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五十一章 劫狱
  …“扬森那个家伙一一不是说晚上就能过来吗?”行营外?一声的动物嚎叫渐渐停息,远方的天空慢慢露出一抹亮色,面对一群面色已经呆板下来的灵灵机械人,瞪了一晚上眼睛的红胡子对天空中巨大的囚克一星哀号不已。\\wWW.qΒ5、c0m\”啊欠!”郁闷的扬森揉揉鼻子,“不是禾立又在腹诽我吧,能怪我吗?这种只在监狱里口口相传的东西,互联网上又查不到,不事先和他商量,不是要给他一个惊喜吗…””唉~~”说道惊喜,扬森不禁重重叹气,”喜没有,可真是惊了个够呛…”

  “牵亏是全球性的结界”扬森暗叫侥幸,他已经尝试过了,这种超大范围的结界效力明显要比单体作用时差很多,瞬移他依然能够完成,只是距离要短了太多。

  “E-JYJOUKIK-7899765,放风!”囚克监狱果然是一个超级制度化的地方,即便是扬森昨天刚揍倒了四个狱警,可今天依然得到了放风的资格。

  “收回刚才的话…”看着一米见方的小空间和头上巴掌大小的蓝天,扬森不禁大骂不已,“谁说机器人和克隆人就不记仇的…”

  “那咋…”扬森突然发现隔壁“放风间,的那位兄弟有些眼熟。

  “这位兄弟,你不是叫尼古拉斯吧?”

  “你认识我?”种族关系,两万岁的尼古拉斯公爵并不显老,一副青年面容的他那炯炯的眼睛和鹰勾鼻子给曾经见过他照片的扬森留下的印象最深。

  “作为宇宙最悲情人物之一,你地照片和那本自传在互联网上盛行的很,我前两天特意查了一下。”

  “是吗?那我还真是荣幸。”苦笑一下,尼古拉斯似乎不愿再多说自己事情。

  “对了,你说前两天?难道你是刚刚被押解来的?”眼露贪婪的看了几眼蓝天,尼古拉斯突然问起这个来。”是啊,昨天到的…”

  “昨天?昨天到的今天就被弄到了这心灵地狱,你到底犯了多大地罪啊!”

  “心灵地狱?”

  “你看。在这整个监区最狭小的空间中,却有唯一可以窥见蓝天地小窗…身处制肘处处的无望之境。却可遥望远不可及的光明希望长长来这种环境被优待,最后很少有什么人会精神健全的走出去的幸亏由于人权组织的强烈反对,后来这里加装了这种可以让你我互相看见和通话的小栏杆…据说在以前没有栏杆地时代,这里可是来一个疯一个的恐怖地方…”

  “我看你倒是很享受地样子啊…”扬森注意到了尼古拉斯眺望蓝天是那眯起的眼睛和满足的神情。

  “我?我不同”,尼古拉斯地苦笑再次浮现,“我从出生,就没有见过真正地蓝天。在我的我思想中,真正地蓝天就能看到的这么大而已。对我来说,常常能见到整个蓝天的机会,怎么能不是享受呢?”

  通过互联网。扬森知道了尼古拉斯家族的悲哀。怪就怪他们家族所占据的位置太过耀眼了,拥有辽阔疆域的彼得帝国分裂之后。几乎拖守所有新形成国家咽喉的浩瀚陨海就成了真正的眼中钉,虽然负责镇守的尼古拉斯家族聪明的没有称帝,但仍然没有逃脱被新兴国家共同剁灭的结局…

  反文明罪,而且深植血脉…在那个强权即真理的年代,战胜国将如此一个荒唐的罪名按在了尼古拉斯家族头上,当时的尼古拉斯公爵被处死后,他尚在糙被中的儿子,其顺位第一继承人,也就是立左即位成为新尼古拉斯公爵,被以“深植血脉的反文明”,投入了监狱。

  其后的漫漫岁月中,一代又一代已经没有实际星域控制权的尼古拉斯公爵都延续着这悲惨的命运,每当监狱中的尼古拉斯公爵去世,已经移居遥远农业星的尼古拉斯家族就必须再选出一个有资格即位的尼古拉斯公爵,并送他进入监狱。

  虽然这罪责荒唐之极,这情形悲惨之甚…但是,当初联手攻陷浩湘陨海的正是现今在宇宙议会中势力最大的利埃莫联邦与商业最强势的达商文明,没人犯得上为了一个虚名公爵而开罪这两个巨无霸…

  “想不想出去呢?”真实的接触到这位刚刚出生就被送进监狱的公爵,扬森突然有种超脱利益的营救**。”从懂事起就在想,已经想了两万年…”也许是很久没有遇到过肯和他如此长时间聊天的人,尼古拉斯公爵显得很激动,“不过,现在我已经不想了,现在的我只有一个想法,希望我死的时候,哥哥家顺位继承的那个孩子已经长的足够大…大到已经体验过外面世界的悲欢快乐,人间百态…可以没有丝毫遗憾的来监狱接受家族这被诅咒的命运。”

  “尼古拉斯公爵,你看着我。”用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吸引过了尼古拉斯公爵的注意力,扬森神秘的一笑,消失了。

  “呵呵,没吓到吧,”在尼古拉斯公爵嘴巴张到最大点的时候,扬森再次出现了。

  “你…你…你这是隐身还是瞬移?”

  “是瞬移…”

  “竟然可以在囚克星瞬移?这么说…你进来是…”

  “搭救两个朋友,顺便救你…并向你买点东西…”

  “我的朋友禾立认为你之所以在被关了一万五千年后,才想起宣布出售浩瀚陨海,很可能是发现了什么逃生的路径,可自己却力有不逮,以此作为招募帮手的信号,是这样吗?”扬森已经用念力扫荡了四周。

  并没有什么侦听的设备和人员,这个所谓的心灵地狱说话倒是很方便。”是的,你地朋友很敏锐,我的确发现了逃离囚克一星的路径,不过,能到达的地点也只是双子星之一的囚克二星而已。”

  “尼古拉斯公爵…”

  “怎么?”

  “宇宙神大概是在哪不小心看到了你写的悲惨自传。你这块我们逃离计划中最后地拼图竟然凑的这么完整…”

  时间:六天后地晚上。

  地点:装满活蹦乱跳犀角羊的集装箱中。

  人员:扬森,禾立。卡卡洛夫,尼古拉斯公爵。

  “这就是逃离路径?”费力的拉开一只于自己过于亲密的犀角羊,郁闷无比的扬森责问着尼古拉斯公爵。

  “不然,你还有什么好办法吗?只能瞬移几公里的扬森先生”,耸耸肩,针锋相对的尼古拉斯公爵看上去心情大好。

  “我们已经靠瞬移跳过了克隆人层层把守地区域,直接进入了集装箱。现在所需要过的就是最后两关了,扬。检测射线那关真地没问题吗?”扬森有时太脱线,禾立的担忧不无道理。

  “没事,屏蔽那些射线完全没有问题。这念封环对我没有丝毫作用。也不看看我是谁…哈哈哈M”

  “嘟~嘟~”扬森的话音未落,急促地警报声变自箱边响了起来。

  “快走。”不用禾立示警,知道不好地扬森马上发动瞬移,虽然多带了三人,但好在距离超短,刚刚落入另一个集装箱的他们马上听到了从刚才位置传来地密集枪炮声。

  “真是悬啊!那帮克隆人果然凶狠,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遇到异常情况,查也不查就直接开枪了。”卡卡洛夫拍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扬!”禾立不禁怒目而视。

  “呵呵,意外,意外,一时没留神竟然检查到我们那箱了,这会没事了这箱是检查完的。””唉~~”使劲的揉揉发胀的太阳穴,禾立深深的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扬森是来旅游,而不是来救人的

  被击毁的集装箱中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克隆人在确认误后启动了程序,扬森等人所在的这批集装箱开始缓缓上升,顺着引力轨道向着双子星的另一颗,囚克二星缓缓飞去。

  而尼古拉斯公爵在五千年前的一次劳动中无意中看到了克隆人制定的某周食物投放计划,于是才有了其后的出售星域计划。

  这本来并不是一个可行的逃跑路线,首先怎样通过克隆人的层层把守来到运载食物的集装箱就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就算进入了集装箱,被封念环限制了封印了念能的人怎么逃避探测器的值查就成了第二个问题,就算躲过了这一关,等待着逃亡者的将是囚克二星上饥肠辗辗的各种野兽…

  最后,怎么离开根本没就没有交通运输,且同样被星舰群层层包围的囚克二星…

  可怜的尼古拉斯公爵很幸运,他带着万分之一可行性的逃生计划,以万分之一的几率,在“放风室”遇上了由于瞬移距离被限,正愁怎么寻找到他的扬森…

  “嗷!”有一只不开眼的野兽被弹飞出去,扬森一众人离被磁力能量层紧紧笼罩的行营越来越近了,近到…已经可以看到红胡子那忧郁的眼神…

  “搞什么!”憋了一个星期的红胡子终于爆发,“谁拍着胸脯说当天晚上就搞定的,555555,在这个破地方,跟这帮无趣的机械人没完没了的看山猫野兽,我都要疯了…”

  “呵呵。这不是出了点小意外嘛,赶紧准备,我们要走了…”扬森当然不理会他的发飙,一个军情紧急,直接打发掉。

  按照计划,四台灵灵机械人被扬森装进了次空间。紧接着,扬森四人开始照着被收起地四个机械人的样子化妆。扬森自不必说,一直以假面貌出现,还没拿掉银龙王的他转眼就变成了刚才四机械人中的一个,而在扬森自次空间中掏出的专业设备的帮助之下,其余三人也很快完成了相貌地转变。

  这次劫狱非比寻常,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在听说从监狱到外围舰队。换装地那套最新的身份鉴识系统都是出自灵之手后,扬森让灵紧急生产了十三台灵灵机械人。其中最早被装在次空间的四台被做成扬森四人的模样留在了囚克监狱,而其余的九台,和红胡子来这里待命到现在。

  果然如灵所说。由于她预先留下的后门程序。只要是灵灵机械人通过,识别系统都会自动为其编造一个身份。这一来就使得扬森的计划,更加顺利。

  “要是能像给诺娜做地项链那样,将禾立三人直接装在此空间带走就更稳妥了…”在将易容设备装回次空间时,扬森突然感叹起来。

  “不过不可能,将人安全的封闭在次空间,没有碳晶石释放能量形成地保护罩绝对不行,而作为能量源泉的碳晶石一旦以释放前的原态进入次空间,马上就会被分解不见,囚克监狱探监时又什么碳晶首饰都不让带…”

  “咳…走神了,人都出来了,还想这些干什么…”

  时间:六天后地晚上。

  地点:装满活蹦乱跳犀角羊地集装箱中。

  人员:扬森,禾立,卡卡洛夫,尼古拉斯公爵。

  “这就是逃离路径?”费力的拉开一只于自己过于亲密地犀角羊,郁闷无比的扬森责问着尼古拉斯公爵。”不然,你还有什么好办法吗?只能瞬移几公里的扬森先生,”耸耸肩,针锋相对的尼古拉斯公爵看上去心情大好。

  “我们已经靠瞬移跳过了克隆人层层把守的区域,直接进入了集装箱,现在所需要过的就是最后两关了,扬,检测射线那关真的没问题吗?”扬森有时太脱线,禾立的担忧不无道理。

  “没事,屏蔽那些射线完全没有问题,这念封环对我没有丝毫作用,也不看看我是谁…哈哈哈~~”

  “嘟~嘟~”扬森的话音未落,急促的警报声变自箱边响了起来。”快走”,不用禾立示警,知道不好的扬森马上发动瞬移,虽然多带了三人,但好在距离超短,刚刚落入另一个集装箱的他们立簌听到了从刚才位置传来的密集枪炮声。”真是悬啊!那帮克隆人果然凶狠,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遇到异常情况,查也不查就直接开枪了。”卡卡洛夫拍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扬!”禾立不禁怒目而视。

  “呵呵,意外,意外,一时没留神竟然检查到我们那箱了,这会没事了这箱是检查完的。”

  “唉~~”使劲的揉揉发胀的太阳穴,禾立深深的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扬森是来旅游,而不是来救人的

  被击毁的集装箱中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克隆人在确认误后启动了程序,扬森等人所在的这批集装箱开始缓缓上升,顺着引力轨道向着双子星的另一颗,囚克二星缓缓飞去。

  探险家雅西热爱着他发现的每个物种,他的子孙也一样,为了吸引安保公司,他投放的大多是及其凶猛的食物链上层生物,为了不让这些生物由于食物的短缺而灭绝,每一个星期,囚克一星都要投放一批食物给囚克二星,这条铁律,被当时接受命令的克隆人忠实的延续至今。

  而尼古拉斯公爵在五千年前的一次劳动中无意中看到了克隆人制定的某周食物投放计划,于是才有了其后的出售星域计划。

  这本来并不是一个可行地逃跑路线,首先怎样通过克隆人的层层把守来到运载食物的集装箱就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就算进入了集装箱。被封念环限制了封印了念能的人怎么逃避探测器的侦查就成了第二个问题,就算躲过了这一关,等待着逃亡者地将是囚克二星上饥肠辑辗的各种野兽…

  最后,怎么离开根本没就没有交通运输,且同样被星舰群层层包围地囚克二星…

  可怜的尼古拉斯公爵很幸运,他带着万分之一可行性的逃生计划。

  以万分之一的几率,在“放风室”遇上了由于瞬移距离被限。正愁怎么寻找到他的扬森…

  “嗷!”有一只不开眼的野兽被弹飞出去,扬森一众人离被磁力能量层紧紧笼罩的行营越来越近了,近到…已经可以看到红胡子那忧郁地眼神…

  “呵呵,这不是出了点小意外嘛。赶紧准备,我们要走了…”扬森当然不理会他地发飙,一个军情紧急。直接打发掉。

  按照计划。四台灵灵机械人被扬森装进了次空间,紧接着。扬森四人开始照着被收起地四个机械人的样子化妆,扬森自不必说,一直以假面貌出现,还没拿掉银龙王地他转眼就变成了刚才四机械人中的一个,而在扬森自次空间中掏出的专业设备的帮助之下,其余三人也很快完成了相貌的转变。

  这次劫狱非比寻常,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在听说从监狱到外围舰队,换装的那套最新的身份鉴识系统都是出自灵之手后,扬森让灵紧急生产了十三台灵灵机械人,其中最早被装在次空间的四台被做成扬森四人的模样留在了囚克监狱,而其余的九台,和红胡子来这里待命到现在。

  果然如灵所说,由于她预先留下的后门程序,只要是灵灵机械人通过,识别系统都会自动为其编造一个身份,这一来就使得扬森的计划更加顺利。

  “要是能像给诺娜做的项链那样,将禾立三人直接装在此空间带走就更稳妥了…”在将易容设备装回次空间时,扬森突然感叹起来。

  “不过不可能,将人安全的封闭在次空间,没有碳晶石释放能量形成的保护罩绝对不行,而作为能量源泉的碳晶石一旦以释放前的原态进入次空间,马上就会被分解不见,囚克监狱探监时又什么碳晶首饰都不让带…”

  “咳…走神了,人都出来了,还想这些干什么…”

  “嘟~嘟~”红色的警报响起,大瓦尔准将不由的从指挥室弹了起来,“到底是出事了,这帮公子哥,我就知道…这都最后一天了都愣着干什么?准备战斗艇,下去救人!,

  “准将大人,你看这…怎么办啊,”,四块**的晶体面前,迪达火诺亚已经带上了明显的哭腔。

  “强博维兽草!”在附近驻扎了这么多年,大瓦尔准将总算有点见识,这种半动物半植物的东西还没灭绝吗?”天,这到底是什么啊,原本我们想在猎围结束前小心的踏出去走一走的,可没想到刚刚出去就碰到了这种东西,这…这个被汁液封起来的是总裁七小姨的六外甥的姐姐的哥哥,那个是总裁九嫂子的六婶的姑婆的外甥的儿子的儿子,这个…天啊!总裁…总裁会杀了我的!”

  “你先别急,强博维兽草喜欢新鲜的食物,这些被它汁液封起来的人暂时不会死,不过…再拖几个小时就不好说了。”

  “还有救?”迪达火诺亚无神的双眼腾地亮了起来。“怎么救?求求你快告诉我,怎么救?””这…只有咖玛星系的咖玛星总医院的分离光波才可以…不过,那仪器实在太大,根本不可能搬到这里来,只有你们将这四个人送去才行,可…审批手续及身份验证…””不能走那些手续啊。一套下来,四个人都死的展展的了”,迪达火诺亚扑上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抹了起来。

  “这…毕竟验证和审批不是我们一家的事情,其他两支舰队司令会不会从中阻挠我也不好说…唉…为难啊…”

  “这…”迪达火诺亚忙不迭的从怀中掏出一张晶石卡,“这是总裁给我处理突发事件用的。我想,现在绝对就是突发事件了。请您务必帮忙联络其他两位司令,通融通融。”

  “呃…”拿过晶石卡轻轻一划的大瓦尔准将不禁对着一大串零的腕式电脑瞪大了眼睛,“好,我尽力而为…”

  大瓦尔准将地尽力而为异常顺利,来之前红胡子曾经很仔细的估算过这些舰队司令地各项收入,第二张卡中的资金在被大瓦尔准将扣去大半后平分,依然大到足以打动另两位隶属其他文明的舰队司令。

  于是。在三人共同使用权利命令囚克星清查犯人动向和清点犯人人数,并得到一切正常的报告后。一张紧急通关文书被交到了迪达火诺亚手中。

  “再见,我永远不会忘记您的好!一切安顿后,我会再回来专程感谢您的…”迪达火诺亚使劲握了握大瓦尔准将的手。心里加上一句如果你那时没被撤职之后。

  带着众人转身走进了位干小行星上地跳跃中心…

  “这是…”原计划一到达咖玛星,扬森立左就带着一起在汁液中装死的三人人间蒸发。其他地事就交给红胡子和机械人,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在咖玛星跳跃中心门前,数百战士组成的方阵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哼!”联盟卫士第三中队中队长卡尔冷笑一声,“果如杜伊菲尔公子所料,这个叫做扬森的学生开地公司真地有问题,嘿嘿,不枉我命令联盟卫士的密探全程紧盯他们地这次猎围,这次如果带领亲卫们帮杜伊菲尔公子解决了这个扬森,在利埃莫联邦的支持下,我当上统帅的日子也就不会太远了。””你们干什么?”迪达火诺亚胆色一点不亏,联盟卫士算什么,这点人,打起来好不够扬森塞牙缝的呢。

  “干什么?”卡尔摆足了官架子,“怀疑你们协助逃犯越狱,跟我们走一趟吧。”

  “联盟卫士什么时候这么爱管闲事了,我们这里有高危病人,耽误了治疗时间,就算你是联盟卫士也一样要吃官司的。”

  “少废话,拿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卡尔唯恐迟则生变,莫说这次这些人的行动真的有些诡异,就算是没有问题,为了杜伊菲尔公子的嘱托,自己也会弄出些问题来。

  “唉~~”扬森苦笑,这下麻烦了,未免以后讲缠不清,弄不好今天要把这些联盟卫士全部杀掉灭口了。”慢!”剑拔弩张,千钧一发之极,一声爆喝同时阻止了双方。

  “不好…”突然出现在现场的二十五个人让卡尔大感不妙,他也算经过沙场的人,眼前这些杀气腾腾的人仅凭气势就几乎压迫的自己失去了反抗的胆量,这绝对不是没进过沙场的人可以磨练出来的,既然自己不认识,那么就一定是来帮对方的,今天的事没看难以善了了。

  “你们要干什么?联盟卫士辑拿要犯,无关人等离远一些。”色厉内茬的喊了一嗓子,卡尔示意通讯兵立即向总部求援。

  “我们是龙祥安保公司的员工,并不想好联盟卫士起什么冲突,但我们的人受了伤,请先让他们去救治怎么样?请不要进行无谓的战斗。”为首的”年轻人”有着和年龄极不相称的沧桑眼眸,略微沙哑的声音包含了不可抗拒的威严。

  “我…”卡尔突然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眼熟,可一时有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少废话!”名利心最终遮蔽了判断的神经,卡尔大声的喝止更像是在给自己鼓劲。“服从我们联盟卫士,还是对抗宇宙联盟,你们自己选!”

  “反抗你就是反抗联盟卫士吗?反抗联盟卫士就是反抗宇宙联盟吗?”“年轻人”充满落寞的冷笑一声。“好,好啊…原来这只队伍已经这样了…”

  “让!还是不让!”卡尔盘算着总部的增援马上就要到达,摇杆一下硬了起来。

  “不让”,年轻人冷冷的突出两个字。

  “好,我命令,以谋逆罪,逮捕这些人!”在年轻人强势的压迫下,卡尔终于耐不住性子了。

  “慢!”跳跃中心的出口处再次涌出一帮人,联盟卫士总部的援军到了。

  “这…”看到走在最前面的统帅亚瑟,卡尔不禁暗暗叫苦,来几个中队长,事后问题会比较好处理,可要是统帅大人亲自过问…这事就麻烦了…

  “不过…”卡尔转念又一想,“反正这些人有问题的可能性相当大,等一会抓到证据,功劳可是直达上听啊!,”怎么回事?”亚瑟微微有些恼火,突然接到多少年没有收到过求援报告,以为出了大事的自己风风火火的带着所有的副统帅和大队长们跑了过来,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状况。”还没打就求援?联盟卫士的脸都被丢光了!,狠狠的瞪了求援的中队长卡尔,亚瑟将目光转向了对峙的另一方。

  “啊!”以冷静岿然闻名全军的亚瑟统帅竟然失声惊叫起来。

  不光是他,一众跟随而来的副统帅们接连的惊叫出声。

  “竟然全是这个反应,果然是要犯!”看着直冲上去的统帅,卡尔心中大爽,这下自己的功劳大了。

  “统帅!”令所有围观之人连带眼睛和眼睛一起摔酥的事情发生了,拼命般直冲上去的亚瑟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抱着“年轻人,的大腿痛哭起来,“统帅,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统帅!统帅!”在他身后,副统帅和大队长们齐刷刷的跪倒在地,一个个泣不成声。

  “统帅,我对不起你啊,当我带领弟兄们消灭掩马星系的希达尔达虫族杀到土伦塔星时,已经太晚了啊…太晚了啊…您和副统领们…”孩子一般痛苦的亚瑟边哭边狠狠的敲打自己的脑袋,痛苦的不能自以。

  “得了得了,哭丧呢!,抬起脚,眼睛微微湿润的诺奇像自己带新兵时常做的一样,一脚把那时最调皮的小子亚瑟踹成了滚地葫芦。“我不是好好的吗?其他人也没事了,哭什么苦,成什么样子?”

  “嘿…”熟悉的一脚让亚瑟在心底积蓄了多少年的感情得到了释放,破涕为笑的他再次冲上来向亦父亦师的诺奇问长问短。

  “算了,回去找个地方再说,赶紧把我们公司的这几个人抬去医治。”

  “好,好”,亚瑟头点的像鸡啄米,“快,勤务兵,马上护送这四个伤者去医院。””统帅!这不行,他们…”有人就是这么不开眼…

  “宪兵,马上把卡尔中队长收监,罪名是污蔑长官,滥用职权,克扣军饷,败坏军纪,调戏妇女…”

  “调戏妇女?”面对亚瑟**裸的诬陷,一旁的宪兵队长站出来主持公道了,“这个罪行貌似不妥,根本与卡尔中队长平素的行为不符。”

  “对啊”,抓到救命稻草的卡尔不由热泪盈眶,“斯迩队长,您可要为我主持公道啊!”

  “恩,我会的,”同样是诺奇一手带起的斯迩点点头,“就秉承事实,修改为调戏妇男好了。”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