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五十三章 占卜
  …“这…这是…“扬森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盘中的漆黑一片。\www。qb5.cOM/

  “是煎蛋!”一旁眼神热烈而期盼的芙蕾骄傲的回答了扬森疑问,虚拟乐园的集体生活让她的语言愈发流畅起来。

  “你怎么会知道,啊…这个蛋不会是,”扬森突然有了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呵呵,扬,今天芙蕾可是为你在厨房忙了一早晨啊,你可不能辜负人家的心意哦,”德罗加上最唯恐天下不乱,绝对是正在惬意的使用着已经没有了胡子的新身体的那个家伙。

  “红,胡,子!”

  “别,这次的事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看到扬森面色不善,红胡子赶紧给自己择清关系,“芙蕾的煎蛋是她在虚拟乐园学到的,其实老师们只讲了安全的凉菜拼制作方法,这煎蛋据说还是芙蕾主动要求学习的呢,当然,由于煎蛋的制作需要动用热能烹调装置,学校的确征求过我的意见,可…当时芙蕾那期待的眼神下…我怎能说出拒绝的话呢…”

  “哦,原来如此,”扬森仿佛理解的点点头,不过眼中的凶光反而更胜了,“那这种需要预先订购的超巨型烈火鸟蛋也是芙蕾可以买到的吗!”

  指着比平时大了不知多少倍的超巨型焦糊蛋饼,扬森恶狠狠的问道。

  “啊?这个啊…对了。今天还要熟悉战斗指挥舰地性能,再不快赶不上了,帝凯达还在等我,”虽然看不到扬森“享用”超级煎蛋的场面实在可惜,但红胡子衡量之下,感觉再待下去被拆散的可能性太大。还是三十六计跑为上,反正回来还可以在监视系统中欣赏录播。

  “不好吃吗?”双手托起下巴的芙蕾眼巴巴的看着扬森,那神情让人顿感浪费粮食地可耻。

  “好…好吃…”如此情形下。扬森还能说什么。别说只是几乎糊的只剩灰质且混着无数蛋壳的煎蛋。就是冒着滚滚气泡地星舰工业粘合剂,也要在脸上作出喜悦状,狠狠地灌下去。

  “大流氓!”捂着肚子艰难地离开了餐厅,刚刚到达作为客厅的指挥室,扬森就迎来了让人不怎么愉快的欢迎语。

  “莹,你真应该把这个小东西扔在她的星舰上。”

  “什么?”艾比喳喳叫着从莹的头发中飞了出来,“真没礼貌。怎么可以这么说最美丽,最伟大。最高贵,最可爱的艾比校董!”

  “没礼貌?”扬森针锋相对到。“喊别人流氓也算是礼貌吗?”

  “你本来就是嘛!”艾比拍打着翅膀,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哼!

  家里有三个大美女,还有一个养成中地光源氏小女孩,就这样还要再诱拐我们的莹,哼!不是流氓是什么,大流氓!大流氓!”

  “别胡说,紫儿地事情莹早就知道的,吉丝儿是达达吉斯地未婚妻,芙蕾是由于脑部的问题暂时由我们来监护,灵!天啊,什么光源氏,这地球蛮荒时代的词汇你从哪里查来的,你那小脑袋你装的都是什么啊!”

  “哼,你就编吧,好好好,就算你以上说的都是事实,那你来给我解释解释尤菲女神的问题。”

  “尤菲?你在说什么啊!我和她根本不认识…”扬森的矢口否认妥然而止,因为笑眯眯的尤菲莉娅正和紫儿手牵手从门口走进来。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扬森马上摆一副面沉似水的样子出来,闭门家中坐,美从天上来,自己…自己真不是流氓啊!

  “受星宇之神的指引,你是我的爱人!”尤菲莉娅的回答干脆利落,而且理直气壮,最要命的是,紫儿还在一旁直点头。

  “森哥哥,你什么时候娶尤菲姐姐啊?昨天晚会散场时尤菲姐姐答应过我,只要你娶她,她就每天唱支歌给我听…”

  “紫儿…”扬森真是败给她了,原来早被收买,要不昨天那么好说话…“你真知道娶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要像我与你一样,以后天天要生活在一起啊,虽然我保证你的爱意永远不变,可你怎么能甘愿被她分薄本属于你的爱意呢?”

  扬森对自己的驳辨相当满意,这可是他昨晚回来连看爱情肥皂剧的成果,果然,紫儿眼睛眨眨的看看尤菲莉娅,再看看扬森,再看回尤菲莉娅,显是有所动摇了。

  “紫儿,以后我们姐妹可是会天天在一起,哪里还会分什么彼此呢?他对你的爱,和对我的,不都是一样的吗?况且,作为男人,总是有自己的事业的,他又不可能天天守着我们,以后他不在,我们寂寞时,姐姐就给你唱歌听,要知道姐姐可是会就此退出歌坛的,以后就只有家里的人才会听到姐姐的歌哦…”虽然被封住了大部分的记忆和情感,但尤菲莉娅丰富的人生阅历还是有所留存,想讨好一个小丫头实在太过容易,更何况,她还是这个小丫头的绝对偶像。

  “恩,恩!”紫儿再次恢复小鸡啄米状。

  “莹,你看,”紫儿是不能指望了,不想从此被无限麻烦困扰的扬森求助般看向同样有发言权的莹。

  莹果然有大姐之风,得到扬森全权处理的首肯,立发伸出五根手指,向尤菲藉娅做了个复杂的手势。

  尤菲莉娅瞬间面色大变,面露痛苦的神色挣扎了良久之后,也伸出手指做出一套手势,不过她伸出的是两根手指。

  莹断然地摇了摇头。略微思索,将手指收回一根,其后依然是一套复杂的手势。

  尤菲莉娅的神色随着莹不断摇动的手指黯然下来,时间一分一秒的飞速流逝着,突然。一直低头沉思地尤菲莉娅扬起了垂然欲泣的脸庞,决绝的伸出三个手指。

  “耶!”莹和艾比一起欢呼起来,在拉过不明所以地紫儿嘀嘀咕咕一阵之后。紫儿也一起欢呼起来。

  “解决了?”虽然跟本看不懂。但扬森还是对莹地办事能力赞不绝口。太厉害了,莹真是有大妇风范。

  “莹,你刚才那些手势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看到再次与紫儿打成一片地尤菲莉娅竟然没有由于被拒而露出任何异样神色,心中重新打鼓的扬森将莹拉到角落问道。

  “刚才的手势啊,”仿佛打了打大胜仗般,莹笑眯眯的神色到现在还没褪去,“我先做了个五的手势。意思是要想过门进扬家,必须每天为我们唱五十只歌。尤菲姐姐当然不干啊。于是她还价,表示一天只能唱二十首。我怎能这样轻易的放过她,于是我表示,四十首,绝不能在少了。她考虑了很久,最后表示三十首就绝对是极限了。森哥哥,你知道吗?尤菲姐姐的歌都是难度超高地,唱起来相当耗费精力,能够一天三十首已经绝对超过我和艾比事先的估计了,所以自然顺利成交!”

  “什么…”万没想到那些神秘地手势会是这种解释,扬森险些一口血喷在墙壁上。

  “说什么也不行,我不同意!赶紧离舰!”充斥着黄色的互联网与血祖坏思想共同影响之下,扬森已经不是刚刚来到银河星系时地纯情小、男生,可难得莹和紫儿都同意接纳的大美女还要推辞出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宇宙公敌的境况实在是太恐怖了,相比之下,还是只拥着绝对不会把自己的悠闲生活搅乱到一塌糊涂的莹和紫儿他们享受小日子来的更爽些。

  “星宇之神仁慈的指引,为吾辈带来光明的未来,星宇之神言明你是我爱,那你怎么赶我,我也不会走的!”

  “神?除了代表宇宙的万物规律的宇宙本源某种意义上可以被称作神外,其余的有什么资格称神,你们那个什么什么星宇要是敢出来,看我不扁他才怪!啊…”

  再次被强大念能麻痹了身体和嘴巴让扬森恍然想起晚会上的一幕,他突然之间意识到,仅凭这个身体的话,他现在的武力在德罗加已经排不上第一了,紧接着,他紫儿身边转来转去的师师又提醒了他,他现在连第二也排不上了…

  没办法,于情于理都讲不通,来硬的又打不过人家,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不善武力的迪迪赛普人会强悍如斯的扬森只能默认了尤菲莉娅暂住舰上的既成事实。

  “怎么这幅模样?”墙角旁扬森一脸闷气的样子让莹不禁莞尔。

  “你说为什么?生气呗,你们都不帮我。”

  “呵,”莹轻笑着,伸展双臂,从后面轻轻抱住扬森,其后的很长时间中,两人谁也没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紧紧的靠在一起。

  “关于迪迪赛普人的传言我听过很多,”莹轻声轻语,生怕打搅了这美好的一刻,“知晓万物命运的她们,却唯独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你不觉得尤菲姐姐真的很不幸吗?天之娇女的她,最终却要遵从小小的签挂的指示来委身于你…她真的很可恰…”

  “嘿~~”,扬森怎么听怎么不对味,“好哇,你这分明就是转着弯子说我很差劲咯!”

  “嘻嘻…你才知道啊!”莹终于笑出声来,好一阵才在扬森的痒挠战术下服软下来,“所以,你要对尤菲姐姐好一点,我想,紫儿也是这个意思,比我见识更广博的她不会不知道迪迪赛普人的事情…你要珍惜啊,紫儿妹妹她…也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的人呢…”

  “也是哦…这次你是在夸自己,真怀念你这转弯抹角地说话方式。

  真的很怀念…”扬森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初恋的回忆让他心头一阵暖洋洋。

  “恩…”莹把脸蛋紧紧贴在扬森的面颊上,泪水慢慢地流了下来,“森,我真的好高兴。经历了那么多事,我终于又回到了你身边。”

  “的确经历了好多好多事啊,”扬森将已经泣不成声地莹紧紧搂回自己怀里。无数复杂地神情在他脸上划过。最后都化作一声满足地叹息…

  “别见到我和见到鬼一样好不好。违背星宇之神的指引,惩罚是相当严重的,甚至还会祸及族人,本大美女这么出色的人倒贴你耶,吃了大亏的是我,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尤菲莉娅没好气的白了扬森一眼,向他猛吐着舌头做鬼脸。

  “嗤。哈哈心”不得不说,尤菲莉娅地性格是扬森见过女孩中最有趣的。不过…

  “你真地是迪迪赛普人吗?即便是生物异变最活跃自远古时代,迪迪赛普人的武力值也没能冲上过中级强度。按照远古种族地衰变异变理论,她们之中能够进化出你这种强度的念能的几率,根本就是零!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在说什么啊?”尤菲莉娅满脸的不解,听天书般眨眨眼。

  “莫非你真的是迪迪赛普人?”就算尤菲莉娅是半个演员,这表情要装的话也难度太大了些,自己的念能弱于对方,不能靠读心术验证之下,扬森突然开始怀疑自己那套远古种族的衰变异变理论是不是哪里总结错了。

  “你怀疑我的种族吗?”这下尤菲藉娅听明白了,“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哦?你是不在找某种鳞片状的东西?”

  “啊?你真的知道?”事实胜于雄辩,扬森马上将远古种族的衰变异变理论丢出了九霄云外。

  “当然,就算是星宇之神的指引,我很想知道自己的伴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可惜,你的命运轨迹过于繁杂,简直就是我平生仅见,甚至就连最好推算的你以前的经历和出身我都无法一窥,最后只在推算你想要的东西时有了这么点收获,我的爱人,你还真是神秘啊!”

  “咳!”明显被我的爱人这个称呼呛了一下,扬森脸上微微有些泛红,“那么,能不能请你为我占卜一挂,那种鳞片我已经找到了两块,还有五块流散在外面。”

  “那鳞片究竟是什么,好像它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奥妙与力量,只是推算到它们是你在找到东西,就差点让我精疲力竭,我恐怕根本不可能一下找到五块的位置,也许只找到一块就会耗尽我这个周期内的星演之力,为下一块起挂恐怕就要等很长时间…”

  “那…一块足够了,毕竟还要花时间去找嘛,”虽然很想一下子全部知道,但扬森也知道这不太现实,开玩笑,和自己的命运轨迹一样,老师龙的鳞片岂是可以随意卜占的,不过现在它们毕竟都被压制在了玉盒内,如果占卜之力十分强大,要找到它们就并非不可能。

  尤菲莉娅有着十分干脆利落的性格,再她那被自己洗脑后的内心深处,喜欢扬森、讨好扬森和取得扬森的信任又都是情感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答应下来的她马上着手起挂,没见过迪迪赛普人占卜的紫儿众人都呼啦一声跑过来,很快在她周围挤了个水泄不通。

  随着冗长模糊的祷文,尤菲莉娅的身上渐渐有银色的光华浮现出来,这些似有生命的光华时聚时散,渐渐形成一束关注,自天花板斜射下来,将圣洁肃穆的尤菲莉娅笼罩其中。

  “宇宙的边缘,星河的尽头,在无数邪恶镜头下,毫无**的屈辱生活,尊严回归的地方,龙鳞闪现…”一阵遥遥之音似天边传来,虽然声线蚊呐般弱小,入耳却反而清晰异常,正当众人为这哑谜般的卜问迷惑不解之际,光芒突然暴敛,尤菲莉娅软软的倒了下来,

  “唉…”距离最近的扬森手疾眼快的将即将倒下的尤菲莉娅轻轻抱住,“看起来她根本就没有从上回某次的占卜中歇过来啊,我是不是逼得太急了…没想到她会如此倔强的急于证明自己,这下还能说什么,人家都这样拼命的证明自己是迪迪赛普人了,唉…最难消受美人恩啊…算了,宇宙公敌就宇宙公敌吧,反正我本来就是…”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