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四十七章 龙鳞与驾照
  很长的光可鉴人的悬浮轿车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天空,?车灯遮盖了夜空本已隐约的星斗,呼啸声,鸣笛声,交错的轨道中杂乱一切交织成一副后宇宙颓废主义的油画。全//本//小//说//网

  在闪着各色霓虹的都市森林的顶端,不断有杂牌轿车离开轨道,它们仿若恶心的水蛙般沿着楼层的脉络盘旋而下,到达目的地并紧贴其上的丑陋样子让人不禁十分怀疑其会不会真的将大楼的钢铁血脉吸吮的一干二净。

  如所有宇宙时代的都市一样,肤癣般的飞车党十数一伙的从大楼前、车流中掠过,电子音扩大了尖叫和狂笑声不绝于耳。

  “没有来过的人是绝对想象不到的,闻名宇宙的天堂星粉红大陆,核心部分会是这个样子。”挥手命令保镖跃出窗外,凌空赶开正准备在窗前喷射强力涂鸦料的暴走徒,华莱斯转身向刚请到的客人说道。

  “对这些站在宇宙最高层次的生物来说,幽静、典雅的环境和高高在上感觉已经司空见惯,正如无法得到的才是最美好的,庸庸碌碌,像宇宙中最普通的白领一样、像随处可见嬉皮混混一般体验现实宇宙低等阶层的生活,那才是他们最渴望的,平素根本无可触及的平凡的生活…拥挤的环境…污浊的空气…简陋的家…而在这临时建立的家庭中,却等待着一个按照自己心底最美画卷从宇宙各地方挑选而来的妻子…没有生意场上的厮厮杀杀…没有政治婚姻的吵吵闹闹…有的只是平凡、温馨、美好…营造一个属于宇宙巅峰人群的**童话,这才是我们天堂星真正的立身之本。”

  “的确很意外…”倾听者为讲演者地慷慨激昂鼓起掌来。

  “不过不仅是这里的景象,还有你敢主动请我来的举动…”扬森并不意外自己登上粉红大陆会被华莱斯发现,但却没想到他还敢在自己面前出现。

  “哈哈,别把我想的那么不堪好不好,而且可以瞬移的你想杀掉我就不会等到现在了不是吗?”

  “我不介意改变主意,”目下对华莱斯的印象十分十分不好,杨森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的。

  “最好不要。”华莱斯敲敲自己的脑袋,“这里边的芯片控制着天堂星的自毁装置,我死等于这个星球地毁灭…我想,你的朋友不会瞬移吧…”

  “脑波不会消失的死亡你见过吗?”对方竟然提及诺娜,扬森眼中开始真正的闪动杀机。

  “我知道你的强大,”华莱斯摆手微退一步,“不过请相信我,如果你的攻击确实致命,那么就算你可以让我的脑波依然保持无意识的存在,爆炸也同样会发生。”

  “哦?种族特技吗?”扬森现在地确投鼠忌器。昨晚之后犹其如此。

  “呵呵,也可以这么说吧”,“华莱斯”突然向扬森伸出了手,“初次见面,我是天堂星的负责人,华莱士。””华莱士?可你明明…”扬森的惊奇并非没有道理,由于今天华莱斯的表现异常迥异,他早早就已经扫过了他地生命能。那生命指症确实应该是华莱斯的无疑啊。”和这次一样,天堂星建成至今的历任首领,从来就没有一任主观的做出任何一个威胁天堂星存在的决定,那就是因为…”此种情况下。华莱士也不敢再做什么吊扬森的胃口的打算,“因为我们是双子影族。”

  “双子影吗?”这个种族扬森还是第一个听。

  “你知道远古的李生众像吗?”

  “哦…”这下扬森明白了。“这么说你华莱斯共用一个身体,对吧,你是哥哥还是弟弟?””我是哥哥,现在由我主控身体。”

  “也就是说,我攻击你地话,那个潜伏在你意识深处的弟弟华莱斯就会引爆天堂星是不是。”

  “你说地对,虽然两个意识同时清醒会让我们很难受。但是小命要紧却是我们地共识,请你放心。我们并没有什么针对诺娜小姐的计划。

  昨天载你去曼琴岛地那个马车夫及他回来后接触到的人我都已经妥善的处理掉了…我保证谨守口风,连五老会都不会知道…”

  “让你的弟弟休眠吧。我不想再看见他…”扬森皱了皱眉,华莱士和他兄弟的语气与腔调如出一辙,但说话的技巧与拿捏事务的程度却不知要高了多少。

  “听从你的吩咐,不过在他沉睡前,请允许我代表舍弟对这些天他在我休眠中做出的事情向您道歉。”

  “如果道歉有用,还要宇宙刑警干什么?”这句扬森在孤儿院时从热门影片中看来的词虽然有点过时,不过用在这里倒是蛮合适。”这…对于舍弟的鲁莽,我会做出令您满意的补偿的!”

  “满意的补偿?”扬森不记得自己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是的”华莱士轻轻拍手,屋内?石侍者膀臂互缠,光幕构成的舷窗在他们面前瞬间张开,?饰古朴的小玉盒从中飞了出来。”这个该不会是…”熟悉的盒子让扬森大概猜出了里边承载的东西。

  “通过情报网络的调查,我知道您只参加过一次拍卖…巧的是,搜遍天堂星的所有库藏,居然正好有与您那件拍品完全相同的一块…”

  盒子打开,沛然之气倾泻而出,淡淡金光缭绕中,一片龙鳞静静的躺在黄色的衬绸上。

  “还有”,一张碳晶薄片为主体的电子卡被华莱士放在了龙鳞旁边,“这是宇宙联盟通行的S级驾照,是我通过关系找可以允许驾驶包括星舰在内的所有交通工具,还请您笑纳,因为掌握的资料实在太少,不知您还需要些什么,其他需求还请您直言。”

  “…”扬森突然感觉有些对不起师傅。他见到驾照的喜悦之情竟然压过了龙鳞,其实这也不奇怪,龙鳞虽然难找,但毕竟永恒不灭,而且就算是找上个千万年,这点时光对师傅龙和自己来说,也根本就是眨眼般的沧海一粟,可驾照就不一样了,驾照…唉…一想起自己考驾照地悲惨经历和现在不得不使用芙蕾驾照的哀痛事实,扬森的心就在滴血…

  “算了。”扬森摆摆手,吃软不吃硬的他被这两件绝对投己所好的东西弄得实在没了什么火气了。“我还要在天堂星待几天,你不要打搅我就可以了,恩…比赛我可能还会参加,但想我给你们争什么名次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这…”华莱士脸上划过一丝不舍的表情,但转瞬即转为坚定,“当然,请随意。本来参加宇宙新探索星域资源配额争夺的事情就不是天堂星应该插手的,我在沉睡前曾严令三大审判者不得参赛,没想到弟弟却想出了这种手段…还真是…唉…””星域资源配额?”

  “是这样的,每年都有一些适合生物居住地可移民星被发现。对于这种异常重要的战略资源,负责发现工作的宇宙探险公司是无权分配的,而除了每年的各大文明固有的定额外,那些剩余的星球资源就会通过王者竞技大会来分配。”

  “哦,这次新发现的移民星有整块碳晶石购成地吗?竟然会连天堂星的大老板都动了心?”

  “呵呵,您说笑了,本来作为裁判和组织者的天堂星是完全不该介入王者大赛的,但这第六任天堂星已经进入暮年。虽然有地质平抑仪器地保障,不会爆发火山地震之类的灾难。但星体的逐渐衰老这是不可挽,回的事实。因此寻找适合做第七任天堂星的行星就被列上了议事日程,而弟弟不想再次向宇宙联盟乞讨新的行星…所以才要…其实我真的是不赞同的。这都是我处在休眠期时弟弟地自作主张,我要是知道…”

  “行了,以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吧,这里卖交通工具地在哪?”知道了王者大赛地真正目的,已经不想再追究什么地扬森更关心的是什么时候可以使用自己驾照进行第一次驾乘。

  “啊…怎能让您破费呢?巴雷特,将我新购买的迈伦至尊开过来。”

  恢宏与流线溶为一体,手工与科技完美结合,片右之后,一辆贵气逼人的墨黑色悬浮车边便停靠在了窗前。

  婬羊庸老头拘谨的飘出驾驶室,战战兢兢的立在一旁,面对轻易放翻三大审判者的人,有着欺软怕硬典型性格的婬羊庸族头人将“人在矮檐下”的含义论释了个十成十。”谢了”,事到如今,被一顿令人发指的马屁行径弄的晕头转向的扬森再没了想法,挥挥手,愉快的用自己的驾照启动车辆的他转眼就没了踪影。”退下吧…”不高的楼层并不妨碍这里成为全城视野最好的观景平台,望着混浊的车流许久,华莱士挥退了左右,双指轻点,随着喷涌的泡沫基质开始遮蔽观景窗,一座密室的门在他的身后缓缓划开…

  “为什么对那个扬森低声下气?”华莱士,哦,不,华莱斯愤愤的踢飞了密室中的琼崖廊柱。“一个会瞬移的远古种族罢了,如果不是为了怕保镖力量过于强大引起那些敏感客人们的猜忌,我们怎么会被他逼迫成这样…不管了,我马上着手召集一批强力远古种族的流浪战士,加上可以限制瞬移的结界师,我就不信干不掉他!””没有那个两败俱伤的必要…以调查中扬森的为人,我们敬他一尺,他自会敬回我们一丈,你是不是太平日子过够了,整天就想着打打杀杀…还有…下次再这样为了踢个东西就擅自夺取身体的控制权,我就让你休眠一千年,”

  “可!可我憋屈啊,我们什么时候如此如此窝囊过,被这么一个小、怠子压在头上,反正你别管我,自己解决就是了。””胡说!,一人的自言自语并不怪异,两兄弟的话语径?

  解决什么?解决你自己吗?算了,干脆告诉你吧,这次和?关系是主上的意思!””主上?你是说…主上…主上…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时候?就是你擅自带人去宇宙穹苍抓人的那天晚上,昏了头了你,不知道主上和穹苍的关系有多密切吗?”

  “啊,可主上不是还要很长一段周期才会醒来吗?我以为到那时这种小事情早就淡了…不对啊!那时是我主控身体,你怎么会清醒过来?”

  “是主上地唤醒术…”

  “什么?你是说,那天晚上主上她亲至了?那你怎么不阻止我以后针对扬森的动作…”主上竟然会为这个扬森而亲自来到天堂星,这可非同小可,属于两兄弟共同拥有的额头马上冒出冷汗来。

  “是主上的意思。主上和那个扬森的关系并非你所想象的那样,扬森在天堂星的一切行动与天雷突袭德罗加时的作战我都暗地里派人进行了跟踪采集,这些数据才是主上想要的。”

  “那,那我们以后…”对主上的敬畏让华莱斯到现在还也没能从震惊中解脱出来。

  “以后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由那个扬森来去自由就是了,他也不会在找我们地麻烦…果然如主上所料,他竟然对主上送来的那块鳞状物那么感兴趣…放心吧,主上说你这次也算是歪打正着。不会治你的罪的…”

  “呼~~”哥哥的话让华莱斯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长长舒了口气,他的心再次活络起来。“可…你也不应该答应扬森不计比赛名次的事情啊,因为要避着你。我这次参促间找到地那些选手质量都不太高,现在看来,只有扬森才具有在这次大会上夺冠的…不,他肯定可以夺冠的,我可是真的不想再从宇宙联

  “哼哼,你也不想想宇宙联盟为什么要如此限制我们,我们这种特殊场所,只有在他们地控制…甚至只只是形式上的控制之下。他们才会觉得消费起来安全和放心,所以这个选址权他们是绝对不会放松的。如果真的可行?还用什么王者大赛。直接从那些大文明买就可以,以我们的财力。买他上千上万颗也不成问题!”

  “我知道啊…我也是只想先做出一个我们夺冠的既成事实,然后再以此为筹码与联盟那里讨价还价嘛…现在的天堂星可不比创建之初了,你问问他们老家伙,让他们不要再来消费他们自己受得了受不了?

  哥哥,这次的机会真是太可惜了…””下届吧,”华莱士也叹了口气,“昨晚我苏醒并接管身体控制权,而你陷入短暂昏睡调整时,我收到了宇宙联盟议会地最新决议,由于卡察其联邦派系将无法再参加本次大赛,故决定此次的利益分配名额预留至明年,这次地大赛地实质意义已经不存在了。”

  “呵呵,原来如此,我说哥哥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了扬森不计较名次…啧啧,还做出那样不舍的表情…再加上之前那诚惶诚恐地道歉、赠物、赠车…这一套戏做的还真是…连我都被骗的死死的那个,哥哥…”

  “嗯?””有人说过你很奸诈没有…”

  “没有啊,咱们兄弟一向是你主外,只有在你决策出现重大失误时我才会出面纠正,怎么了?”

  “哦,哥哥…”

  “怎么?”

  “你很奸诈!”

  “吻~吼~~”又一群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小混混状机车党从扬森已经停滞的悬浮车边呼啸而过,不过现在的扬森已经没了猜测他们都是那个文明级企业总裁的兴趣,过足车瘾的他,现在已经开始为将怎样面对诺娜而头疼了。

  “从没想到新一代生物的生殖冲动竟然会是如此的猛烈,再加上血祖留下的那一手…传说中的特级春葯也不过如此吧,虽然有自己初经阵仗,禁不起诱惑的一方面…但自己怎么说也是活了无数年的老油条了,这点定力都没有…唉~~都说冲动是魔鬼…老光棍的性冲动还真是魔鬼中的魔鬼啊!”

  早晨醒来时诺娜已然离开,这让自己避免了诸多的尴尬,但偷偷溜出来的扬森真的不知道自己回去时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去面对诺娜…丈夫?情人?单纯的性伴侣?亦或仅仅是做错了事的朋友”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阿米豆腐…师傅保佑…”乱七八糟的嘀咕了一大套不知何云的东西,扬森使劲晃了晃头,狠下心启动了悬浮车。”说到师傅…”将车切换到自动驾驶状态,扬森向后仰倒在座椅上,“这块龙鳞来的还真是突兀,不会是预示着师傅他老人家等急了吧…真是…也就是他打个长钝的时光嘛…让我多玩两天都不行…好吧,寻找龙鳞的事情也要抓紧了…”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