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五十二章 尤菲莉娅
  …嘴被湿腻的感觉堵了个严严实实,怀中被温软填的满满,?传来震耳欲聋的惊呼和尖叫,扬森的脑中却是一片空白,“这…是怎么了?”

  时间回调…

  “竹竹猫熊,上场…”

  “是,”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最后确认过背部的幻像仪处于开启状态,早已化作猫熊的扬森无精打采、摇摇晃晃的走上了舞台,虽然动作慵懒之至,但却正符合了卧隆星竹竹熊猫的习性,一旁的舞台指导竟然还赞许的直点头。\wwW.qВ5。c0М/

  穹苍学院对音乐女神的复出首演果然不敢含糊,从不允许进入的记者也被首次获准进校不说,甚至连只在万年校庆时才会使用的超巨型集会舰也被从遥远的物资储备星域拖曳过来,而且据说次晚会竟然是面向全宇宙的播出,不过记者及一众外来筹备人员入境时被注射记忆阻断液是免不了的,正式报道版本中的演出地点也被从穹苍换成了某流浪种族的人造行星。

  看着漂浮舞台周围的人山人海,做完一套动作开始摆静止PISE的扬森无语的大摇其头,音乐女神的风头,真不是盖的…

  在这之前的一个星期之中,启动星灾逃离系统,紧急加开到一百星际滑道的跳跃中心没有一真停歇过,连续不断的连片跳跃白光让远方的星空长时间保持恒星般的亮度,连累穹苍学院的夜晚模拟系统都被迫宣告失效。

  看望子女、考察、参观、卫生检查、学生人权状况调查、宠物检疫…为了能来到现场,宇宙联盟各管理系统的渠道都极速运转起来,将对穹苍的敬畏全部被置之脑后,各种各样的理由的入境申请函件淹没了所有校董的邮箱。

  在音乐女神的魅力之下,扯皮中心地宇宙联盟议会第一次显示了他们的强大团结性,每天上百条决议反复催促之下,有着崇高地位的穹苍都吃不太消了,然而而善门难开,善门更难闭。在破例允许联盟议会各成员都可派人与会之后,其他红了眼的各方势力的给与的压力一下骤增到了无法估量的地步,于是,这庞大异常地演出观众群便毫无悬念的形成了,而且还在连续不断的扩大之下。

  穹苍集会舰是一个呈圆柱状的巨型星体,竖直之后其内部情景正如扬森开学时经历的“虚幻模拟系统”所模拟的那样,圆柱形的内部四周布满了以大型礼堂为基本单位。一组组沿螺旋上环形组成的观众席位,据说这种巨型集会舰据说当时只制造了两艘,一艘在这里,另一艘则在中恒星轨道上,那是宇宙联盟全体成员扩大会议地会址…

  扬森此时的所在正是开学时那承载学院教师的虚拟平台,平台巨大更甚前次,而且也不见了那巨大的立体投射仪,杨森常怀疑在现场通过粒子光学放大眼镜观看表演效果会比不上远在亿万光年外的电讯直播。

  不过人家就是为了个现场气氛不是…

  镭射光被超低温分频仪打地粉碎,散得舞台如梦似幻般瑰丽,已经表演结束,现正充当背景的扬森紧紧盯着舞台最前方如絮飘舞的紫儿,扮作花仙子的她那样的出尘秀美。空中地翩翩舞蹈简直醉人心脾。

  “能在这个角度看紫儿的舞蹈,这也算是对不幸卷入演出的自己的最大慰藉了吧,”念力的使用会影响光子的漫射,扬森只能一边费力地维持着自己的前倾姿势,一边咒骂着为什么扮动物地演员没有花仙子们的抗引力悬浮器用。

  回到学院之时。音乐女神地复出晚会的准备工作已近尾声,本来扬森要做的只是准备好清脆震荡铃,离子荧光棒等等一应物品,在德罗加上静候晚会来临即可,然而谁知…

  还是尤菲莉娅魅力惹祸,一位得到同台机会的仁兄竟然兴奋到整夜整夜无眠度过。日复一日,他那亢奋的精神终究没能执拗过屏弱的身体。就在着即将开演的时刻,精神恍惚的他竟然鬼使神差绕过了引力阻隔墙。一脚踩空,十分不幸的从距地面上百米的高空平台掉了下去。

  身为耿铁族的这位同学身体极为壮硕,势能到动能的强烈转换竟然没有让他去见宇宙神,不过他到晚会开始前的这段的时光却是将注定在治疗舱中度过了,而那个空出来的竹竹猫熊位置,便成了穹苍中最热门的东西。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月亮终于被排演中表现最出色,与负责舞台指导的女校董关系最好的紫儿得到,于是,在千万学子的翘首以盼中,在毫不知情中走了后门的扬森,被迫变成了竹竹猫熊…

  仿偌星云般曼妙的乐章响起,空灵的歌声仿佛了万千星河,瞬间飘落在每个人的心中,这一刻,扬森的胡思乱想,突然停滞了,

  虽然已经在视频光盘中听过数次,但那起自心灵深处的震颤与共鸣依然难以遏制,烦恼,忧愁,一切一切的东西,都仿佛被流水冲刷的沙砾般,被瞬间带走的干干净净,剩下的,只有沉醉的痴,迷恋的梦境。

  花仙子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动作,只是僵硬的随着悬浮装置预定的程序飘荡,然而,此时,没人会有心去关注她们。

  彩排扬森没有赶上,而作为压轴大戏的演职人员,整个晚会他们都在隔音的房间准备,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听到尤菲莉娅的歌声,果然,好美…

  一曲唱罢,呈竖直状的集会舰内静悄无声,直到尤菲藉娅开口说话,观众们才陆续从迷醉中清醒过来。

  “感谢大家,”与以往的那些复出演出不同,尤菲莉娅这次没有唱完即谢暮,而那轻微一躬更是让全场皆惊。

  “感谢大家能来参加我的这次复出演出,这里,一定有我上次,甚至大上次复出唱时的老朋友们,当然。

  更多的还是通过唱片才结识的新朋友们,是音乐让我们走到了一起,感谢大家能不远万亿光年的来参加我这次复出演。”

  尤菲莉娅的嗓音如歌声般美丽,可以突破那魔音般的话语去分辨她究竟说了什么地却着实不多…

  “我这的复出会较以前早了很多,也许很多人会有疑问,其实这次提前复出的目的很简单,是命运的指引。是的,长年漂泊的船儿即将找到宁静地港湾,倦鸟即将归林,当我为自己的命运起挂,星宇之神这样指引我…”

  “嗡…”信仰星宇之神的种族只有一个,观众中知晓迪迪赛普族存在的那部分人立发哗然,知晓万物的占卜种族迪迪赛普人一生只能为自己占一挂,那既是…姻缘。

  “音乐女神找到了意中人。”这个消息闪电般传遍了整个会场,这爆炸性的新闻马上让所有人都彻底清醒过来,虽然被智脑自动降噪数次,那喧闹依然如雷鸣般震的场地内回响不断。

  “孤寂宇宙中的静谧校园,尊贵客人见证下地永恒爱恋。台中灵魂的歌者,台边舞动的命运,黑白的毛皮下,爱人静静的听你歌唱,当红唇落下。属于你地爱情,终将缔造神话…”不给台下继续喧哗的机会,尤菲莉娅径直走向舞台的深处,那里,是一众伴舞组成的背景。

  最后一幕歌曲的名字是“自然”,而那一众拟态动物地伴舞演员中。有着黑白色虚拟皮毛的…只有一个。

  扬森一直在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迪迪赛普族的出现着实让他眼前一亮。有了他们的占卜术,找到龙鳞简直就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再者,虽然崇拜之心早由于主宰思想地加入冲淡,但这自小就是偶像的女神最后地归宿他还是很好奇的,不知谁有这么好地狗屎运,天天听那天簌之音,会不会幸福到一不小心挂掉了…嘿嘿…

  “咦?”没等恶毒遐想中的扬森回过神来,一个温软的身躯已经入怀,紧接着一双火热的唇也紧紧而激烈的捉住了他,等看清眼前主动献吻的女子,扬森马上有一种想要昏倒的冲动。

  集会舰中的场面瞬间失控,虽然能聚集在这里的,都称得上宇宙的高层,能够伸士的面对眼前一切,并给与深深祝福的人当然有,但拒不接受女神当众叛离行为的也不在少数。

  虽然隔着幻象仪,看不清两人在那黑白色的猫熊幻象之中干什么,但从女神那踮起的脚尖中,傻子也看出那是一个吻,几乎各区都有疯狂的歌迷冲破重力网的阻隔,红了眼睛的他们雨点般的向演出舞台激射而来,从呼啸的裂风声来听,其中可以称得上S级别的武者绝对不在少数。

  背负式舞台幻像仪本是很粗糙的装备,不过为了让演员走位的须利,穹苍的这批却是采用了昂贵的单方幻像系统,虽然外人看向杨森时只能看到一只黑白相间的猫熊,但扬森却可以丝毫无碍的看到外面,不过即便不依靠它,扬森也能用念力感受到外界强烈的危险,然而,已经从呆滞中惊醒过来的他却依然没有任何动作,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动不了了…

  “叱!”唇分,满脸红晕的尤菲莉娅轻盈的从臃肿猫熊那面积不小、的幻象区中跳了出来,低声喊喝的她素手一张,令人窒息的强大念能震颤中,漫天的向下俯冲的狂热歌迷们都翻着跟头,带着比来时更凄厉的风声,飞了回去…

  “这…”扬森知道自己早晚会遇到比自己这个灵长镶人类身体所能达到极限更强大的,真正顶级的远古种族,然而这样的见面的场景…却是他想破头都不会有所预料的,尤菲莉娅,真强悍…

  音乐,这种有特定节律的介质震动…是所有种族都可以理解的、喜爱的,唯一没有星界的奇妙艺术,然而,就在今晚,音乐的代言人,被全宇宙各种族尊为音乐女神的人…尤菲莉娅…找到了自己的爱人…

  不说那些深深崇拜她的类人种族,即便是与灵长橡人类没有任何共同之处地种族。即便是只能通过触觉器官感觉介质震动来欣赏音乐的种族,也都深深的被这个刚刚从各种视讯设备上看到的景象震惊了,

  整个宇宙的人民…一夜无眠…

  “紫儿…你听我说,我事先根本不知道会出现这种事情我…我不认识那个尤菲莉娅的…”会场内的騒动一被镇压,罪魁祸首地尤菲莉娅便不知跑去了哪里,终于从她强大的念能束缚中解脱的扬森已经顾不上惊世骇俗,瞬移发动,转眼间已经回到了停靠在集会舰外的交通舰上。余下的问题中,最紧迫的就是怎么向紫儿解释了。

  “森哥哥,你…你有了尤菲女神,会不会就不要我了?”回到德罗加的紫儿悲泣的脸上满是惊恐地神色,抓着扬森衣袖的她怎么也不肯放开。

  “怎么可能?傻丫头你在说什么啊?当然不会了”,紫儿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扬森十分心疼,在心下已经决心,不管主动投怀的尤菲莉娅是真的遵照占卜还是另有目地。自己都不会给她任何机会,自己…绝不能再让紫儿伤心!

  “真的?就算有了尤菲女神也不会抛弃我,不理我?”紫儿灰暗的眼睛一下闪亮起来。

  “我和那个尤菲根本就一点关系都没…恩,是的,绝不会。”扬森放弃了徒劳的解释。现在先稳定好紫儿地情绪是第一要务。

  “太好了!”紫儿破涕为笑的速度差点吓坏了扬森,“那你什么时假娶尤菲……曰姐姐过来,耶,以后天天都能听尤菲姐姐的歌声了,幸福死了!幸福死了!”

  紫儿的眼睛越来越明亮。直到泛起无数的小星星…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不管听上去有多荒唐,作为尤菲莉娅超级歌迷的紫儿竟然轻易地就被摆平了,不过扬森并没有因此轻松太多,这次的篓子,着实太大了点。

  人民公敌地角色他曾经扮演过,那次只是一个诸葛王朝的公主。愤慨地只是一个校园的人,但上次银河大学的万民讨伐事件让扬森现在想来。还是心有余悸,然而这次…这次…

  这次的扬森是宇宙公敌…

  “自己这个角色是昨晚定下的。只是由舞台指导单独训练过而已,而今天自从来到后台之前,自己就已经打开了幻象仪…为了不让自己这个后门生被嫉妒者找麻烦,真实身份只有负责舞台指导的校董一人知道…就是说,只要现在找到那个校董,用些手段让她忘记自己的身份,那么宇宙公敌的境况就完全可以暂时避免,至于以后那个尤菲莉娅会不会再找上自己…啊,千万不要再来了,天啊!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总之,先顾眼前吧…”

  打定主意,嘱咐红胡子看好已经在制定听歌日程表的紫儿,下一真扬森即出现在了穹苍星内部的那个校董办公区传送中转站里。

  “通往会议室的,是哪一条管道呢…”

  “玛姬,你再好好想想,那个同学明明就是你安排的,怎么会不记得了呢?难道我们几个你还不放心吗?”在这花团锦簇的宽广桃源般会议空间中,正急切询问的,正是那位教务部主任“荣。”

  “我没有骗你们的必要,我现在真的记不起有关那位同学一星半点的东西了,虽然心里明明知道他就是我安排的,但为什么会安排他,他到底是谁,却是什么也不记得了。”

  “难道是抹念?”依然红袍加身的雷清微微动容到,“玛姬不会是被人抹去了记忆吧?”

  “抹去记忆?可一出事我们就聚集到了这里啊,能够动手的时间只有玛姬从舞台走到我们交通舰的那段时间而已,如此短的时间就可以完成选择性抹去记忆这样复杂的事情,有这种技能吗?”提出疑问的是一位留着长长金须的年长校董。

  “至少有三个种族可做到,”雷清解释道,“不过,这种能力应该都是近发或接触技能,那种紧急情况下玛姬应该不会与任何不熟悉人接触才对…玛姬,从晚会出事到接到紧急集合信号,登上交通舰这段时间。你都接触过什么人?…

  “没谁啊,接到信号我就直接赶到交通舰了,路上…路上…啊!

  “是谁!”没想到这位作案人竟然真的没有抹去自己作案那段记忆,本来原本没抱希望的几位校董喜出望外的异口同声地问到。

  “是主上!”

  “主上?”几位校董同时色变,但随即便露出恍然的神色。

  “呵呵,早应该猜到啊,看来主上是故意留下了玛姬这段记忆让我们知晓啊。好了,我们也别在这瞎操心了,现在议一议怎么安抚校园中那些深受刺激的达官贵人吧,主上这次玩的有点太出格了。”校董们相视大笑起来,既然主上出面维护,就说明她今天的举动并非心血来潮的玩笑,占卜的事情看来确有其事,那么今后这个学生地事情自然是她一力承担。校董们马上轻松不少。

  “怎么回事?”这舞台指导的脑中竟然没有丝毫自己的印象存在,刚刚才潜入的扬森没有听到校董们前面的对话,正被这诡异的情形弄得不知所措。

  用读心术反复扫描过几位校董,除了荣和雷清两位和自己打交道的校董外,其余校董全然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印象。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却可以确信自己地身份没有了曝光的危险,扬森很是松了一口气。

  “校董玩战争游戏?海盗!”就在离开前的最后确认中,扬森在荣校董的脑海发现了几个令他异常敏感的词汇,那是受他所托。荣校董地调查结果。

  “艾比校董,”扬森的读心术为他反馈了一位高大英俊的中年男人形象,然而随之读出的信息,却让他大惊失色。

  “从战争游戏中找寻少女?侍寝?”

  “侍寝!”重雷噬顶般,扬森险些从隐藏处摔出来,“莹不会…不。不可能,绝不可能…”

  心中实在不敢再猜测下去。扬森胡乱的读取了艾比校董所在地星舰位置,身形一闪。瞬间跳入了穹苍星体外的宇宙空间。

  “主…主人…在前面的寝室,今…今晚由莹小姐侍寝…”

  艾美何时见过如此如此凶恶的人,他那额头爆起的青筋和泛满血丝的眼睛就如故事中地恶鬼那样恐怖,还有那地狱般阴森的语气,艾美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对嘴巴地控制,哪怕这个人问的是自己地年龄,自己大概,也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吧。

  “今晚由莹小姐侍寝,今晚由莹小姐侍寝…”扬森感觉整个宇宙转动了起来,头晕眼花的他一把抛飞可怜的侍女,一脚深一脚浅的向着侍女刚刚指示的寝室走去。

  看着眼前床上衣着不整,发迹杂乱的莹,扬森感觉心像割裂般的疼痛,酸酸涨涨的泪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这就是悔恨的泪吗?流吧…虽然那丝毫不能减轻心中的愧,疚…

  “莹,”轻轻抱起睡?轻蹙眉头的女孩,扬森的声音和手臂一起颤抖起来,“以不起,我对不起你…我不会嫌弃你什么…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你也永远不要离开我了,永远都…好吗?”

  “晤~~”悠悠转醒的莹显然没能体谅哭泣男孩的深情,一声刺耳尖叫划破了并不算静谧的夜空。

  “莹!不要叫,是我,是我扬森啊!对不起,我…我来晚了,全怪我…”

  “森?”渐渐清醒的莹终于认清了眼前的形势,“你怎么来了?

  啊,你是专程来找我的吗?我好高兴。”

  “是的莹,我是专程来找你的,跟我走吧,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莹话语中浓浓的依赖之情让扬森的心痛几乎失去了知觉,“等我宰了艾比那个混蛋,我们就回德罗加去,再也不分开。”

  “宰了?艾比!”莹吃惊的捂住自己的小嘴,“不可以。为什么?不要啊!”

  “为什么不可以?”万没想到莹地话语中竟隐隐对那个艾比有回护之意,扬森刚刚压下的火气腾的直窜上来,“他在哪?让他出来,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吵什么吵?是谁找我?”又一个朦胧的声音,显然声音的主人也是如莹般刚刚被吵醒。

  “你是谁?”就在扬森瞪着通红的眼睛寻找声音来源之时,莹铺散的秀发中突然钻出一个小脑袋。

  “你到底是谁?竟然这么大胆打搅本校董休息…”一只,不。一个带翅膀地小小人型生物从莹的发迹飞了出来,揉着朦胧睡眼,不停扑闪着翅膀滞留空中的它异常不善的打量起扬森来。

  “这…难不成…”扬森带着某种预感重新翻看了从荣校董那读来的艾比校董影像,在那高大英俊的中年男人头上,他果然发现了这个发卡般大小的家伙。

  “你不会就是艾比校董吧!”

  “是最美丽,最伟大,最高贵,最可爱的艾比校董。”小家伙卖力地挺起胸脯,宣告了自己身份的同时,也宣告了自己属于雌性的性别。

  “嗤~~”联系扬森的种种表现,冰雪聪明的莹马上猜出了其中缘由,爱人地超级大乌龙让莹的心中无比的甜蜜而感动。“瞎想什么呢,今天艾比刚刚因为音乐女神的事情受了刺激,好不容易才在头发没被她撒气揉成团之前哄她睡下了,那头发和睡衣的褶皱是刚刚陪她打闹时…啊…讨厌啦,满脑子坏思想…”

  曙光竟然在最绝望地一发降临。扬森高悬的心终于落地,只是脸却因莹的话变成了大红布,“宇宙神啊,感谢你给了我悔过的机会,我向你发誓,从此再也不会任由莹离开我的身边。不让她再有丝毫受到伤害的机会…那个,能不能顺便再请你变个地缝出来我钻…”

  “主人。你不要太勉强自己才好,”穹苍学院星最深核心处那自建成后就从未开启过地中央控制室内。智脑关切的规劝到。

  “没什么…”屏幕前,一位少女正面色苍白地拼命反复擦拭自己的嘴唇,地下,还有一大滩属于她地呕吐污渍。“为了给父母报仇,要我付出什么都在所不惜。”

  “真的值得吗?”

  “值得!”少女将牙齿咬得格崩崩直响,“刚才的视讯和波长记录你也采集到了吧,这个扬森在刚才满脸怒气的从宇空中飞向艾比的星舰时发出的情绪波长,与我们所收集到的萨拉族战争时过出现的念能波长完全一致,再加上在他上次舰船被撞毁时你收集到的波长图谱,可以肯定这个扬森是萨拉族高层的寄生体或共生体了。”

  “您认为会是主宰吗?”

  “从我推论的模糊卦象来看,主宰从来没有离开过虫族战舰,在这些年中,只有负责情报的副脑和负责研究的副脑曾经离开过虫族舰队几次,而且不论是寄生体还是共生体,这个扬森都实在是太弱了,根本不可能是主宰,应该是情报或研究副脑中的一个,离开舰队的目的应该是收集主宰老师龙的那些鳞片…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接近直至取得他的绝对信任,等我到达萨拉族的星舰,见到主宰,那就是萨拉族的末日。”

  “任何代价吗?”智脑忧心重重的问道。

  “任何!”少女狠狠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随即便像由自己的嘴唇想到了什么,再次俯身呕吐起来。

  良久,少女才重新抬起了头,“再次给我注射最新的记忆阻断液并从新洗脑注入虚拟的记忆吧,我的恨意实在太深,连在那虫脑面前强颜欢笑都做不到,更别说作别的…”

  几十分钟后,笃信命运的指引,脑中只存有刚刚找到如意郎君喜悦的少女便在自己的房间中悠悠转醒,“我…这是…哦?头痛病又犯了…进了治疗舱…然后被智脑送回来了…嘻嘻…不知那个呆头鹅有没有被那些歌迷揍死,看上去他的念力应该是很强大的,逃跑应该没问题吧…嗯…不知星宇之神为我指引的这个呆头鹅归宿,会不会真的是我的幸福的所在呢?”

  “为了报仇,委身敌人,哪怕是献上自己情感、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一切也再所不惜吗?…生物思想的矛盾与复杂,我想,既使我的拟人化程序再进化亿亿万年,也终归是无法完全理解…”,看着监视画面中进行阻断并重新改写记忆的尤菲莉娅那洋溢着幸福的面容,穹苍智脑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