促制定的教习计划造就了我们这帮人,帕特里克微笑到,“矫枉过正啊,为了极力区别那些给民众造成恐慌的狂信者,我们这批神父使用的教习系统中,信仰部分几乎为零,恩…虽然这让我们得以更加客观的来看待教廷,但是,抗命、叛逆、投降,甚至主动找上血族合作…我们这批神父可是让整个教廷更加的颜面无存啊,哈哈,对了,我们也有一个响当当的外号哦…”

  “渎神者!啊…”雪箱尔想起了教习系统的教廷史上的一段内容,不过失声喊出后她又感觉有些唐突,不由揣揣起来。

  “没关系,教廷史上是这么称呼我们的,哈哈,还好我没有叛变…于是他们给我个红衣主教的头衔以示安慰。”帕特里克红衣主教依然微笑,不过雪箱尔却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寒气,教史记载,当年的渎神者到此时只剩下两个而已。一个主动投靠了血族,被授予十三氏族之一梵卓族族长地初拥,时至今日,据说已经以一介血仆的身份直升到了大公爵,吸血鬼是不可能成为红衣主教的。那么剩下的那一位就是…

  “以一己之力结束并审判了所有亵渎者地罪行,杀尽了同期的所有神父,比血腥圣徒更加血腥的屠夫。杀戮神父…”

  “教史上地这段描述有问题哦,”帕特里克红衣主教似乎猜透了雪莉尔的想法,“什么结束并审判了所有亵渎者的罪行,先不说已经成了大公爵的兰德尔,就是我自己,不也没自杀吗?”

  “我…您…这…”短时间内受到的刺激太多,雪箱尔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说些什么了…

  “哈哈哈哈哈,”帕特里克红衣主教突然张狂的大笑起来,不过这时而早已消失不见的布兰登突然闪了进来。

  “帕特里克根本就没个正形。用过去的,光荣事迹,吓唬刚来的神父是他最大地乐趣,你们别让他得逞了…”布兰登好死不死的一句话让帕特里克彻底的没了脾气。

  “知道是我的乐趣还要打搅!你个小小的三等神父,不想混了!”持重地红衣主教形象转眼没了踪影,帕特里克冲着布兰登泼妇般喊了起来。

  “活该!我没在来之前提前给他们打预防针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谁让你为老不尊的。几百岁的人了…成天像个什么样子,你丫就是一个恶作剧的老顽童,还红衣主教呢,你对得起这身衣服吗?”

  “对不起也在我身上穿着呢…怎么?你想穿啊?呸!不借你!”

  “不稀罕!”

  “…”

  “…”

  呆呆的望着眼前吵来吵去的两人…雪莉尔在教习系统中构建刀年的教廷礼仪、尊卑观念…瞬间崩塌了,

  “哈哈哈,见笑了,”帕特里克毫无形象的斜躺在会客厅地沙发上,身上的原本整齐地红袍早被揉的皱皱巴巴。“那段所谓地杀戮神父历史不用那么在意,我不是暴虐的人。也不是什么高尚者的代言,没有什么信仰的我们自然是以自己为重。为了保住赖在教会的我不被清洗,只能把那些不同道的家伙处理掉。其实那批神父绝大多数是在其他战斗中死掉的,我只是惩戒了其中最罪大恶极一部分罢了。”

  “切~~这么自私自利的家伙也能混到红衣主教…”布兰登撇撇嘴,满脸不屑。

  “布兰登!”帕特里克突然跳起来,拍拍布兰登的肩膀,“我以云龙教区最高领袖的身份宣布,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四级神父了,”

  “吓!不是吧你,”布兰登一蹦数尺,“又降我的职,从大主教一路降到三等神父,现在又是只比出关新人大一级的四等神父了,喂…你这也太狠了吧!”

  “雪莉尔,扬森,”帕特里克根本不理布兰登的呱噪,“我以云龙教区最高领袖的身份宣布,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三等神父了…”

  “嘿~~算你很…”布兰登转眼连新出关的神父也不如了…

  “好啦,碍事的人不在了,现在让我看看教廷给我们派来了什么样的孩子,”布兰登被活活气走,帕特里克询问起两人来,“你们的能力各是什么呢?强度怎样?”

  “火炎,”不管怎么受刺激,到任的一小时内就被提上了三等神父是事实,攥着帕特里克刚刚递过来三星十字架,雪莉尔现在绝对是问什么答什么。“强度深黄…”

  “深黄?”帕特里克眼睛微眯一下,“教皇难道吃错了葯?不太可能啊…”

  “这样,”帕特里克红衣主教从怀中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暗褐色晶石,“你将所有的炎力压缩,丢进这块晶石。”

  “哦…好…”不敢怠慢,雪莉尔马上照做,冥想片发之后,一团淡紫色的火炎自她的眉心冒出,呼啸着飞向帕特里克手中地晶石。

  火炎接触到晶石。马上泛起一阵明亮的光芒,而光芒过后,暗褐色的晶体开始慢慢的呈现出混杂淡淡格色地明黄来。

  “果然,真吃错了?”帕特里克喃喃一阵,将晶石恢复褐色后又将眼光投向扬森。“那么…扬森神父,也请你向晶石施以自己最拿手的攻击吧。”

  “啊?”帕特里克所说的一切对真正地神父雪莉尔来说无比震撼,但对扬森这个外来的加神父却没有多少吸引力。不过既然现在已经把话题扯到了他的身上,就不能继续装哑巴了。“这,不太好吧…”

  “怎么?你的异能威力太大吗?没问题的,这测试晶石和教廷那边的试炼岩一般无二,任何异能攻击都可以被完全吸收的…”

  “主教大人,他的能力不能用…”

  “哎~~雪箱尔,怎么也要给人家一个表现的机会嘛,不要因为人家会超过你就嫉妒哦…”

  “不是,我…”扬森还想劝顽固地主教收回成命。

  “啧~~现在的年轻怎么都这么婆婆妈妈的,快!”

  “那…我攻击了啊…”多余的话一句不让说。扬森也没办法了。

  “哎!这才对嘛,年轻人就是要干脆利落,朝气蓬勃才…耶?

  你拿灭魔枪出来干什么,天!马格南的翱翔!你这是要…别亦…啊…”

  “轰!”

  “那个臭小子,居然真开枪啊!”枪击事件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帕特里克还在那愤愤不已。

  “嘿嘿。我可是都看到了,你让人家攻击地,”布兰登在旁边窃笑不已。

  “谁知道他的攻击方式就是用枪啊…枪神父…真是好久没见了…”

  “你肯定他是枪神父?”

  “废话,”抖抖满身是洞的红袍,帕特里克狠狠的瞪了一眼布兰登,“难道你以为我已经脆弱到会被普通的枪支弄成这样的地步了吗?”

  “啊?你不是故意的啊…我还以为你是要为两位小家伙树立信心呢…”

  “树个屁,没想到那已经被我圣光盾砸酥的子弹碎屑居然会更加凶猛,险些没把我穿成马蜂窝,”

  “形象!注意形象啊!红衣主教大人,”布兰登痛心疾首地样子要多假有多假。

  “得啦。少弄没用的…在教皇面前我还不是一样是该骂街还骂街…说起来真是出乎预料,这次教廷不会是把这批次中最优秀地两个神父派过来了吧…教皇那老家伙搭错哪根弦了?”

  “难道教廷那边嗅到了什么风声?说起来云龙这里还真不愧是教会的流放之地啊。消息闭塞地要死,公安九处和仙道联盟又不鸟我们,血族有什么动作的话。我们会很被动啊…”

  “那又怎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几年教廷虽然战况依然艰苦,但终归战果辉煌,特别是上个月,科菲那小子居然带领着一帮人扫平了兰芬教区的黑暗议事所,血族大概是想在哪里找点面子回来吧,想以眼还眼灭绝一个同级别的梵冈教区的话,我们这里岂不正合办…六

  “这样啊…”面对极有可能到来的灭顶之灾,布兰登却没有丝毫的惧色,“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是啊,原本是很危险,不过有教廷派来的两个小家伙就不一样了,血族要是真的杀上门来,有他们保护普通神父的话,你这个异端审判所的前审判长不就可以任意施为了吗?简单简单,”

  “?。我现在可是小小的四等神父啊…我都上了,那你这个险些当上教皇的家伙干什么?”

  “观敌料阵,掌控全盘战局啊…万一敌人有奇兵怎么办?”

  “屁奇兵,你就说你偷懒就是了,”

  “形象!形象啊!我的大主教…哦,不对,哈哈,你已经是四等神知…””

  布兰登竖起了宇宙通用的中指。

  “你这就把两个小家伙派到蓝色莲花去,是不是早了点。那里可是…”

  “不早啦,血族地袭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到来,紧急提升他们的实力是当务之急,那小女孩的实力相当不错。刚出关异能就有隐隐向浅摁跨越的样子,虽然派去那里地确比较危险,但不是还有那个叫做扬森的家伙在旁边嘛。”帕特里克心有余悸般看了一下自己的袍子,“虽然事出突然,但这么落到如此狼狈我也实在是没什么可说地…枪神父居然强力到如此地步,传说中的人物啊,果然不凡…”

  “他就是再强力,在蓝色莲花那个地方估计也不会讨到什么好,我看你就是为了刚才是的事情报复,想让他们吃苦头!”

  “当然!”帕特里克红衣主教竟然承认的脸不变色心不跳,“我这个主教可就这么一身红衣。一年才穿这么一次,现在成了破衣主教不让他们吃苦头让谁吃!”

  “…”

  “这、个、家、伙…”雪莉尔在心中已经咒骂身旁的扬森无数次了,本以为报到完可以美美的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结果全被这家伙的一枪搅乱了。

  一想到枪。额头条件反射般隐隐作痛的雪莉尔真想一火球砸过去,可是她不能,傻子都知道盛怒中地红衣主教交给他们的紧急任务绝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为了应付可能会出现的艰难的场面,雪莉尔不但要抓紧时间冥想,还要让这恨到牙根痒痒地搭档保持充实的战力才行。

  “呀!吼!”扬森没工夫去从同来的女神父凶巴巴的眼神中去揣测她是否正在筹划在任务结束后活录了自己,从未接触过的,跑在马路上的汽油动力汽车已经让他全身心的投入到其间去了。

  和芙蕾那次考驾照的事情给扬森留下太过深刻地创伤。回去后的他在虚拟系统中反复练习了考试时考察地重点…悬浮车辆的手动驾驶,而手动驾驶地悬浮车。和有轮子的汽油动力车的区别就不是太大了起码,在操作上是这样…

  布兰登这辆标牌为伏加特的车虽然看上去有楼有角的陈旧寒酸不已。但没想到提速和车辆的稳定性都相当令人满意,从中央教堂去西三环区拥挤异常的街道上,扬森也竟然跑出了将近一百迈的好成绩,左躲右闪的一系列动作不禁让他大呼过瘾。

  “晤~~”虽然下车前已经暗中告诫过自己无数次,千万千万不要吐,然而,雪箱尔的精神到底是没能抗衡过自己的胃,意犹未尽的扬森刚刚把车停稳,已经被晃得一塌糊涂的可怜女孩就拉开门跑出去大吐不已。

  “这…我是不是开的太快了,”从那名神父脑中获得的资料来看,教习系统的确说过坐车太颠有可能会晕车什么的,可只开过根本不会晃动的悬浮车的扬森那里会知道晕车是什么东西…

  “没…没有…我们走吧。”强行止住自己继续呕吐的**,已经快把手攥出血来的可怜雪箱尔终于还是艰难的忍住了一团火焰丢过去的念头,毕竟此时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根据帕特里克红衣主教的说法,那蓝色莲花赌场是血族在云龙一处重要的敛财据点,他们此次的任务就是要在不伤害普通民众的前提下歼灭赌场中的所有血族,然而,教会的唯一用车,那辆寒酸的老式伏加特云龙所有的血族估计都认识,为了达成袭击的突然性,只能先将车停好,在想办法到达蓝色莲花。

  停车的地点是距离蓝色莲花最近的华兴里小区,在这里停车的理由很简单,不收停车费…

  “真没想到过还有财政如此拮据教区…”雪箱尔期待这种抱怨能够帮助自己分散一下精力,以防止自己会突然把持不住,冲上去把同她一起小区向蓝色莲花进发的万恶扬森烧成黑炭。

  “啊!等等!”四处张望的扬森突然停下了脚步,举目抬头的观察一番之后,突然加速向其中的一栋居民楼掠去。

  “不好,难道这里有血族的暗哨…”雪莉尔暗恨自己的不成熟,马上就要面临殊死的战斗了,这种时候怎能还为其他事情分心,看来这方面扬森要比自己强的太多了…再联想到刚刚扬森在中央大教堂那惊世骇俗的一枪,雪莉尔突然感觉自己实在有些小肚鸡肠,人家这才是真正的战士,不拘小节,英勇无畏,也许…也许他也没那么的讨小…

  “啊…我怎么又愣神了,”收拾一下心情,雪藉尔也紧跟着扬森的背影向前奔去。

  “哈哈,您家的吉娃娃虎猫真是太可爱了,我隔着多老远就在窗子上看到她了…什么?她有宝宝了?能把宝宝转让给我吗?我出高价…”

  雪莉尔呆呆的愣在楼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幻听,这一定是幻听…”

  “喂,雪莉尔,”扬森突然从三楼的楼道探出头来,“这家要的价太高了,我的一个人的预发津贴不够,能把你那份借我一些吗?等下个月津贴下来,我一定加倍奉还…”

  “嘿嘿…”小心翼翼的抱着虎猫宝宝从这华兴里三十二楼的楼道口走出,扬森脸上的欣喜难以抑遏,“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完成了紫儿的嘱托,而且过程毫不牵强,执行任务途中偶遇,看到窗边跳来跳去的母猫,十分可爱,欲买,结果买了小猫。恩,恩,就算是有不少人在看,也只能认为我是十分喜爱虎猫而已,不会引起太大的怀疑…嘿嘿,成了…紫儿不定有多高兴呢…”

  “冷静,冷静…你是个理智的女孩,你不能让愤怒遮蔽了眼睛…”精神恍惚的雪箱尔行尸走肉般跟在后面,通红的眼睛里喷涌着诣天的怒火,“一切一切等任务完成后再说,你要忍住…你要冷静…”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