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四十六章 永别了 宇宙中最老的处男
  …”曼琴岛”一扬森预防性的紧紧揪住这位倒霉车夫的衣领,不去的话你知道后果。”

  “是…是的,明白了。”刚要开口拒绝的车夫被扬森后面的话吓得不轻,面色灰败的他战战兢兢的拉动缰绳,两匹巨翅飞马拉着拥有悬浮装置的车厢腾空而起,向着不远处的大海飞去。

  “总算是可以去到曼琴岛了,”车厢中,扬森毫无形象的四仰八叉躺在怀疑是免绒毯上编织品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一路行来,听说去曼琴岛,车夫的第一反应就是落荒而逃,虽然磁卡钥匙中储存有地址,自己又能瞬移,可路线不明的情况下,会什么也没用…在天堂星,可是没有地图这种东西的

  速度不快的巨翅飞马车并不是远程交通的最佳选择,不过好在扬森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消磨时间,如此扑哧扑哧的飞了将近一天,经过了成百上千的岛屿之后才有了下降的迹象,眼前越来越大的一抹绿色,应该就是曼琴岛了。

  “多少钱?啊?这个…虽然并不颠簸,可毕竟缩在车厢中闷了一天,下车的扬森很是痛快的舒活了一阵筋骨,然而当他转头付钱时却发现那巨翅飞马车早已化作了远空中的一点星光…

  “…”来时有这么快的速度,中午十分就到了…感叹一番,扬森向着全天堂星人都避如蛇蝎的曼琴岛中心飞去。

  在光色阴暗地厅堂中,布满了浸泡在密封器皿中的各类奇形怪状的种族标本。扬森已经在这巨大的空间内足足转了三个多小时,面对那瓶瓶罐罐中的各异尸体标本,他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兴奋的指指点点,嘟嘟囔囔的,看上去兴致极高。

  “哎呀,这种百肢节虫一定是薛克克族的后裔,可怜,也曾经是一个不错地远古种族。居然在繁衍与延续中沦落到了如今这种地步。

  大塔山文明巨人,呵呵,是肠胃功能最好的种族之一啊,号称“宇宙大胃王的。”

  “奇蚂蝗虫?哈哈。这小东西居然到现在还有啊,从远古时代到今天,万亿年居然连一点样子都没变,太夸张了吧,有句蝎绒人的歌怎么唱来着?奇蚂蝗虫一起落,前倾万顷变荒漠,嘿嘿。说它们是宇宙第一害虫一点也不为过滴…真正的宇宙第一害虫毫不脸红地把自己最当之无愧的名号转瞪给了无辜的小虫子。

  “这个…在一个宽大的六梭型标本舱前,扬森面色凝重的停下了脚步,左转三圈,右转三圈,扬森终于承认自己对舱中的生物一无所知,”竟然有这么精妙和完美的虚无状态!我竟然都不能窥见它地形体…”

  虽然一路行来,按照主宰脑中那些远古种族资料和扬森的宇宙生物课所得,即便是完全没见过的种族,对生物学有着登峰造极研究的扬森也能像模像样的编上几句,可这次这个…

  “还真是无法看到舱中生物的状态啊。”连换了数十种侦测方式,扬森彻底的败下了阵来,五老会果然名不虚传,虚无程度高到自己都探刻不出来的程度,应该也是超阶的远古种族了,不知他们是怎么得到的?捡到了尸体吗?可他们怎么看地见呢?

  再次努力一阵,呈现在扬森面前的依然是毫无影像的空荡标本舱,“唉~~,真不甘心,”嘟囔着,扬森将手伸向了标本舱控制台上的说明按钮。

  如此规模的生物标本群落,会来研究或参观的绝不仅仅是死鬼伊格纳茨博士那样的历代生物首席们,大概是为了那些非生物狂的大人物们能够详尽的了解到标本舱中的生物来历,每个标本舱都配备了这种说明影音,不过扬森只是在起初要证实自己判断时才用了几次,其后由于出入不大,也就放弃了那些并不甚精确的怪腔调。

  “看来自己有些太自满了啊,我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活到老学到老啊!,如是想着,扬森按下了说明按钮,决定洗耳恭听对这奇怪虚无生物的介绍。

  “滴~~~~~”

  “恩”,扬森狂点头,果然不愧是超级罕见的珍惜物种,连介绍前的背景乐曲都换成了尖锐而急促的提示音。”真是对这怎么看也看不到的虚无生物体越来越期待了啊!”

  “请注意,此标本舱已于三年前损坏并清空,未修复前不能承载任何标本,维修请联系宇宙生物基因有限公司,维修部呼叫号码为…”

  “哈哈哈哈…实验室监视屏前的诺娜险些笑翻到试验台下去,扬森走错道路拐进生物标本区不久,刚泡完澡的诺娜便回到了实验室,不过她很快就被扬森嘀嘀咕咕的生物介绍与猜测声吸引,竟然忘记了要去将扬森接出来。

  “老板,你怎么来了,”强忍着笑,诺娜通过便捷通道来到了正准备将标本舱大卸八块的扬森面前。

  “啊,诺娜啊,我…是来看看你,呃~~,这个标本舱是坏的,恩,我是说在我踢它一脚之前就已经坏了。”

  “呵呵,我知道的,坏了就坏了吧,反正标本展厅我也不常来,我的研究重点不是这个…”

  “你知道?”扬森马上大汗淋漓,“你知道什么…”

  “嘻嘻。”诺娜捂嘴轻笑。“没什么,我们去实验室吧,这里可不是聊天的好地方,老板你真行,即便是我在这里尸体堆中待地时间长了也会有毛骨愫然的。”

  “哈哈,是吧,我的神经可是非一般的坚韧啊!呃?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

  “啊…呵呵,智脑的记录啊。刚才我在洗澡,出来后它告诉我你已经来了三个小时了,这不。我马上就出来迎接了。”恩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诺娜笑眯眯的撒了个小谎。

  “哦。哈哈…那就好,那我们走吧。”擦擦汗,自以为瞒天过海,蒙混过关地扬森总算是放下了心。

  “采集使,我需要一个采集者。是的,最高级的档次,灵长依人类属,立左将她们地资料传送到我这里来。”将折腾了一天的扬森塞进浴室,诺娜命令智脑打开了通讯功能。

  “玛格丽特族体型太瘦地…老板一定不喜欢!伊尔伊斯的又太丰满!柔媚族…呸”卜狐狸精!让她们沾身还了得…水美族倒是最合适,人又漂亮。性格又好,可是她们的采集过程有几率会吸取对方的生命精华…这…太危险了…

  “都不合适啊…”对着采集使发来的资料挑选了半天,诺娜依然苦恼着支着下巴摇头,扬森今天在标本区地表现再次让诺娜震撼不已,在他那絮絮叨叨的自我解说中,诺娜听出了很多东西,越听越疾迷,越听越迷惑。

  有着悠长的生命,有着广博的生物知识,有着强大的力量。在宇宙交通并不发达的远古时代就能遍历众多种族,灵长猿人类属,特别是今天扬森在标本厅来回转悠时不经意间的几次瞬移…揭秘其种族地巨大诱惑对诺娜来说已经上升到了致命的程度…

  “一定要获得第一手的研究资料,”心中像千万只小手在挠的诺娜,拼命的咬了咬牙,颤抖的修长手指在水美族的选项轻点下去。

  “可…当一列百媚千娇的水美族美女照片呈现在眼前,诺娜再次犹豫了,扬森救了自己的父亲,救了自己的母亲,救了自己地家庭,也救了自己,虽然长年疯狂的生物研究让自己完全淡漠了生命的份量,但父亲自小的言传身教却是依然深深镌刻在她的心中,受人点水恩,便当涌泉报,可自己…竟然只为了研究就想伤害恩人…

  “没事,水美族只会盗取很小一部分生命能,照老板的强悍程度,些许的生命能损失应该,不,一定算不得什么的…要不…就一次…实在不行,就换其它种族的采集者。”在诺娜的心中,一个拿着小叉子的黑色小尾巴诺娜如是鼓动着。

  “不行,就算是换作其它种族又有什么不同,对于如此重恩之人,居然要打他的主意,你不觉得羞愧吗?就算不用水美族,就算你选择了无害的采集者,可那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五老会的的采集者啊,你怎么能让这些不纯洁的人来亵渎你的恩人,你们全家的恩人!”另一个披着洁白翅膀的白色诺娜也出现在诺娜心中,痛斥着她这种不义的行为。

  “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诺娜的手深入自己那顺滑的头发,拼命的左右拉扯着,“老板的一切生物特征都是那么平生仅见的奇怪和玄奥,这让我怎么能够自欺欺人的当作没有看见,这种机会也许这辈子都不可能再遇到了…可…真的要动用采集者的话…”

  不怪诺娜如此为难,五老会之所以会将生物首席的研究基地设在天堂星,完全是因为这里可以采集到几乎每个智慧宇宙种族的遗传基因,而担任遗传基因采集任务的,就是分布在粉红大陆各处的采集者们。

  五老会的采集者,说的直接一点,就是有着特殊任务的妓女,这也是诺娜犹豫良久的原因,虽然天堂星上的妓者中不缺**,由于任务的需要,未出任务的采集者更是个个完璧,然而。她们毕竟是妓女,如果扬森事后知道了她们的身份…

  可…对于体细胞地研究已经完全失败了,这样,不能被某些特殊种族象修改体细胞那样掩盖的遗传细胞此时就是诺娜的唯一选择了,在痛苦欲绝的思考了良久良久之后,诺娜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什么?您要采集者工作时的实景资料?”采集使塞尔玛已经为五老会服务了一千二百年,共经历了五任生物首席时代,在她的记忆中。

  那些狂人没有一个会有兴趣提出此种要求…更何况这次提出要求的新首席…还是个女子。

  “怎么?有什么困难吗?”虽然诺娜对采集者地工作方法十分不耻,但却从不会苛责她们,对于研究材料的供应者。不管那是提供者靠什么手段得来的,她都会保有一定地尊重。

  “不。瞧你说的,哪能呢?”塞尔玛靠着与年龄极不相称地利落,迅速的给新生物首席发去了她要的视频资料,五老会的生物首席。

  不论男女,塞尔玛丝都丝毫不敢怠慢,谁知这个新来的大人会不会用田不(?)属下充当凑数的实验品…

  “呀!”诺娜捂着嘴,美丽的眼睛有多大瞪到了多大,她几乎通晓,宇宙中所有不同类生命形态的交合方式,明白千万门、纲生物的遗传机理,但。这并不能使她这个纯粹**免除对屏幕上的激烈交配镜头的羞涩反应。

  “这怎么行!这怎么行!”屏幕中采集者们那不知是享受还是痛苦地激烈呻吟让她对自己之前的荒唐决定后悔不已,“绝对不可以!

  我…我是在想干什么啊?真是荒唐!我绝对不要那样做!”

  屏幕的画面并没有因为诺娜的激烈反应而停止播映,镜头一转,资料进入了一个新的章节。

  “这…”诺娜紧捂着嘴巴的手渐渐放松下来,不过脸色却越发红了起来”,这样也许可以接受…可…

  又是一阵长之又长的痛苦抉择,被越来越急促的研究狂热炙烧到身心俱疲的诺娜终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诺娜今天怎么怪怪地?”躺在松软的床上,头脑渐渐昏沉的扬森总感觉哪有点不对,今天的诺娜似乎话很少,而且总是动不动的就脸红…

  “唉~~不去想了…”扬森揉揉涨的生疼的脑袋。“诺娜准备的杜松星火烈酒还真是有劲头啊,效力绝对不比麻醉剂差不过真是不错…借着强烈的酒劲美美睡上一觉…第二天就可以精力充沛的到各处去玩玩…过几天…再回去…恩…天堂星…最有名的粉红大陆还…还…没…没想多久,杨森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恩?”迷糊中的扬森略微清醒了一点,外放的念能示警有人过靠近了,但仍在享受醉熏感觉的他简单判断了来人为诺娜后就再次闷头大睡,他此时的清醒程度已经不足以判断诺娜的来意了,反正没有恶意就是了。

  “晤~~”熟睡中的扬森突然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绯红色的梦境,温暖而潮湿的空气紧紧的围绕着他,一种自从宇宙初始以来就未感受过的美好自他心底的最深处慢慢升起

  “这感觉是什么?是初遇龙老师时的依赖?是首次杀人时的战栗?

  是对美妙景物的由衷赞美?还是…

  “不,都不是的!这感觉就像初生的自己在宇宙空间的孕育中,随着不断爆炸膨胀的宇宙,随波逐流,从一个星云飘荡到另一个星云,从一个时空流浪到另一个时空,是啊,飘荡,就是这种感觉飘荡…无尽的飘荡…

  突然,一阵强烈的生理冲动彻底惊醒了半睡半醒间的扬森,突然睁眼的他马上被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了。

  诺娜只穿着粉红色的小睡衣,激烈的动作让她本就难以遮体的小衣半解半掩,晶莹别透的肌肤大块的**着,发出了闪耀着夺目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身体、隐约泛着娇嫩粉红的高耸的酥胸…然而,真正让扬森彻底石化的,却是她那朱红的小嘴…一张一合中吞吐着的竟然是扬森的

  如此糜奢的场景扬森何时经历过,绝对初哥的他十分可耻的腰间一麻,喷涌而出的液体立簌充满了诺娜的小嘴。

  “晤~~”嘴巴早已酸涩难忍的诺娜总算得到了解脱,这从资料影像中学来的招数看上去很容易,可没想到做起来竟然是如此的艰难,好在这一切都结束了,就算麻醉状态的扬森明早会有一点感觉,也只会当他自己做了一个绮梦,这样多好,既不负恩人,又能延续自己梦寐以求的研究。

  “呵~~”险些笑出声的诺娜突然想到此时的自己是绝对不能开口,七手八脚帮扬森拉上被子的她马上就想飞到实验室去,将口中的东西吐进培养皿中,然后就可以开始梦寐以求的研究了这时,她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

  这是怎样一幅情景啊,诺娜那雪白的玉脸瞬间被绯红的颜色浸染,唯美如幻的眼睛写满了诱人的惊慌,樱桃的红唇高高翘起,一丝可疑的液体正从她的嘴角轻轻垂下,随着急促的呼吸轻轻滴那高耸的玉峰上。

  “砰~~”扬森脑中的某根弦突然绷断,一瞬间,血祖“赠送”的无数男女交合画面洪流般汹涌奔腾而来,不管是对于万亿年老光棍主宰,还是对没经过阵仗的小男生扬森,这种原始的脉动都是那么新鲜和刺激,那么的让人痴迷与沉沦,虽然完全可以选择抗拒,但此时的扬森,却选择了被它彻底的淹没…

  惊慌失措中的诺娜被强大的念力包裹着,轻轻落到了扬森**的身体上…小衣四散…

  “只要她出声反对…我就住手…强挤出最后一丝理智,赤红着眼睛的扬森给自己定下了最后的底线…

  “一定要保住嘴里的遗传细胞…就算承受再大的…冲击…也绝不能张口,我不要像采集者这那样…事毕后再羞耻的依靠仪器从那个地方取出…双腿渐渐被分开的诺娜从白天的资料中知道了自己将要承受的将是怎样的暴风骤雨,紧紧闭上了的眼睛的她,双手无力的抱住了扬森滚烫的身体…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