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虫族 > 第四十五章 最后的审判者
  “紫儿,下次不许再这么胡闹,要是出事怎么办?“杨森阴着个脸,这次针对德罗加的攻击虽然强度并不大,但紫儿放外敌入内的事情可是着实吓了他一跳。/wWw、QВ⑤。coМ\\

  “好玩嘛…你不在好无聊的…”紫儿腻声撒着娇,没有半点正在受教育的觉悟。

  “好玩?”杨森心道紫儿怎么和自己一个样子了。“死人有什么好玩的?你不害怕吗?”

  “不会啊,”紫儿摇了摇头,“我们全程都是躲在指挥室中通过灵的射线透视观察系统观看的,里的小人都是卡通化的,可好玩啦!”

  “你…这样下去就不怕变成冷血女魔头啊!反正就是不许!下次这种冒险的事情绝不能再出现。”

  “不许就不许嘛,有什么了不起。”紫儿的嘴马上厥到了可以挂上油瓶的高度。

  “你要拿出点虚心的样子来,不要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看到紫儿服软,杨森的说教欲极度膨胀起来。“居然把对方队长级别的人放到了那么近的地方,还只靠宠物来防御,有个万一怎么办?太危险了,你知道吗?”

  “唧!唧!”师师极度不满的大叫起来,好在紫儿及时制止,否则承载杨森影像的指挥室主屏遭遇到的就绝对不是口水那么简单了。

  “森哥哥,听你这么一说我真的感到好危险哦?真可怕,”眼珠轻转的紫儿绝对口不应心的说到。

  “终于知道了吧,所以说,以后要听话,”杨森飘飘然起来,不容易啊。长久以来,终于在嘴仗上胜了一次。

  “恩,我真是越来越怕了,”紫儿狠命的点着小脑袋,“森哥哥你马上就回来吧,这样我就安全了。”

  “呃~~这个…我…我这里还有些走不开…德罗加实际上也很安全…那个…啊呀。我想起来了,马上还有会要开,我关通讯了…”

  “嗖”的一声,杨森地大头形象狼狈的遁离了显示屏。

  “耶…”紫儿向着暗去的主屏吐着舌头狂作鬼脸。

  “汗~~这也算兴师问罪…真逊啊!”控制室内的一众人等集体昏倒。

  “出来吧,”把腕式电脑送回异空间,郁闷的杨森冷哼一声,把自己嘴仗失利的事情全部算在了入侵者地身上。

  “哼哼~~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召唤次元空间来和外界联系,华莱斯先生果然看走了眼,看来刺杀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喽?”瘦长的身影随着一阵凭空出现的惨白雾气凝结起来,尖细的声音让杨森耳模一阵涩皱。

  “肯定是。好在华莱斯先生醒悟的早,就让我们审判者来收拾这个隐患吧…”随着这声阴惨惨的声音,呼啸的风砸开了卧室地大门,若隐若现的影子飘荡在杨森的四周。

  “水、风的念能实质化者?华莱斯底牌就这么点深度吗?”

  “哼,”两人同时闷哼一声,“小子,能耐大不大还不知道,口气可是不小。”

  “兰迪,你先去秤秤这小子的斤两怎么样?”风中的影子雌雌怪笑到。“不过可别一下子打死了,否则我就没得玩了。“

  “看我心情吧,”水态者不怀好意的向杨森咧了咧那并不存在的嘴,一股水箭突然从中激射而出。

  “呀喝,说打就打啊,一点礼貌都没有,”虽然嘴上调你,但杨森却丝毫不敢大意,能将念力压缩至极致,并以另一种状态存在。这几乎就是高阶念力系一线远古种族的招牌,此种强度地念能现在的杨森是绝不敢硬接的,所以他…逃的飞快。

  “轰~~”强劲的念力打击下,装饰奢华的卧室转眼变作贫民窟,不过不用杨森心疼。

  “好悬啊…”纵上高空的杨森拍拍胸脯,可还没等他喘过口气,便一头撞进了头顶瞬间凝聚的雾气之中。

  呼啸的风箭随即立至,密密麻麻如飞蝗般洞穿了雾气。殷红的鲜血马上如泉般喷涌而出。

  “呸!什么玩艺,就嘴好用,这种货色也值得我们出面!”风箭并未按照经典物理定律穿房而去,射穿雾气之后马上回旋地它们很快聚作一团,随着不屑的咒骂,实体风念控者模糊影子形象渐渐在其中清晰起来。

  先由实体水念控者装作大意与不重视来释放烟幕,再配合出手的实体体风念控者束缚敌人。最后由实体风念控者完成最后一击,天堂星的最后保卫力量可不是什么武士,而是真正的杀人机器。

  “这个,是不是有些太简单了,”旁边的人疑惑的问到。

  “是啊,应该不是这么容易对付才对…”实体风念控者仰头看了看空中还未消散的云雾,不过从刚才地失血量来说,“只要不是血液占身体百分之八十的陆地水族,他就绝对是死定了,我的风箭可是螺旋放血的…呃!你是…”

  吹了半天才发现身边问问题的人竟然不是预料中的实体水念控者兰迪,定睛细看的实体风念控者七魂马上吓飞了六个,“你是杨森!”

  “是啊,”杨森满脸无辜,“我们不是刚刚才见过吗?记性真差…”

  “你,你,你你你…”恐怕实体风念控者自出生以来,也没有经历过如此活见鬼地事情。“你怎么可能…”

  “可能如此活蹦乱跳对吗?可事实就摆在你面前,还有什么不可能呢?”杨森眨眨眼,偷袭者的惊骇的神情让他胸中的闷气散发了不少。

  “那…”实体风念控者突然打了个冷战,抬头望去,本应含而不散的雾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着。“那血是兰迪的!”

  “兰迪?那个实体水念控者吗?没错,就是他的血啊!难不成还是我地?”

  “不可能!”实体风念控者拼命的摇他那并不十分清晰的头部,“实体念控者战斗时可以将自己的身体与念能同化,不可能出现血液这种生物状态下的东西。“

  “让他变回生物状态不久好了吗?比如冰冻。”杨森饶有兴致的摧残着实体风念控者地信心。

  “那要…”

  “那要媲美宇宙负极淤涡的温度才行是吧,很简单啊。这招我经常用,以前冻冰湛淋全靠它的。“洋洋得意的杨森并未撒谎,自从当年在米米星系看到冰湛淋后,他就缠着老师,让龙想办法将自己那时主要的食物来源液态碳晶石做成冰湛淋,天知道龙从哪里弄来的这项技能。反正他掌握了这可以将理论上液化后根本不可能再次结晶的碳晶石重新冷冻回固态做成晶石冰湛淋的方法。

  “我还是拥有可以用作实战演的格斗技能的”,发现新大陆地杨森暗爽不已。

  “绝对风领域!”杨森那暗爽的笑容此时在实体风念控者眼中简直就是死神发出邀请函的前兆,不知杨森冻结范围的情况之下,实体风念控者只能不惜血本的用出全方位防御的念能绝技。

  “哇,好大的风”1啧啧赞叹的杨森饶有兴致站在领域边缘,自异空间掏出从树顶酒馆顺来的藤木椅与可口琼浆,美滋滋地躺好看风景。

  “唉~~”,杨森突然极度自恋状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发觉自己这几天变坏了很多呢…”

  出乎意料。实体风念控者并因杨森的激将而做出什么拼命的事情来,这让杨森十分的不解”.他难道还有什么依仗不成?”

  “不好!”外放的念能敏锐的抓住了一丝扰动,杨森想也不想的瞬移出数十米开外。

  “轰1”本已被风领域吹的四分五裂地别墅彻底变成了瓦砾,杨森感觉自己的后背一阵火辣,显然是挂了彩。

  “咳!大意了,竟然有一个可以达到虚无状态的虚无念控者”,运起念能止了血,杨森努力在脸上逼出茫然状。说什么也要阴那小子一把,找找面子。

  偷袭者并未再次出手,而是和实体风念控者在一起发呆,这次杨森的闪避他们看的很清楚,一个强力的远古种族与一个能够瞬移的远古种族绝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万一被其逃脱,等待他们地将是无时无刻的死亡威胁。

  对方挂了彩,己方还死了一个,这梁子已经结下了,为今之计只有放手一搏,杀了他。才能一了百了,权衡再三,虚无念控者再次慢慢的向杨森靠来。

  “吓!”就当虚无念控者凝起念能,刚要动手之际,一脸警惕和茫然中的杨森突然仰起了脸,向他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不好!”风水轮流转,虚无念控者还没来得及散去的念能团马上成为了杨森打击的着力点。

  “啪!”空气剧烈抽搐振起来,远处几栋不幸陪榜地别墅一齐消失不见。

  “哎呀。没死啊!”被自己念能反震向空中的杨森轻巧的落在虚无念控者的面前,不过现在的虚无者已经乖巧的同化进了虚无状态,只要不再聚集念力成为着力点,是不惧怕念力打击的。

  “你…你看的见我?”虚无念控者的声音轻柔而飘渺,虽然同样是靠振动空气发声,但他周围的空气却做不到水风念者那样的激烈状态,也只能将就这种娘娘腔了。

  “是啊…”杨森耸耸肩头。“在我眼中,你简直比激光霓虹柱还要闪亮。”

  说完这话,杨森突然想起刚才被偷袭得手的事情”.这个…刚才你那次偷袭,我故意躲得慢,那个叫做战术,战术懂吗?”

  “嗖~~”偷袭的把戏被揭穿.一旁的实体风念控者也不再傻傻的维持异常消耗念力的“绝对风领域”,调头就跑的他以身例证了什么叫做留得青山在。

  “嘿嘿,想跑!”后背的火辣与刚才与紫儿斗嘴失败的苦闷一起涌上心头,正为自己此地无银的辩解悔恨的杨森终于找到了下台阶的机会。

  “绝对风领域!”前车之鉴,丝毫不敢大意的实体风念控者再次祭出保命杀手铜。

  “以为我真怕你!”再无玩闹之意,决心下死手的杨森马上将冰冻的范围和强度扩大至极致,按照他主宰那个身体的食量,这个技能全开的范围和强度可绝不是什么念能领域可以抵挡的。

  “快快变冰湛淋!咳…”杨森决定下次还是给这项技能换个拉风点的名字。

  丢下已经变成冰陀的实体风念控者,杨森拍着手瞬移到已经同样“青山”出数公里,已经几出山腹的虚无念控者身前。

  “你!你想怎么样?”虚无念控者怎么也没想到实体风念控者竟然连片刻都没撑下来。

  “不想怎么样?只是要让你们对今天作为付出一点代价罢了。”

  “哼!”仔细检查自己的状态,虚无念控者的胆气稍壮了些,不是杀人如麻的他不坚挺,实在是今天遇到的家伙太过邪门”.我现在是纯虚无状态,只要我不凝聚念力攻击你,你又能耐我何,你的冰冻对纯虚无体有效吗?”

  “恩…这个嘛,要是以前的我,还真是拿你没办法…不过现在咖…对了,你们族平均寿命多大?”

  “两千…你问这个干什么!”精神高度紧张之下,虚无念控者被杨森不着边际的询问套了进去。

  “两千吗?”杨森诡异一笑,得自血族的大招随即放出,“岁月!”

  一阵暗红的光芒以杨森为半径瞬间展开,改进型的岁月劈头盖脸的将虚无念控者笼了进去。

  “蓬~~”虚无念控者转眼化作了历史的尘埃,从虚无中来,往虚无中去了…

  “呀!”杨森反而满脸惊诧”.我将时间脉动压制在一千九百年左右了啊,怎么会死的?难道他撒谎?”

  “哎呀,对了!”正在掰着手丫细数的杨森突然想到原来是自己忘记了计算虚无念控者本身的年龄,“那个…算了,死了死了吧”,摸摸鼻子,杨森毫无愧色的走开了。

  “打成这个样子,别墅区竟连个鬼影也没出现,看来是华莱斯事先以什么接口疏散了除自己外的所有人…现在别墅区是不能待了…虽然这次华莱斯的底牌估计是淘净了,可难保不会有什么其他阴招…自己的脸可是很重要滴,划花重补后见紫儿都是麻烦…”杨森敲击着实体风念控者的冰塑长考自己将何去何从。

  “念练和从血祖那得到的东西,让自己战力的提升远超出了自己的期待,现在自己仅仅凭借现在的身体,就已经可以与一线远古种族一战了,如此一来,也就已经没多少继续留在天堂星比赛的意义,不过,如果现在就回去…刚刚才说的还要在公司公干一段时间…会不会被达达吉斯他们误会成怕了紫儿呢…”

  “萨克受自己的嘱托,利用他在天堂星的权限护送刺杀小组离去了…帝凯达又泡在治疗舱里…自己到底…对了!”杨森一拍脑门,“可以先去这里住几天…”

  手腕一番,一片磁力卡钥匙从异空间弹了出来。

  最新全本:、、、、、、、、、、

看过《虫族》的书友还喜欢